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三章 圣骑士的选择

    正在被人好奇的乔修亚,如今正在观看罗布泽克的梦境。

    这是一片荒凉腐烂的大地。

    黄绿色的浓雾在阴沉的半空中弥漫,地面如同沼泽一般,满是深绿色的烂泥,在烂泥的周边,有着不少已经枯萎腐蚀了的树木残骸,而无数扭曲而骇人的混沌生物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游荡。

    这里是瘟疫之地,这些,便是瘟疫邪神的眷族,它们形态各异,但没有一个有着正常生物的形态,哪怕是最正常的一个混沌生物,都如同由无数内脏和囊肿拼凑起来的肉团,它们的身上遍布不停挥舞的触须和节支,挥洒着粘稠的腐臭液体。

    而有一只队伍,就在这样的环境中,不停的斩杀这些令人作呕的恶心魔物。

    圣洁的光芒闪烁,如同流星一般划过大气的巨锤结结实实的将一头混沌魔物轰成了一团肉泥,然后被烧灼成一团飘散着的黑烟,在领头者的带领下,这一支由年轻圣骑士组成的强大队伍正以雷霆之势扫除周围所有的混沌怪物。

    而乔修亚毫不意外的发现,那名领头者,明显就是年轻时的罗布泽克。

    此时的罗布泽克还有一些迷茫,他虽然仍在干脆利落的斩杀混沌魔物,可能看得出来,这位强大的圣骑士有些心不在焉,他或许正在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来到瘟疫之地,也正在奇怪自己的实力为何回到了黄金阶。

    但当务之急不是思考这些东西,而是将邪恶斩杀殆尽,多年锻炼得来的战斗技巧被罗布泽克完美的发挥,他挥舞巨锤,轻易的击杀了数头强大的混沌魔物,圣光将这些怪物飞溅出的汁水灼烧一空,没有半点淋到身上。

    战斗马上就要结束了,这是一次完美的讨伐,没有一名骑士受伤,所有的魔物都将被击杀。

    但一时不查,某个年轻的圣骑士似乎是因为圣光还不够强大,并没有及时净化掉怪物的浓汁,身体接触到了这液体。

    绝大部分怪物身上的浓汁其实并没有什么危害,只是普通的体液。最多让人恶心一下那股恶臭而已,可这次的浓汁却不同,其中蕴含着邪异无比的混沌力量,仅仅是数分钟,这名中奖了的年轻圣骑士浑身上下都出现了病变的迹象,一个个半透明的肿瘤在他的体表鼓起,其中流动着粘稠的红褐色粘液,发出鼓荡的声音。

    这名最多只有二十多岁的圣骑士以非凡的意志力忍住了这痛苦,然后竭尽自己的全力,使用圣光和神术稳定住了自己身上病变部位的蔓延,然后,他便用因强烈的痛苦而变得嘶哑无比的声音,朝着周围的同伴祈求道:“……救我,罗布泽克团长,我还不想死,母亲还在等着我呢……”

    已经没救了。

    仅仅是一眼,乔修亚就能看出,眼前这名圣骑士浑身上下已经被混沌力量浸染,假如不是在瘟疫之地还好,还有压制住恶疾的可能,但是他们就在混沌力量的主场,恶疾有着源源不断的力量支撑,这基本能够判定这年轻人的死刑。

    罗布泽克也能看出这一点,而且他还知道一件更恐怖的事情假如不迅速的‘彻底净化’掉这名圣骑士的躯体,那么很有可能,其他圣骑士也会因为接触而被感染,而这名年轻人的肉体也会异变成下一个混沌魔物。

    混沌的力量是如此的诡异,他们很难防范,而且为了将这名被侵蚀的圣骑士带出去,他们肯定要接触对方的躯体,这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试一试吧!奥利他还有救!”

    “对,我们离据点不远,只要迅速的传送回大神殿,奥利他一定能恢复的!”

    周围的其他圣骑士都在恳求罗布泽克手下留情,他们觉得自己能够稳定住自己友人的病情,这样一来,等回到大神殿之后,教会高层便能彻底治愈这恶疾,虽然会为留下一点病根,但这名骑士至少不需要被圣光烧灼至尸骨无存。

    但银发的圣骑士却没有丝毫犹豫。

    “一个痛快。”

    轻声说道,无视了所有年轻骑士的请求,罗布泽克在名为奥利的年轻圣骑士惊愕的表情中,干脆利落的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也只能这么做。”

    手中点燃起炽热的圣火,回忆起了一切的圣骑士轻声的自言自语道:“对不起了,小奥利,你的母亲的确会很伤心。”

    “所以,我更不能让其他十六个母亲伤心。”

    虽然是在道歉,但罗布泽克的语气中却没有丝毫歉意,他那将年轻圣骑士焚烧成灰烬的手甚至没有丝毫颤抖,圣骑士的神情和意志都坚定无比:“我已经经历过一次绝望了,因为一时的宽容,心软,大意以及侥幸心理,在场的十七名年轻圣骑士没有一个人活着回归圣殿,而我也仅仅是因为运气好,在濒死时传送回了大神殿,得到了教皇的救治。”

    “这是最令人懊悔的失误,我铭记了二十五年,每个夜晚都为此辗转反侧,许久无法入眠。”

    周围的同伴,一个个因为混沌瘟疫死去,自己在绝望和痛苦间,却要带着剩下来的人不停的解决周围袭来的混沌魔物,但就算是历经无数苦战,最后却仍然只有自己一个人,侥幸无比的活了下来。

