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三,十四章 堪比战役

    芬达尔永远不会忘记星坠833年,初春的那个下午。

    那原本是平平无奇的一天,阳光明媚,天气微冷,他一如既往在殿中巡逻,直至傍晚黄昏,他收到了城墙大门处‘有贵客来访’的消息。

    自然,红发骑士便如以往那样,准备前去为其引路。

    (拉德克里夫伯爵来访,他要找诺查丹马斯大师我想想,大师现在在黑天鹅宫的图书馆整理古籍。)

    脑中有些漫不经心的想着自己的任务,芬达尔便朝着朝着宫殿大门出发,多年以来,他的工作一直都是如此,家族也正是因为禁卫骑士比较容易见到各种大人物,才把他安排在莫尔莱宫。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这个名字芬达尔最近经常听到,稍稍回忆了一些有关于这个名字的传闻,他不由得让自己的表情稍稍严肃了一点。

    黑潮,时空门,屠龙,恶魔……这位和普通的贵客可不一样,倘若说其他人是依靠手中的权利,亦或是丰厚的财力让他们这些宫廷禁卫骑士小心翼翼,不敢得罪的话,那么乔修亚毫无疑问就是靠这非同寻常的武力让众人谨慎。

    “二十多岁的黄金高阶,哈哈。”,来到了宫殿大门,芬达尔不由得在干笑一声,他如今也快三十岁了,实力也就是白银巅峰,斗气的掌握虽然已经接近纯熟,可仍然没有摸到那层超凡屏障,就和他那表弟布兰登一样,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大到了如此地步,红发骑士甚至都没心思去嫉妒了。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些超乎寻常的人或是事物,而我应该学会适应。”

    他轻声自言自语到,不久之后,芬达尔就遇到了战士一行人。

    说实话,第一次亲眼见到乔修亚时,他的心中有些失望。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黑发男人,穿着普通,长相说得上阳刚俊美,但也算不得会让人印象深刻的类型,别说是传闻中那强大无比,犹如鬼神的战士了,芬达尔一眼看去甚至没想到对方是个伯爵级的大贵族,虽然气息感应之下,得知眼前之人的实力的确强劲,可却令人感觉不到震撼。

    普通,实在是太普通了,哪怕是强也只是普通的强。

    当然,就算是对方的形象和自己想象的差距甚远,红发骑士也不会表露出这种失望,他依旧露出了热情的笑容,为对方指引道路。

    这就是工作,芬达尔很明白,传闻虽然会夸张,但绝不会说无缘无故的话,乔修亚现在的确没有展露出强大的压迫力,可谁知道这是不是伪装呢?不少人都喜欢这么干,而他只需要尽心尽力的服务就够了。

    一路上,红发骑士不断尝试和战士交谈,而他对乔修亚的印象也逐步改观。

    这名北地伯爵的表现很是随和,他不像是那群**师,眼高于顶,把所有人都当傻子,也不像其他的大贵族,言谈举止全都透露出遮掩不住的傲慢,乔修亚的话语简单直接,不狂妄傲慢,也没暗藏深意,和他说话不需要去思考太多用词,忧虑使用什么尊称,总而言之非常轻松,很是愉快。

    或许乔修亚就是这样一个实力强大,也令人感到轻松的人?

    芬达尔心中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他马上发现,自己错了。

    在通向黑天鹅宫最后一个过道中,一队教会的修士和他们擦肩而过,红发骑士并没有在意,对方在莫尔莱宫已经有两个星期了,他甚至还为他们带过几次路,早已习惯了这些教会人员的存在。

    但芬达尔身后的战士并不这么认为。

    他皱起眉头,‘认真’的看了一眼那队修士。

    顿时,红发骑士就感觉自己的背紧贴着一层坚冰,冰冷的感觉自皮层渗透蔓延,直入骨髓,刺透灵魂。

    有些颤抖着回头看向乔修亚,芬达尔看见了,那被遮掩在阴影和随和的表象后,战士真实面目的冰山一角。

    仅仅是一瞥,仿佛能看穿一切的赤色的双瞳便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抹面的烙印,仅仅是眼角的余光就让骑士的心中出现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他心中的一切想法都早已被看穿,无论是表面上的谦卑还是内心中肆意的评论都全都被识破,自己对于这个战士来说,早就没有意思秘密可言。

    为了打破这种正在心中逐渐蔓延的恐惧,芬达尔微微倒退一步,他深吸一口气,不由自主地轻轻将手按在腰间的佩剑上,武器给了骑士勇气,让他强迫自己开口。

    “怎么了?大人?”

