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一章 席卷于过去和战争中的风

    阳辉初夏,黎明初生。

    西北大草原的地平线尽头,一点微弱的光芒在群星的环绕下,缓缓升起,然后它便释放出无穷的光热,照耀世间,而这光芒的同时,则在大地上带起了一片闪光。

    那不是魔法的光辉,也不是斗气的光焰,而是某种奇特的折光。

    这是铠甲反射的光芒。

    在大平原宽阔到似乎无边无际的土地上,大地正在震动,有五支巨大的军团正在缓缓行进,他们身着五种不同样式的铠甲,有着五支不同纹章的旗帜,排着五种不同类别的阵列,但他们都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那即是太阳升起的地方,一切刀剑将要相交的土地。

    那是兽人王庭的所在。

    作为游牧民族的兽人,从人类的手明更进一步的知识,自五百年前来,它们已经不再使用石制箭矢,骨质的长枪和木质的盾牌,它们开采草原上裸露的铁矿,锻造兵刃和铠甲,在平原和山谷之间建立城镇和要塞,开垦农田,放牧兽群,若非如此,它们决不能抵挡人类日渐强盛的力量,反而还能继续年年侵袭边疆,掠夺人口和资源。

    兽人王庭,便是耸立在平原之脊塔塔罗斯高地上的一座巨大要塞都市,它地势高耸,城墙由灰岩组成,有着不俗的魔法抗性,它是兽人的都城和圣地,也是兽人皇族的居住地,它是被兽人与战争之神祝福过的神佑之城。

    但如今,这神佑之城却被尸骸和鲜血所包裹,人类鲜红的血,和兽人绿色的血,混合在一起干枯,形成的是别无二致的黑色血痂,这黑色的痕迹将灰色的城墙浸透,哪怕是再怎么无情的人,在看见这景色后,也会为这惨烈的一幕而感到震撼。

    兽人王庭,已经被帝国的大军,包围了过一个月了,双方对持了许久,进行了数次惨烈的攻城守城战役,但由于城墙太过坚硬,防御太过严实,哪怕是已经击溃了所有兽人的军队,一直以来战无不胜的帝国也在此受到了挫折。

    自去年秋日开始开始的托马斯大峡谷战役,一直到如今的塔塔罗斯高地战役,兽人的有生力量已经完全被剿灭,五百年来展的城镇,村庄,农田和一切文明展的痕迹,都被人类点起的大火焚烧一空,如今,也只剩下这座被包围的孤城,等待着那必然到来的陷落。

    而就在此时。

    地平线的彼端,亮起了闪光。

    铠甲反射光辉,如同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五支新的军团,来到了此处,准备着释放人类的愤怒。

    “这是……”

    某位围城的将领察觉到了这一点,疲惫不堪的他举起望远镜,看向远方,然后不由得震惊道:“这五面旗帜……”

    “他们也来了吗?!”

    黑鸦,红雾,白马,苍穹和金辉。

    镇压帝国内部的黑潮之乱归来,五支帝皇直属的军团,来到了和兽人最后的战场。

    铠甲交错声间,他们有序的和原先的围城部队交换阵地,担当起了前锋的职责,接下来,他们将会轮番上阵,用人命来磨灭兽人的一切有生力量,直至攻破这座城市,将其焚烧一空。

    一个活物也不留。

    而兽人王庭,一排排穿戴骨饰和图腾的萨满走上城墙,数量近千,它们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包围它们的人类大军。

    那是数以十万计的庞大军队,哪怕是只算补给,也是整个兽人种族无法承担的庞大数量。这一幕,让萨满们的目光中透露出一阵死寂般的悲哀,它们不一言,让场景显得有些沉默。

    风吹过两军间的尸骸,带起血腥的味道。

    它们伸出了瘦骨嶙峋的双手,握住了自己的图腾,抑或是灵魂寄宿的灵物。

    这是和人类的法师完全不同的法术,是有别于魔法的另一种探索世界的方法,萨满们通过点燃自己灵魂的火焰,和世界中万物的意志沟通,获取它们的力量。如今,一个个材质各异的图腾开始浮现深沉的气息,符文涌动,元素的力量被调集,神秘之光熠熠生辉。

    这是兽人最精锐的高阶萨满军团,隶属战争神教的所有大萨满都在其中,它们的先辈曾经伴随着兽人初代大汗击垮了平原上所有的种族,灭绝了半人马一族的第一军团。

    大平原上澎湃的狂风吹过,将云层吹散,在天地之中带起一阵阵猛烈的呼啸,一位浑身上下挂满了宝石吊坠,相比起其他萨满,显得不是那么瘦骨嶙峋的老兽人站了出来,它手持巨大的骨杖,双眼之中没有任何瞳孔和眼白,只有一团炽热的白光。

    兽人大萨满,战争之神的最高祭司注视着眼前的敌人,人类那令人绝望的军势,它知道,骄傲的草原和战争之子枯萎终结的结局即将到来,那是无法回避的必然。

    而一排排祭司同它一起向前跨了一步,与它并列,在城墙上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黑线。

    沉默而悲哀的阵线。

    两军换防,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哪怕是没有意义,也要多杀一个人类。

    这是所有兽人唯一的想法。

    兽人是战争的眷族,它们的体内燃烧着杀戮和毁灭的力量,战争之子绝不会投降,绝不会放弃抵抗,哪怕是被围城已久,也要主动出击。

    沉默的看着周围的萨满和祭司,这些都是它的后辈,它的学生,大祭司目光没有任何闪动,它举起了手中的骨杖,被镶嵌在最顶端,那来自曾经半人马一族皇室最后血脉的头骨在风中闪烁着血色的光芒。

    兽人的征服之路永不停止,不是灭绝其他种族,就是被其他种族灭绝,这是再好理解不过的事情了。

    “血祭先祖。”它干涩而低沉的声音回响在城墙之上。

    “魂归大地。”同样因饥渴而干枯的声音和声道。

    无数图腾,在这一瞬间绽放出了最璀璨刺目的光芒,一道又一道深沉而强大的气息释放,来自远古,天地,和世界万物一切的力量被释放出来。

    一百二十九年前,毁灭了一整座城市的大飓风。

    三百五十一年前,让一整支军团覆灭的大地震。

    七百七十四年前,从天而降,差点让兽人灭绝,击打出平原之脊的塔塔罗斯的天坠之星。

    一切灾难的力量被重现,然后被抽取其概念,凝聚成一道道漆黑的光束,无数道光束划过天际和苍穹,形成一道长长的抛物线,在视野中留下一道道残影,这流光中蕴含着能够毁灭一切的力量,它朝着人类的军团直射而去。

    萨满,就是呼唤过去和世界力量的人,它们能够接着天地中的精魂,重现出一切曾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现象。

    而这,就是最后的反击。(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