    这种事,一辈子一次就足够了。

    “所以,安息吧,至少这一次,你的同伴不会因此丧命。”

    他这么说道,可周围的年轻圣骑士却并不觉得自己被救了一命,他们一个个愤怒的举起了刀剑,对准了罗布泽克,双眼中满是不可抑制的怒火。

    “果然是梦,真正的圣骑士应该直面牺牲的苦痛,同伴的离去固然令人伤心,但这并非肆意发泄怒火的借口,更不可能因此将武器对准同伴。”

    环视着这些年轻的骑士,罗布泽克淡淡的说道,感受着那些蕴含着仇恨和愤怒的眼神,他的语气没有丝毫动摇:“本来应该是你们来为同伴解脱的,而我如今却代劳了……虽然是梦,但现在就让我来教教你们,什么叫做尊敬长辈。”

    “首先,第一点,不可对长辈主动举起刀剑。”

    做的不错。

    看到这里,乔修亚点了点头,罗布泽克的确很有可能无需他人的帮助就能自己主动通关这场试炼,不过,那些年轻的圣骑士明显就是神厄迷雾塑造出的考验,他们的力量肯定和真正的圣骑士不一样,假如罗布泽克不小心谨慎一点的话,很有可能又会翻船。

    “差不多就这样,这个神厄迷雾的特性也搞明白了。”

    接下来,就算是一不小心陷入了梦境,乔修亚也自信自己能迅速的通关,他转头看向另一侧被黑雾笼罩的方向:“接下来,就是去法师协会,搞定那个厄瑞玻斯之匣。”

    作出决定,接下来就是行动,战士的目光似乎能穿透周边的黑雾,迅速的找准了范围,然后,他便朝着皇家法师协会的大门走去。

    一路上,黑雾逐渐翻腾,不在如同之前那样平静,乔修亚将穆尔和罗布泽克扔出去的行为明显的激怒了这个神厄迷雾,但毕竟两者并没有脱离梦境,加上战士身上的神性,所以它也没有主动去袭击。

    法师协会通体由特殊的法术黏土和水泥构成,所以并不惧怕黑雾的腐蚀性,整个建筑上甚至没有半点被侵蚀的痕迹,在进入法师协会之后,乔修亚发现,黑雾的浓度又高了一层,一股沉闷的压力传来,他敏锐的察觉,黑雾距离自己更近了一点,以前战士身侧的透明罩子直径差不多是五米左右,如今却只有四米半。

    “越靠近神明刻印的本体,迷雾浓度就会越高,我神性的斥性也会被抵消。”

    这是很容易理解的事情,乔修亚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停下脚步,顺着以前布兰登和诺查丹玛斯带着他走过,告知过的道路,他迅速的穿过被黑雾笼罩的大厅和走廊,进入了通向地下实验室的旋转阶梯。

    一路上,黑雾涌动,在一片诡异的寂静间,只有战士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走廊中回荡,乔修亚侧耳倾听,并没有听见周围生物的呼吸声,视野中也没有其他生命之火燃烧的迹象。

    看来法师协会中几乎所有人都跑了出去,只剩下第二号地下实验室那群距离厄瑞玻斯之匣最近的那群人没逃开。

    这路途中,并没有什么好说的事情,因为法术的保护,皇家法师协会中所有重要的东西都没有被黑雾腐蚀,只有一些零散的文件和战士变成了一地粉末和烂泥,一段时间之后,乔修亚就来到了皇家法师协会第二地下实验室的门口。

    此时,战士周身的护罩已经不足半米,浓厚的黑雾已经如同液态的墨水一般,如潮一般涌动,要不是乔修亚能够通过心眼判断范围和周围的环境,他压根就看不清楚方位,自然也不可能找到目标所在。

    “看来就是这里。”

    自言自语道,通过心眼的判断,战士直接走了进去。

    大门之中,有七个微弱的生命之火正在闪烁着光芒,很明显就是那七个研究厄瑞玻斯之匣的法师,他们的生命火光虚弱无比,似乎随时都会死去,只靠一点闪动的符文维持他们的生命,乔修亚能够隐约察觉。除却一名老法师外,其他法师的表情痛苦不堪,仿佛正在梦境中受到什么折磨,通过试炼的可能性很低,而那名老法师应该就是诺查丹玛斯口中的哈苏,他看上去似乎和罗布泽克差不多,已经找到了解决梦境试炼的方法。

    而在整个研究室的最中心,有一个白水晶制造的巨大护罩,这护罩的上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小裂缝,无尽的黑雾正是从这小小的裂缝中,如同海底火山喷发般疯狂的喷涌而出。

    毫无疑问,那护罩的中心,就是这一事件的源头,厄瑞玻斯之匣所在,但乔修亚现在懒得管他,战士进入黑雾的目的是先救人,至少保证这些法师不死在腐蚀性的雾气中。

    神厄迷雾的事情他随时都能解决,但不知道需要多久,而这七个法师随便哪个,假如在他中途解决事情的时候死了,都是一件麻烦,所以乔修亚朝着这七个人走去,准备把他们先带走,扔出迷雾。

    但就在走到中途的时候,战士停下了脚步。

    他转头,看向白水晶罩所在的方向,乔修亚眯起了眼睛,低声说道:“如此微弱的神性,居然还能凝聚出意识?”

    “不愧是……幸运之神,在已坠落的情况下,也能有如此的好运。”

    就在战士自言自语的时候。

    一个巨大而健硕,有着双头的黑影,隐隐约约出现在了白水晶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