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四章 毫不在意(修改完毕5200字)

    莫德思山的山脚是一片起伏的丘陵,但冬日的暴雪填满了其中的坳陷,看上去反倒像是一片雪白的平原。

    此刻是深夜,冰风在黑暗中呼啸,但即便是纷飞的雪花遮挡视野,人们也能在茫茫夜色下看见一道金色的光芒。

    摩尔多瓦领,斯卡雷特家族的营地就驻扎在山脚丘陵上的一片松木林中,这里原本是一群冰狼的巢穴,但此刻却归人类所有,营地内辉石灯的光芒星星点点,但最为耀眼的还是营地中央上空,那释放着金色光芒的巨大六芒星标识。

    斯卡雷特家族将营地设在此处是经过考虑的,这处丘陵地势高耸,倘若有强大的法师驻扎,就能够居高临下的压制整个莫德思山山脚。除却地势之外,此处南方的视野开阔,能和不远处巴尼尔湖湖畔周边,一队斯卡雷特家族的精锐重装骑士相呼应。

    营地最核心的一处大帐内,布兰登正皱着眉头听着游侠汇报情况,他看对方在风雪中奔波已久,便让游侠坐下,喝一口热茶慢慢说。

    然后,在游侠带着感激语气的叙述中,金发剑士不禁握紧了拳头。

    “这群阴魂不散的邪教徒!”

    布兰登怒气勃发,重重的锤了一下身前的木桌,脆弱的桌子当场就被拍塌,连带着上面的茶杯也震碎碎。

    “没事,一时有些失控,你继续说。”回过神来,安抚了一下表情僵硬的游侠,布兰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平静的问道:“你刚才说枯萎者赫尔拉斯正沿着麦哲不冻河周边的森林,笔直的朝着摩尔多瓦黑森林前进,沿途的两个村庄无一人幸存……那么他的行动轨迹上还有其他的村镇吗?”

    “有的,沿途还有白叶镇,鲁斯村和几个猎人营地,不过达尔,安德尼他们已经前去通知了。”

    想到了已经化作鬼蜮的两个村庄,这位游侠咽了口口水,然后将情况清楚的叙述了一遍,不过在复述当时情景的时候,他还是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枯萎者的速度并不快,我的兄弟骑着龙血马赶路,应该能够让这些村子提前避难……毕竟赫尔拉斯不会追击不在他视野范围内的生物,这是他的习惯。”

    听到这个消息后,布兰登长吁一口气,但他的表情仍然没有放松,金发剑士又和这名游侠来回询问了两句后,便挥手让他回去休息。

    帐门被恭敬的游侠关上,而独自一人呆在帐内的金发剑士沉默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

    “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虽然我知道任何计划都可能出现意外,但这样的发展还是太过出乎预料。”

    自星坠833年五月起,整个迈克罗夫大陆上的邪教徒突然就进入了活跃期,不算远南那些和狂龙同流和污撒播瘟疫的疯子,类似于恶魔献祭者,深渊呼唤者等零散的邪教团体也层出不穷,大城市周边还好,比较偏远的乡村边疆地区,已经数次出现了整个村庄都被屠杀献祭的情况。

    北地自然也不能免俗,虽然相比之下,在北地进行破坏的邪教徒数量并不多,但是质量却远远超出其他地区,要知道,绝大部分恶魔召唤,邪神献祭的事件,都是由被蛊惑的凡人完成的,即便是有邪教徒参与,大部分也都是只了解一点教义的边缘成员。可出现在北地的这些邪教徒,绝大部分都是正式成员,甚至有几名是能够使用亵渎神术的祭司。

    摩尔达维亚有3号小姐驻扎主城,能轻松的甄别出所有的可疑分子,但摩尔多瓦领却没这么好运气,维尔丹妮一个人无法完成这份工作,只能将帝都的布兰登也叫上一起帮忙。

    不久之前,布兰登和维尔丹妮与乔修亚联手,清除掉了摩尔达维亚和摩尔多瓦领内绝大部分的邪教徒聚集地,金发剑士原本以为这事已经告一段落,领地也重新恢复平和,却没想到莫德思山中突然出现了一处远古遗迹。

    局势因此变得混乱起来。

    无数冒险者,考古学家,来自世界各地的法师和稀奇古怪的人物同时朝着北地移动,他们的目标正是摩尔多瓦领,这个原本安静清冷的北方土地瞬间就充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脚印和口音,整个主城和周边村庄的旅店酒馆都人满为患。冒险者中也的确有一些败类,托这些人的福,领地的治安也成了一大问题。

    为了协调矛盾,看守住这些实力强劲,不乏黄金强者的冒险者和法师,维尔丹妮和布兰登只能一个人留在主城,一个人留在莫德思山附近的远古遗迹旁,两人都忙碌到无暇分身,只能将女儿托付给还算轻松的乔修亚。

