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三章 难道魅力恢复了?

    “只有一个人。”

    不需要用眼睛去看,单单凭借龙车传来的震动,空气中的气味,周围环境的温度变化,乔修亚便知晓造成龙车停止的原因,那是因为有一个人撞在了最前方拉车的地行龙身上,强大的力量震动,使得龙兽暂时晕了过去。

    一般用来拉动龙车的地行龙,都是三角剑龙和石犀龙的混血后裔,经过迈克罗夫大陆上诸多种族千百年来的筛选血脉,这一种一般有十几米高的混血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新的种族,它体格健壮,性情温顺,耐力悠长,庞大的体型和厚重的护甲使得它不惧一般的魔兽袭击。

    地行龙的实力,实际上超过很多自然的原界龙,实力雄厚的大国都会培养地行龙骑士作为前锋攻坚。不过在前世因为龙祸,众多温顺的地行龙回归了野蛮本性,再加上它们的居住地都位于城市周边,所以发狂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势力敢于培育地行龙,就连龙车商队都少了许多。

    这一世,因为乔修亚极早就研制出了狂龙病的疫苗,狂龙病带来的危害远没有前世那么大,以至于地行龙仍然是迈克罗夫诸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只名为白芽的龙车商队培养的地行龙已经成年,它单凭体型和甲壳就有着白银高阶的实力,一撞就能将其撞晕的人类,实力定然在黄金中阶左右。

    “怎么。”

    拍了拍袖子上的灰,乔修亚有些纳闷的站立起身,准备出去看看情况。他早就注意到了路旁的男人,却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袭击商队:“黄金中阶打劫商队,究竟是什么想法?”

    要知道,黄金中阶已经可以算是一地的领军人物,这种存在去打劫商队,差不多就是地方军团的指挥官落草为寇,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乔修亚很快就知道对方是什么想法了。

    由于正是冬季,商队的护卫和主人都穿着一身厚厚的长衣,乔修亚也不例外,他懒得使用魔法变化相貌,就穿了一身带口罩的兜帽长袍,但此时站在昏迷的地行龙前和护卫们对峙的那个男人,穿着却十分简陋。

    这个长相粗犷,面有刀疤的男人上半身是一件风格狂野的黑色短皮甲,腰间挎着两把锋锐的弯刀,脖子上则挂着由各种大小不一的兽牙组成的项链,他的额头上绘制着一头正在咆哮的熊头刺青,证明了其野蛮人战士的身份。

    商队的护卫因为职业操守,战战栗栗的和这位野蛮人战士对峙,但任谁也知道,能一击就将地行龙打晕的存在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应付的,商队的主人此时正尝试和对方沟通,他愿意拿出钱财和部分货物换取商队的安全。

    一般来说,只要愿意交出钱财,绝大部分强盗劫匪都不会刻意杀人,毕竟胡乱杀人除了让自己上通缉令外并没有任何好处,但这位野蛮人战士只是沉默的摇了摇头,完全不和商队领队交流。

    但突然,他转头,看向刚刚从龙车后仓中走出来的乔修亚,青色的双眼中一片火热。

    原来是冲着我来的。

    对视一眼,战士立刻就明白了这一点。

    不过这样就更加奇怪了,乔修亚皱起眉头。假如对方是五色龙族抑或是邪教徒得知自己单独出行后派来的杀手,那么实力至少也要在极意高阶左右,换句话说,至少要出动几位大祭司。黄金级的存在再怎么多,也没办法拦住全力出手的他,这一点在圣山一战后应该没人不清楚。

    仅仅一名黄金中阶……这几乎就是一种侮辱,乔修亚心中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大人!”

    然而事实总是出乎战士的预料,这名野蛮人战士在看见乔修亚后,不仅没有上前攻击,反而立刻单膝跪地,然后以野蛮人的传统恭敬的向战士行礼。他用不太熟练的通用语狂热道:“请给我一个挑战您的机会!”

    包括战士在内,整个商队的人都呆愣了一瞬,商队主人,一名满头灰发的中年北地人和他的护卫齐齐转头看了乔修亚一眼,然后立刻就垂下眼睛,不敢和战士对视。

    虽然这个中年男人早就知道,这个一直遮住自己面容,还总是给人一种莫名恐惧感的客人身份绝对不会简单,可却没想到,他的身份居然大到了一名黄金中阶的野蛮人战士都会如此恭敬的地步,一时之间,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颤抖着和自己的护卫们退到一边,为两人让开空间。

    “你要挑战我?”乔修亚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慢步走上前,并伸手示意让那些商队成员继续退后,战士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你确定你知道我是谁?”

    “当然,大人!”这位野蛮人大声道,语气中蕴含着十足狂热:“正因为知道是您,所以我才特意在这里等候!”

