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九章 出来,面对我

    一切都是可憎的。

    跨过四散的烟尘,乔修亚踏入了这阴暗的屋里,仅仅是一眼,他就将其中的一切尽收眼底。

    大厅之中,一片狼藉,桌椅和花瓶等杂物零散的遍布四周,那诡异的红光和干瘪的尸体是如此的显眼,更不用说它们之下的亵渎法阵与腐臭的内脏了,而在法阵的中央,婴儿的枯骨被已生出霉菌的襁褓包裹,小小的心早与黑水同化,并入了那仍在起伏的黑色脏器中。

    多么熟悉,可憎的一幕。

    在这么一瞬间,战士似乎感觉自己回到了前世深渊入侵,世界濒临消亡的时代,那时,大地沉沦,鲜红的血浸透泥土,苍白的骨堆积成山,悲哀的哭泣无处不在。

    群星坠落,众魔苏生。

    “还是让你们成功了。”

    低声说道,他的眼神渐渐冰冷,最后只剩下黑暗中的两点红芒闪烁:“我不应该迟疑。”

    血色的斗气,带着如冰山般冰冷的意志,以乔修亚的身体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辐射,在场的黑袍人顿时都被惊醒,之前慑于战士的气势以及精神冲击,他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甚至被强行坠入精神幻境,但如今这刺骨的杀意都将他们从那恐怖的梦中拉回,重归这个现实世界。

    “杀了他!”

    来不及细思为何完美无缺的屏障为何会失效,也来不及细思眼前之人的实力,为首的一名老年黑袍人用自己尖锐而干枯的声音凄厉道:“别让他干扰召唤!”

    而其他邪教徒也迅速做出了反应,他们从长长的黑袍中掏出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和法杖,作为能够潜入帝都的精锐,他们虽然狂热,但也也有相应的实力,老年黑袍人话音未落,一道暗红色的阴郁光芒便从他的身侧亮起,一名手持法杖的邪教徒口中急速念诵咒语,召唤着另一个世界的邪异力量。

    这光如同黄昏时的夕阳,蕴含着死寂枯竭的气息的同时,又有着焚尽一切的灼热,下个刹那,高速吟唱结束,这光便从法杖邪教徒的身前脱离,化作一道暴起的火焰风暴,朝着乔修亚飞扑而来,它转瞬间就将战士包裹,周围的地板和散落的桌椅因逸散的高热瞬间自燃,化作一地灰烬,就连钢铁制作的花瓶也变成一团融垮的金红色铁水,在软化的岩石地板上流淌。

    可还来不及为这一击的正中目标而庆幸,黑袍人们惊愕的发现,那熊熊燃烧的风暴被一个人影轻易的撕碎,火焰散去,乔修亚向前踏了一步,完好无损的站在他们面前,一层仿佛硝烟般的黑色波动将其周身环绕,轻易的将所有热风驱散。

    怎么可能

    心脏仿佛被恐惧之手紧握,哪怕是连自己的生命也毫不在意的黑袍们也不禁为这一幕震惊,刚才那一击乃是黄金级亵渎神术【深渊炎爆】,就算是黄金级的邪教徒也需要法杖的辅助才能快速施展,而作为代价,它的威力强横无比,同等级的防御法术都未必能挡下。

    而眼前这个战士却用脸接下了!

    脸色变换不定,那名明显是带头者的老年黑袍死活也想不通为何,对方明显不是极意境界,但力量却同样强大到不可思议,而就在他咬牙,准备继续下达命令,拖延时间的时候,这黑袍人的眼前忽然一花,原本站在门口的乔修亚突然消失不见,而与此同时,一只仿佛钢铁铸造的手掌却直直的按在了他的脸上。

    惊恐的尖叫,被堵在喉中,就连恐惧的汗水也来不及流出,战士的这一击直接便将这名邪教徒的颈骨折断,令其身死当场,五指铁钳般合拢,黑袍人的颊骨发出吱嘎吱嘎的呻吟,然后整个脸庞都在绝大的力量下被捏成一团骨肉交杂的血泥,眼球和脑浆从眼眶中迸出,跌落在地。

    一秒后,其他的黑袍人才反应了过来,他们倒吸了一口凉气,彻骨的恐惧和寒意侵袭着这些邪教徒的身躯,沉重的压力令他们就连一点呻吟也不敢发出,呼吸也变得困难。

    怎么可能,居然瞬间就杀死了祭祀大人?!

    怪物!真正的怪物!

    有几个人心中的疯狂战胜了惧意,他们大喊怒吼着举起自己手中的武器,准备朝着乔修亚冲锋而去,眼前的战士虽然强大,但也绝没有到极意的地步,只要敢于出手,那肯定就有机会!

    可他们刚刚踏出几步,乔修亚便转过头,扫视了一圈,在场的所有邪教徒都感觉自己浑身被一个冷漠的目光扫过,破绽全都被彻底看透,而战士随手拿起插在法阵边缘银白色巨剑,不急不缓的朝着距离最近的邪教徒跨步而去。

    经过漫长的歇息,混沌的看守者回到了他的战场,这战场充满了邪恶的低语和堕落的腐臭,鲜血和杀戮如影随形,或许正常人难以忍受。

    但对一名战士而言,这再适合不过了。

    乔修亚身前的那名邪教徒迫于巨大的心理压力,忍受不住,怒吼着主动出手,他挥舞着一柄宽柄十字锤,撕裂空气,带起了一道迷蒙的腥风,这一击倘若击实,足以将铁块锤成铁饼,将坚岩化作粉末,更不用说人的躯体。