    实际上,布兰登和维尔丹妮都对遗迹没什么兴趣,他们只想保障领地中民众的安全,最近这几天暴雪似乎要结束,马上就能开始正式的探索挖掘工作,两人都想着早点让这些家伙快点探索完毕,然后将一切恢复原状,但意外总是频频发生,赫尔拉斯就是最大的那个坏消息。

    “两个村庄的民众,甚至更多……我原本以为这些邪教徒都已经被驱赶离开了,没想到他们也对遗迹感兴趣。”

    金发剑士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他苦笑着说道:“枯萎者赫尔拉斯,他不是在西部山脉地区活跃吗,居然为了这个遗迹跑来北地,沿途居然还没有人发现……边境的那些人都在干什么?”

    虽然心情很糟糕,但布兰登知道,再怎么抱怨也无济于事,他站立起身,在营帐内来回渡步,心中已经做好计划。

    “对方是极意巅峰,接近传奇强者,只能请诺查丹玛斯老师或者祖父出手了。”

    布兰登虽然外表看似温和谦逊,但实际上内心却有着自己的骄傲,能够自己解决的事情,他一向都不喜欢让别人出手帮忙,但如今实在是没有办法,他也只能拜托老一辈与赫尔拉斯同级的极意强者出手。对方是邪教大祭司,金发剑士相信,他们不会拒绝这个合理的要求。

    “至于乔修亚……”

    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名字,布兰登停止了渡步,他皱着眉思考良久,最后还是缓缓的叹了口气:“算了吧……他刚从圣山狂龙战场回来。”

    因为身处莫德思山,他还没有收到摩尔达维亚领主府送来的通知,所以不知道战士已经在路上的消息。

    对于这位比自己年龄小,实力进展却神速无比的友人,布兰登心中抱有的感情一直都很复杂,对于对方性格的欣赏,对实力的赞叹,对力量进步的略微嫉妒,金发剑士都非常清楚,并且一一承认。布兰登一直都很明白,人类的情绪是复杂的,他的确是有些嫉妒乔修亚的实力进步速度,但却也知道,对方为此付出了什么。

    两人认识的两年来,战士一直都在战斗,抑或是前往战场的路上黑潮,大埃阿斯山脉,被混沌侵蚀的异界,龙巢,圣山狂龙战场,乔修亚没有丝毫停歇,没有丝毫疲惫,一直全身心的灌注在战斗之中。

    这种单纯的生活方式和性格,布兰登自认永远做不到,所以他也明白,自己即便是和对方同样持有圣贤传承之物,也不可能拥有和对方一样的进步速度。

    “更何况,对方可是极意巅峰,传闻中要突破传奇境界的邪神庇护者……”

    转过头,看向身后被挂在营帐中央的地图,布兰登喃喃自语道:“想来即便是你,也没办法战胜他吧。”

    远方,白叶镇。

    这是一座位于麦哲不冻河河边的平凡小镇,灰色的屋顶聚集在河畔,形成了一处聚落,细长的石道遍布其中,将其分化成了一片片区域。

    白叶镇因为其盛产一种白色叶子的魔药而得名,这种叫做霜华草的魔法植物是凝神药剂的原材料之一,每当收获季节时,这里人声鼎沸,有着无数商船蜂拥而来,收购这些娇小的花草。白叶镇的居民虽然因此要交纳高额的魔药贸易税,可生活却远比一般的北地民众要来的富足,这里经常半夜举行聚会,无论什么时候,一直都能听见居民的欢声笑语。

    但是现在,它陷入了一片死寂。

    一位身材高大男人沉默的行走在小镇的石道上,他的脚步声盖过了风雪的呼啸,成了这片空间唯一的声音。

    风雪的呼啸声,仿佛也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苍白无力,男人的步伐每前进一步,大地就以肉眼可见的地步枯干一步,潜伏在巢穴中的虫蚁在一股莫名的波动下僵直死去,而土壤中微小的菌体也无一幸免。大地顿时成为没有任何生命的绝地。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两排金属纽扣反射着点点冷光,这黑色并非是夜幕一般纯净的黑色,仿佛是由无数颜色,血痂和污秽凝聚而成。他的身材健壮,面容如雕像一般棱角分明,墨绿色的卷发贴着鬓角垂下,让那张面无表情,仿佛机器一般的脸显得更加无情。

    在这个男人的身后,零散的躺着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他们的身体干瘪枯瘦,仿佛血液已经燃烧殆尽,化作蒸汽脱体而出,从那只剩下皱褶的脸上能够看出,他们身前的表情是无尽的痛苦和绝望。