    他尽力掩饰自己喉咙的干涩,用正常的语调询问。

    而乔修亚似乎并没有在意红发骑士的心里运动,他只是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芬达尔,然后示意他继续带路:“为什么这里会有教会的人?”

    话语同样简单直接,语气同样随和平常,那种仿佛冰川,仿佛高山一般的气魄在瞬间就消失了,黑发的战士重新回到了自己普通的形态,变回了那个就连贵族气息都看不出来的寻常男人,犹如迷雾中的路人一般,无法给人留下任何深刻的印象。

    但芬达尔再也不敢在心中议论对方的形象了,他甚至不敢多想其他,只是以极为认真的态度回答乔修亚的问题,一路恭敬的将其送至黑天鹅宫的帝国皇家大图书馆,然后……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迅速告辞离开。

    没人会愿意待在火山山口,站在悬崖崖边,哪怕这是一座休眠火山,崖边也有栏杆,也是一样。

    那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他走远了啊。”

    慢步离开黑天鹅宫,直到走出宫门,确定自己真的已经距离乔修亚很远后,芬达尔才开始颤抖,他抓住自己的双臂,牙齿和身体如同筛子一样不停的颤动,一道道冷汗从额头处流出。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背部早已被汗水浸透,对于危险的存在,身体的本能比大脑反应更快一步,而骑士却没有察觉这一点,对此,芬达尔并没有什么不满,他只是由衷的庆幸,庆幸自己的表现没有一丝不敬。

    “传言果然没有虚假……这种压迫力……”

    但还没等芬达尔感慨完,他突然感觉地面一震。

    仿佛是整座宫殿和大地一起在晃动,明显的震动传来,周围的侍女和整个皇家图书馆中服务的侍从都惊慌的抬头,他们紧张的左右扫视,然后看向大地。

    “地震?!”

    “不可能啊,这里可是三圣山之上,怎么可能会有地震?!”

    虽然震动迅速的停止了,可所有人都开始讨论,他们眉头皱起,然后不约而同的准备离开图书馆,芬达尔也不例外,他快速迈步,准备离黑天鹅宫远一点,但走到一半时,两股股莫名的气息被一股凉风席卷而来,其中还有一股很是熟悉,这不禁让芬达尔疑惑的回头,看向已经停止的黑色宫殿,而在骑士的身旁,花园中的植物被这凉风吹拂,花朵闭合,草叶微蜷,仿佛正在恐惧一般。

    “难道……”

    芬达尔喃喃自语,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黑天鹅宫内,一个个魔法阵亮起,明显的涟漪在空气中扩散,犹如泛起波澜的湖泊,伴随着法阵的运转,一道道无形的魔力加固建筑,让微微晃动的大殿稳定下来。

    而在一楼,早已无人的休息室中,一切震动的源头却仍在源源不断的传递出力量的余波。

    “迪摩尔,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喜欢用拳头来认识人,与其说是皇帝,不如说是个战士。”

    低沉而清晰的男声传来,从这略带着笑意的语调上,听得出其主人的游刃有余,仿佛完全未尽全力:“这是个好习惯,对于战士来说,斗气就是自己生命和意志的具现,它能完全代表一个人的灵魂,至少比话语更真实。”

    “那是,当然!只有权力的皇帝……”

    另外一个声音就不如另一个人轻松,他所说的话仿佛都是一个字一个字般蹦出来,但即便是如此,他还是用冷酷的语调,吐出了完整的一句话:“可没办法在这个世界,活过一个晚上!”

    话毕,这声音的主人仿佛投入了全力,不在废话。

    从休息室中传来的波动更大了,它甚至化作一阵狂风,将大厅中的桌椅扫出,走廊里的装饰和画像也都被这力量吹飞,滚向远处。

    在休息室的大厅之内,能够看到两个男人面对面的坐在一张桌前,他们的右手互相紧握,似乎正在扳手腕,黑发的那个男人的姿态轻松,除了手臂上有暗红色的斗气光焰流转外,身上没有丝毫力量的波动,而另一个有着暗金色头发的男人则已经咬紧牙关,绝大部分力量的波动都是从他身上传出,淡银色的斗气贯彻这男人的全身,让风更加凛冽,更加寒冷。

    “你应该一开始就用上自己的全力,不然就没有丝毫机会。”

    黑发的战士,乔修亚如此说道,他饶有兴趣的注视自己对面的二皇子,并耐心的讲解道:“无论是战斗,还仅仅是玩耍一般的扳手腕都是如此,敌人可不会给你慢慢发挥,然后全力翻盘的机会。”

    在他的身旁,稍微坐远了一点的莹有些奇怪的皱着眉头说道:“主人不像是会废话这么多性格,怎么回事?”

