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章 大修女

    厄瑞玻斯之匣的黑雾,的确对法术有着极大的抗性,这点在兽人王庭的地下遗迹中就已经得到过证实,在地底雾气蔓延的时候,除却少量特殊的法术外,基本任何法师都没办法遏制它的扩散,所以众人不得不付出了一些代价,将其封印在了有着隔绝一切负能量作用的白水晶盒?? ?

    那诡异的抗魔力究竟是从何而来?这的确是一个谜团,帝国皇家法师协会第二研究组在申请到了对厄瑞玻斯之匣的研究权后,一直都在尝试破解这个难题,可惜数月以来并没有任何成效,他们唯一的成果,就是现了正能量和圣光这种有着净化能力的能量能够稍微遏制黑雾的蔓延,某种程度上也能将其削弱些许。

    但无论是谁都不会知道,黑雾会因为圣光的照射,而‘愤怒’。

    雾气会愤怒?这句话说出来就令人感到莫名其妙,但事实就是如此。

    星坠833年,一个初夏的深夜,在帝都真理大道,法师协会周边,黑色的雾海愤怒的汹涌,仿佛沸腾了一般不断的鼓荡,层层叠叠起伏的黑浪犹如拥有生命一般,精准的朝着罗布泽克所在方位拍击而来。

    这浪潮气势十足,其中蕴含的力道仿佛能将整个街道击碎,大气被撕裂产生的刺耳音爆在帝都上空不断回响,惊扰了无数正在沉睡的人们

    “好家伙。”

    罗布泽克微微眯起了眼睛,圣骑士身体和精神早已在长时间的战斗和冥想中锤炼到了凡的地步,就在雾海沸腾的那一瞬,他就做好了应对袭击的准备,面对以音袭来的雾浪,极意级的圣骑士严肃的向前走了一步,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神圣的符文在他的手心转动。

    “盾。”

    简洁有力的话音刚落,一道银白色的半圆形光幕便以其为中心急展开,将罗布泽克和他身后的街道一起笼罩。

    【圣言·屏障】

    黑浪拍击在光罩上的瞬间,便被炽热的光芒弹开,反击的圣光将黑雾击打的支离破碎,狂暴的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法溢散,把周围的房屋和街道击打出一个个大坑,而由符文支撑的六角形网格在光罩的表面层层浮现,显得坚不可摧。

    “让那些城卫军快点撤离!这里不是他们能呆的地方!”

    光罩之中,老法师大声号施令,命令那些仍在周围逗留的普通人尽快撤离:“封锁最近的三个街区,快派人去通知诺查丹玛斯和陛下!”

    等到这两位出手,不管黑雾有多么诡异,都会被彻底解决。

    其他几名法师听见了这句指令后没有丝毫犹豫,他们立刻前去疏散民众,并使用法术通知诺查丹玛斯,见状,白法师的面色稍稍放松,但心里却仍有着一丝不好的预感。

    厄瑞玻斯之匣的失控如同上次的恶魔献祭事件一眼,是一场严重的失误事件,恶魔事件导致了城防军和禁卫的几名高层被贬下抑或是平调至闲职,而法师协会这次的失误造成的损失比恶魔事件要更大,受到的处罚也毫无疑问会更大,说不定几位组长都会被撤职,协会预算也会遭到削减。

    但白法师忧虑却并非因为这个,他又不是第二组的人,对方的失误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哪怕处罚也不会很重,他之所以有不好的预感,是因为之前黑雾中传来的那奇异而神圣的歌声。

    那并非是真正的声音,而是直接响彻在脑海的精神回响,而能越过一名黄金巅峰**师的意志屏障,出现在他心海的声音,绝对值得提高警惕。

    “咿啦,咿啦”

    仿佛顺应老法师所想,一阵微小而清晰的歌声从黑雾中悠然传来,罗布泽克和老法师一齐瞪大了眼睛,两人同时感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危机感,却不知道它从何而生。

    “这是什么声”

    疑惑的话语还未说完,正在维持圣言屏障的圣骑士精神突然一个恍惚,他觉得自己的脑海中有一个诡异的声音正在低语,这声音仿佛是从极远方传来,琐碎而零散,它断断续续,仿佛正在诉说,又仿佛正在赞颂,这歌声应该是一节神圣赞词的一部分,但却无法令人感到半点安心,只有扭曲无比,令人头晕目眩的恶心感。

    因为这个原因,圣光的运转出现了一丝不应该出现的失误,毫无破绽的银白色光罩出现了一丝缝隙。

    而原本被圣言屏障击散的黑雾突然暴起,它猛地越过出现了缝隙的光罩,渗入其中,而无论是罗布泽克还是白法师都仿佛石化了一般,毫无抵抗的被它吞没。

    “穆尔组长!”

