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十章 冲进去

    远海夏季的疾风总是夹带暴雨,阿诺斯之渊更是如此。虽然倾盆大雨已经逐渐停息,甚至就连起伏的巨浪都变得温顺,但仍有一丝绵绵细雨不曾断绝,随着略显冰寒的海风回卷在波涛之上。

    或许是因为乔修亚和教会众人全力出手造成的余波,又或许是大漩涡中那诡异仪式的影响,在天上出现第三个混沌符文时,漫天厚重的雨云便裂开了些许裂缝,双月的银光如水倾斜而出,仿佛阶梯一般垂落于海。

    诡异的平静与突然平复的浪涛,还有温润的月光,都与这片暴躁的海域格格不入,令人心生疑惑,暗觉不安。

    不过黑龙少女却很是喜欢。

    白色的方舟在稍显平静的大海上急速航行,在战士黑红色斗气的帮助下,时光号的速度一节快过一节,甚至超过了海中以速度见长的剑鱼,

    黑站在船首,就在乔修亚的身后,她抱着自己主人的腰,脑袋微侧与战士一起看向漆黑的海天交际线,耳边隐约传来远方大漩涡的隆隆震鸣。

    急促的海风从少女的身侧掠过,飞散的发丝倒卷到黑的脸上,害的她鼻子不由得有些发痒,而就在这时,乔修亚伸出手,帮助少女将额前的散发整理至耳后,与此同时,一声柔和的嘱咐传来。

    “黑,脑袋离远一点,你的角刺到我了。”

    听到这句话后,黑龙少女便乖乖的缩了缩头,将自己脑侧的坚硬龙角挪远了一点,免得妨碍到战士操控斗气。

    不过就算如此,她也没有松开自己的手。

    因为主人的身体,很温暖。

    和岩浆的炙热不同,和火焰的舔·舐不同,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洛兰达先生,罗布泽克先生和萨雅小姐的圣光也很温暖,但和主人身上的这种温度不一样。

    那是一种奇特的安心感,令她忍不住去亲近。

    黑曾经是一匹战马。

    一匹普通的龙血战马。

    这种战马有很多,在西部大平原和兽人的战场上,这种拥有些许龙兽血脉的战马是作为先锋军团骑士们的标配,它们有着龙兽的体力,又有马儿的忠诚,是帝**队中性价比最好的坐骑。

    不过,正因为是战马,所以它们将会跟随自己的主人一起踏上战场,正面应对狂暴的兽人大军和足以碾碎的一切的石犀重骑,和人一样,它们随时都可能死去,也可能在战斗中残废跛腿,因为是坐骑,所以它们的生命微不足道,没有多少人会真的在意。

    黑是幸运的,它曾参与过数次大战,并完好无缺的归来,它也是不幸的,因为战争连绵不绝,一战结束了还有另一战,这次完好无损,下次一样有可能被砍成碎末。

    战马时期的黑,什么也没想,它没有那个智慧,也不懂战争的局势,它只能理解到这么一件事自己的生命如同烛火,如同夏花,随时都有可能熄灭,随时都有可能凋零。

    直到那一天。

    一个黑发的高大战士面色匆匆的来到了马厩,他一眼扫过马厩中所有正在进食的马匹,然后随手一点。

    战马命运由此改变。

    这位战士并不是一个好骑士。

    前往北地的一路上,他虽然照顾战马的体力,但骑术却算不上精通,有些时候御使缰绳的力量用的太大,甚至勒的战马脖子上都出现了血痕……当然,这其实不算什么,在战场上这种事情经常发生,而且战士至少只是赶路,并不是要和谁决一生死,战马虽然疲劳,但还算得上游刃有余。

    随着时间流逝,战士的骑术进展神速,而他也来到了自己的目的地,一座被霜雪覆盖的大城。

    “好了,马儿,你自由了。”

    纷飞的大雪之间,战士解开缰绳,去除了战马身上的马鞍和其他束缚,他摸着马儿脖颈后的鬃毛,轻声对着它说道:“你有着龙的血脉,想来能在这片荒野中生活的很好,自此之后,没人可以束缚你。”

    看着战士果断的转身,一步步坚定的走向那座黑色的大城,战马的心中不由得感到疑惑,作为战争坐骑而生的它从来不理解何为自由,没有人类的束缚,反而让战马感到不安。

    正如同水朝着低处流动,云彩也会升入高空,一匹战马没有主人,又应该如何生活呢?

