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五章 漫漫长路

    食人魔居然不吃人,还嘲笑那些吃人的魔兽?

    “星坠834年。”

    因为对方的话语,乔修亚的表情有些微妙,他干脆利落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想了想,战士又补充一句:“现在距离光耀纪元,已经大概有一千多年了,由于中间有一段最少三百年的历史失落时期,所以具体多长时间没办法预估。”

    “星坠吗,他们给新的纪元起了这个名字,原来都已经这么久了……但不管怎么说,一千年后,文明依然存续,我们成功了。”

    听到乔修亚的回答,这名双头巨人意外的没什么反应,祂只是淡淡的感慨一声,然后走出了白水晶罩。

    双头巨人的身体庞大而强健,哪怕是巨龙也未必有这么结实的肌肉,跨步间,整个地下室都出现了肉眼可见的震荡,可就是这样的身躯,却如同幻影一般穿过了号称能够阻隔一切污秽的白水晶护罩,出现在了地下实验室中。

    只是一个幻影,不过非常真实,甚至到了能够以假乱真的地步。

    乔修亚迅速明白,眼前这名已经彻底恢复了意识的绝望与幸运之神,如今仍然只是一个神厄迷雾中的幻影,一个已经坠落的神明刻印中的残片,那缺失的头颅或许正是使祂坠落的伤势。

    但就算对方是幻影,那也是一位神明的影子,如果不是一千年前和深渊与邪神的战争,祂也不可能坠落。

    “比不上天空城里的那群法师啊……倒不如说差远了。”

    用自己巨大的手触碰着实验室中的各类设备,双头巨人用粗犷而低沉的声音喃喃道:“不过,有趣的是,这些法阵中有一点精灵秘法的影子,也有矮人符文的结构,看来文明已经在灾变后融合。”

    “令人欣慰,世界退步了,却走上了一条新的道路。”

    轻声自言自语,巨人转过头,祂看向乔修亚,低声说道:“或许人类早已遗忘了我的名字……”双头巨人有些自嘲,又有些洒脱的摇头道:“已经逝去神明的名字没有意义,但你总需要一个名字来称呼我。”

    “我是荒野中的行者,绝望与幸运的见证,欧格尔的主宰与庇护,人类,你可称呼我为欧格纳。”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名为欧格纳的神明声音已经有些虚幻,祂用暗金色的眼睛凝视着乔修亚:“人类,你的身上有着群森之魂和圣贤的气息……你或许是祂们中某个的传承者,你是否能告诉我祂们的结局?还有我的子民,他们被你称呼为食人魔,难道在失去文明后,这些家伙堕落到了这个地步吗?”

    从神厄迷雾那碎散的神性中还能重凝意识,这种幸运简直称得上奇迹,而实现了这奇迹的绝望与幸运之神似乎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哪怕祂如今只是一个幻影,好奇心也不曾熄灭。

    乔修亚也不是很清楚目前的状况,但毫无疑问,这名自称欧格纳的神明对周围的一切都没有恶意,就连危及法师们生命的黑雾都消散了,那么陪祂聊聊也无妨。

    “对于圣贤,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倒不如说,整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名字,只有少数人知晓他的存在,但自然之父……”

    思索一会,他便徐徐将有关于自然之父的事情说完,相比起只有只言片语和记忆碎片的圣贤,战士毕竟亲身接触过自然之父,能说的事情自然就比较多。

    “……至于您的群族……”

    说到这里,乔修亚皱起眉头,他一下想不好怎么措辞,不过由于战士实在是不会掩盖,想法实在是太明显,甚至都写在了脸上,所以哪怕他还没开口,欧格纳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群族的结局。

    “我早就应该猜到的……寄存了我神性碎片的祭祀之匣都被放在了人类法师的实验室,你们的身上也没有半点欧格尔的气息,证明这并非是你们击杀我的子民获得它的。”

    并没有评价自然之父逃离了迈克罗夫世界这件事,双头巨人平静的分析着自己群族的命运,仿佛口中的那些存在并非是祂的子民:“他们应该早就灭亡了,的确,那样的灾难下,不善抱团的他们肯定没办法幸存。

