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十二章 杀意送汝入灭途

    直到黑水化作的触手带起一阵风雷,似乎要将身前的这个穿着残破铠甲的男人彻底击杀吞噬时,作为被攻击目标的乔修亚才反应过来。

    这是真正意义上无声无息的偷袭,没有声音,没有风的流动,甚至连杀意也没有,完美潜藏着的黑水除却在最后一刻爆发出了雷霆一般的威势外,没有露出任何破。

    噗嗤。

    战斗已久,乔修亚精神已经开始有些疲惫,他原本能预测危险的直觉这次并没有发挥作用,哪怕肉体的闪避本能再怎么迅捷,他也没能完全回避过这次偷袭,只见黑色的触手如刀锋一般闪过,血液喷薄而出,乔修亚的左肩被卸掉了。

    战士的肩胛骨和上面挂着的残破铁片划过一道幅度,落入了黑色的泥水中,泥浆翻涌,黄金级战士的躯体虽然强韧,但失去了斗气的保护,也并不比其他东西坚固多少,仅仅是两秒,那块血肉就迅速被腐蚀吞噬。

    “该死。”

    由于早就解除了天神下凡的状态,为了防止混沌魔力再次侵入体内,乔修亚立刻退后,以斗气烧灼自己左肩部的巨大伤口,并压迫肌肉血管止血,他皱着眉头,看向眼前已经缩回去的黑水。

    “沙沙沙……”

    蠕动声响起,这是泥土和骨肉被消融的声音,在吞噬了乔修亚的血肉后,黑水转而汇聚成了一团半圆形的巨大蠕动之泥,黑色的表层上有着无数魔兽扭曲痛苦的脸,仿佛正在挣扎哀嚎,祈求真正的死亡一般。

    伴随着这团黑色泥浆的蠕动,它不停的变换为各种各样的形态,有犀牛,有冬狼,有魔虫也有野猪,甚至还有黑龙的身影一闪而过,而它身躯上的那些面孔也同样随着黑水的变幻而扭曲,狰狞无比。

    无数的扭曲的精神波动从这些魔兽面孔处传来,那是来自灵魂的哀嚎。

    “是无形之子还是深渊泥潭怪?”

    止住肩部的流血,乔修亚并没有在意自己被攻击这件事,而是冷静的分辨着眼前怪物的形态。

    虚空混沌中的魔物,名为无形之子的邪神子嗣,和深渊中强大魔物因进化失败死亡后,从它们尸骸中诞出的无形泥潭怪,只有这两种相似而不同的怪物才有这种吞噬血肉和灵魂成长的能力,也只有这两种怪物才有能在他之前的攻击中存活下来的强大生命力。

    他忽然回忆起了之前在空中缠斗的时候,黑龙身体中出现的那些触手,还有斩下混沌之龙头颅后,它脖颈处流出的并非是鲜血,而是一种腐蚀性泥浆。

    “原来如此,一开始流潜伏在黑龙的身体中,然后趁着宿主被杀,我精神放松的时候进行偷袭……”

    半点也不为自身受到的伤害而苦恼,但是语气却越来越森冷,乔修亚右手青筋暴起,他紧握住神机,声音中带起一丝真正的愤怒,而神机中少女的精神在契约的共感下,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这种深沉的杀意……是主人之前完全没有释放过的!哪怕是之前看似暴怒,但他心中却也是非常享受那种畅快淋漓的战斗可这次不一样!

    他真的生气了!

    此时,乔修亚的左手早就骨骼全碎,完全无法行动,现在又失去了肩胛骨,整条手臂就靠一点残余的血肉挂在那里,哪怕是使用斗气也无法传导力量。这可是非常不方便的事情,尤其是他右手还要持有萤这种沉重的巨剑,剧痛和躯体的损伤,让人很难把握住平衡。

    周围的狂兽依旧在冰雪之中互相厮杀,失败者的尸体被黑色的泥浆不停的吸收,让它膨胀到了十几米高,乔修亚一言不发的看着这一切,但在这寂静中,萤却感受到了一个如火焰般的灵魂正在无声的大吼。

    畅快的厮杀后,为何总有这种败兴的东西!

    一步踏出,迅猛的流光闪过,战士的身躯在一瞬间跨过几十米的距离,来到了这无定形的怪物身前,他一剑劈下,巨大的力量合着烈风,直接把对方正在变幻的形象给轰成粉碎,黑色的泥浆原本就不是什么坚固的东西,立刻就被打成飞散的黑水,这怪物似乎还想要侵蚀神机,却被巨剑上燃烧着的焰光烧灼为虚无。

    轰!轰!轰!

