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十一章 大陆的碎片

    在混沌符文的影响下,阿诺斯之渊正在经历一场天翻地覆般的变化。

    所谓的符文,便是概念的具现化,它存在的本身就意味着某种力量,而现在,因为越来越多的混沌力量在天空上汇聚,它们与深渊裂缝中透露出的深渊气息结合,让整个大漩涡都仿佛化作了异界。

    那是创世之初便存在的混沌虚无,和万物终结之后的混乱毁灭,两者纠缠在一起,产生了种种恐怖的异变。

    假如从天上向海面看,能够现,一层黑色的透明薄膜笼罩了整个中央大漩涡,涡流搅动的巨浪在符文的作用下,被紧紧的收束在漩涡之中,整个阿诺斯之渊中的暴风和阴云以肉眼可见的度消散,阳光重新照进这片海域。

    但与之相对的,中央大漩涡则是彻底被黑膜笼罩,与外界隔绝。

    这种天翻地覆般的变化,位于大漩涡边缘的时光号体会到的远比其他存在更多,就在乔修亚出冲击大漩涡中央的指令后,天空中,第九颗混沌符文凝聚,那诡异的仪式已经完成过三分之一,它开始挥自己一小部分的力量,影响这个世界。

    薄膜之中,风,火,水,地,四大元素构成的物质世界开始逐渐变得淡薄,一切色彩都逐渐消去,天地与海水皆化黑白二色与此同时,空气中的热量被抽取,翻腾的浪潮冰结,急搅动的漩涡涡流中开始出现一块块坚固无比的巨大冰山,它们以每秒近两百米的急朝着‘渺小’方舟撞去,仿佛要将其碾为齑粉。

    “它开始对付我们了。”

    压根没有在意那一块块数百米高的冰山,罗布泽克冷哼一声,他先是抬头看了眼天上正在缓缓转动的不可名状符文,然后低下头,凝视着大漩涡漆黑无比的中央。

    “就这样?真是可笑。”

    圣骑士如此说道。

    漩涡的边缘处,突然爆出一点光亮,这光芒如天上银星闪烁不定,而下一瞬间,这仿佛幻觉一般的银光骤然暴涨,煌煌圣光化作一柄巨大的十字战锤,它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握住,然后朝着周边的冰山猛地敲去。

    数百米高的巨大冰山当即粉碎成无数碎片,可纷飞的冰屑中仍然蕴含着恐怖的混沌力量,假如被普通人接触到,至少也要大病一场,身上留下些许后遗症,不过接下来又有两种不同的圣光自方舟上升起,挡住了所有残余的冰块。

    被赤红色斗气和雷电魔力笼罩的纯白方舟就这样,在圣光的庇护下破开所有冰层,从漩涡的外围一路向下突进,来到了涡流的中部。

    假如是普通的舰船,就算能抵挡住阿诺斯之渊中央大漩涡的恐怖涡流,也绝对没有足够的动力一路前行,他们肯定会顺着涡流无助的旋转,数十分钟后才没入漩涡的中央漏口,但时光号不同,在它之上,有两名极意,三名黄金,而方舟的魔能炉心以及融核之星的出力更是比得上一位极意,在众人没有留手的力量下,哪怕是数十公里大的漩涡也无法阻拦他们,整个方舟几乎是飞行一般在海面上掠过,基本没有去抵抗涡流的力量。

    不过,于翻腾浪潮中,有数之不尽的坚固冰块和深海礁石碎片接连不断的冲击圣光屏障,教会三人只能选择其中有威胁的击碎,而威胁较小的就全部忽视,能看见一层层巨浪在巨力作用下,如同钢板一般轰击在六边形的白色护罩上,将其击起一阵阵涟漪,却无法将其突破。

    似乎是看出这种小问题难不倒众人,所以天空之上,第十颗混沌符文凝聚完毕。

    瞬间,笼罩在这片海域的诡异力量顿时增强不少,时光号外围的圣光屏障顿时便缩小了一圈,而方舟顶端的融核之星也变得更加黯淡,不复之前如小太阳那般耀眼。

    “小心!”

    强烈的危机感涌上乔修亚心头,正全力操控斗气,控制方舟行进方向并抵消涡流冲击的战士不由得大喝一声,然后当机立断,偏移了方舟的行进方向,朝着漩涡中心的侧方急前进。

    下一瞬间,天空上凝聚出了无数颗苍白的光点,这些光点有大有小,但全都不约而同的垂下一根根光柱,射向时光号偏离航线前原本应在的位置。

    恐怖的高热在瞬间就蒸了巨量的海水和冰块,升腾起连绵不断的厚重蘑菇云,白色的风暴卷过方舟的后侧,将汹涌的海潮撕开一个大口,希尔看着这一幕倒吸一口气:“它先是吸收整片海域的热量,凝结冰块撞击我们,然后又用这些热量化作光柱射击!”