    “估计是遇到了认识的人,所以有些高兴吧。”

    凛耸了耸肩:“他对黑训话的时候也会废话很久。”

    而此时的迪摩尔,陷入了一场苦战。

    他来到此处,只是为了见识一下乔修亚这名被伊斯雷尔称赞为必将成为传奇的战士究竟是怎样的人,作为自青年时代开始,就自愿进入军中作为一名前线骑士战斗,并幸存至今的人,迪摩尔自然是骄傲的,从未有任何一名皇子皇女有他这般的经历,有他这般的意志,他的决心不可动摇,能战胜一切。

    对此,他的父亲,帝国皇帝伊斯雷尔也是异常赞赏,他曾对说过,唯独迪摩尔像是他真正的孩子,可即便是如此,皇帝陛下也没有说出‘最好’这词。

    这对渴望成为最强,一切都要做到最好的二皇子而言,是一个最大的遗憾,而且如今,这个赞词被给予了乔修亚。

    “他是谁?”

    “为什么父亲会给出这个评价?”

    “难道他比我更强?比我这个从无数战场上,载誉归来的人更强?”

    这个想法一直都在迪摩尔心中徘徊,而伊斯雷尔在庆典中作出的一个决定更是令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去见识见识那名在传闻中犹如鬼神的战士的力量,哪怕是他来到图书馆,准备安静下来读几本书的时候,这个想法仍在脑海中徘徊。

    而正好,乔修亚为了找诺查丹马斯大师,来到了图书馆。

    命运?还是天意?迪摩尔不知道,也不在意,这名帝国二皇子只明白,假如想要挑战,那么就是现在,他已经压抑不住心中的战意。

    他果断的发出了挑战。

    而结果。

    是被彻底的压制。

    “强……真正的强。”

    手臂处的肌肉隆起,淡银色的寒冷斗气甚至将那身军服的右臂彻底炸开,周围的空气瞬间如同凛冬,层层冰霜在地面和墙壁上凝结,迪摩尔面色凝重,看着面无表情沉默着的乔修亚,他一字一顿,从齿缝间吐出了完整的句子:“你的年龄,和我相仿,可却有着彻底胜过我的力量……”

    这种无力,犹如面对不可阻挡的猛兽的感觉,以前也曾经体会到过……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对了,是那次。

    在这一瞬间,迪摩尔想起了数年之前,他西北平原时的回忆。

    那场血腥无比,让无数人化作白骨肉泥的萨德平原战役。

    数以万计的狂暴兽人骑着石角犀牛,以不可阻挡的势头穿过原野,它们挥舞着手中的连枷和巨锤,狂吼着将途经的一切堡垒,工事和阻拦都化作碎片,那时,尘土飘扬,化作遮蔽了天幕的烟尘,仿佛要将一切吞没。

    迪摩尔当时就在战场的最前线,那是他所遭遇过最糟糕的局势,最危险的战场,无数石犀骑士犹如一台台活着的攻城车,轻易而居的便能将防线撕裂,被突袭的帝**队甚至没有一台重型器械,完全无力阻拦兽人的攻势,所有人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而现在,也是同样。

    黑发战士的手掌,犹如狂奔的石犀,即将坠落的陨石一般,充满着不可阻挡的力量,哪怕是他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维持,甚至是一点一点的被压下,无力感在迪摩尔的全身蔓延,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赢得这场挑战。

    乔修亚的实力,堪比一场战役,无论是斗气,力量,技巧还是意志,心灵和决心,迪摩尔都不觉得自己能胜过对方,战士甚至没有动用全力,只是使用恰好和他相仿的力量,一点一点使用技巧占据优势,二皇子在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般察觉,对方的实力虽然看上去只有黄金高阶,但这只是展露出来的表象,乔修亚真正的实力,说不定已经超越了那个极限,抵达了更高的进境界!

    但他已经不能回头,迪摩尔咬牙下定决心,哪怕是要输,自己也要输个彻底,他还有一种能够激发潜力的秘法,能够暂时性大幅度力量,虽然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也未必能战胜乔修亚,可这已经是唯一的方法。

    而就在这名帝国二皇子准备用出秘法的时候,一个苍老而沉稳的声音,从休息室大门口处传来。

    “够了,你们两个。”

    这个声音中,蕴含着一丝无奈和恼火:“这里是皇家大图书馆,不是给你们的角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