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章 黑血瘟疫

    圣劳伦大教堂的地下,有着一座戒备森严的地牢。

    在迈克罗夫大陆,教堂中有地牢已经算得上是一件众所周知的‘秘密’了,通过各种骑士小说以及历史文件,哪怕是平民也知道在神圣之地就必然会有黑暗相随,对待这些不法之徒和邪教徒,哪怕是会为贫民分发食物的慈祥神父,也会不留丝毫怜悯。

    因为那都是背叛了人的身份,放弃了人的道德,脱离了人的社会,毫无疑问的非人残渣,对待这些值得痛恨的存在,无需祈祷,无需忏悔,使用再怎么残忍的手段也会得到宽恕。

    没有人对此表示质疑,因在民间所流传的,有关于邪教的故事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正义。

    跨过不显眼的黑暗走廊,沿着花岗石建造的楼梯向下行走,打开两扇精钢锻造的大门,又穿过遍布神术陷阱的狭隘通道,乔修亚等人来到了这距离地表足有五十米的黑沉地牢。

    用厚度超过一米的坚固花岗岩为筑造的基础,然后以铁水钢汁浇筑,圣劳伦地牢与其说是一个地下室,不如说是一个深埋于地下的巨大铁壶,它没有丝毫缺口,密不透风,使用神术来净化空气,保证和外界的绝对封闭,无数神术覆盖在其外表,屏蔽了一切通讯。

    可以说,进入了这里,便是和外界彻底隔绝。

    而整个摩尔达维亚中的邪教徒,都被关押在此处等待着处死,处死他们的日子是每年秋天的丰收节,那天在城市的大广场上会摆满各种刑具,十字架,断头台,火刑场,等等等等刑具都会准备好,然后依照民众的意愿,给予各个邪教徒不同的死刑。

    帝国法典第三十七条,刑罚的类别,尤其是死刑的类别,由民众决定。

    在地牢的两侧,悬挂着暗淡的辉石灯,灰暗的银色光芒摇曳,照射出了空气中的尘埃,在阿坦尼斯主教的带领下,乔修亚等人走过外侧的囚室,那里空无一人布满灰尘,仿佛很久都没有人进去过一样,注意到了战士好奇的眼神,老主教开口解释道:“北地已经很久没出现过邪教徒了。”

    来到了这里之后,阿坦尼斯的声音变得低沉严肃了起来,原本慈祥的主教眼中闪烁着冷酷而沉痛的光芒:“除了我小时候那几年外发生了几场献祭事件外,六七十年来,就再也没有邪教徒出现在摩尔达维亚过。”

    而我的姐姐,就在那时失踪,至今音信全无。

    这句话没有说出口,老主教只是继续用低沉的声音道:“这群邪教徒算得上是我任内的第一批,我把它们放在了最内侧的囚室。”

    乔修亚注意到了,依照迈克罗夫大陆通用语的语法,老主教对那些邪教徒用的是动物的它,而并非是人类的他。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无所谓的想到,战士耸了耸肩,邪教徒本来就不是人。

    它们是混沌吞噬了人心后,诞生的怪物。

    “主教大人!”

    地牢中有几名看守的骑士,他们听到了脚步声,便警戒的走出,不过当发现来人是阿坦尼斯主教后,这些骑士便带着敬意低下了头,让一行人通过。

    “辛苦你们了,领主大人今日也要来看看那些邪教徒,你们守好门。”

    微微对这些骑士点头,老主教顿了一下,然后严肃的下达指令:“稍后,无论听到什么声音,你们都不要靠近。”

    “是的!”

    骑士们齐声回应,他们并不觉得这事情有什么奇怪,领主来审问他领地的邪教徒实在是太过正常了,正常到没有人能找出怀疑的理由,至于邪教徒会被怎样处置,发出怎样的惨叫和哀嚎那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只要见过邪教祭祀的现场,无论是再怎么圣母的人也绝不会对那些残渣抱有丝毫同情。

    也幸亏这些骑士们低下了头,没有看见乔修亚的脸,哪怕是有些人抬起了头,用眼角看见了战士的侧面或者后脑,受到的威慑也没有那么大,最多就是心悸一下,然后感慨他们这位领主大人的强大的气势和厚重的威严,不然的话,肯定会引起恐慌和混乱。

    地牢最深处是一片黑暗,悬挂在这里的辉石灯已经被替换成了一种奇怪的魔法道具,它是一个菱形的紫色水晶,释放者迷离的魔力光辉,乔修亚伸出手指,感受了一下它的魔力波动,眉头不由得一挑:“禁魔立场?”

    “还有反隐形场,无论是使用魔法还是斗气,都没办法潜入这里。”

    回答着战士的话,阿坦尼斯主教停下了脚步,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到了。”

    随后,他便拍了拍手,圣光的波动传递而出,仿佛激活了什么法阵,顿时耀眼的正能量光芒便从天花板上倾斜而出,将黑暗的地牢深处照射的无比明亮。

    “啊啊啊啊啊!!!”