    虽然祂掩藏的很好,但乔修亚还是能够听出对方在平静下的一丝悲伤,他不由得有些好奇的询问道:“请原谅,我原本以为您是一名恶神,毕竟匣中释放的迷雾有着强烈的腐蚀性,这可不是如您这般冷静睿智的存在会做出的事情。”

    他看上去并不担心欧格纳为此生气,而苍老的双头巨人的确有着超乎寻常的冷静心态和智慧,对于乔修亚询问,祂思考了一会,然后才缓缓说出自己猜测的答案:“或许,他们为我进行了血祭。”

    “这些小家伙大概是想要复活我,所以什么方法都用了一遍。”

    欧格纳的语调平缓,祂看了看自己的身躯,然后用粗犷的声音道:“这大概就是你口中食人魔之名的由来吧,被血祭杀死的生命怨念缠绕在这匣子上,最终酝酿成了如此的意外,再加上我的神职也有绝望,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良的存在。”

    单单是看外表,的确不像是善良的存在。乔修亚承认自己第一眼时对欧格纳产生的并不是什么好印象,但后续的行动证明,这名苍老的双头巨人比绝大多数看似聪慧的人类更加睿智。

    实验室中,陷入了沉默,欧格纳四处翻看着实验室中的资料,祂还稍微打量了一下陷入梦境中的七位法师,然后失望的摇了摇头:“除了一个还不错外,其他全都不合格,现在的法师的精神都这么脆弱吗?放在我的时代,他们说不定还没看见恶魔就会吓尿裤子。”

    “千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到这句话,乔修亚不由得皱起眉头,喃喃自语道:“自然之父并没有战斗到最后,祂在中途就带着其他精灵前去了另一个世界,圣贤和其他神明究竟是如何战胜深渊恶魔和混沌邪神的?”

    “千年之前?那可真是一个绝望的年代。”

    停下了四处探索的行动,欧格纳转过头,重复了一句乔修亚的问题,祂摇头回答道:“虽然没战斗到最后,但自然之父没有对你撒谎,祂说的都是真实的。”

    说到这里,双头巨人的眼神有些迷离,祂暗金色的双眼闪动,哪怕是只有一个虚影的第二个头颅也在微微晃动,仿佛正在回忆。

    “曾经的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繁荣昌盛,众多种族和国度携手探索多元宇宙中的虚空和世界,哪怕是蠢笨如我的同胞,也在和我一样的双头智者领导下拥有了值得夸耀的文明。”

    轻声回忆着,欧格纳缓缓叹了口气,这名绝望与幸运之神在此时看起来并没有神明的威严,祂自嘲道:“所以我们自大了。”

    “自大的确会毁掉一切荣耀,诸族联合创造的时空通道链接到了深渊,来自太古的邪恶以及虚空中的混沌都因此而袭来,繁荣的世界在一瞬之间危在旦夕。”

    “神明作为世界的守护,文明的见证,自然要出手和它们对抗,在圣贤的领导下,我们同太古邪物在深渊战斗了数年的时间,期间有无数神明和半神坠落逝去,其中就有我。”

    “令你失望了,我死去的时间或许比自然之父逃离的时间要更早,对于战斗最后的结局,我也不是很清楚。”

    欧格纳说完这些后,不禁有些奇怪道:“难道你们已经失落了上个纪元的历史?没有哪怕是一名神明幸存下来吗?既然最终是我们得胜,那么必然会有神明存活,祂们不会让文明遗忘这伤痛的教训。”

    “而且哪怕是大地之神和天空的主宰者都死去了,哪怕是海洋的化身与一切生命的庇护者都坠落了,圣贤也绝不可能死去,他的力量超乎于神明之上,抵达了存在的境界,祂是不朽的圣者,哪怕是世界毁灭,也能独自存活。”

    “……可事实就是,没有任何上一纪元的神明存活,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种族,都是重新发展出的文明。”

    沉默了一会,乔修亚沉声回答道,他的表情严肃,因为双头巨人的话语同样提醒了他。

    上一个纪元,既然是迈克罗夫世界胜利了,那么应该会有一些不朽的神明存活下来,但如今的现状就是,包括人族七神在内的所有神明,都是失落三百年后才诞生,而圣贤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迷,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是坠落了还是依然活着。