    “不能拖,我们加快度!”

    心如电转,乔修亚知晓,天空上的,肯定是某种越极意级的大仪式,这种大型仪式魔法的启动度非常慢,但在完全启动之前就能挥出一定的效果,汲取能量,释放能量只是它众多功能中的其中之一,越往后拖他们的机会就越少,鬼知道这种混沌魔法后续还有什么手段。

    众人来到漩涡的底层,这里的漩涡度比之前的更快,海水也近乎呈六十度角朝着下方收缩而去,在萨雅的提示下,众人都看见了那潜藏于大漩涡最底部,如同漏斗般涡流中心中的漆黑裂缝,浓郁的深渊气息从中涌出,污浊着周边的海水。

    “就是那里!”罗布泽克大吼道,此时方舟旁浪潮的咆哮几乎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波动,就连雷鸣都无法压过:冲进深渊裂缝,时光号上有特制的时空法阵,我们去深渊的另一侧!”

    “只有在深渊那一侧,我们才能彻底封印深渊裂缝!”

    “真刺激!”

    洛兰达接过话头,他先是大笑一声,然后严肃的对战士保证道:“别担心,七神教会能牵引方舟回归迈克罗夫世界,辉光火种法阵就是为了保证我们能在深渊中生存!”

    “前提是我们要能干掉这个仪式的主持者!”

    乔修亚此刻眉头紧皱,他俯下声,单手按在船,以便更加精准的控制自己的斗气:“别和我说话了!”

    时光号现在几乎是垂直‘飞进’大漩涡的中央,周围的海水因为急旋转,已经呈近乎九十度的倾斜,方舟正是顺着这层已经旋转出无穷冲击波的漩涡内壁一路下滑,急靠近那条漆黑的深渊裂缝。

    时光号的屏障已经无法挡住这种级别的冲击,原本纯白无暇没有丝毫划痕的船身上便多出了众多可怕的凹陷,甚至有一些外层的甲板脱落,跌落在海水中,然后被撕裂成无数碎片。

    贯通两个世界,内蕴深邃黑暗的空间裂痕看似只是细细一条,但实际上足有近千米长,一百多米宽,它正是阿诺斯之渊中央大漩涡的中心,也是其产生的原因,数之不尽的腐化海水从中涌入另一个世界,形成了这巨大的漩涡。

    此时,大漩涡之上,第十一颗符文于云层中凝结,这已经接近整个仪式中一半的符文数量,这颗符文凝聚之后,形成万物的元素力量开始絮乱,世界的外壁扭曲,伴随着层层黑云消散,一颗月亮悬挂于天空正中。

    但这月亮却并非是迈克罗夫大6上的银色双月,它的颜色阴晦无比,仿佛是血液开始凝固,却又未彻底凝结成血痂那般的黑红色,它的光芒照射在大漩涡的海水之上,顿时将其转换成一层层滔天血浪。

    时空被置换,黑膜内部的世界已经彻底陷入深渊中的某层,那一层深渊位面里的阴晦之月也投影出自己的部分力量,让万物腐朽堕落。

    在混沌符文的引导下,这黑月垂下一道如血般的光华,朝着时光号直射而去,此时不比之前,乔修亚压根没有余力去改变方舟的方向,他只能咬牙催动斗气,让度更快一点。

    “使用炉心溶解,全力加!”

    船长室内,红的老者怒吼着下令,他的身侧诸多实力稍弱的船员都被方舟剧烈的颠簸和周围的深渊气息影响而晕了过去,仅剩下白银中高级的大副和精锐船员还能勉强支撑。

    “是!魔能引擎负荷运转,自爆核心质点,全力加!”

    残存的技术人员也立刻按照船长的指令进行调控,顿时方舟的引擎便爆出一阵轰鸣,时光号中央的心脏地带,巨大的魔能炉心开始负荷运转,维持其能量运输的核心魔法质点已经被彻底引爆,在短暂的数分钟内,这艘巨舰的动力系统将会以自毁为代价,爆出数倍于平时的能量。

    “轰!嘭咔!!轰”

    时光号的底层,那些如今已经毫无用处的防水船舱在瞬间就被这股巨力震碎,而接下来的就是黑和菲娜原本居住的底层船舱,炉心溶解释放的狂暴魔力全力推动者方舟强行,其代价便是整个船体渐渐崩溃。

    七神教会早就预估到了类似的场景,他们早就做好了一切规划,反正只要方舟核心处的法阵没有被摧毁,他们就能牵引众人回归,船体的完整压根不重要。

    在这种力量的加持下,仅仅是一瞬,原本就快要被血色之光追上的白色方舟,便一边破碎,一边化作一道残影,以急投向进深渊裂缝。

    在船乔修亚视野中,眼前的漆黑裂缝越来越大,其中的漆黑气息也越来越凝实,此刻他满心都是兴奋,这一场冲锋可比他之前任何一次突击都要刺激的多了前世可没这么大一艘船给战士浪!