    “快关掉,关掉这个!!!”

    “呜啊啊啊啊啊!!”

    顿时,无数惨叫便从原本寂静的角落中传递而出,而乔修亚微微眯眼,借着这光芒扫视了一下周围。

    这是一个椭圆形的大厅,在大厅的四周,有着三十间狭小无比,无法站立和躺下,只能容许人半蹲着的囚室,囚室的外围有着双层精钢锻造的栅栏,这些栅栏上还流淌着肉眼可见的圣光纹路,看上去就坚固无比。

    这些囚室的大半都是空出来的,它们的地面被黑红色的污迹污染,四壁上都是暗红色的扩散性纹路,甚至还有可疑的黄色的油脂渗透进了墙壁的缝隙。

    而不空的囚室中,则都有一个个正在惨叫的人形正在疯狂的扭动,被正能量光线照射的它们身上冒着漆黑的烟气,但限于狭小的囚室,它们不能起身,也不能趴下,长时间的蹲立让这些家伙的膝盖彻底成为了一团铁块,完全动弹不得。

    “就是这些家伙了,别看它们现在这么不堪,实际上嘴硬的很,我们审讯了很长时间,半点消息都没得到。”

    用乔修亚以前从未听过,但却又令人感到正常无比的语调说着,阿坦尼斯主教的面容仿佛钢铁一般冷漠:“之前的审讯中死了八个,现在还剩下十九个人,我的孩子,这些都随便你施为,就算是全部死了也没关系。”

    只要能问出消息。

    “该死的伪神信徒”

    听到了这一席话,一个原本正在囚室中惨叫的囚徒突然抬起了头,它用含糊不清的声音,仿佛是狂笑着说道:“你们永远不知道你们将要面对什么,我主的福音即将降临,你们终将陷入绝望,哈哈哈哈哈哈!!”

    而其他囚室中的人形也仿佛被这个囚徒的话所鼓舞,顿时惨叫声消失,各种污言秽语和亵渎的祈祷声响起,其中有个声音格外的大:“你们什么都不会知道!”

    这些囚徒的模样,都毫无疑问是人类的相貌,它们有着眼睛鼻子,耳朵嘴巴,不过,虽然因为饥饿和疲劳导致身躯干瘦到仿佛没有肉,眼窝也深深的陷入眼眶,但只要看见它们的表情就会知道,那绝对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

    仿佛是在骨骼上涂抹一层泥巴,那团淤泥一般的血肉不住地流动,形成了一个个扭曲无比的表情,仿佛是笑,又仿佛是痛嚎,它们的皮肤上满是暴起的血管和青筋,突突的跳动,能看见暗紫色的液体在后面流动,这些邪教徒的眼睛都因为强烈的正能量光芒而紧闭,但隔着那层薄薄的眼皮,能看见它们的眼球正以极不自然的方式扭动。

    逐渐适应了正能量光芒的照耀,这些邪教徒开始睁开了眼睛,看向囚室大厅的中央。

    它们的眼睛无一例外,都闪烁着令人恶心无比,什么东西腐烂掉的深绿色光芒,这光芒仿佛漩涡,扭曲而深邃,让人不禁想起无底的烂泥沼泽

    “不想说?这可由不得你们。”

    无视了这些彻底陷入疯狂的邪教徒,老主教冷漠的一笑,他扭头,拍了拍乔修亚的肩膀,沉声说道:“交给你了。”

    对待这些怪物,不要手下留情。

    随后,他便让开了身形,走出了囚室大厅。

    “没问题。”

    而乔修亚则在对方和自己擦肩而过的同时,轻声说道:“对待敌人,我可没有怜悯之心。”

    随后,他便示意莹和凛随同阿坦尼斯一齐离开,而神机姐弟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顺从主人的意思,跟着老主教一齐走出了囚室大厅。

    而就在阿坦尼斯三人的脚步声逐渐走远的时候,战士便向前跨了一步,走到了囚室大厅的中央,他狞笑着扫视过所有的囚室,用冷漠到如同极地坚冰般的声音说道:“休闲时间结束了。”

    “现在,看着我!”