    “也罢。”

    侧眼看了周围一圈惶恐不安的商队成员,里面还有不少妇孺,乔修亚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可也知道现在不是发问的时候,他摇头道:“这里不行,去旁边的树林。”

    话毕,战士的身影便消失不见,而那名野蛮人战士闻言后大喜过望,他立刻起身,身化一道黑色的狂风,朝着右侧的森林奔跑而去。

    接近一分钟后,摩尔多瓦和摩尔达维亚交界处的一片普通森林中央,出现了两个人影。

    将兜帽放下,乔修亚看着身前这名仍然一脸兴奋,神情没有半点改变的野蛮人战士,他径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乘坐这辆车前往摩尔多瓦的。”

    很明显,这名野蛮人知道战士的身份,不过他还算谨慎,并没有在商队面前道出乔修亚的名讳。

    “我名兰度,来自大陆西南的科尔瓦沼泽。”因为看见了战士的脸,野蛮人战士的态度变得更加恭敬了,他将腰间的双刀拔出,然后插在身前的雪地上,表示自己毫无恶念,这位名为兰度的野蛮人大声道:“大人,我曾有幸在圣山亲眼目睹过您战斗的姿态……”

    由于兰度的通用语并不是很好,乔修亚也只听懂了一个大概,但意思已经传达到了。

    为此,战士深深的叹了口气。

    眼前的这个野蛮人战士,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的崇拜者。

    由于靠近远海圣山,远南大地上的所有生物几乎都信奉七神,科尔瓦沼泽中的野蛮人部落也并不例外,兰度作部落中最强大的战士之一,很早就响应号召,前去圣山抵御狂龙,他亲眼目睹了乔修亚在圣山上的一系列战斗。

    崇拜力量的野蛮人几乎在瞬间就被战士的力量所折服,而接下来的事情,想来也无需多言,兰度行动力十足的动身出发前往北地,准备追随自己心中的这位强者。

    而他之所以知道乔修亚的行程,倒也是一个巧合,那时他刚刚来到摩尔达维亚主城,就正好看见战士乘坐的龙车朝着摩尔多瓦出发,虽然乔修亚收敛了自己的气势和力量,但野蛮人战士能够轻松的分别出任何一个人特有的气味,所以他便一路沿着车痕追了上来,然后趁着龙车商队休息的时候绕到前面,拦车挑战乔修亚。

    野蛮人的习俗大多都很简单,追随一个人,就必须向那个人发起全力的挑战,兰度想要亲身体验一下战士的力量。

    “倒也是一个直爽的性子……”

    乔修亚叹了口气,他凝视着眼前已经拿起双刀,蓄势待发的野蛮人战士,认真的说道:“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你太弱了。”

    “没有关系,伯爵大人!”

    兰度空挥手中双刀,两把铁灰色的凶器划过大气,在半空留下一道红痕,这是钢铁急速摩擦产生的火光,刺耳的嗡鸣令数百米内的树枝上的积雪抖落,这位野蛮人战士浑身肌肉绷紧,跃跃欲试:“请您用出全力!”

    战士眨了眨眼,握紧拳头。

    “好的。”

    远方,此时已经让地行龙苏醒,正准备匆忙上路,赶紧离开的白芽商会突然听见了一声巨响。

    这声音是如此宏大,以至于连雷鸣都无比比拟,它轻而易举的朝着数公里之外的树林扩散,却没有丝毫衰减的痕迹。

    原本潜伏在森林中,等待冬天过去的各类野兽们被这声音惊醒,然后惊恐的逃离自己的巢穴,无形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让一颗颗松木上的积雪抖落。

    顿时,以森林中央的一个点为中心,方圆数公里内的所有松木都抖落积雪,重归绿色,让原本苍白的大地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正圆形。

    ……

    当兰度从昏迷中苏醒时,他正看见乔修亚正坐在篝火旁,烤着几条野猪腿。

    烤肉表皮已经焦黄,正在火焰的烘烤下滋滋冒油,乔修亚倾洒香料,顿时香味四溢。

    “醒来了?”

    没有回头,乔修亚便知道野蛮人已经苏醒,他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的武器放在左边那颗树下。”

    闻言,兰度艰难的扭动了一下酸痛无比的脖子看向左侧,双刀的确被放在那里,野蛮人恭敬的起身行了一个礼,然后拖着快要散架的躯体将自己的武器取回。

    和之前的狂热相比,现在的兰度已经冷静了不少,他现在看向乔修亚的目光虽然仍有崇拜,但却多了一份难以掩饰的恐惧。

    不管是谁,在差点被人一拳打死后,都会感到恐惧的。

    乔修亚却没管这么多,他可没时间去在意兰度的想法。眼前这个野蛮人虽然是他的崇拜者,但也是打扰他度假旅行的罪魁祸首,在对方昏迷的这几个小时里,战士已经想好了对他的处置方法。

    “你毕竟也是一名黄金中阶。”

    随手一挑,将一支插在木棍上的野猪腿扔给了对方,乔修亚平静的问道:“确定要成为我的追随者?为什么?”

    战士的前世,有不少人因为他的名气和实力打算加入他的战团,但在这一世可是头一次,虽然远南沼泽中的野蛮人的确是那种会因为对方实力强大而心生崇拜的家伙,可不管怎么看,兰度的决定都太过轻率了,他想要知道原因。

    “那是自然,大人。”

    接过了烤肉,野蛮人战士却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妥之处,他大大咧咧的说道:“至于为什么,追随强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何况您是这么强的屠龙者,我想要向您学习屠龙的奥义!”