    但这实在是太慢了,慢到战士足以发出一声叹息,而伴随着这声叹息,他手中的银色巨剑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耀眼的光痕,直接将这名才刚刚开始挥舞战锤的邪教徒斩成两段。

    漫天的血花还未落地,便被赤色的斗气蒸发为血气,可其他邪教徒的攻击也接踵而来,在惊怒的咒骂声中,弓弦拨动的声音清晰无比,数只利箭瞬息间便穿透大气,朝着乔修亚的要害处射去,而几名手持长剑和短斧的邪教徒也怒吼着开始冲锋,在他们的身后,邪恶的能量正在汇聚拨动,下一记堕落神术马上就要发出。

    但面对这惊险的一幕,战士却只是狞笑一声,然后任由那些箭矢击中在自己的身上,钢铁交鸣的声音传来,箭矢无力的掉落地面,锋锐的箭头彻底扭曲,再也不能使用,钢铠呼吸法带来的强大防御能够轻易的抵抗任何非附魔武器的攻击,乔修亚大步向前,挥动手中等身高的巨剑,砍向那些邪教徒的头颅。

    瞬间,血肉横飞,原本邪恶的祭祀之地化作血腥的屠宰场,邪教徒们的头颅和残肢和他们武器的碎片散落一地,这些黑袍人手中的武器称得上是精品,但在乔修亚的力量和神机无坚不摧的锋刃之下,就如同纸片一般脆弱。

    这压根就称不上交手,只能算是单方面的屠杀,几个呼吸间,所有拿着武器的邪教徒便变成了一地碎肉,鲜血混合内脏,在地面上肆意流淌,人的油脂被斗气的高热烘烤,发出了令人作呕的腥味。

    “啊,啊啊啊啊!!!!”

    看见同伴们在瞬间就全部死的凄惨无比,最后一名使用法术的邪教徒已经拿不稳手中的法杖,她原本不惧死亡,但在乔修亚的面前,那原本算得上是坚韧的意志就犹如沸水中的冰块般飞速消融,她浑身瑟瑟发抖,身下甚至出现了一片水迹,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拖着巨剑,锋刃和岩石地面摩擦,溅出点点火星,乔修亚沉默的走到这个完全崩溃的邪教徒面前,然后举起大剑,挥下,干脆利落的砍下了她的头颅。

    结束了。

    挥动剑身,将血液甩开,他如此想到。虽然有些迟,但至少一个都没跑掉。

    “咚!咚!咚!”

    但,剧烈剧烈的心跳声,从乔修亚的身后传来,一股邪恶无比,带着无底火狱那令人窒息硫磺腥臭的气息猛地浮现,战士皱起了眉头,他回头看向身后,心中带有疑惑。

    我明明将凛化身的巨斧留在法阵之中,阻碍它的运转,怎么召唤还是成功了?

    但随后他看见的一幕,却打消了战士的疑惑。

    空气中,弥漫着猩红的血雾,邪教徒们零散而破碎的尸体正在迅速的变得干瘪,化作一地干枯的皮囊和碎骨,而这些血液汇聚成一条条新的纹路,将乔修亚之前破坏的献祭法阵填补完成,重新开始运转,而汲取了所有死去邪教徒鲜血和灵魂的黑色心脏正在有力的震动,让时空泛起波纹。

    “唔呼啊啊啊啊啊!!”

    虚空裂缝被凭空打开,而一声震撼人心,足以让普通人丧失理智的吼声从中传来,那并非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其中蕴含着令人胆寒的恐惧灵气。

    乔修亚不为所动,这种心灵攻击对他而言不过是春风拂面,他凝视着这虚空裂缝,任谁都知道,一个恐怖的存在正借助着这个能够震动时空,发出坐标的心脏跨越漫长的虚空,来到这个世界。

    而且,还是一个熟人。

    “哼哼,哈哈哈哈!”

    一声冷哼,接下来又是讽刺般的嘲笑,在斗气的光辉和血雾之中,乔修亚的面容无比狰狞,他咧开嘴角,自言自语道:“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熟人,噬心魔,绝望之心拉尔丹阿斯,居然是你被召唤来了。”

    “老朋友,我们好久不见。”

    一步一步,他走向法阵,顺手将凛化身的巨斧从中拔出如今召唤已经完成,绝望之心的坐标打下,法阵早就没有了用处,乔修亚抬头,看向悬浮在半空中的时空裂缝,虚空在某股神秘的力量下被撕裂出了一个小口,能隐约看见它的背后有着一个巨大狰狞的身影,它巨大的独眼同样注视着通道的彼端。

    看见了一个人类的身影,这恐怖的存在便发出了一声怒吼,它伸出了自己的巨爪,跨过时空通道,雷霆般抓向乔修亚,但战士怎会惧怕,他冷笑一声,不闪不避,甚至还将手中的巨剑和巨斧插入地中,以双手接上。

    轰!!!

    爆炸一般的气浪从两者交手处急速扩散,小屋中的血雾瞬间就被吹散,噬心魔遍布甲壳的手指就如同乔修亚的手臂一般粗大,可战果却不尽人意,战士轻松的接下了对方的攻击,仿佛仍未用出全力。

    这是自然的,天青宝珠带来的强化早已将乔修亚的身躯锤炼至了非人的地步,他如今和巨龙角力也能稳居上风,哪怕是深渊恶魔也不可能在纯粹的力量比拼上胜过他。

    “你这喜欢吞吃孩童灵魂的懦夫。”

    在恶魔惊愕的眼神中,乔修亚发出了一声冷笑,然后他双脚踏入岩石地面,鼓动全身的肌肉,斗气也全力运转,在瞬间爆发出了强横无比的力量,仿佛拔河般,要强行把对方从深渊中拉出。

    “出来,面对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