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二章 这就是巧合。

    第三十二章 这就是巧合。

    当穆尔拿出小瓶子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怪味便在待客厅中蔓延。

    这味道与其说是尸体腐烂的恶臭,倒不如说是某种东西在腐朽被密封,然后发霉发酵了许多年,淤积了很长时间的腥味,哪怕是只余下一丝一毫,也令在场的诸位法师们皱起了眉头,有些人甚至还干呕了一声,脸色异常难看。

    说实话,法师其实并不是一个轻松优雅的职业,在场的所有人平日进行法术实验,都经常会用到魔法生物的器官,腐烂内脏的味道其实并不至于让这群法师老爷表现的如此不堪,但这种味道和普通的腐臭并不一样,它仿佛越过了鼻子,直接刺激人的大脑和灵魂,让在场的所有人发自真心的感觉到恶心。

    这是混沌的味道,它和所有秩序的生命格格不入,天生就从本质上互相敌对。

    “托诺查丹玛斯会长的福,我们第三研究组全员不必卷入帝都的漩涡,能够安心的在北地继续进行我们的研究。”

    因为在场法师的脸色越来越差,穆尔收回了手中的瓶子,说话时,他面色肃然,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可以随意敷衍,如你们所见,这就是我们如今的任务某种未知的混沌瘟疫。”

    “我们必须尽快解决掉这个问题。”

    说到这里,白发的老法师不禁挺直了腰,他回忆起了之前和乔修亚一起前去圣劳伦大教堂地牢时的景象。

    在此地教堂的主持者,阿坦尼斯主教的带领下,他们三个人通过了重重神术封锁,开启了被严密封印的地牢大门,而就在大门被打开的那一刹那,一股足以令人直接昏迷的浓郁腥臭便扑面而来。

    不过无论是乔修亚,穆尔还是阿坦尼斯,都是身经百战,经历过尸山血海的存在,这点味道完全算不上什么。

    “大概是上次我没烧干净,看来那些邪教徒已经全都化作瘟疫繁衍的温床了。”

    有些不爽的抬起眉头,乔修亚眯起了眼睛,目光扫过地牢的墙角处,他轻声道:“已经完全成了混沌的巢穴。”

    “之后,地牢需要一次彻底的净化,我要彻底洁净这里。”

    阿坦尼斯同样看向墙角,沿着主教大人厌恶的视线,能看见那里有着一块正在缓慢蔓延的黑色霉菌,而这种霉菌在地牢的每个角落都留下了斑斑点点的痕迹。

    老主教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立刻出手,使用神术净化掉它们的冲动,他低声自言自语道:“还没采样,现在先留着你们。”

    在这期间,穆尔并没有说话,他只是脸色更沉了一些,由于实在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待,三人便加快了脚步,朝着地牢的最深处前去。

    一路上,原本一直明亮的辉石灯都变得黯淡了起来,那是因为黑色的霉菌已经在灯的表面覆盖了一层,神术法阵虽然仍可以运转,但因为有着阻碍,所以明显有些缓慢。

    不久,众人来到了地牢的最深处,椭圆形的囚室大厅。

    “吼!!”

    “嘶啦!!!”

    一声声非人的嘶吼从黑暗的囚室中传来,这声音凄厉而嘈杂,完全不是正常生物能够发出来的,听到这些声音,阿坦尼斯不由得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干脆利落的启动了法阵,瞬间,相较起最开始显得有些暗淡的正能量光芒照亮了整个大厅。

    而因这光芒,乔修亚等人清楚的看到,在原本关押着邪教徒们的囚室中,已经没有哪怕半个人类模样的生物了,在双层的封印栏杆背后,一个个扭曲古怪,浑身上下都是变异特征的怪物正惨叫着经受着正能量光芒的照射。

    它们造型各异,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完全不像人,这些诡异的怪物或是肢体肿大,或是浑身上下满是一团团胡乱生长的肉瘤,它们的身体上有着一条条诡异的裂口,而浓郁的黑色汁水正顺着裂口不停的喷溅,散发出腐烂发酵的腥臭。

    “这些就是瘟疫的源头……来自远南的瘟疫邪教徒们,它们的身体组织和黑水就是被我称之为黑血症的瘟疫载体,可以当做样本。”

    乔修亚一边对老法师说着,一边在手心凝聚起了一团仿佛小太阳一般的炽热斗气,大气被极端高热蒸烤的扭曲,他面带不愉之色看着囚室背后的群魔乱舞,淡淡的说道:“早点取样,就能早点毁灭这些恶心的玩意,混沌生物就是扭曲的堆砌,瘟疫邪神的手下尤其如此,它们多留在这个世界上的半秒都令人无法忍受。”

    “自然。”

    穆尔也没有多话,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扭曲,仿佛噩梦一般的怪物,它们每一个都比深渊中的恶魔更加丑恶。

