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十二章 我也很绝望啊

    ,。

    自从一百二十年前,东部平原的贯天白塔取代了七曜议会,成为了迈克罗夫大6上最大的法师组织以来,手手相传的学徒制就逐渐被更加先进的学院制取代了,而这一风气也传到了其他职业,甚至是铁匠,裁缝那里。 ?

    原本要培养一个最基础的法师学徒,骑士,工匠和裁缝师,都至少需要五年打底的时间,哪怕是天赋不错,也要蹉跎两三年,在这段实践中,学徒只能为导师进行无偿的工作,除此之外还要交纳高昂的学费。

    毕竟,这可是最为珍贵的知识,是能养活一个人一辈子,甚至是惠及后代的手艺,导师在这方面几乎等同于再造父母,所以哪怕是条件如此苛刻,也有许多人挤破了头也要去那些知名导师手下学习。

    所以,通过学院制,贯天白塔借此迅培养了大量新血,走在了时代的前沿,将固守学徒制的七曜议会踢进了时代的角落,而在经过一次痛苦的改革后,七曜议会也不得不跟上自己竞争对手的步伐,同样开设了大大小小的学院。

    学院的开设,就是知识广为流传的第一步,

    随着时间推移,有关于尼西埃雪山上,那座名为凛冬堡的学院的消息也越来越多,许多人知道了,那并非是一个单纯的法师学院,只是因为如今的雇佣到的老师只有魔法师,所以才暂时只有法师的课程,等到日后有了其他职业的导师,那么自然也会开设其他系的课程。

    而学费方面,凛冬堡的学费的确不贵,但也称不上便宜,不过领主大人话,倘若暂时交不出学费的话没有关系,市政厅可以垫付,但是在学成之后必须免费为学院工作一段时间,偿还这些费用。

    这算个屁条件!

    以上粗口,便是许多人得知这个消息后的第一想法,七神在上,这居然不是高利贷,也不是什么霸王条约,花了多少就还多少,最多有一点合情合理的利息这种条件,哪怕是教会都开不出来啊!

    “我家子侄在山那边的小村里面,我要赶紧把他们接过来!”

    “嗨,老子把我家那小子送到他伯父那里学木匠手艺了,现在看来,我要赶紧告诉我大哥一声,叫他把我儿子和他儿子一起叫过来试试!”

    “是啊,木匠怎么比得了法师?哪怕就算当个战士,那也是领主的嫡系,比那些野佣兵不知道强多少!”

    “就是就是,而且还不限性别,我家女儿也能送过去试试,反正来回一趟就是有点冷,穿点狼皮棉袄就行了!”

    有些人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法师,他们有一些是知道法师需要耗费大量的资源,有些是明白自己的孩子压根不是那块料,但是凛冬堡毕竟是一个职业者学院,而并非是通常的法师学院,这点也吸引了他们。

    毕竟比起自己摸索,有老师教导学的才更快,更何况,他们的领主大人不就是一名屠龙战士吗?假如他能教导一下哪怕就是一下,也是了不得资本啊!

    而一小部分人看的更深。

    比如老学者德华,他清楚的知道,这次学院的开设,其实并非只是单纯的培养法师,而是培养这位年轻领主新的嫡系。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一个真正的天才强者,能够以一己之力屠灭龙巢的怪物,他的强大母庸置疑,但并非是任何事情都需要他出手,一个强者的手下,必定要有其他的中阶职业者作为其统治的骨干,这是必须的,也是这位领主大人欠缺的。

    虽然他似乎正在训练一支骑士团,但这并不足够,德华看得出来,乔修亚未来的目的,就是探索大埃阿斯山脉,那是一个广大而未知的地域,黑森林密布,有着无穷魔兽,当然,也有着无数宝藏和珍贵的矿脉,为了开那些地方,他肯定需要更多的人手和职业者。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有野心的领主,其下属向上爬的机会肯定比其他稳健的领主手下多,老学者清楚的明白,这是一代人只有一次的绝好机会,假如把握好,那么未来肯定有机会成为摩尔达维亚的高层。

    他绝不会让自己的孙子孙女错过!

    看得出这一点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哪怕是本能,也让他们不愿意放过这次机会,消息扩散,直至整个摩尔达维亚领,哪怕是其他领地,也有不少人准备多花点钱,来这试一下机会,其中有着不少天赋优良的孩子存在,对于摩尔达维亚来说,这便是一次吸纳人才的绝好机会。

    无形之间,一家学院的建立,就将北地四领因寒冷冬日而变得沉闷无比的气氛搅动了起来。

    而实际上,也没有给众人酝酿和思考的时间,数日之后,星坠833年,二月二十八日,凛冬堡学院就这样正式开校了。

    尼西埃雪山,半山腰,乔修亚从演讲台上走了下来,将位置让给了下一位话的人。

    在此之前,诺查丹玛斯和他都已经进行了一段宣告和演讲,其具体内容枯燥无味,堪称掺雪白蜡,不过战士却觉得非常愉悦以前他只能听别人在台上废话连篇,现在终于轮到他能洋洋洒洒说一大通话,享受别人烦躁的表情了。

    但不管怎么说,演讲还是有篇幅限制的,现在正在台上讲话的,是**师的一位得意弟子,也是学院的元素系导师,在魔法的加持下,她的声音如雷霆般响亮,让诸多带着孩子前来,准备参加测试的众人感觉到鼓膜震动。