    而原本这些邪教徒因为老主教的突然离开有些茫然,它们不清楚为什么作为神职人员的阿坦尼斯为何会如此放心的将审讯的任务交给一个陌生人,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就在这些家伙准备放声嘲笑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空气突然凝固。

    因为,它们都看见了乔修亚的脸。

    那是怎样的感觉?没有任何人能够形容,就仿佛是肺部的空气在瞬间被抽出,喉管只能发出咯吱咯吱的痉挛声,所有邪教徒在瞬间就闭上了嘴巴,牙齿不足的上下颤动,发出战栗的响动。

    原本明亮耀眼,比太阳还要闪亮的正能量光芒仿佛瞬间就黯淡了,无尽的黑雾正从这个站在囚室中央的男人身上弥漫而出,这黑雾看似只是如同墨水一般的雾气,但却有无数狰狞的怪物脸庞从中浮现,仿佛深海一般的重压实质化的压制在了所有邪教徒身上,它们想要喘息,却绝望的发现肺部因恐惧而拒绝工作,只能一点一点的等待着窒息来临。

    无法瘫倒,无法跪下,鼻腔中弥漫着浓厚的铁锈味,狭小的囚室甚至不允许这些囚徒扭动头颅,它们的脖子和眼球也都拒绝工作,无法低下和合拢,只能等待着自己的神志一点一点的模糊。

    距离乔修亚最近的一个邪教徒仿佛看见了一个仿佛来自地狱的魔神,而这个魔神正在逐步靠近,他抬起了自己由黑钢和剑刃组成的手,伸向自己。

    在彻底的昏迷之前,这名邪教徒感觉到了一只手抓住了它的头发,提起了自己的脑袋,它看到了一双血红色,仿佛燃烧着的双目正和它对视,刺骨的寒冷在骨髓和血管中流动,瞬间让意志清醒。

    “说出你知道的一切!”

    听到了一个如同钢铁摩擦般的铿锵之音,原本被混沌侵染的神智在这一瞬间似乎被巨锤敲打,这名邪教徒感觉自己的灵魂整个都剧烈的晃动了起来,无尽的绝望让心堕进深渊,它的眼神在瞬间迷乱,而嘴唇微微颤抖,然后缓缓张开,哪怕是骑士半个月以来严刑拷打也没有丝毫动摇的意志如今已经接近倾覆。

    但就在它快要张开口,吐露出一切真相和秘密的时候,这邪教徒突然眼睛一鼓,然后剧烈的惨嚎了起来。

    这声音是如此的凄厉,远比之前被正能量光芒照射要来的痛苦,哪怕是乔修亚也感受到了对方来自灵魂深处的痛苦,在战士的注视下,这名邪教徒的两个眼球仿佛要从眼眶中跳出,它原本干瘦的*开始剧烈的膨胀,遍布着血丝和青筋的脸也变得青紫,内部的液体发出了粘稠的流动声音。

    “不要!吾主,不要啊!我没有说出来,我没有说出来呜啊啊啊啊!!!!!”

    尖锐到变形的惨叫从这邪教徒的喉管中迸射而出,那已经是非人级别的高音,而乔修亚松开手,放开了对方的头发,他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眼中满是凝重。

    这个邪教徒原本是一个男人,这从他看上去还算得上过得去的容貌就能看得出来,但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人能从它的面孔上看出什么信息了,那块原本被称为脸的血肉如今变得青黑一片,皮肤下面的东西仿佛已经被彻底溶解,使得它的脸好像随时都要从头骨上掉下来一般。

    “噗”

    猛地,从这邪教徒的耳洞中喷出了一串紫红色的血柱,腥臭的味道顿时弥漫在整个囚室大厅,正能量光芒源源不断的照射,这才将这股携带着恶心臭味的混沌气息净化掉,而在耳中喷血后,邪教徒的身体就变得一动不动,它不再挣扎,也不再惨叫,而是如同僵尸一样呆立在原地,它的双眼中流出了鲜血,干瘦的身躯如今也诡异的浮肿了起来。

    “没想到……原本以为仅仅是普通的邪教袭击,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状况。”

    眉头越皱越紧,直到最后彻底立了起来,乔修亚的表情严肃无比,他无视了其他早就昏迷了过去的囚徒,而是紧紧的凝视着眼前这个仿佛死掉了一般的邪教徒,喃喃自语道:“提前了?不,原本就应该发生在远南,前世我并没有关注北地,所以或许北地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随着乔修亚的低声自语,这个邪教徒的身上开始发生了其他各种诡异的变化首先是它浮肿的躯体突然破裂,巨量的黑色浑浊液体顺着裂缝,从那败革般的皮层下喷涌而出,随后,一团团已经半融化的内脏也从皮肤的缝隙中漏下,最后仿佛被腐蚀了一般,彻底融化在了温暖的黑色浑浊液体内。

    因为所有的血肉和内脏都被这黑色的液体溶解,并流出,原本的邪教徒只剩下了一层皮被骨骼支撑在原地,至于人,自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黑血症。”

    “瘟疫邪神的大举动。”

    “当年杀死了远南沿海地区百分之六十人口的超级瘟疫。”

    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乔修亚的表情已经彻底冷酷了下来。

    “这件事不是北地一地能够处理的了的,对付瘟疫,必须倾全国之力,需要尽快报告给帝都,告知皇帝陛下。”

    阴天神隐说这一章来回修改了很久,现在还算是比较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