    就在老法师的身前,正对着的囚室内,就有一个浑身浮肿,满是肉瘤的不规则肉团,那些肉瘤上都长着如同鳗鱼般的利齿巨嘴,喷吐着恶臭的浓汁,这肉团还时不时颤抖,蠕动一下,穆尔发誓,他是真的被这场面恶心到有些想吐。

    取样的过程比较简单,就是将这些怪物的身体组织保存在密封的白水晶瓶内,使用法术保证其活性,在为每个混沌生物取样保存后,乔修亚便和阿坦尼斯留在地牢,将它们一一净化,穆尔则是在确认自己身上没有沾染上瘟疫后,便迅速赶回待客厅,为其他法师讲解这次任务的要点。

    “这是非常可怕的东西,和以往你们研究过的流感和其他疾病并不一样,你们必须提高警惕,对它的实验绝对容不得丝毫大意。”

    看出在场的某些法师的眼神中,似乎还有一丝对瘟疫的轻视,穆尔不由得大声强调道,他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假如有人意外沾染上瘟疫,然后我们暂时还没研制出疫苗抑或是对应的治疗法术的话……相信我,我以名字发誓,我绝对不会留丝毫情面的将你彻底消灭。”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就近乎是威胁了,不过在场的法师都是聪明人,虽然有些人自持实力强大,并不是很在意,但在穆尔如此直接的告诫下,还是提高了警惕。

    毕竟,第三样研究室的法师基本都是穆尔的学生,或者是后辈,只有少部分算得上是合作者,老法师的威望很高,在他带领下,这群法师迅速确定了好了接下来的行程和实验中的注意事项。

    由于摩尔达维亚主城中没有完善的实验室,所以他们将马上出发,前去尼西埃雪山凛冬堡学院,那里附近的实验室可以进行对混沌瘟疫的研究。

    当然,他们中途肯定会去学院免费兼职一下法术学院的老师,为培养摩尔达维亚新一代施法者做贡献要知道,在场的所有人都至少是白银高阶的高等法师,而且学识丰富,单论教学功底,比野法师不知道强多少倍,能完美的解决凛冬堡学院暂时师资力量不足的难题。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乔修亚解决了厄瑞玻斯之匣的问题,加上诺查丹玛斯的嘱咐,这些皇家法师协会的法师每次出场的费用都足够令一个小贵族感到肉痛,更别说十几个人一起去轮流当老师了。

    由于在离开地牢之前,就已经和乔修亚等人打过招呼,所以穆尔便直接准备带人离开,他的手上有好几份瘟疫的样本,圣劳伦教堂还会额外保存一份,假如需要,也能随时传送回来拿,他们留在圣劳伦大教堂也没事情可干,不如早点出发,开始工作。

    于是,在黑发牧师德拉诺的指引下,十几名法师便朝着教会传送阵走去。

    而在路途中间,他们遇到了在莹和凛的带领下,显得有些步履匆匆的圣骑士。

    “日安,洛兰达先生。”

    年轻的牧师停下了脚步,恭敬的对金发的圣骑士行礼道:“您的审讯工作还顺利吗?”

    “日安,小德拉诺。”

    一开始,洛兰达的表情看上去很是沉闷,上面仿佛写满了恼怒,直到德拉诺对他打招呼后,圣骑士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然后低声道:“并不顺利,他们才刚刚被蛊惑不到几天,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问不出来,完全就是混惑我们判断的棋子。”

    两人稍微交谈了几句后,便互相告别离去。

    在继续前往传送阵的路上,穆尔先是察觉,圣骑士离开的方向正是通向圣劳伦教堂地牢的走廊,随后,他才迟迟的回忆起对方的身份

    那似乎,是七神教会新一代的最强圣骑士,三十岁不到就摸到极意境界边缘的天才,当代教皇的教子,洛兰达啊!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除了老法师之外,其他法师也都陆续发现了这点,在圣骑士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时,队伍中便出现各式各样的低声交谈:“等等,刚才走过去的,不是洛兰达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北地,和远海圣山隔着一整个大陆!”

    “对,我之前都还在想,教会怎么会没派自己新一代的代表进使节团,反而倒是派了一名格兰登修道会的大修女过来,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在北地的摩尔达维亚!”

    说到这里,在场的所有人的顿了一下,不少人皱起了眉头,仿佛正在思考。

    “难道说,帝国皇室最近和教会有什么隐秘的计划?”

    某个法师轻声猜测到:“初春庆典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星期,各国使节团都已经离开,就剩下教会使节团还在帝都,并且时不时就会单独拜访皇帝陛下……而现在,洛兰达他又出现在北地……我们也正好被派过来,负责处理混沌瘟疫。”

    这的确很容易令人浮想联翩,顿时,所有人的表情不禁严肃了起来,他们的任务或许并非是简单处理瘟疫,说不定还有更深的涵义。

    阴天神隐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