    相比起诺查丹玛斯和乔修亚,这位名为索菲亚的女性法师言就简洁的多,寥寥数语,便大致解释完了学校的制度。

    凛冬堡学院的课程,为半年一期,十二期结束,通过学分判定优良,假如学分不符合标准,那么便要求重修一次,也即是半年,一般来说,每一种课程所需要修的时间都不一样。

    目前凛冬堡学院中,只有魔法系一系,其他职业的教师暂时还没有招来,而仅仅这么一系中,也只有炼金,魔能,元素,变化和符文五类课程,魔能机械的进度最快,只需要三期就能修完,而符文需要的时间最长,需要修满十二期才能结业。

    通常而言,一期的教学费用为三十金币,对于一般的家庭而言虽然数额较大,但还算是能负担得起,不过这仅仅是入学的费用,假如要买其他杂物,会需要更多的金钱。倘若家中实在贫困,学院会外借一些钱,不过这些都汇记载账上,需要日后进行大量工作来偿还。

    而校规,则是照搬其他魔法学院的校规,根据北地的情况稍微修改了一下细节方面,如今除了禁止学生在不允许的情况下攀爬雪山,探索山脚湖泊外,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现在,站在台上的则是另外一位中年法师了,他名为迪尔,是凛冬堡学院的符文系导师,有着黄金中阶的实力,在乔修亚看来,这个中年男人的实力不错,至少体内的魔力很扎实,而且浑身上下的装备都写满了符文,论起防御确实不错。

    法师的派系之多,导致人无法数清,元素,死灵,炼金,魔能,变化,符文,预言,召唤,还有比较特殊的学者,这些都是法师的类别,加入算上血脉特化和其他的特殊进阶,那么还有术士,灵能,法阵和天选者数种。

    这位中年法师有着一头浓密的褐色长,额头上也有一块鲜红的符文,散着明显的魔力波动,他的演讲也逐渐进入了尾声:“……所以说,众所周知,知识才是力量之源,法师并非是为了战斗而诞生的职业,我们是知识的传承和收集着,是追求智慧之人,强大的力量只是真理的副产品,请务必不要忘记这么一点。”

    伴随着台下众人的鼓掌声,乔修亚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便走向站在一旁的诺查丹玛斯,示意他准备开始进行天赋测试,不要继续浪费时间,消耗大家的热情。

    而老法师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就在凛冬堡学院中热火朝天的同时,在遥远的帝都之中,皇家学院的某间房间里。

    这里聚集了不少年轻的法师,他们都围绕着一个面容严肃,有着一头雪白长的老者,看着正在他们身前播放的魔法影像。

    而这段影像,正是远在北地的诺查丹玛斯宣布学院建立,乔修亚附和,确认自己是荣耀校长的那一段。

    “老师,你确定我们不需要搞点什么破坏吗?”

    一位学生看上去有些沉不住气,他开口询问着老者,语气中有些不平之意:“大师他拿了那么多资源,结果还跑出去自己开学院,这分明就是没把皇家学院和法师协会看在眼里啊!”

    其他的学生也都赞同的点了点头,作为极意法师,诺查丹玛斯享受到的资源自然是最多也是最优先的,而并非是他那一派系的魔法师,自然是羡慕嫉妒,如今看见自己的老对头居然能单独开设一家魔法学院,心中早就酸爆了。

    “蠢货。”

    而那位白老者则是冷哼一声,压根就没给那位提建议的学生好脸色看,他严肃的说道:“你要去找谁麻烦?”

    “那个……”这位学生支支吾吾。

    “别傻了,那可是诺查丹玛斯和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

    用力的一拍桌子,老者用力的摇了摇头,似乎是因为自己学生的愚蠢感到惋惜:“一个曾经正面击溃过三支萨满军团的极意法师,一个最近风头正劲的屠龙者你去找谁麻烦?你打的过谁?我都不敢说去找麻烦!”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肯定是谁都打不过啊!

    在场的年轻法师都不是蠢货,他们自然清楚,哪怕是所有人打包算上,都未必是这两人其中之一的对手。

    智慧的追随者虽然不强求力量的强大,但是很明显,有些时候强大的力量的确能摆平绝大部分问题,比智慧更方便,更快捷。

    沉思了一会,这位老者皱着眉头,对一位一直坐在一旁不说话的某个学生说道:“加纳,你是北地人,也是乔修亚曾经在军官学院中的同学,你对这个人有什么看法?”

    被点名的加纳愣了一下,然后便冥思苦想了起来,他摇着头道:“说实话,老师,我也觉得很疑惑,乔修亚以前虽然成绩优良,但也没强到这种地步啊。”

    他看上去是真的非常疑惑,眉头都皱的竖了起来:“我以前在军官学院看见他的时候,他的脾气一点也不像现在这么暴躁,是一个很温和,很擅长照顾后辈的家伙,遇到谁都是笑着的,还会做饭……而现在,我隔着魔法影像看他的脸,都觉得有一股本能般的恐惧感……相差太大了,总感觉完全换了个人。”

    “那他平时有什么弱点?比如恐惧,天生不擅长应对某样东西?”

    加纳听到了这个问题,更是陷入了长久的沉思,最后他只能沉重的摇了摇头。

    你问我,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