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四章 我的武器能变妹啊卧槽

    乔修亚走向离他最近的那把大剑。

    这是一把巨大到有些超乎常理的剑,它的做工并不精细,反而有些粗糙,剑身一半插在石制的地板中,露出部分却仍有半个人那么高,厚重的剑身虽有锈迹,却能看出内部的剑芯依然坚固,暗银色的外表吸收着光芒,仿佛被笼罩在阴影中。

    走到它的前面,手背上的纹身已经灼热到如同火焰燃烧,乔修亚注视着这把大剑,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什么。

    片刻后,他伸出了右手。

    乔修亚握住了这把剑。

    “哗”

    封闭的地下暗室中,忽然升起了一阵风。

    因这风,原本充斥在房间中的所有铁锈腥味都被一扫而空,而那些插在地中的武器,无论是刀,是剑,是枪还是斧,它们都在微微颤动,发出沉闷的铿锵之声,似乎是在庆贺,又似乎是遗憾,在这无数武器嗡鸣演奏的赞歌中,乔修亚凝视着手中的大剑,一点一点的将其从石中拔出。

    光芒,魔力产生的光芒从虚空生出,喧嚣中,伴随着刺耳的铁石摩擦声,巨剑的剑刃逐渐离开坚岩,展露在人前,被掩盖在大地之下的剑身并没有腐朽,锐利的锋刃反射着光芒,如星璀璨。

    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辉,乔修亚已将这剑拔出大半,只剩最后一点剑尖依然停留在地下依照常理而言,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拔剑本应该越来越简单,可现在,这剑就剩下最后一点,顽固的拒绝被拔出,似乎是因为缺少了什么而在抗拒。

    “为什么拒绝我?”

    低声说道,乔修亚询问着手中的巨剑,仿佛是询问人一般。

    【烙下烙印。】

    眼前突然闪过一排这样的文字,乔修亚原本有些惊愕,但瞬间,他就在系统的提示中反应了过来:“的确……原来如此!”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乔修亚按下所有的心思,将心灵沉寂,随着奇妙的呼吸节奏,身体中的内脏,骨骼,肌肉和其他部位都开始了颤动,无数细微,却源于生命本身的力量汇聚而出,顺着血管和筋脉来到了他的右手,那只握着剑柄的手中。

    名为斗气的光焰凝结,起源之钢的力量汇聚,然后被注入这半旧半新的巨剑中,涤荡着它的内部。

    锈迹脱落,刮痕消失,随着这巨剑的剑身闪烁出银色的光华,属于乔修亚的烙印被打下,而最后残余的一点剑尖也离开了大地,被彻底的拔出,带出些许灰尘。

    魔力的浪潮,因此沸腾!萤火一样的光点缓缓在大气中浮现,然后如飞雪一般飘落至这剑的剑身,庞大的力量在乔修亚惊愕的注视中被轻松容纳。

    然后,在一阵让人无法目视的强烈光辉中,原本紧握在掌的巨剑剑柄变成了一只纤细的手,微微搭在他的掌中,白皙的手腕上有着一道黑色的纹身,那是和他手腕上一模一样,如出一辙的环蛇大剑。

    “初次见面,主人。”

    独属于少女的清雅声音响起,乔修亚抬头看去,一个娇小的人影站在他的身前,她身穿女式双排扣礼服,绸缎般的银发长发随着风飘荡,而如萤火一样的绿色双瞳中有莫名的光华流转。

    她微笑着对着乔修亚行了一个执事礼,然后将自己的右手轻轻抽出,再次鞠躬道:“我遵从着拉德克里夫的血脉和先古的契约而来,想必您就是我的契约者,我是神机·阿克罗尔斩钢剑,您可以称呼我为萤。”

    而乔修亚全程都一脸肃然,没有说半句话,他注视着眼前举止优雅,隐约带来种老管家即视感的少女,目不转睛。

    并非是看呆了,实际上,他心中的想法复杂无比翻腾不休,但总结一下,大致可以变成这样一句话:

    “神机居然不是人变成武器,而是武器变成人这样的种族?!我完全搞搞反了?!”

    这种想法自然无法说出,而自称为萤的银发少女也继续说了下去,她看上去有些欣喜,用略带贵族古调的声音笑着对乔修亚说道:“我听到了您的呼唤,并指引您来到此处,这是您的愿望,也是我的祈求,现在,契约即将达成!”

    “自此,吾主,我将与您一同战斗,以信念开辟道路,用力量击碎艰难。”

    再怎么惊讶,乔修亚此时用本能也知道,如今已到了契约最重要的一个步骤,血脉的力量在身体中涌动,他认真了起来,将手放在了萤的额头上。

    “既然如此,宣告,契约成立!”

    两人同时肃然道,声音在某种神秘力量的影响下变得空灵起来:“遵从远古之契约,吾之命寄于汝之手,汝之荣耀因吾刃而存,以血脉寄存此誓言,永不背弃!”