    一边吃着烤肉,兰度一边讲解着原因,科尔瓦大沼泽一直都是远南野蛮人的栖息地,在那辽阔的地域中有着数以百计的野蛮人部落生活,而兰度的所在的部落正是其中最强大的几支之一。

    沼泽野蛮人很少对外进行交流,他们以驯服异虫和各类神奇生物为生,兰度的部落生活虽然说不上富足,但也足够平和,可席卷整个远南大陆的龙祸却在他们的预料之外。

    科尔瓦大沼泽中栖息有数头强大的黑龙,它们原本与野蛮人部落相敬如宾,从不互相打扰,甚至还有几支野蛮人部落会为它们献上供奉,但龙祸一至,这几头黑龙便显露出了本性,它们在一个深夜中对整个沼泽中的野蛮人发起突袭,杀死了数以万的野蛮人妇孺。

    兰度的家人大多平安无事,可他的妹妹却失去了两条腿,如果不是七神教会的牧师赶到,驱逐了女孩体内的负能量,那么能不能保住命都难说。

    说到这里,这位黑发青眼的野蛮人战士面色立刻狰狞了起来,额头处的巨型图腾刺青也散发着微微的红光,但他的情绪平静的很快,兰度抬头,看向乔修亚,他用一种平静语调,恭敬的对战士道:“我的实力已经陷入瓶颈,很难抵达黄金高阶,去和那些成年巨龙战斗……所以,我想要成为您的追随者,得到您的指点。”

    “伯爵大人,我亲眼看见您和巨龙的战斗过程,我想要学会那种战斗的方法。”

    话毕,他放下手中的烤肉,然后双膝跪地,着乔修亚奉上自己的双刀。

    将武器交于他人,是野蛮人献上自己忠诚的仪式。

    “渴望强大,想要复仇,所以打算追随我。”

    乔修亚也缓缓起身,他走到了兰度的身前,干脆的接过野蛮人手中的双刀,又重新放回对方的手中,表明自己承认对方追随者的身份,战士轻笑一声:“不坏的想法,至少你很诚实。”

    被如此干脆利落的承认,顿时让兰度一阵狂喜,他面上露出难以遮掩的兴奋神色,却因为面对乔修亚而不敢大声欢呼出声。

    乔修亚如此简单的承认对方追随者的身份,原因有不少。其中之一,便是因为兰度的实力。

    一位黄金中阶的野蛮人战士,就算是暂时陷入瓶颈,实力也算得上是非常强大,在魔潮之后,兰度甚至有着冲击极意的可能,假如由他指导一阵,实力说不定还能继续上升。

    除此之外,凛冬堡学院此时也差几位战系的老师,诺查丹玛斯一直都想要让凛冬堡学院成为一所综合型的职业者学院,而不仅仅是法师学院,可对于他而言,法师好找,实力强大的骑士,战士和游侠就有点困难了,兰度自己送上门来,正好解决了这个麻烦。

    “说实话,我这次外出有着特殊的目的,你不能跟在我身边。”

    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战士将其捏住,手中黑红色的斗气涌动。等到乔修亚张开手时,那块原本平平无奇的灰色岩石便已经变成了一块黑红色的圆球,散发着一股莫名危险的气息,他将其递给兰度:“这颗石头中蕴含着我的斗气,你带着它,前去尼西埃雪山附近的凛冬堡,会有人安排你的住宿问题。”

    “等到我解决这件事回来后,就会指点你的实力。”

    野蛮人战士大喜过望,他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的接过了乔修亚递出的圆球,将其收入怀中。兰度虽然生活在大沼泽,但又不蠢,自然看得出乔修亚的意思,所以他立刻将双刀归入腰间,然后果断的告辞离开,仿佛害怕战士会改变主意。

    看着兰度消失在树林之中,乔修亚坐在原地。许久之后,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奇怪……随便走走,就能遇到自动投靠的黄金强者。”战士喃喃自语道:“虽然说欧格纳赠予我的神性蕴含着幸运的力量,但也应该没到这个地步吧?”

    说到这里,乔修亚沉吟一会,皱起眉头。

    “难道我的魅力恢复了?”

    摇了摇头,战士决定放弃这种无稽的猜测。

    他已经来到了摩尔多瓦,兰度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乔修亚现在要做的,是先去主城打探一下有关于邪教徒的消息,然后前往莫德思山周边拜访布兰登夫妇。

    与此同时,摩尔多瓦西北,莫德思山。

    有着一头耀眼金发的英俊剑士手中拿着一则报告,面沉如水。

    “确定消息属实?”

    他皱着眉,对着将消息送来的游侠问道:“确定不是邪教徒散播的谣言吗?”

    “当然不是,布兰登大人。”游侠看上去风尘仆仆,眉毛和头发上都满是冰雪,他用急促的语气道:“我的兄弟亲眼看见了那一幕……森林枯萎,草木成灰,一切生机都被掠夺……”

    说到这里,他咽了口口水,然后用带着一丝恐惧的语气道:“‘枯萎者赫尔拉斯’,真的已经来到北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