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章 易形之坠

    星坠833年,四月十七日,早晨。

    这一日,对于隶属于帝国的法师们来说,是一个黑暗的日子。

    因为他们无比伟大的皇帝陛下,心情非常的不愉快。

    非常,非常不愉快。

    以三山圣城周边的三座魔法要塞为中心,传送法术掀起的时空波动源源不断的传来,仅仅是常人吃一顿早饭的时间,就有数百次传送发生,片刻之后,晨间的帝国街道上就多出了不少面色疲惫,身披长袍的施法者。

    他们是从各地急忙赶来,隶属于帝国的法师们,其中有远在南海的龙灾侦测团员,深入黑森林的探索者和窝在实验室中的研究者,甚至就连驻扎在南方要塞群的随军法师,也有不少回来的。

    帝国皇家法师协会毕竟是囊括了整个帝国内所有法师,算得上是整个迈克罗夫大陆前五的施法者组织,单论人员规模,甚至还超越了东部平原的七曜议会,仅次于贯天之塔,仅仅是部分的成员聚集,其高阶施法者的数量就超过两百名,而这些法师都毫无例外,全都步履匆匆,朝着莫尔莱宫聚集而去。

    昨天晚上第二地下实验室出现的黑雾骚动,将大半条真理大道破坏,数千名平民流离失所,许多珍贵的法术实验报告被腐蚀消失,直接经济损失超过八十万帝国金币,间接损失无可估计,而其绝大部分责任都属于负责第二实验室的黄金级法师哈苏和他的弟子以及合作伙伴,但毫无疑问,其他在场的法师也都有连带责任。

    虽然皇帝的怒火主要是倾斜在他们这些人的身上,但接下来的对法师协会进行的改革,就与所有法师们息息相关了。

    皇家法师协会是一个历史超过五百年的老牌组织,其中派系林立,而且在各地都有着强大的势力,哪怕是伊斯雷尔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整顿一下,也不可能瞬间完成,要知道,安心呆在帝都进行研究的法师大多都算得上是比较好掌控的,大部分贵族法师都有着自己的法师塔和领地,甚至是学院,这些法师大多都只是单纯的接受协会给予的课题和任务,完成之后就可以自由的进行自己的研究,论起自由度,他们比在帝都的同僚们要高多了。

    但不管再怎么自由,这些法师都是拿着协会给予的研究资金和特殊补助的,这对帝国来说也是一大笔资金,好比说有关于浮空飞艇的动力核心这一研究,单单这一个项目,帝国就扔了近四百万金币给各地的研究室,倒也不是说心疼这笔钱,伊斯雷尔主要是注意到,最近的协会法师们对待帝国下达的任务已经开始有了些漫不经心的感觉,哈苏造成的实验失误事件就是最明显的例子,而他决定要改变这一点。

    具体的改革内容,如今还在圣徽大殿中商讨,但许多在外研究,抑或是考察的协会法师都迅速派遣了代表者前来参加会议,他们或是忧心忡忡,或是兴致勃勃,无所谓怎样的自然也有,但绝大部分人只在意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研究资金是否会被削减。

    但这些都和已经准备离开帝都的乔修亚无关。

    在昨晚吃完迟来的晚饭后,战士便同诺查丹玛斯一起再次面见了一下皇帝。

    这次见面十分简洁,全程关注这次事件的伊斯雷尔对乔修亚表达了赞扬,但由于如今的时间紧张,他没有多说其他的废话,而是准备给予了战士应得的奖励。

    “听说,你也有一头龙。”

    圣辉大殿,王座之前,这名威严十足的皇帝陛下谈起自己龙的时候,原本带着一丝怒气的面容就放松了不少,他的目光仿佛看向远方,微笑着点了点头:“它们虽然有些凶恶,但只要和你亲近了,就是些很可爱的家伙。”

    “是啊。”

    乔修亚赞同的点了点头,事实的确如此,不过黑对他的亲近方式就是用舌头舔,这种坏习惯可不能放任:“就是体型太大了,不能随时都带着。”

    听出了战士声音中的一丝可惜,一旁站着的凛立刻警觉了起来,而稍后,萤也反应了过来,银发少女眉头一皱,低声和自己弟弟说道:“主人从来都没给黑清洁过鳞片吧?”

    “也没为它准备食物过,仔细想想,这些活都是我们做的。”

    “他甚至连带黑散步都很少……假如真的去哪里都带着……”

    戒备的气氛蔓延,两人一齐警觉的看向乔修亚。

    “是吗?对,你的是一头海龙,记得是炼黑龙的血脉,不会飞的确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没有在意少年少女在一旁的窃窃私语,皇帝陛下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轻声自言自语道:“我的龙一直都跟着我,它有着炎狱龙的血脉,体温非常高,也很难带着四处走走,不过它毕竟是一头星界龙,总有解决的办法。”

    “古龙应该也差不多。”

    思考了一会,伊斯雷尔仿佛决定了什么,他伸出手,便破开了一道小型的时空通道,然后在其中摸索着什么,一边摸索着,这名皇帝陛下一边摇头道:“时间太过仓促,没办法好好的答谢你,不过拉德克里夫卿,我想你应该会喜欢这个的。”