    虚空之中,隐约有光芒浮现,乔修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部,尤其是右手手腕处升腾起异常奇妙的感觉,这便是血脉契约的特点,虽然乔修亚之前并没有和神机签订契约,但却知道怎么做,身体也有一种莫名的感应能力一样,假如日后他有子嗣,那么他的孩子也会继承这种对神机的感应力。

    契约达成之后,双方看起来都舒了一口气,尤其是萤,她看上去似乎很高兴,也没打算掩盖分毫,脸上洋溢着喜悦。

    但乔修亚却知道,这只是单纯的外表。

    虽然萤看上去也就十四十五岁,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但作为能量凝聚而成的人形体,她虽是神机,可人形状态的战斗力也不弱,至少要比不少人类的白银要强。

    而此时,系统的属性版自然而然的蹦了出来。

    【姓名:萤·阿克罗尔】

    【模板:卓越】

    【种族:神机-种族技能:神机化,与血脉相连的契约者共鸣,化身为武器】

    【等级:LV·白银(挑战等级16·白银)】

    【属性:……】

    【体型:小型人形异界生命/剑长一百九十七厘米】

    【生命值:活力十足】

    【体力值:活力十足】

    【化身武器:阿克罗尔斩钢剑】

    【状态:无】

    【职业:第七代对荒神用神机/女仆】

    【天赋:灵态身躯,不眠不休,无需饮食,亲能体质】

    【技能:弱点击破,碾压伤害,部位破坏,锋锐度提升,断首,凛光萤火(残缺)】

    【装备:女式双排扣礼服】

    【神机化LV1:持续一小时,冷却时间二十四小时,化身为武器形态,将本身一半的生命值和属性的五分之一提供给契约者。】

    【遵从契约得到新生,懵懂的武器观察世间。】

    (属性,天赋和技能,战斗力完全不弱,而且这还是初生的神机,要是好好锻炼肯定比现在更强,难怪老伯爵视凡为臂助,这不仅仅是因为能变为武器这个原因。)

    心中暗暗想到,乔修亚知道现在萤不过刚刚诞生,就算如此,人类形态就有白银中阶的实力,危机时还能化身武器增幅契约者的力量,不愧是当初在整个纷争大陆都掀起热潮的强大种族。

    而且外表还这么可爱,简直不知道当初那群颜控有多疯狂!

    乔修亚深知自己手下那群资深玩家的尿性,一个个都是些绅士淑女,养个宠物不选强的都选可爱好看的,甚至某些法师特意钻研异界学和恶魔学,就是为了召唤出妖精或者魅魔之类的生物,这还是法师,找好宠物比较方便,一般的战士能有个坐骑就不错了,更别说其他。

    他都能想象,当神机这种强大又可爱,还几乎是战士专属的种族曝光后,会在近战职业中究竟掀起了多大的狂潮乔修亚前世对这方面完全不感兴趣也没关注什么新闻消息,整天就是刷副本爆BOSS,但就算这样也听到过不少有关于神机的事情,其中大部分都是因为团中的妹子在群里聊天刷屏才知道,这足以证明其火热程度。

    要是乔修亚现在还在原本的世界,让团中那群迷妹迷弟得知,他们那只知道****·娘的杀杀杀轰轰轰冷面黑手死硬臭石头团长居然能和神机契约,铁定要全团先爆炸一圈。

    “我叫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你的契约者。”

    对着眼前的银发少女伸出右手,乔修亚低头直视对方,认真的发出了邀请:“本来应该多聊一会,可惜时间不够,现在,我要去对付我的敌人,不知道你有什么看法?”

    而萤也自然的伸出右手,纤细的手无法握住,只能搭在战士的掌中,她和乔修亚对视,轻笑着鞠躬道:“能追随主人杀敌,是我的生来的使命,非常荣幸。”

    “很好。”说完,点了点头,乔修亚干脆转过身,朝着地下大厅走去:“那么现在就出发。”

    并没有说话,萤自然的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一齐朝着外面走去。

    于此同时,乔修亚直闯城门造成的后果正在发酵。

    “废物!”狠狠的拍着桌子,丹利亚在领主府的迎客厅中大发雷霆:“五十个重装枪兵,居然连几分钟都拖不住,一招就被击溃了?!”

    没法反驳,传令兵只得低头眼观鼻鼻观心,在心中痛骂这群枪兵真废物的同时,也祈祷自己雇主的怒火赶紧减轻一点,千万不要发泄到自己身上。

    “沉默者,哈,什么北地最强佣兵之一,同为白银高阶居然只知道逃跑,连具体的实力信息都给不出来,真不知道雇佣这人有什么用!”

    又怒骂了一句,这个健壮到看上去有些肥胖的高大男人如今喘着粗气,头上青筋直跳。

    传令兵只得继续低着头,衷心的希望自己别被顺手教训一顿。

    丹利亚却并没有迁怒眼前之人的打算,他看似愤怒,大脑却十分冷静,嘴上还在抱怨,实际上脑中却在思索些其他的事情。

    (乔修亚居然有这么强?不,他天赋本来就超过我那哥哥,看来应该是在兽人战场上血战生还,危机之下有了突破……就连沉默者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意味着单对单我方没有人能拦得住他。)

    (好在那位大人也快来了,而且时间过去这么久,卫兵和巡逻的骑士已经聚集,他现在想要突袭也没有机会,不过仍要注意可能的潜入暗杀,这里毕竟是他老家,说不定会有什么暗道隐路……沉默者也是个靠不住的,小心为上。)

    “你,去把那三个呆在后院的雇佣武士叫过来。”

    下定决心,丹利亚皱着眉头对身旁的传令兵道:“就说我会额外支付报酬,要他们靠近一点保护我!”

    “是!”

    终于能离开,传令兵如同得到解脱一样快速站起,朝着后院跑去,却没看见背后自己雇主那冷静的眼神。

    “拉德克里夫家一向一子单传,就算有其他继承人,大多都是和我一样送到帝国南方的家族起源之地当个商人。”

    人走之后,丹利亚也无需装出一脸愤怒的模样,他皱起眉头,严肃的思索着:“历代家主皆为黄金,这背后肯定有我所不知道的秘密……这可以日后再说,但威尔森家那群人完全不值得信任,他们从一开始就心怀不轨,比乔修亚区区一人更需要注意。”

    说完,他便冷笑一声,磨砂着大拇指上的一个巨大蓝宝石戒指。

    “想要我当傀儡?真是好笑,可千万不要小瞧一名能赚到大钱的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