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六章 钢铁的轰鸣

    听到乔修亚的话,克莱埃尔身躯微微一顿,她眨了眨绿色的大眼睛,然后有些惊奇道:“的确如此……”

    之前没被提醒还不觉得,但是如今,她感觉呼吸比之前顺畅多了,而自己的身体也变得轻松了些许,这种感觉,似乎就是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被套上了一层枷锁,而如今才解开了这层束缚一样。

    听到了对方的回复,乔修亚点了点头,然后严肃道:“我推测,钢之结晶暂时吸纳了这个世界中充斥的毒素和负面因子,趁着现在状态还好,我们需要快点前进。”

    说着,他环视周围。在灰雾消失,空气中的悬浮颗粒全部沉淀的时候,视野格外的清晰,他感觉自己能看见地平线尽头的景象。

    收回视线,乔修亚转过头,继续对众人说道:“不管怎么说,呆在原地也没有用,我们之前是从一个单向传送通道来到这个世界,如今通过正常路径,是无法回到迈克罗夫大6的。既然如此,倒还不如寻找一下周围的异常状况,寻找可能存在的时空门。”

    他提醒了一句:“北地已知的时空门虽然都被封印,但保不准就有一道和摩尔多瓦黑森林中的传送通道一样,隐藏的很深也没被众人现的时空门呢?”

    乔修亚的这话的确没错,无论是莫瑞亚还是克莱埃尔都赞同的点了点头,无论是他们穿越的原因还是目前的处境都扑朔迷离,呆在原地的确是一点意义也没有,确实应该四处寻找异常的状况,说不定在异常的背后,就是哪个隐藏时空门。

    “还真没想到,致力于封印时空门的我们,居然会去寻找可能存在的隐藏传送通道……”

    莫瑞亚摇了摇头,感觉这实在是有些讽刺。

    一旁,凛的状态看上去却有些奇怪。

    金瞳的黑少年有些迷茫的环顾四周,他左手按在心口,看上去,感觉是身体有点不大舒服。

    乔修亚自然注意到了这点,他走到凛的面前,弯下腰,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道:“生什么事了?状态还好吗?”

    而凛则是微微凝眉,他凑到战士的耳边,轻声说道:“主人,虽然有点模糊,可我似乎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隐隐约约,和幻觉一样。”

    “这样吗。”

    乔修亚想了想,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

    感受到神机的气息,这并不是什么怪事,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是神机的起源之地,还是文明和混沌魔物进行大决战的最终战场。在这片大地之下,神机的残骸简直多不胜数,凛能感觉到有神机的气息毫不奇怪,最多证明他的感知能力比较强而已。

    “好了,这不是什么大事,别担心。”

    揉了揉对方的头,乔修亚意感觉这顺滑的手感意外不错,然后又揉了一下,他笑着对着凛说道:“有我在,你只需要等待战斗就好了……走吧。”

    而站在一旁,莫瑞亚和克莱埃尔看着乔修亚一脸平静,毫无畏惧的神色,不由得在心中赞叹了一句。

    这种无所畏惧的心态,的确是世间少有,如今的处境是多么的危险啊,这可是穿越到了异世界,哪怕是专精时空学的法师也不敢断言自己肯定能回去。他们两个,是依靠百多年的漫长时光沉淀了心灵和勇气,才能冷静而平和的对待目前的状况,而乔修亚如今才几岁?当年他们同样年龄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指不定会被吓到六神无主,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松。

    “当真是天生的战士和冒险者,这种性格,当领主还真是有些委屈他了,的确不大合适。”

    低声喃喃道,莫瑞亚的目光顿时变得悠远,他似乎想到了久远的过去中,他所认识的那些拉德克里夫家族的人,然后这位老矮人就不由得失笑一声:“仔细想想,这群家伙不都是这个性格的吗?就没一个看上去是个好领主的。”

    “莫瑞亚大师,过来帮我穿戴一下铠甲。”

    而在一旁,乔修亚已经拿了那套不知为何和他一起穿越而来的铠甲,这套矮人大师专门为他量体打造的全身甲厚实无比,重量接近三百公斤,放在满是灰尘的平原上都会凹陷下一个大坑,但战士举起它就和举起一张纸样轻松。

    乔修亚在之前和莫瑞亚讨论未来魔能铠甲设计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最后那个充能,确定烙印的步骤。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套铠甲才会一起穿越而来?但不管原因是什么,如今穿上它,至少能提升他的战斗力。

    在莫瑞亚的帮助下,乔修亚迅的穿好了铠甲,在还没有写好自动穿戴的附魔指令前,想要穿上一套全身铠必须要有人帮忙才行。

    现在,被全身重铠包裹的男人站立在尘埃的平原之上,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将地面掀起一大片飞扬的尘土,层层鳞片链接而成的无缝重甲看上去威武无比,而被铁甲覆盖,宛如恶魔的利爪一般的双手如铁钳一般握紧又张开,出有力的摩擦声。

    两个金色的持剑之手纹章印在这铠甲的左右肩头,透露出厚重的威严,而在有着龙形双角的头盔之上,两点红色的光芒在透明的V形钢晶后闪烁。

    “感觉不错。”

    点了点头,乔修亚满意的声音从头盔后传来。

    “……今天宴会,并没有随身携带武器。身上只有一把铁锤。”看着乔修亚如今的形象,莫瑞亚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开始有些怀念自己放在卧室中的战锤和战甲了:“还是神机的使用者方便,他们的武器会自己走路啊。”

    说完,他还看了一眼凛,黑金瞳的少年眨了眨眼,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形容为‘会走路的武器’。

