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八章 他们不知道

    乔修亚相信3号的猜测。

    人工智能小姐原本是不会说‘怀疑’‘可能’‘说不定’这些词汇的,她的计算逻辑中处于暧昧中间态的过程非常少,几近于无,但因为长时间和人类接触,3号学会了使用这些词汇,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逻辑有所改变。

    她的怀疑和猜测,实际上就是百分之百的确定,委婉的说法并不能改变事实。

    “死了吗。”

    乔修亚偏过头,他有些出神的看向摩尔达维亚主城的西方,双眼注视着阿方索·卡洛斯当初居住的府邸:“说起来,已经两年了。”

    自他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后,已经两年。这两年中,他改变了许多事情,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乔修亚虽然没有刻意的去保护,守护什么,但因为他而无缘无故死的人很少,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阿方索或许是第一个。

    两年的时间并不算长久,战士还记得在那个初雪降下的冬日,那个对他发出善意提醒的中年商人。阿方索其人品质良好,有野心,有勇气,有果断的决绝和上佳的话术技巧,由他来掌控自己的产业,乔修亚很放心。战士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信仰契约和责任,不可能不会背叛他,所以交付在阿方索手中的权利也越来越大。

    但他死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死的。

    没有人会去针对,刻意谋杀一个普通的商人,并且隐瞒他的死讯。不用脑子,乔修亚哪怕是用膝盖想都能知道,背后谋划阴谋的人肯定是为了针对拉德克里夫家族,也就是为了针对他才会这么做。

    “一个多星期前,我身处圣山,而伊斯雷尔陛下也恰好离开。”

    乔修亚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声音平静,听不出有什么情绪:“诺查丹玛斯大师在凛冬堡管理学院,和那群帝都法师一起研究黑血瘟疫,而卡欧斯家族的力量也随着布兰登前往摩尔多瓦而分散了。的确,在某些人看来,这大概就是我势力最衰落的时候,想削去我的臂膀,这个时间最为合适。”

    3号并没有说话,敏锐的人工智能能够看得出来,乔修亚的身体是真的没有生气。对方的心跳缓慢而沉稳,呼吸平静而有力,血液在血管中伴随着澎湃的生命能一齐流动,战士的一切体征都是如此正常……以至于令她感觉到了恐惧。

    “阿方索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他的实力弱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杀死他不会留下太多痕迹,通过伪造的汇报和通讯隐瞒一段时间,绝大部分线索都会自然断掉。”没有注意到3号的表情,乔修亚轻声自言自语道:“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人针对我?”

    他语调低沉,沉重的疑惑感在空气中回荡。

    而来自灵魂本能的惊恐感则是在人工智能的灵魂的深处蔓延。

    3号感觉一股无形,她压根无法侦测到的能量正在干扰魔力投影,令自己的身躯如同水中的画面那般开始波动扭曲了起来。

    这只不过是乔修亚本能的精神波动造成的,他的一丝怒意无意间搅动着大气中无形的元素和魔力,甚至激活了它们的活性,使得整个领主府塔楼楼顶的温度逐渐升高,甚至产生了如同极光一般的魔力闪光。

    就在3号的魔力投影快要因此消散时,乔修亚转过头,注意到这个情况,他立刻伸出手,帮助人工智能稳定身躯。元素的躁动被抚平,乔修亚平复心情,使得周围的异像全部消失,他抱歉的笑了一声,而3号在稳定身形之后便冷静的接过话头道:“乔修亚,针对你的人一直都很多。”

    她不介意这场小意外,反倒是漂浮在战士的身前,如数家珍般说出了一个个理由:“拉德克里夫家是皇帝直属五大军团的专属矿石供应商之一,占据了一大部分的利益蛋糕,其他矿石商人针对你并不奇怪,这是其一。其二,你家族的产业正在逐渐转型,准备包揽整个生产链条,与武器铠甲相关的老牌商人也视拉德克里夫家族位眼中钉。”

    接下来的理由,大多都是利益方面,乔修亚听完后,却不觉得惊讶,任何一个贵族和商人都有着无数天然的竞争对手,也即是所谓的敌人,在帝国这个蛋糕没有做大之前,每个人的份额都是固定的,只有抢夺其他人,才能使得自己壮大。

    他的产业也是如此,之前战士和阿方索就是在抢夺老牌武器商人们的市场份额,这肯定引起了大多数人的不满。而只要阿方索一死,拉德克里夫家的产业陷入混乱,自然就会有其他人取代持剑之手在市场上占领的份额。

    就在阿方索死去到被发现的这段时间,说不定已经有许多份额在对方的操纵下被夺走了,越向后拖,损失就会越大。

    而除却利益之外,3号也说了几种政治方面的理由。

    皇室派和贵族派的矛盾,平民法师和贵族学院的矛盾,帝都本地贵族和外地贵族的矛盾,北方派和南方派的矛盾,新贵族和老贵族的矛盾,军功贵族和传统贵族,商业贵族的纷争……诺大帝国,山头林立,每个领域方面都有无数不同的派别在互相抱团竞争,就拿小小的北地四领来说,有贴近皇室的,有亲近教会的,有和皇家法师协会关系默契的,还有一心一意安心当土皇帝的。

    人心就是如此多变。由于皇子皇女们的成长,许多派别也都开始渐渐由此分化开来,各自暗中支持不同的皇子,这也算是一大派别。

    “拉德克里夫家族因为你的活跃,吸引了整个帝国的目光,这固然能让我们获得极大的名气,也会受到许多针对,乔修亚,不要小看你自己的声望,卡洛斯先生的死甚至有可能是你的其他从属者为了上位而暗杀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你的关注。这不是不可能。”

    3号一边说着,一边漂浮到战士的身侧,而乔修亚伸出左手,让对方娇小的身躯能够坐在自己的手臂上,他侧过头看着人工智能小姐,眉头紧皱:“居然已经到这种地步?”

    “当然到了这种地步。”3号微微摇头,轻叹一声:“帝国一共有几位极意强者?整个迈克罗夫大陆又有几位?你作为历史上最年轻的极意强者,未来可以说是必定进阶传奇,许多人会因此而不敢得罪你,但仍有一小部分胆子大的人想要试试你的水分、”

    “在那些人看来,这或许只是小小的试探,暗杀一位无关紧要,外派到帝都的管理人员对一名拥有极意强者的大贵族家族可以说是不痛不痒,既不会引起太大的报复,也能看清楚你和你背后家族的实力和反应,这样他们才好规划下一步行动。”

    “下一步?”

    听到3号说出这句话,乔修亚不由得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不会引起太大的报复?”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帝都所在的方向,嘴角微微挑起。

    当然不,永远没有下一步了。

    听到战士的自言自语,坐在对方手臂上的人工智能眨了眨眼睛,然后无声的笑了起来。

    那些人不了解你,他们以为你是一名普通的贵族,一名普通的战士,是可以被试探,被猜测,被琢磨的普通人。

    他们错了。3号如此想到,她看着乔修亚双眼中的光芒逐渐亮起,变得燃烧般明亮。3号知晓,这是战士开始认真起来的表现,他的怒火正在心中燃烧,积蓄着力量。

    人工智能的心中破天荒的对那些仍不知道是谁的敌人生出一丝怜悯,那是对必死的无知者,狂妄鲁莽,自大无比之人的怜悯。

    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招惹的是什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