    它不知道,战马尝试在城外徘徊了数日,然而却依然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在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它干脆沿着战士的气息,来到了他居住的府邸。

    黑至今为止还记得,战士在再次见到它后,那略显错愕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温和的微笑。

    “那好,既然如此,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坐骑了。”

    它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

    因为战马是战士的坐骑,一直都是,从未改变。

    所以它愿意陪伴这个男人朝着敌人冲锋,愿意陪伴这个战士对抗黑潮,哪怕是再怎么危险,也无法令战马感到惧怕,因为它知道,任何艰难险阻都无法挡住它背上的这个黑发的战士,他仿佛就是为了战胜一切而生。

    接下来便是胜利,接连不断的胜利,战士实力提升的速度太过快速,以至于战马远远追不上他的进度。

    或许,这就是离开的时刻,它心中有着隐约的预感,坐骑跟不上主人实力,本就会被放弃。

    但,这个黑发的男人却慷慨无比,对于自己这头普通的龙血战马,他愿意花费惊人的钱财,去购买古龙的血液,去购买珍惜的觉醒药剂,不嫌麻烦的去准备一切能够提升它实力的材料。

    他亲手给予战马力量,给予半龙智慧,给予黑龙少女尊严,给予她现在和未来,给予黑真正意义上的希望。

    战士的身侧,环绕着黑色的气流,那是无数惨嚎着,憎恨着的灵魂碎片,无数魔怪的怨念在杀意波动中汇聚,然后构成他的力量,其中不乏巨龙的哀鸣,黑对这力量感到由衷的恐惧,却不能阻止她亲近乔修亚的本能。

    因为那温暖的感觉,并不会因这些肤浅的因素而变得冰冷,看似冷酷的战士,内心是如此的炙热,仿佛燃烧一般。

    或许,这种感觉,就是所谓的忠诚。

    天上的符文,再次缓缓浮现。

    伴随着第四颗扭曲符文出现,气氛越来越压抑,一丝深渊的力量开始化作一层薄薄的黑雾,贴在方舟的圣光护罩之上,令人牙酸的腐蚀声响起,原本坚固无比的护罩开始被侵蚀扭曲。

    但一圈白色圣光浮起,将所有深渊雾气阻隔在外。

    “熙日之光,护佑于此。”

    萨雅此时手持一件权杖圣器,站立在时光号的甲板中央,大修女站在原地,嘴中轻声念着虔诚的祷文,而一圈圈治愈圣光便化作强大的加持之力,笼罩在方舟中的所有船员和方舟本身上。

    上次他们靠近大漩涡时就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对于深渊力量的侵蚀,萨雅应付起来简直轻车熟路,七神教会早有准备。

    说来也是有趣,在场的教会三人,觉醒的都是不同的圣光,萨雅觉醒的自然是治愈圣光,罗布泽克是杀伤力最强的天炽圣光,而洛兰达则和历代教皇一般,觉醒的是审判圣光。

    据乔修亚所知,三种不同的圣光之力可以融合,暂时模拟近似神明的力量,这是流通于教会高层内部,秘传中的秘传,最高等级的秘法,看样子,他们三人都知晓这种秘法,不然也不会特意一齐派来完成任务。

    至于这秘法是叫做雅X娜的惊叹还是其他的什么,战士并不知道。

    “那些怪物追不上。”

    罗布泽克此时正在和洛兰达,希尔与菲娜一齐关注紧跟方舟后方的那三头接近极意级的混沌魔物,他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解气的笑容:“上次趁着方舟没有防备,从侧面扑上来围攻,这次还想故技重施?呵呵。”

    金发圣骑士面色冷漠:“毕竟怪物没有智慧,它们说不定也没有记忆,谁知道呢。”

    海龙女士也回忆起了上次那惊险的战斗,看着被越拉越远的混沌魔物,她冷笑了一声:“壳硬有什么用?速度这么慢,活该吃灰啊!”

    上次和这些荒神战斗的时候,菲娜因为不知道它们的身体强度贸然上前缠斗,差点就被一头龙虾般巨大的水晶甲壳怪物用巨钳拦腰截断,现在想来,她还是有些后怕,心生愤慨。

    而希尔却在心中默默计算方舟的速度,半响后,他皱眉说道:“我们的速度快过头了,在这么下去,不要一小时我们就能靠近中央大漩涡……就这样进去?这种速度没问题吗?”