    而就在时光号进入时空裂缝的那一刻,整个残缺不堪的船身最中心,保存最为完好的地带,突然亮起一阵温润的圣洁之力,它如同水一般将整个方舟笼罩起来,形成了一个其他的椭圆形护罩。

    下一刻,时光号便彻底没入时空裂缝,而紧追在众人身后的那道如血月光也因为失去了目标,缓缓消散。

    天空上,第十二个混沌符文,缓缓凝结。

    混杂着不可计量的汹涌海潮,方舟彻底没入时空裂缝,站在船的乔修亚只能看见一切如浮光掠影在时光号周边出现又消逝,隔着那层透明的圣洁光膜,他看见了时光裂缝彼端的景色,那是一个鲜红的世界,血月悬挂在苍穹之上,一座座浮空山峰悬浮在天空之中,而底部则是看不见尽头的无尽虚空。

    一座座庞大的浮空山峰间没有任何事物相连接,其中有许多山峰已经化作碎片,变成悬浮在天空中的无数粉尘,而时空裂缝开启在它们的上空,漆黑的海水自裂缝中汹涌而出,它们化作一道巨大的瀑布,朝着这个深渊位面的底部垂落。

    而一艘残破不堪的纯白方舟穿过了裂缝,浮现在半空中,和海水不同,它借着之前炉心融解的加还有乔修亚与菲娜的力量,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朝着一座由黑色岩石组成的岩石山峰飞去。

    “要撞上了!”

    洛兰达睁大眼睛,震惊的看向在眼前不断放大的黑色石山实际上这玩意庞大到堪比一座中型海岛,称其为山实在是低估了它但不管怎么说都很可怕,时光号虽然坚固,但假如以这种度撞上由纯粹石头组成山峰,肯定也会四分五裂。

    “别废话,洛兰达,集中精神!”

    罗布泽克怒吼一声,他立刻举起手,身侧无数圣光符文涌动,而金圣骑士也醒悟过来,同时催动圣光和斗气,开始疯狂的凝聚。

    就在残破的方舟即将撞上石岛的那一刻,时光号两侧,突然出现了两个由圣光形成的巨大光轮,这光轮率先撞在那黑色的坚岩上,击打出无数岩石碎片,然后便接着这股力急旋转起来,带着方舟急前进。

    顿时,时光号便如同一艘诡异的船型双轮车,飞机迫降般朝着这浮空岛屿的内部急滚动前进,而几十秒后,那从天而降的恐怖冲击力在这种诡异的方法下消除殆尽,方舟也因此彻底进入了这浮空岛屿的深处。

    沿途的地面,在双轮的碾压冲击下片片崩碎,岩石如同浪潮一般朝着外侧翻涌,整个黑色的岩石大地被犁出一条长长的的深邃沟壑,以直线蔓延。

    一处漫长的大峡谷底部,时光号缓缓停止,而甲板上被颠的不行,差点就要甩出去的众人也都齐齐缓了口气只见希尔被菲娜静静的抱在怀中,而海龙女士两只脚都插在甲板之中,抗衡那恐怖的颠簸。

    教会三人组则是齐齐用圣光固定住自己,仿佛铁钉一般镶嵌在船身上,这才没被甩出去,而乔修亚也差不多一样,不过他身上挂着一个差点被甩晕过去的黑龙少女,黑在那种颠簸下也没有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

    船舱内,几乎所有的船员都晕了过去,有些人还因为颠簸而受了重伤,不过此时也没人能照顾他们,只能听天由命。

    摇了摇头,清醒了一点的乔修亚看向周围,这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巨大峡谷,而方舟就位于峡谷的底部,大概有千米深,峡谷两侧和地底都由诡异的黑色岩石组成。

    由于众人还没缓过气来,所以战士率先认真的观察着周围的地势,但看着看着,他不由得感觉到一丝不对这峡谷的底部太过光滑,仿佛被什么东西打磨过一样,除却之前方舟犁出的沟壑,完全没有任何凹陷和凸起,这是自然中不可能形成的现象。

    回忆着记忆中,时光号降落时,他在半空中的那惊鸿一瞥,乔修亚忽然惊觉,这一座座悬浮在半空中的岛屿,仿佛就是一个完整大6的碎片,而这座石岛上的巨大峡谷,更像是一道巨大的伤痕……由什么武器击打而出的伤痕!

    微微吸口气,战士顺着自己的想象更加深入的思索,不由得为此感到震惊假如一切真的如他所想,那么当初生在这个深渊位面的战斗要何等惨烈?以至于大6蹦碎,残留的伤痕化作千米深的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