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章 这可算不上是邪恶啊,我的朋友

    当阿坦尼斯主教察觉不对,快步从书库走到大厅时,圣劳伦大教堂中的神职人员已经昏迷过半。

    “怎么回事?!难道有邪教徒袭击?!”

    一眼扫过,只能看见遍地瘫倒的牧师和神父,虽然年纪已大,但老牧师的反应却依然迅捷,他立刻在手中凝聚一团圣炎打击,给自己套上了一层神圣庇护,真言术·灭也于瞬间准备好,随时都能发出。

    与此同时,阿坦尼斯也开始分析造成这一情况的无数种可能比如邪教徒准备在北地这个偏远之地举办一次大型献祭,此时正在突袭,又比如有自己的当年冒险时结下的仇敌如今回来复仇,还比如突发性的烈性瘟疫不知不觉的感染大半骑士牧师现在全部发作,但这些可能又全都被他自己否决了。

    太荒谬了,有那名名叫3号的人工智能在,整个摩尔达维亚主城就如同铜墙铁壁一般,一只苍蝇都渗透不进去,邪教徒哪来的本事在无声无息间就突破对方的防御?更别说压根就没这回事的仇人和完全没风声的瘟疫。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想了许多,但实际上,时间只过去了一瞬,注意到门前轻微的响动声,阿坦尼斯主教立刻戒备的抬头,看向前方。

    他顿时感觉眼前一暗。

    仿佛光明隐没,在教堂祈祷大厅的门口走廊处,站立着三个人,而中间的那个高大的男子在刹那就夺去了所有的注意力,无穷阴影正以他为源头滋生,覆盖了整个大厅。

    微微一愣,老牧师摇摇头,他摆脱了这幻觉,随后,阿坦尼斯便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影,他双眼睁大,然后立刻消去手中的圣炎。

    “乔修亚?!你醒了!”

    老牧师张开双手,他向前跨了两步,惊喜的盯着这高大的男人道:“我的孩子,愿神明祝福你,你居然这么快就醒了!”

    而同样注意到了阿坦尼斯的乔修亚也快步向前,给了眼前的白发老人一个拥抱,他笑着说道:“是啊,主教大人,托您的福,我已经苏醒了。”

    “不,对于你的昏迷我束手无措,真是令人羞愧啊……你应该多感谢莹和凛,这两个孩子最近几日一直都在照顾你。”

    两人分开,阿坦尼斯对有些不好意思的少年少女点头露出了慈祥的笑容,随后老人环视整个大厅,他不禁疑惑道:“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乔修亚,他们怎么全都昏迷了?”

    老牧师也不怀疑是战士出手,虽然对方有这种实力,但他没有理由做这种事而且昏迷的人员身上并没有伤痕,他们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被直接吓晕的。

    “……这事说来话长……”

    叹了口气,乔修亚也转头看了看遍地瘫倒的神职人员,无奈的对着阿坦尼斯道:“幸亏你似乎没什么感觉,不然麻烦就大了,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先找个没人的地方详细谈谈。”

    “没问题,不过……”

    拍了拍手,圣光的波动便传递而出,叫了几个人来处理这一大片昏迷人员的白发牧师又转头自己的打量了一下乔修亚,目光扫过,他不禁皱起了眉头:“乔修亚,你是被什么东西诅咒了吗?为什么我感觉有一股浓厚的阴影正潜伏在你的身体中?”

    “这正是我打算和你谈的事情。”

    在其他教堂的人员来到大厅,处理这些昏迷的家伙前,众人走上石制的螺旋楼梯,来到了教堂的二楼,顺着无人的走廊前进,阿坦尼斯找到了一个没有人使用的空房间,一行人便在这房间中,拿几个椅子,面对面的坐下。

    阿坦尼斯并没有问乔修亚等人之前究竟是去哪里干了什么,才会一直昏迷到现在,这些东西白发老牧师一点也不想管,毕竟有些事情就算知道了也无济于事,反而徒增烦恼,这是作为一个长者的人生经验。

    他现在感兴趣的是,乔修亚会给他怎样的一个解释。

    而战士自然不会有所隐瞒,而是将自己身上的状况如实说出。

    “混沌之息?”

    听完乔修亚所说,阿坦尼斯皱起了眉头,他双手交叉紧握,疑惑的喃喃自语道:“你的身上缠绕着许多死去魔物的怨念,这我是知道的,它的确会给第一次见到你的人带来极大的精神负担,但混沌的气息会将这种负担扩大吗?”