    而欧格纳所说的那几位神明,也的的确确坠落了,大地之神的神厄迷雾【岩山巨人】,天空主宰者的神厄迷雾【天之狂岚】,海洋化身的神厄迷雾【环洋海风】……这些神明逝去后的刻印就位于无疆天界,等到日后大魔潮降临时,就会出现在这个世界。

    失落的三百年,汇聚了一切的谜团,神明的消失,圣贤的踪迹,太多的历史失落了,哪怕是前世也没有人知晓其中的隐秘,深渊的第二次入侵让无数古老的典籍被地狱的魔火烧毁,保存了千年的遗迹被恶魔的铁蹄蹂躏,造成了更大范围的历史断层。

    而此时,欧格纳的身躯变得虚幻了一些。

    无论是乔修亚还是祂自己都发现了这一点。

    绝望与幸运之神毕竟早已逝去,此时存在的,不过是祂放置于祭祀之匣中的一个神性分身,因超乎寻常,堪称奇迹的幸运才得以重现于世,而现在,这短暂的奇迹也走到了尽头。

    “满足了,最后一次苏醒,知道了战争胜利的结果,我的牺牲没有白费,我的子民和友人的牺牲没有白费。”

    祂笑了,苍老的双头巨人脸上的皱纹叠起,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我早已绝望的坠落,却没想到还能如此幸运的重现于世,知晓了一切的结局。”

    没有在意自己正在一点一点变得虚幻的身形,欧格纳低头看向乔修亚,祂用粗犷而低沉的声音自顾自的说道:“那座山的对面有着什么?那片海的对面有着什么?那颗星辰的对面有着什么?”

    “生命正是为了了解这些,才诞生于世。”

    “人类是如此,我们也是如此,假如再来一次,我想无论是谁,哪怕是圣贤自己,都会再次打开时空门吧。”

    虚幻的神明仿佛并不是对战士,而是对自己说道:“探索未知,本来就是我们的存在的理由和动力,哪怕前面有着无尽的混沌阻拦,我们也会举起文明的火把,在黑暗中前行,漫漫长路,总归有人能够走过去。”

    感慨之后,欧格纳暗金色的双眼前所未有的明亮,此时的祂,如同一名真正的神明一样,散发着令人忍不住顶礼膜拜的威严,双头巨人高大的身躯虽然愈发虚幻,可却有一丝璀璨的光芒在祂蓝色的皮肤上流转,祂用带着些许回音,仿佛是两个头同时说出的音调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年轻而幸运的战士,我看得出来,你有许多问题想要询问,你的好奇心正在燃烧。

    “不必抑制这*,我是已经逝去的存在,亡者不会阻拦生者的道路,只要我知道,我就会为你回答这个问题。”

    对此,乔修亚沉默了。

    今天他沉默的次数,比以往一个月都要多。

    而欧格纳平静的等待着,等待着战士的思考,祂早已死去,如今世间的一切祂都不在乎,眼前的这个年轻的人类曾经见过自然之父,身上也有圣贤的气息,而且还在祂苏醒的时候幸运的站在祂的身前,那么这就或许意味着某种命运。

    欧格尔这个种族相信命运,一切早已注定,而生命所能做的,就是在绝望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幸运,正如祂所做的那样。

    “我想要知道……”

    思考了称得上短暂,也算得上漫长的一段时间,乔修亚开口了,他的眉头紧皱,仿佛正在严肃的思索,还有些迟疑:“我想要知道,一些有关于神明的事情。”

    如何成为神明?很正常,任何一个追求力量的人类都会问出这个问题。战士的问题并没有出乎欧格尔的意料,祂的心中早有腹稿,就等乔修亚将问题彻底问出。

    “这事我早就想知道了,憋了差不多有近十年。”

    而战士也没有迟疑太久,他皱着眉头,干脆利落的问道“为什么许多神明的神职会是相反?他们就不怕精神分裂吗?”

    欧格纳:“你说什么?”阴天神隐说昨天的补更,4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