    “罗布泽克大人!”

    其他法师和刚刚从不远处的居所赶来,准备支援的教会骑士看见了这一幕,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那名刚刚使用通讯法阵通知了诺查丹玛斯,叫做维拉的年轻法师惊怒的看着那吞没了两人后,逐渐平复下来的黑雾,面上满是惊疑不定。

    被称为穆尔的白法师,是皇家法师协会第三研究组的组长,同时更是他的导师,老者有着接近极意的实力,厄瑞玻斯之匣的黑雾虽然诡异,但绝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击败一名黄金巅峰的**师。

    而一旁的教会骑士更加吃惊,罗布泽克的实力比穆尔更强,乃是极意境界,而且身为圣骑士,他的抗性绝对比同等级的法师要高出一截,但这次两人却同时毫无抵抗之力的被黑雾吞没,简直称得上不可思议。

    哪怕是瘟疫之地的魔物大军都办不到这一点。

    急促的脚步声从街道的另一头传来,那是周围的民众急忙撤离的声音,上千名帝都居民被粗暴的从睡梦中唤醒,法师们使用法术,半强迫的使这群人离开自己的居所,远离那危险的黑雾。

    而在数名教会骑士的保护下,一名有着白金色长,双眼被黑色眼罩遮住的美丽女子也来到了真理大道附近,她的到来使得周围其他茫然的教会人员重新恢复了精神,摆脱了因罗布泽克被黑雾吞没带来的迷茫后,这些再次找到了主心骨的骑士迅的来到了长女子的身旁。

    “萨雅大人!”

    一名亲眼看见圣骑士和黑雾战斗,并被吞没的骑士对着这位名为莎耶的修女鞠躬,他低声简洁的报告道:“罗布泽克大人和黑雾交战,意外失败,现在被其吞没,行踪不明!”

    “我知道的。”

    轻柔而空灵的声音响起,萨雅微微点头,平静的回复道:“维持好现场,不要让黑雾扩散……罗布泽克没有事情,他的生命之火还在燃烧,平稳如常。”

    “是!”

    得到命令,数名教会骑士便迅的前往黑雾边缘,此时绝大多数民众都已经被疏散,整个真理大道除了黑色的雾海外,只剩下空荡荡的民居和满是坑洞的街道,他们互相联手,假设神术法阵,虽然很有可能并没有什么用,但能拖延一会就拖延一会。

    与此同时,萨雅默默地转头,她看向黑雾所在的方向,虽然双眼被眼罩遮蔽,可这似乎无法阻挡女子的视线,直视着那平静的黑雾,修女的表情微微变幻:“不是凡世的存在……厄瑞玻斯之匣,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

    而随着时空泛起波澜,乔修亚和诺查丹玛斯来到皇家法师协会附近时,所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一团巨大而诡异,占据了大半个街区的黑色雾气盘踞在街道中心,它有着数百米长,几十米高的庞大体积,虽然看似是一吹就散的雾气,但实际上却是深不见底的黑暗能量聚集体,但令人惊异的是,无论是战士还是老法师都没有感应到明显的负能量的反应。

    在这雾气的周围,十几名教会骑士和数位协会的法师联手,将其和周围的街道阻拦,他们正在架设法阵,准备把这黑雾封锁在一定的区域内。

    “……有点大。”

    微微点头,乔修亚不得不承认,眼前的黑色雾海的确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一点,他皱着眉头道:“我原本以为再怎么夸张,也就吞没几栋房子,诺查丹玛斯大师,这已经不仅仅是实验失误的级别了。”

    这简直就是实验灾难!

    “……真是丢人!哈苏人呢?!”

    而诺查丹玛斯在看见之后,愣了好一会,他对法师协会周边的地形非常熟悉,一眼看去就知道,这黑雾已经彻底将整个皇家法师协会给包裹被乔修亚这个外人看见如此情景,实在是令身为协会会长的诺查丹玛斯脸上有些挂不住,顿时,老法师便怒气勃勃的大声斥责道:“这个老东西,自己搞出了这么大麻烦,人却消失不见?!丢人,早点退出协会吧!还有穆尔人在哪里?现在这个时间点,他应该也在协会,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这么大一个烂摊子让我来处理,要你们有何用!”

