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七章 戒指放哪儿比较好

    在这个世界上,偶尔会出现一些拥有难以置信的才能的人,他们做出了难以置信的努力,有了难以置信的力量,然后取得了难以置信的成就,最终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种人,被称为英雄或者狂徒。

    而堕落者洛兰达,无疑就是这等人物。

    洛兰达·格拉摩根,七神教会近千年来的历史中,天赋最为卓越的圣骑士之一。

    他出生于东部平原某个王国的一个显赫贵族家庭,幼时却因为政治斗争而被父母送入教会中进行避难,不过从云端跌入泥地的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人生,而是依靠自己的天赋和努力逐渐崭露头角。

    最初,作为初阶圣职者的他默默无名,极少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是沉默的磨练自己的力量,完成教会下达的一个个任务,宛如幼年的狮子一般,锻炼着自己的战斗技巧。

    但乔修亚知道,在三年之后,那名为开拓之年的星坠835年,洛兰达会走出远海圣山,在整个迈克罗夫大陆上进行邪教讨伐,无论是帝国还是远南,是东部平原还是西山,乃至于璀璨海至风暴洋上的群岛,都有过他英勇奋战的身影。

    那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已并非是之前的那个沉默而坚定的圣职者,而是手持十字钉锤和方形重盾,身穿纯白战甲,燃烧着正义的愤怒,以无可阻拦之势碾压一切敢于阻挡于他面前的邪恶之徒的圣骑士。

    有幸和他一齐作战过的玩家,都纷纷表示洛兰达的可靠,在圣骑士涌动的热情下,没有间断的增益力量随着光环扩散至团队,甚至包裹了整个战场,敌人还未曾出手就举步维艰,而他们则是如鱼得水,似有神助。

    因为成功的剿灭了各地的邪教,洛兰达的名字因诸多传颂他功绩的民众从而传遍了全世界,甚至有一些曾经深受邪教危害的民众建议,让教会为洛兰达的名字前,加上唯有每一代最出色的圣职者圣才能加上的【圣】字,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他会进阶传奇,成为下一代教皇,或者是教会诸多骑士团的大团长。

    这个时候,洛兰达出生王国的新任国王甚至直接宣布他的父亲,也即是上任国王对圣骑士父母的宣判是错误的,他公开表示歉意,并立刻为他修建了英雄碑。

    但此时身经百战的洛兰达已经不在意这些事情了,他回绝了国王邀请他成为护国骑士的请求,而是回到远海圣山,整理这些年来的收获,将自己心中的愤怒沉淀,锤炼自己的心灵,以求踏入更高的境界。

    从沉默而坚定的初阶圣职者,到燃烧着怒火铲除邪教的圣骑士,直至最后淡薄世俗的圣洛兰达,他只花了不到十年的时间。

    哪怕是玩家,对洛兰达也没有多少负面评价,一个如此清心寡欲的圣职者没有任何黑点,那个时候的乔修亚也非常钦佩圣骑士这种人物,能够数十年如一日的坚守本心,不为名利动摇,这的确是一名值得尊敬的战士。

    不过,事情的发展并非像所有人想象的那么美好。

    时间流逝,数年过去,就在所有人觉得,早已进阶为极意的洛兰达应该是要准备冲击传奇境界时,一则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消息出现了。

    远海圣山之上,老教皇圣伊格尔意外身亡,而圣山在封闭了数天之后,单方面发布通告,宣布日耀骑士洛兰达堕落,背叛人类,并展开全方面的通缉追杀,而这位前圣骑士也没有做出任何解释,脸上已经出现了些许皱纹的他一路逃窜,回到了自己出生的王国,父母的坟墓之前。

    留下一句叹息后,这名前圣骑士便不见了踪影,消失在了所有想要追捕他的人眼中。

    有人曾说过,他们在深渊看到过洛兰达的身影,一位穿着满是伤痕的灰色圣骑士铠甲的骑士,正在血海平原上和一大群恶魔作战,又有人说他在阴影位面的深处看见,有手持落日战锤的强大圣职者正在和数头阴影魔龙周旋,但这些事情究竟是否是真的,却也没人知道。

