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八章 准备出发,咕

    黑的性别,乔修亚自然是知道的,作为一名战士,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身下坐骑是公是母?虽然他一直不觉得一匹母马哪来的这么好的精神,但事实就是如此,鬼知道怎么回事。

    但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血脉觉醒之后的黑,是否还有性别这一回事。

    在迈克罗夫大陆,公母,雄雌这种双性生态并非是普世真理,只能说是常见,不谈元素生命这种半能量生命体,实际上,在整个多元宇宙中,性别这种东西才是奇怪的罕见现象,无数能够自体繁殖,自体分裂,自体增殖的生命体和种族数不胜数,哪怕就是在迈克罗夫世界,传说中上古时代的原初精灵和大地矮人也是没有性别这种东西的,他们一个来源于万源神树的飘落的叶子,一个来自大地熔核飞溅出的火星,这些有着漫长而悠久生命的强大生物对后代没有任何需要,所以也无需交配和繁衍。

    固然,这种神话传说并不一定是对的,毕竟精灵和矮人如今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有着自己祖先的历史记载,一些过于夸张的传说是很容易证伪的,不过这些传承已久的信息,也侧面证明了一些事情。

    那就是在远古时代,某些强大无比的生物,是没有性别,也是无需繁衍的。

    比如说,古龙。

    繁衍,是为了将自我的生命更好的延续,后代就相当于自己的一部分,交配,孕育并培养后代就等于延续自我,也是所有生命的本能。

    但是对于古龙这种究极的生命体而言,却并不一样。

    因为强大,所以无需社会和关系,它们无需繁衍,独自游荡就能活的很好,因为自身就能活到永永远远,所以子嗣也是不需要的东西,它们的力量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只是存在,就能在天地之间留下深刻的印记甚至是种族。

    是的,就是种族。

    海边的小蛇,进化为御使雷霆的海龙,山间的蜥蜴,化作翱翔天际的霸主,在大地上,在天空中,在深海下,无数原本弱小的生物,得到了游荡在天地间,最古老,最强大生物的恩赐,摆脱了自我生命天生的枷锁,在被它们气息感染的同时,朝着“原型体”那近乎完美无缺的生命形态逐步靠拢。

    虽然古龙中也有拥有性别,并且是通过繁衍留下血脉的存在,可是炼黑龙并不属于其中之一,它的血脉,绝大部分都是类似被深渊感染的魔化生物那样,是被它的气息感染的其他生物传承下去的。

    所以说,古龙就是一切魔兽的原型,任何魔兽的血脉,向上攀升,终归会回归到最初的起源那里。

    黑很幸运,它觉醒的,就是那一条蔓延至远古,最漫长也最强大的血脉之力,但这力量毫无疑问也在改变它的形态。

    但乔修亚想的却并不是这些复杂的玩意,实际上,他的想法很简单。

    “假如还有性别的话。”

    战士站在窗口,皱眉沉吟道:“岂不是可以配种,人工制造炼黑龙血脉?”

    他微微点头,然后随手从桌上拿了本笔记本,又从迅速将笔递来来的凛手中接过了羽毛笔,迅速的在上面记了一笔,嘴中喃喃自语:“值得尝试,下次问问黑它愿不愿意。”

    与此同时,正在大埃阿斯火山深处的熔岩池里,尽情吸收热量和火元素的黑突然浑身一僵,它感觉自己被一股极大的恶意锁定,整条龙都不好了,为此,它抖动身躯,迅速上浮,机警的来回转头观察四周,想要看看是不是周围也有能够在熔岩池中游荡的强悍怪物。

    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巨大的地下空洞中只有乔修亚行走造成的黑色岩石通道,还有悬浮在半空中的幽蓝色洞口,洞口的彼端,能够隐约看见一丝淡淡的光明,有草木的清新气息从中传来,和熔岩池完全格格不入。

    过了一会,有些怀疑刚才的感觉说不定是错觉后,黑这才缓缓的下沉,再次将自己的身躯沉入岩浆之中,它胸口的核心闪烁奇异的光晕,流转着如同太阳一般的色彩。

    它虽然并没有觉醒什么血脉记忆,但是黑却知道,如今的这个环境,非常适合它,只要继续这样无时无刻的汲取周围的能量滋补自身,要不了多久,它就能更进一步。

    身处摩尔达维亚主城的乔修亚,在深入的思考后,也暂时放弃了人工制造炼黑龙血脉这种无厘头的想法古龙血脉要能这么简单搞定,早就全世界古龙漫天飞,那可是天生灵魂和力量融为一体的强大怪物,它们的‘传承血脉’不仅仅是身体,更是灵魂的升华,倘若黑没有随他一同在黑潮中征战,又被混沌和秩序的力量来回侵蚀净化,也是不可能觉醒出这种力量的。

    将自己几分钟前想出的计划涂掉,如今已经将大埃阿斯火山底部神秘地域的事情处理完毕,乔修亚也算是闲了下来,然后,就可以好好的准备前去帝都,参加剿灭兽人的庆功宴了。

    宴会虽然无聊,但这也是他身为领主的责任,也是身为贵族的义务,而且这种宴会也算是帝国提供的一个明面上的交流机会,要知道,没有交流,他也没办法和其他领地达成贸易协议,领地的发展也会因此变得缓慢起来,为此乔修亚需要做很多的准备。

    比如说一套合身的礼服。

    战士有着不少强大的战甲,尤其是老矮人已经完成了大半的特装魔能铠甲,虽然如今只制造一半,但也能看出它的完全体是多么的坚固和强悍,但这种东西是不能在宫廷宴会上穿的,再怎么帅气也不行,乔修亚如今拜托了维尔丹妮,通过女伯爵的关系联系上了几位服装大师,请对方前来为他制作一套合身的礼服。

    坐在书桌前,一边给北地四领的其他领主发送魔法简讯,通知对方火山底部的威胁已经被解决。至于后续的详细报告除却和时空门相关的过几天就会送过去的时候,乔修亚发现,有人正在通过通讯法阵联系自己。

    如今,会主动联系他的,只有少数几个人,布兰登,皇家法师协会,教皇冕下,维尔丹妮……但在这个时间段还有如此闲情的,就只有一个了。

    开启通讯法阵,乔修亚摸了摸下巴,他坐在书桌的这一边,好奇的对对方说道:“诺查丹玛斯大师,这么晚了,不处理学院的琐事,找我有什么事?”

    而通讯法阵的另外一旁,出现了诺查丹玛斯有些疲惫的投影。

    这位白发的老法师身处凛冬堡学院的校长室中,穿着一身合适的青黑色法袍,看上去很有法师强大而神秘的气质,不过这种感觉被对方不停揉太阳穴的行为给破坏了,在听见乔修亚的声音,并看见他的投影后,诺查丹玛斯露出了一个有些无力的笑容:“从火山归来还这么精神,年轻真好啊,乔修亚。”

    “你也不差,大师。”

    乔修亚忽视了对方疲惫的面容,直接而简略的说道:“看您也没力气多话了,咱们直接谈正事。”

    “你说得对。”

    老法师看上去深以为然,他叹了口气,然后简洁道:“两天后,我准备动身前去帝都,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过去?”

    “直接传送。”他又补充了一句,为了示范,老法师的手中出现了一道幽蓝色的时空波动。

    为了这件事吗。

    思考了一会,乔修亚觉得诺查丹玛斯这个意见不错,战士很高兴对方能在这个时候想起他来,甚至还有有点感动,所以他干脆的拒绝了:“不了,大师,谢谢你的意见,但是不用。”

    他缓缓的说道:“我另有计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