    而这些枯干的尸体的最前方,则是一位手持长弓的游侠尸体,看得出来,他之前似乎正在带领村民离开房屋,准备撤离,可却意外的遇到了最需要警惕的目标。从那已经萎缩到皮包骨的尸体姿态来看,这名游侠似乎想要反击,但还没等他从箭袋中取出箭矢,便已经无声无息的死去。

    突然,在一旁的房屋中,传来一声小女孩低声的抽泣,但这抽泣只出现了一瞬,就立刻停止,似乎被什么人遮住了嘴巴。

    但这个杀死了大半村民的男人却毫无察觉般,仍然一步一步,朝着前方走去。

    他的行走,从不绕过任何阻碍,前方是沟渠,就跨过沟渠,前方是河水,就踏水而行,房屋阻拦就撞穿房屋,树木阻拦就折断树木,这个男人似乎和机器一样,只是固执的朝着已经预定好了的目标前进,绝不在意周围的任何情况。

    枯萎者赫拉莫斯只会杀死自己视野范围之内的敌人,摧毁拦在他身前的目标,如果他的肉眼看不见你,那么他就不会出手。

    但下一刻,尖锐的哭喊和哀鸣就穿过墙壁的阻拦,响彻整个小镇,而仿佛永不停止的男人,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因为在他的身前,出现了几名穿着灰色和黑色长袍的身影。

    “兰德尔祭司。”

    这个男人用平静的声音说道:“你应该在目标地区的山洞中等待我的到来,你的行为和计划不符。”

    “赫拉莫斯大祭司……”

    为首的那名穿着灰色古朴长袍的男人单膝跪地,面对眼前的男人,即便是暴躁易怒如他,也不敢有任何放肆,名为兰德尔的祭司用尽可能清晰平静的语气说道:“计划出现了变化,我们正是因此而来。”

    他话刚刚说完,几名黑袍人便从路旁的房屋内走出,他们手中的刀刃沾满了鲜血,想来就是那些幸存者的血液。

    “虽然有些冒昧,但是大祭司阁下,您的这个习惯太容易留下幸存者。”兰德尔朝着这些黑袍人点头示意,要他们前去其他地方的房屋中看看有什么幸存者,随后他便用规劝的语气说道:“这样对我们教团来说相当不利……”

    说到一半,兰德尔的声音便越来越小,然后缄默不言,因为那个男人正用平淡无比,没有蕴含丝毫感情的眼神凝视着他。

    “计划有什么变化。”赫拉莫斯的声音在街道中回荡,如同冰雪一般冷漠:“详细叙述,无需省略。”

    “好的……”对于这位如同机器一般的大祭司,兰德尔不敢有丝毫怠慢迟疑,他虽然知道对方绝对不会对同伴出手,可本能般的恐惧却无法压抑,这位祭司立刻开口叙述瘟疫教团在北地遭遇的种种不利,其中着重提及了折损在摩尔达维亚的另外一位祭司席娜。

    “席娜祭司没有死。”赫拉莫斯闭上了眼睛,他感应了一瞬,然后得出结论:“她被关押在一处和外界隔绝的地方,但并没有死。”

    “是吗!”兰德尔闻言,顿时感觉一阵欣喜,他知道眼前的男人有着这个能力。兰德尔原本以为自己的友人早已死在那位北地伯爵的手中或者座下龙口,却没想到对方却还活着,但这并不能改变的他的想法。不过,灰袍祭司刚刚准备开口,却又立刻闭上了嘴巴。

    摇头示意,让对方沉默,有着墨绿色头发的男人转头看向了西方摩尔达维亚领的方向,平淡的说道:“我看得出你的情绪,兰德尔祭司,你想要拜托我报复抓捕席娜祭司的势力,这符合教团的教义,我接受了。”

    “等到遗迹发掘计划结束,我就会前去摩尔达维亚,救出席娜祭司,并摧毁它的主城,杀死它的居民。”

    赫拉莫斯的语气平白直述,仿佛并不是说什么邪恶的屠杀计划,而是在说明天要吃面包一般。

    他的双眼之中流动着深沉的光芒:“不过现在,以遗迹发掘计划为最优先。”

    “是的!”

    完全被看穿心思的兰德尔暗暗心惊,但他早已习惯赫拉莫斯能够看穿人心的能力,这位灰袍祭司站立起身,他有些犹豫的道:“但是大祭司,摩尔达维亚的领主就是那位屠龙者乔修亚,他也有着极意中阶,甚至高阶的实力,我们是不是要再准……”

    但此时,赫拉莫斯已经开始再度迈步,朝着前方前进,对于兰德尔的话,他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毫不在意。

    暴风雪的呼啸声在这个男人离开后,才重新变得清晰有力起来,而白叶镇中也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和求饶声,四散的邪教徒正在彻底清剿一切幸存者。

    而被甩在后方的兰德尔沉默了许久,直到对方消失在雪幕之中,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或许……”他苦笑着说道:“他是真的毫不在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