    在此之后,再也没人见过洛兰达的身影,再也没有人去关注这件事。

    因为深渊之门的封印,打开了。

    不管怎么说,这位传奇人物有一个那么不怎么传奇的终结,历史的真相隐没于纷扰的民间传说之中,再也没人知道事件真实的经过,而洛兰达堕落的真相,也一起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尘封。

    毕竟,接下来的就是让人再也没有时间喘息片刻的,接连不断的战争了,作为知道这个世界那名为【纷争大陆】之名的乔修亚,比谁都要明白这一点。

    以老教皇圣伊格尔的死亡,日耀骑士洛兰达的堕落为起点,深渊入侵时代,正式开启。

    当然,如今的洛兰达还没有堕落,他甚至还没有开始进行自己剿灭邪教的冒险,但是一切的舞台都已经搭建好,演员们也都一个个上台,英雄拔剑,阴谋四起。

    “我就记得,他的确挺能打的。”

    结束回忆,乔修亚脑子里转动着其他念头:“话又说回来,他当年究竟干了什么,才被七神教会宣布堕落?”

    前世洛兰达的堕落几乎没多少人知道消息,那在七神教会高层中,也是绝密之中的绝密,玩家只有依靠只言片语去摸索其中的秘密。

    有人猜测洛兰达杀死了老教皇,他的养父,但是先不说一名极意的圣骑士如何杀死一名传奇级的圣职者,所有人甚至找不到洛兰达动手的理由,只要他能进阶传奇,那么他马上就是下一任教皇,而以洛兰达的资质,他成就传奇只是时间问题,不可能干出这种傻事。

    至于其他的所谓黑历史的事迹,也无非就是对邪教徒太过凶残,完全没把他们当人看而已但实际上乔修亚比洛兰达的更过分,想到此处,战士不由得回忆起了那些邪教徒在偏远地区村庄中的做法,他摇了摇头,感觉那群说凶残的人真是婊的矫情。

    战士的记忆中并没有相关的记忆,那个时候他们整个团队都在为深渊副本的开启而欢呼雀跃,除了某些洛兰达的崇拜者外,并没有多少人关心此事。

    这种东西再怎么想也没有意义,乔修亚放弃了思考,而是转头看向眼前的老牧师。

    自从阿坦尼斯进阶黄金以来,他脸上的气色就好了很多,虽然满头白发和下巴处的胡子并没有转黑,但是单凭肉眼观察,也能察觉发质变得坚韧了起来。

    “看来,你也拿到了钥匙啊。”

    在老牧师疑惑的眼神中,战士感慨了一句。

    在迈克罗夫大陆上那没有休止的纷争中,只有抵达了黄金级,才算得上是触摸到了历史舞台的大门,而荣光之力,便是大门的钥匙。

    在乔修亚的眼中,阿坦尼斯的身上流转着一层和圣光不同的圣洁辉芒,那是和生命相关的某种力量,毫无疑问,厚积薄发的老牧师在稳定自己的黄金境界前,就已经触碰到了荣光之力的边缘,只不过他自己还不知道而已。

    有着荣光之力的黄金,和没有它的黄金,是有着极大的差距的,那是一条几乎没办法跨越的鸿沟,只有掌握了它,才算是掌握自己命运的第一步,关于这一点,战士并不打算告诉他,有些时候,还是自己走出那一步比较好。

    和阿坦尼斯聊了几句之后,乔修亚继续带着萤和凛以及3号,行走在回归主城的道路上。

    纷争大陆上等级进阶的本质,其实就是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逐渐转换成超凡的材质,根据每个人的偏好,进阶的方向都各有不同,比如说乔修亚如今走的,便是在纯粹的力量方面进行加强。

    实际上,他的肉体因为杀戮了太多混沌魔物,现在在天青宝珠和混沌看守者这个职业的加成下,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一般的黄金巅峰压根就没办法和他匹敌,甚至没办法彻底破开他的防御。