    而且扩大到就算是意志坚定的牧师和骑士都承受不住?这点令老牧师尤其惊讶。

    “的确如此。”坐在硬木椅上,乔修亚答道:“这其中的关系我也难以理解,但事实就是这样,只要是第一次见到我的人,都会被混沌的气息影响,被寄宿在我身上的怨念夺去心智,从而导致昏迷那些昏迷的骑士和牧师都是因此而倒下。”

    “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了,我需要尽快解决它。”他又加了一句话。

    “的确。”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阿坦尼斯主教极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假如一切如你所说,那么的确要尽快解决,你毕竟和其他人不同,是一地的领主,经常有节日的庆典或者祭祀活动需要你来主持,那个时候……”

    稍微想象了一下,当乔修亚出场时,所有看见他的群众大范围的昏迷这毫无疑问会造成恐慌,要知道,就连精神相对比较坚定的神职人员都毫无抵抗力的瘫成一团,那些普通的民众就算被吓出心脏病来也毫不奇怪。

    “那么七神教会对这种问题,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乔修亚直截了当的问道,他看上去也预料到了日后的情况,所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将其解决:“就算不能彻底祛除,但应该也能遮掩一下。”

    “祛除是不可能的。”

    果断的摇头,老主教的声音却带上一丝犹豫,他仿佛有些拿不准主意,手指不断敲打着扶手:“上次我就说过了,这种生命临死前的怨念很难消除,症状较轻的话,我还能试试,但假如是你这个程度,除非是教皇陛下亲自出手,或者是神明赐福,不然基本不可能抹去,更何况如今还有混沌的气息缠绕,比之前的情况更加复杂。”

    稍顿一下,阿坦尼斯仿佛下定了决心,他抬起头,直视乔修亚的双眼道:“不过,由于这种精神压力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直视你,所以还有一丝转机。”

    “什么意思?”

    敏锐的感觉到了问题解决的曙光,乔修亚立刻追问道,与此同时,他也想到了一个可能。

    “意思就是,假如你遮住自己的脸,亦或是使用某种法术盖住你的真容,那么这种压迫力就会减少很多。”

    简略的讲明了几种可能的解决方案,阿坦尼斯主教似乎经过了深思熟虑:“巨龙的龙威同样能造成大范围恐慌,但当他们化作人形,来到人类世界生活的时候,龙威却不会起作用,这是因为普通人看见的并不是他们的真容,而你的情况与巨龙类似,依照这个思路,解决的方法也是一样的。”

    “带上头盔,或者面罩,亦或是使用某种幻术改变你的容貌,甚至是变成一模一样的脸也可以,只要让人看不到你的真容,那么就能暂时解决这个问题。

    说到了这里,老牧师便站立起身,他嘴角带着一丝微妙的笑容,看着同样站起的乔修亚,阿坦尼斯用低沉的声音道:“现在,我正好有一件满足要求的魔法或者说是神术物品。”

    这么巧?战士有些吃惊,不过稍微思考一下,他也不觉得奇怪。能造成幻术效果的附魔装备本来就是所有魔法物品中最容易制造的,再加上无论什么势力偶尔都会去做一些需要隐匿行踪的事情,所以教会中备有改变容貌的魔法装备也不足为奇。

    实际上,假如乔修亚要买的话,依靠他作为摩尔达维亚领主的身份,也能很轻松的买到各种高质量的幻术附魔装备,不过既然老主教有,那么也无需他去辛苦收集。

    “别这么着急。”

    脸上微妙的笑容扩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事,白发的老牧师脸上的皱纹都似乎化开了,他笑着说道:“在帮你解决问题之前,乔修亚,你也要帮我一个忙某种程度上,也是帮你自己一个忙。”

    “只要我能完成,那么就不是问题。”

    对此,乔修亚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阿坦尼斯主教对他帮助良多,而且一直都为他看护主城的安全,作为整个北地七神教会的领导者之一,他也不和自己争夺权力,老牧师假如真的有什么麻烦,战士肯定会去帮忙。

    “或许你已经听3号说过了。”

    得到了乔修亚的许诺,老牧师脸上的笑容更甚:“最近经常有邪教徒和恶魔祭祀者潜入城内,意图开展破坏行动,不过由于3号小姐,他们全都落网,被送到了我这里。”

    点了点头,乔修亚表示自己知道这件事,而阿坦尼斯主教就继续说了下去:“这些邪教徒潜入城中,肯定不怀好意,如今还有源源不断的邪教徒从城外涌来,但我们至今为止都不知道他们的目的,这样一来,教会和城卫兵的行为就很被动,我们甚至不知道应该重点保护哪些区域。”

    “没有问出来吗?”

    皱起眉头,乔修亚有些疑惑:“虽然这么说有点损害教会的声誉,但据我所知”

    “教会对邪教徒,可不会有半点仁慈和包容,我们会动用酷刑,甚至是神术来折磨他们,吐出我们想要知道的一切。”

    打断了战士的话,阿坦尼斯主教摇了摇头,他苍老的脸上有一些遗憾:“但可惜的是,这些邪教徒意志意外的坚定,甚至就连处刑的几名骑士的心理都出了一点问题,可他们却还不松口,二十七名邪教徒和恶魔祭祀者已经只剩下十九人了,可我们对他们的目的仍然一无所知。”

    “……我懂了。”

    大致明白了老主教的意思,乔修亚猜出了对方要他帮忙的内容,他嘴角憋着笑意,摇着头感慨道:“主教大人啊,你可真是……”

    “仔细说来,这也不算是什么邪恶的事情。”

    阿坦尼斯同样笑着说道,他看上去十分开怀:“让一名领地的领主,去看看准备破坏他领地邪教徒这难道算得上是邪恶吗?无论怎么说,都是最正常的事情啊!”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双双大笑,只剩下一旁无语的少年少女沉默的互相对视,然后一齐露出了无奈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