    而一名正在架设法阵阵图的年轻法师察觉到了自己身后的响声,他回头一看,顿时惊得手中的法杖都掉了下来,但暂时顾不上这些,这年轻法师立刻便朝着诺查丹玛斯的位置跑来。

    看见这年轻法师后,诺查丹玛斯的脸色才稍微好看了一点,等到对方来到了自己身前,老法师才严肃的问道:“维拉,这是怎么回事?你向我报告的时候,可没说黑雾已经扩散到这种地步了!还有你的导师穆尔在哪里?”

    “会长大人!这个,我也不知道!”

    年轻法师虽然有些紧张和慌乱,但他的报告还算是有逻辑可寻:“我原本正在和导师进行实验,但突然地下第二研究室出现了巨大的水晶碎裂声,导师觉得有些不对,便终止了实验,要我出去瞧瞧,结果……”

    “雾气正在蔓延,对吧。”

    打断了维拉的话,诺查丹玛斯转头看向黑雾,他双眼眯起,表情隐约有点可怕:“哈苏,他肯定违背了实验条例,也对,时间限制快到了,再不出成果,他的威望将一落千丈短视的蠢货!”

    “继续说吧。”他微微点头,示意维拉继续说下去。

    “是的!”

    咽了口口水,年轻的法师便将后面生的事情一一道来,比如说穆尔召集其他所有还呆在协会的法师终止实验,迅撤离,并且带头阻拦黑雾的蔓延,可是由于黑雾的抗魔力,成效不大,而就在情况恶化的同时,教会使团的领罗布泽克到来,协助穆尔暂时抑制住了黑雾。

    说到这里,维拉的表情困惑而不解:“明明罗布泽克先生已经彻底将黑雾压制,圣光的确对其有克制效果,可这黑雾却突然猛地爆,对导师和罗布泽克先生展开反击然后,然后两人就如同石化了一般,就这样被黑雾吞没了!”

    最后一段叙述,有些模糊不清,年轻法师的语气似乎是在自我怀疑,他甚至觉得自己看见的是幻觉,但无论是诺查丹玛斯和在一旁默默听着的乔修亚都能理解,因为这的确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没人会想到,一个极意级的圣骑士和接近极意的**师居然会栽在一团诡异的黑雾手中。

    而且毫无反抗之力。

    这玩意有点厉害。

    乔修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转头看向平静的雾海,心想这东西的能力和他记忆中对应的几个,和雾气相关的强大怪物都不大一致,那些怪物虽然强大,但绝对没有到这个地步。

    而就是这么一眼,却使战士神情一愣,他仿佛现了什么,然后表情微微变幻,肃然的看向那团无底的黑暗。

    一旁,维拉和诺查丹玛斯的交流还在继续,老法师确认了几个细节后,便深深地吸了口气:“有生命的雾气……看来我们都错了,厄瑞玻斯之匣并非是装载着古代种族祭祀圣物的盒子,而是类似于巫妖的命匣一般,承载着那被祭祀的远古邪物生命一部分的容器。”

    说到邪物的时候,诺查丹玛斯微微一顿,但最后还是语气坚决的下了这个定义:“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甚至使得协会第二组,第三组组长,以及教会使团领罗布泽克的伤亡,如有必要,可以将其摧毁。”

    “不。”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老法师的侧后方响起:“他们并没有死,无论是罗布泽克团长还是您所说的几位法师先生都没有死,他们的生命之火依旧旺盛,只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数名骑士的簇拥下,有着白金色长的女子慢步走向诺查丹玛斯和乔修亚等人,她的双眼蒙着眼罩,脸却准确的对着两人的所在,这女子微微摇头说道:“这雾气虽然诡异,还带着强烈的腐蚀性,但却没办法这么轻易的杀死那些强者,假如我们动作迅捷,还能将他们救出。”

    “……格莱登修道院,第二战斗修士团大修女,萨雅。”

    认出了对方的身份,诺查丹玛斯没有多做客套,现在也不是讲究礼仪的时候,他径直开口文道:“教会使团的罗布泽克团长也陷入了黑雾之中,但看你表情,似乎并不是非常担忧。”

    停顿了一会,老法师又换了一个说法,他皱着眉头,认真的问道:“换句话说,对于目前的情况,你们难道有什么解决的方法吗?”

    轻轻的点了点头,名为萨雅的修女正准备开口,可她却突然转头,看向老法师的身旁。

    也即是乔修亚所在的位置。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