    没人回答精灵少年的问题,这或许算得上是默认,希尔见状不由得耸耸肩:“好吧,你们相信时光号的结实程度,不过我要说一句,这种级别的大漩涡涡流力量很大的,方舟不一定扛得住……”

    船首,没有人打扰乔修亚和黑,战士操控自己的斗气,让方舟继续朝着大漩涡急速而去。

    时光号逐渐靠近大漩涡,能感觉到深渊的气息愈发浓郁,在一股股诡异力量的作用下,天空中的阴云合拢了缝隙,银色的月光不在垂下,淅淅沥沥的细雨也逐渐化成倾盆暴雨。

    天地间一片苍茫,而云层上那扭曲的混沌符文却醒目无比,如今的符文数量已经增加到了六个,看这数量和形状,那未知的仪式说不定已经完成了四分之一以上,这顿时便让众人的心情从干掉了一大群海兽,摆脱三头强大魔物的轻松中脱离,变得越来越严肃。

    “那究竟是什么仪式?”

    洛兰达紧紧盯着那些混沌的符文,他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我感觉周围的环境越来越陌生,阿诺斯之渊已经开始产生异变了。”

    “周围海水已经被腐化,时光号底部的圣光符文正在被深渊力量侵蚀。”罗布泽克得到船长方面传来的讯息,他也是满脸严肃道:“虽然方舟早就做好了相应的准备,可是这次的侵蚀速度比上次要快上好几倍,融核之星中的能量已经有点供不应求了。”

    菲娜的话就非常干脆:“这样的话,那我来加一把力。”

    话未说完,这头龙女便干脆的俯下身,一只手按在方舟的甲板上。

    一股青色的雷电力量混杂着大量魔力,形成了某种奇特的磁力,它排斥这大海深处传来的磁场,为时光号降低了不少重量,乔修亚颇感兴趣的转头看了菲娜一眼,然后便控制自己斗气的分布,不去干扰龙女的出力。

    这种能力是雷电魔力的进一步应用,他原本以为菲娜只是一头普通的雷系海龙,没想到实力居然也有这个程度,真是令人惊喜。

    方舟的速度更快一筹,现在,它几乎是在海面上飞行,船底压根就没怎么和海水解除,两股不同的力量同时排斥着海水,拖拽着它极速前进。

    风雨被这艘巨舰甩到身后,四周的风景化作浮光掠影接连消失,而阿诺斯之渊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股逆流的暴风,这暴风的中央正是时光号。

    无视滔天海浪,无视倾盆暴雨,无视席卷的狂风和汹涌的洋流,一切阻碍在方舟的面前都如同虚幻,这个白色的巨舰以一条直线朝着大漩涡直奔而去。

    船长室,紧盯着方舟上仪表的红发老者惊得手中的玛瑙烟斗都掉在了地上,在那密密麻麻的魔法仪器上显示的速度,令他揉了三次眼睛也不敢相信,他不止一次的低声喃喃,表示自己的惊奇。

    “这真的是在海面上行驶的巨船?我这是骑着巨龙在天上飞吧?!”

    不管怎么说,事实都是如此。

    半个小时的时间飞逝而过,众人可以清晰的听见不远处中央大漩涡的隆隆声。

    而在船首,居高临下俯视远方的乔修亚已经能看到不远处的景色。

    天穹之上,无数阴云汇聚成团,紫色雷霆纵横其中,释放出令人心生烦躁的诡异电光,而八个扭曲的混沌符文悬挂在其上,已经构筑出一个大阵的四分之一。

    而一个漆黑如墨,庞大无比的漩涡发出远超雷鸣的滚滚轰鸣,它一眼看过去几乎望不到尽头,直径粗略估计足有十几公里那般巨大,恐怖的涡流形成的激浪在如同漏斗的漩涡内侧扫动,仿佛能粉碎一切异物。

    这种景色,只要看一眼就令人心生震撼,就算是在场的众人都已经见过这一幕,手中动作也不由得微微一顿,庞大无比的时光号方舟在这个漩涡旁就如同灰尘一般微不足道,随时都有可能被它吞没。

    轰轰轰

    浓郁无比的深渊气息从这大漩涡发散而出,漆黑到见不到丝毫光芒,就连闪电也无法照亮的漩涡中心仿佛是一个通向异界的出入口,而无数海水就这样从哪里倾泻而去。

    “怎么办?”

    有人如此问道,他的声音显得有些迟疑,似乎还没做好准备。

    “冲过去。”

    战士就这样干脆的回答:“我们以直线冲进漩涡中心。”

    与此同时。

    船舱中,有一个灰发女孩,正偷偷的看向甲板上的众人。

    她的目光凝聚在站在最前方的战士身上,眸中有莫名的情绪转动,片刻之后,眼神归于坚定。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