    黄金巅峰,荣光之力,乔修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仔细想来,他如今也终于算是拿到了世界这个舞台的入场券。

    这一步,前世的世界第一用了五年半,而他当年用了将近六年,这是因为那名世界第一是一位法师,而他是一名战士。

    当然,这一世的乔修亚就不能比了。

    从白银中到黄金阶,他用了17天,从黄金阶到黄金巅峰,他只用了差不多半年。

    而现在,他已经快要走进极意的领域。

    杀意波动,是乔修亚给自己荣光之力起的名字,它的本质,实际就是剥离所有被他杀死的生命的一部分灵魂,然后以这些灵魂的残骸为燃料,释放出不可思议的毁灭力量。

    这并非是什么稀有的能力,利用灵魂力量的荣光之力不在少数,所以老矮人莫瑞亚才会直接指出乔修亚是一名燃魂者,不过,乔修亚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燃魂者。

    如今战士的的身体中,那容纳灵魂的魂渊深处,满是黑色的灵魂碎片,而他本人的灵魂则高悬于空,如同太阳一般照耀着这些碎片,将它们一点一点的消融,转化为纯粹的破坏力量。

    一边思考,一路行走,乔修亚回到了领主府,而就在这个时候,来自诺查丹玛斯的消息也传来了。

    他和阿坦尼斯一样,同样是为了提醒战士,七神教会有一名年青一代最为强大的圣骑士将要前来北地,而乔修亚在表达感谢之后,便没有继续关注这类问题。

    时间流逝,四月下旬。

    从摩尔达维亚的主城朝着南方眺望,可以看见天空晴朗无比,蓝色的天幕上漂浮着一层近乎透明的白云,金色的阳光直射而下,将整个埃阿斯山脉和黑森林都照耀的宛如仙境一般瑰丽。

    这是一个北地少见的好天气,所有的农夫都趁机进行第二轮的播种,植物们长势正好,尤其是今年有着太阳藤的净化和肥力,绝对是大丰收的一年。

    而凛的进阶,也在神机少年休息数日之后,彻底的完成了。

    通过伊波恩之书得到了足够的经验,和萤不同,乔修亚也不知道是凛的身体素质天生就比较好,还是因为上次真的是因为意外事件才导致的沉睡,这次凛在进阶的时候,也就只是偶尔会突然感觉自己精力不济,除此之外,完全没有什么其他特殊的感觉。

    坐在钢芯木书桌前,乔修亚听着凛站在一旁,对他报告着一道道讯息和报告。

    “莫瑞亚大师如今已经带队从矮人聚集地出发,不日便会前来拜访。”

    有着黑色头发的少年低头看着文件,总结梗要,然后将其一一告知乔修亚,念了一会后,他有些惊讶道:“这里是克莱埃尔小姐的信件,里面表达了对主人您的感谢,她说自己如今已经将所有太阳藤都种植完毕,就等着什么时候全部净化干净,然后就可以回归远南……里面还有个小盒子,似乎有什么东西。”

    “拆开来看一下。”

    听到这里,乔修亚也不由得有些好奇道:“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好的。”

    点头,凛便干脆的将盒子从信封之中拿出,然后将其打开。

    一枚戒指就这样出现在了主仆二人的眼前。

    “原来是炎之双蛇戒啊……”

    早就完全忘记有这么一回事的乔修亚拿起自己手中的女式戒指,然后摇头叹气道“虽然的确是我的东西,但我要这玩意有什么用处……为什么不自己留下来,本来送出去就没打算要回来的?”

    这么说着,战士迅速做出了决定。

    “萤,给你了。”

    说完,他便将手中的这枚戒指,递给了正坐在角落中看书的萤。

    “谢谢主人……”

    听到了乔修亚的话,萤便立刻放下书,接过了戒指,但她随后同样便有些发愁道:“不过主人,我是没办法带其他装备的啊,只要一神机化,所有的外来装备都会自动被丢弃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