    乔修亚单手挥舞着巨剑,沉默的对着眼前由黑色泥浆组成的潮水进行猛烈的轰击,一剑又一剑的劈下,将这准备变幻出触手反击的泥浆斩的支离破碎。在这等迅猛而毫不留情的猛攻中,这只混沌怪物毫无抵抗之力,它颤动着想要幻化出一个个形象进行反攻,可每次都在中途就被彻底轰散。

    没有智慧的怪物,又怎么能预估到战士的实力?倘若击中的是右肩还好说,但原本就骨骼全碎的左手,哪怕是彻底断掉也不影响乔修亚的战斗力。

    不过,虽然砍杀了一遍又一遍,将这无形的怪物击溃了一次又一次,但无论多少次,这个泥浆一般的怪物却都能在一阵扭动哀嚎中,再次恢复原状,神机大剑上的灭龙石纹路和斗气能够消耗一点它的存在,可却对那十米多高的巨大躯体没有多大用处。

    “麻烦。”

    进攻间隔的喘息时,乔修亚低声自语一声,他皱起了眉头。

    混沌就是这样的东西,明明早已死去,却依旧不肯消散。宛如最顽固最糟糕的牛皮糖一样,让人恶心至极。

    身后,隆隆的轰鸣响彻天地,乔修亚不用回头都能知道,开启的时空门正在释放出粗大的黑色光柱贯穿天地,而磅礴的异界气息涌出,正逐渐让摩尔多瓦附近的黑森林转换为混沌的领域。

    这种恶心浑浊的感觉仿佛让人置身污秽的泥潭一般,直欲作呕。

    “没时间和你耗了……布兰登一个人肯定没办法摧毁时空门,我要迅速赶过去。”

    真正的混沌,果然只能靠火来燃烧。

    银白色的大剑之上,原本赤红色的斗气逐渐黯淡起来,它正在朝着黑色转变,而在持续不断的劈砍中,蠕动的泥浆怪物挣扎的更加激烈了,这黑红色的斗气对它的伤害似乎远比之前要大,每一击,都能消耗掉大量的黑水,也即是它的生命。

    乔修亚的双眼间,释放出死寂的光,黑红色的斗气如同蒸汽一般在他的周身升腾,绽放出烈焰一般的光影。

    火,是文明的初始,是秩序的源头,它催生了生命的出现,让秩序显形,但却并非什么亲切的存在火一样能带来毁灭,死亡,让万物燃烧,化作灰烬

    就如同斗气一样,源于生命,却也能毁灭生命。

    所以,灵魂和意志燃烧,释放出深入心灵的强大力量!在这场漫长的战斗中,无数被乔修亚所斩杀的怪物残影出现在了他的周身,战斗的欲望被一点点凝聚,然后化作独属于他一人的奇迹。

    杀意和战斗永不止歇这便是他心中的光芒!

    【荣光之力·杀意波动!】

    轰!

    如同熊熊大火忽然燃起一般的声音响起,乔修亚身上因龙息和岩浆而融毁的铠甲残片全数炸裂,在来自内部的强大力量爆发下,金属的碎屑飞溅而出,而黑红的斗气终于彻底转换成了如墨般漆黑的波动,笼罩在他的身上。

    那将一切都燃烧殆尽的灭杀之力,在潜伏了许久许久之后,终于在此刻被它的主人释放!

    “一击杀不死,那就十下,百下,千下。”

    暂时停止了攻击,面对眼前还在蠕动,就是不肯死去的魔物,浑身被黑色波动缠绕的战士将手中的大剑高高举过头顶,黑色的斗气烈焰冲天而起,逸散的力量让地面上的石块和鲜血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升起,环绕在他的周围,缓缓旋转着。

    乔修亚的面色一片冷漠。

    “灭!”

    死寂的黑暗顿时便将混沌吞没,杀意混杂着令人惊惧的波动缠绕在银色的神机上,战士断喝一声,在这霎那,世界瞬间就黯淡了下来,犹如毫无星光的夜晚一般安静黑暗但是一道闪光骤起,带着无数残影飞驰而去,划破重重寂静!

    【一·瞬·千·斩】

    黑暗中,巨剑猛地挥下,锋刃的反光带出无数残影,在杀意波动的加持下,战士疲惫不堪的躯体被催动到了极限,近乎无穷无尽的斩击被挥舞出,毫无慈悲的将眼前的这只混沌魔物撕扯成残破不堪的碎块!

    灭!

    被凝聚到极点的杀意波动随着千百道斩击,如洪流一般淹没了这混沌怪物的身躯,摧毁了一切有形无形的之物,哪怕是混沌,在这样的攻击下,也绝无再起之日!

    伴随着黑暗消失,杀意散去,乔修亚将大剑收起,不在注视眼前这个怪物的残骸,而是将目光转到了时空门所在的方向。

    天青宝珠在他胸前缓缓运转燃烧,释放着回复力量,而随着浑身漆黑波动的闪烁,战士浮至半空,然后朝着仍然耸立在天地之间的黑色光柱急速飞去,身后带出一道道残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