    某种意义上倒也没说错就是了。

    站在莫瑞亚对面的克莱埃尔则是端详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法杖。她作为德鲁伊,原本就没什么,也不需要什么武器和防具,身上的翠绿法袍,法杖和一些魔法饰就算是这位精灵全部的装备了。但如今,由于自然之力消失,加上这个世界也没有野兽和丛林,这位精灵的实力大大的下降了。

    “对了,克莱埃尔。”

    乔修亚的声音,突然在克莱埃尔的身侧响起,穿着铠甲的战士让凛从他取下的缩小口袋中,取出一枚红色的戒指。

    乔修亚将手中的炎之双蛇戒递给精灵,在对方翠绿色大眼睛的注视下,战士的透着铠甲,用沉闷的声音说道:“你的战斗力如今下降的太大,假如等会有战斗,处境会很危险,暂时借你这枚戒指防身用。”

    ‘可算是把这枚女式戒指给出去了。’这是他心中真实的想法,不管怎么说,这个他用不了的黄金凡级魔法装备,如今总算是有了些用武之地、

    深深的注视了乔修亚一眼,精灵有些犹豫的接过了这枚戒指,她虽然看不到乔修亚的表情是什么,但依照这么多天来的观察,克莱埃尔可以确定对方并没有半点想法这家伙脑子里大概和暧昧这种元素没有半点关系,这次借给她戒指,大概是因为他身上正好有一枚戒指而已。

    “他到底知不知道给精灵……不,给女性送戒指是什么意思?”

    精灵如此想到,但随后她便确定了:“很明显,他不知道。”

    众人都准备齐全了,乔修亚穿着铠甲,中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出。”

    于他而言,这可是自穿越以来,难得的冒险探索机会。

    确定好方向和目标后,众人便开始前进。

    时间在沉默中过去,众人行走了大概半天之后,结晶暴雨逐渐的稀疏了起来,地面上化作黑红色的钢之结晶开始渐渐的缓慢消融,灰黑色的雾气升腾而起,红色的诡异闪光重新回到了大气之中,而天空上翻滚着的天幕随着混沌力量的聚集,重新凝结为深不可测黑暗。

    乔修亚注意到了,魔能流失和无火的世界这两个状态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而莫瑞亚和克莱埃尔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疲惫,他能看出,对方身上闪烁的生命之火黯淡了一些。

    “看来这就是支付灵魂值用以维持自身的存在之光的意思吗……虽然看上去影响不大,但时间长了后会产生全方位的虚弱,非常危险。”

    沉吟了一声,乔修亚却现自己并没有生这种状况,无论是精神还是**都精神无比,没有半点疲惫的感觉。

    要知道,他可是穿着一套沉重无比的铠甲在行走,怎么可能比对方还轻松?黄金战士的体力的确悠长,但这可是无火和魔能流失的世界啊。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燃魂者的效果?”他疑惑的想到:“魂渊……那个声音究竟在说些什么,前世的游戏中我从未听过这些词汇。”

    前世的纷争大6,毕竟只是游戏,哪怕再怎么真实,也只是游戏,大家的重点放在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和争斗上,对游戏世界的深入了解,只有真正狂热的考据党才会深究到如此地步,乔修亚作为一名并不狂热的爱好者,最喜欢干的事情是站在别人家公会门口插旗pk,抢Boss杀之类的,这种深入到世界观方面的信息,他是真的不知道。

    渐渐的,灰雾重新充斥世间,众人仍在这荒芜的尘埃平原上行走,倘若是普通人的话,早就在这没有方向的大地中迷失而不自知,也只有乔修亚能够凭借系统和自身的经验大致确定好位置和目标的所在。

    “好了。我们暂时休息一下。”

    看见身侧的矮人和精灵都开始面露明显的疲惫之色,乔修亚只能抬起手,示意大家原地停止:“恢复一下精神,诸位,注意缓解体内能量流失的度,假如等会有战斗的话,可能半路就体力不支啊。”

    “呼。”

    长嘘一口气,莫瑞亚干脆的做到了地上,他看上去的确有些疲惫,这位老矮人摇了摇头,叹息道:“老了,这么点路居然就开始感觉到疲惫……”

    而一侧的精灵德鲁伊也闭上了眼睛,坐在地上,开始冥思休息。

    确定好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状况后,没感觉有多疲劳的乔修亚和凛站在一旁,两人一齐看向远方尽头处的山峰和丘陵。

    “无火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意思?”

    战士看着黑色石山,上面没有一丝草木存在的痕迹,只有灰黑色的岩石,他喃喃自语道。

    乔修亚知道,这个世界初始,是以火为源,因钢而生,火和钢创造了整个多元宇宙,但没有火的世界……难道就是指这种没有生命,无法维持灵魂的世界吗?

    资料情报不足的时候,思考这种问题是没有结果的,乔修亚迅的结束了这种没有意义的沉思。他也同样坐在地上,开始休息,恢复体力。战士需要尽量让自己的力量维持全盛,用以应对可能的各类危险状况。

    顿时,众人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但不久之后,一声奇怪的声音响彻天地。

    “呜呜呜”

    巨大到仿佛要撕裂耳膜的的汽笛声传来,钢铁运作的轰鸣声打破了众人间的这份沉默,莫瑞亚疑惑的抬起头,而克莱埃尔眯起眼睛,环顾四周。

    而在封闭的头盔背后,乔修亚睁大了眼睛,他立刻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个声音……就和我在梦中听见的那个汽笛声一模一样!”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