    说完,伊斯雷尔就掏出了一个造型奇异的挂坠,而乔修亚接过了它。

    这个挂坠大概有人的拳头那么大,形状显V字形,通体银色,依照手感,战士认为是由秘银打造,上面流转着浅蓝色的魔力光纹,明显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易形之坠,哪怕是巨龙都能使用……这只是我私人给予的小小谢意,帝国绝对不会亏待有功之臣,这次你解决了皇家法师协会的黑雾事件,他们自然也要表达一点谢意,就当是利息。”

    伊斯雷尔一边说着,他一边和诺查丹玛斯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时点了点头,仿佛达成共识,随后,皇帝陛下继续用严肃的语气说道:“由于帝国皇家法师协会暂时丧失了技能,无法处理瘟疫相关的实验,所以我决定,派遣以第三研究组组长塔玛拉·穆尔为首的调研团,前去摩尔达维亚领,在当地展开瘟疫调研。”

    对于这点,乔修亚并不吃惊,因为诺查丹玛斯之前就说过了,而如今只不过是靠着皇帝陛下的嘴,将这件事确定下来。

    而此时,老法师看上去很是开心,他摸着自己的胡子笑吟吟的点头,派遣整个第三研究组前去摩尔达维亚,研究瘟疫自然是其一,但是邪神瘟疫这种东西难道能在没有任何专业法师实验室的主城内进行吗?这自然是不行的,而恰好,尼西埃雪山,凛冬堡学院附近,就有一间完全符合要求的法术实验室。

    这当然和凛冬堡学院最近缺少法师专业的老师没有任何关系,诺查丹玛斯也绝对不是因为这个,才特意争取到了让自己的老朋友暂时脱离满是暗潮的帝都的机会,毕竟法师在研究之余干什么都很正常,当冒险者,佣兵,甚至是杀手的都有,当个老师是多正常的事情啊。

    事情差不多就此结束,伊斯雷尔暂时处理完这些事情后,表示自己有些累了,白天还要和各地的法师代表们开会,暂时需要休息一下,而诺查丹玛斯说,自己将会留下来参加会议,暂时没办法去北地,不过他已经通知过了穆尔,乔修亚只要去找对方就够了。

    接下来,便是告辞。

    帝都的事情已经暂且告一段落,此时的战士,正准备通过诺查丹玛斯在法师协会中设下的传送门,回到摩尔达维亚。

    而在他的身后,有着十五名身穿灰色兜帽长袍的高等法师,他们之间在低声的交谈,讨论着自己的这次任务。

    不过无论是谁,都对乔修亚表现的非常尊敬,就算是对萤和凛,每个人也都非常礼貌。

    他们毕竟都是法师,都是十足的聪明人,战士的力量和手段明显超过了他们能够对应的范畴,那么与其表现出法师的高傲,还不如稍微温和一点,展露出自己的善意,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乔修亚那低到深渊的魅力的原因,每个人看见他脸的时候就连要说什么话都忘记了,怎么可能高傲的起来。

    就算是穆尔也没有多话,这名诺查丹玛斯的友人沉默的站在战士的身后,仿佛还在回忆晚上时自己看见的梦境。

    而在一旁,银发少女正拿着V形的易形之坠,有些好奇的摆弄来,摆弄去,但是不管她怎么玩弄这个银色的吊坠,上面蕴含的魔力也没有泄露出来半点。

    “主人,这个东西,究竟是干什么的啊?”

    试了半天,也没试出一个结果,萤不禁有些泄气,她将这个挂坠递给凛,让黑发少年去尝试,而自己则是去乔修亚身边询问。

    战士正在等待传送门开启,他听到了少女的问题,不禁感觉有些难以回答。

    “易形之坠这个东西,以前我也用过,是冒险的时候,用来通过哪些狭隘的石缝和通道的,总的来说,就是在保证比例的情况下,改变一个人的大小。”

    前世乔修亚也用过类似的东西,一般是用于通关一些特殊的副本,比如说妖精国度的任务,就必须使用易形之坠变小后才能接取,那些可爱的小家伙们最讨厌的就是相差悬殊的体型。

    ,但是伊斯雷尔给予他的这个挂坠明显和战士以前使用过的不同,上面涌动的魔力更加澎湃,的确如皇帝陛下所说,哪怕是以巨龙的对魔力,这个挂坠也有效果。

    “但究竟有什么用?”

    想到了伊斯雷尔那个微妙的表情,乔修亚不禁皱起了眉头,假如仅仅是让黑变小,变得能够方便骑乘,带去各地的话,应该没必要如此慎重其事的交给他这样一个挂坠,难道说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特殊的功用?毕竟戴尔蒙德家族在传说中和妖精有着契约,假如它有什么不同之处也并不奇怪。

    微微摇头,战士暂时结束了联想。

    位于大厅的正中央的时空门打开了,幽蓝色的光辉照耀了整个法师协会侧厅,一道直连北地的传送通道缓缓扩张,直至足以让一架马车通过的大小。

    “诸位,准备走了。”

    摇了摇头,散去了脑海中的杂念,乔修亚作为领头者,在招呼了一声过后,便率先跨过了这道传送门。

    而传入他耳中的,却是一阵阵刺耳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