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六章 邪教突袭

    星坠833年末,摩尔多瓦领,因自极北而来的狂风吹拂,天空中浓厚的墨云在阳光的照耀下渐渐松动,持续了一整个月的暴雪终于停止。

    领地西北,莫德思山,不少冒险者走出自己的帐篷,他们抬头看向天空,一条条细碎的金线接二连三的从云层的缝隙中刺出,垂落在地面之上,为洁白的雪地点上块块金斑。

    暴雪结束了。

    所有人的心中都闪过这样的念头,所以无论是冒险者,学者,法师还是摩尔多瓦领的骑士,他们都齐齐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那座朴实山峰。

    此时的莫德思山山脚,聚集有整整八个势力超过十五名黄金强者,其中摩尔多瓦领主府,贯天白塔法师考察团,帝国皇家古代遗迹考察组和七曜议会考察团都属于官方势力,剩下来的,分别是几个拥有黄金强者的大型佣兵组织和冒险者团队。

    为了确定莫德思山山体中的那座古代遗迹的考察权,这八个势力之间已经互相牵制已久,如果不是积雪完全堵塞了洞口,暴风天也不适合挖掘作业,说不定早就有势力提前潜入进行探索。

    但现在,暴雪停止,八个势力之间的协商也接近结束,马上,他们就要联手挖掘,一齐探索莫德思山中的那神秘的远古遗迹。

    布兰登·卡欧斯和自己的夫人维尔丹妮·斯卡雷特站在斯卡雷特家族营地的瞭望塔上,金发剑士右手按在腰间宝剑的剑柄上,目光中满是忧虑,而紫发法师抚摸着手中法杖上的蓝宝石,也同样忧心重重,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携手站在瞭望塔的边缘,注视着不远处正在集合的其他势力。

    山脚,一个个矫健的身影从远方赶来,集结在自己阵营的旗下,不多时,所有团队合计便已超过百人。

    百二十九人,包含他们两人在内一共十七名黄金强者,如此庞大的一股力量,足以正面击垮一只正式军团,倘若所有人放开手来战斗,那么将莫德思山和周边的黑森林化作平地也不是难事,一不小心,甚至还会对摩尔多瓦领内的城镇造成极大的威胁……

    布兰登明白,如果不是他和维尔丹妮都有着黄金巅峰的实力,还依靠帝国的力量令那些自由散漫的强大冒险者和佣兵团队心有顾忌,这些势力之间早就会因为争夺探索权爆发一场大规模械斗,更别说和现在这样,准备联手进行发掘。

    但真的令他们如此忧虑,甚至直到如今也愁眉不展的,却并非这些小事。

    瘟疫邪教。

    根据领地内四处侦查情报的游侠侦察,布兰登和维尔丹妮知晓,最近这段时间至少有两队拥有黄金强者的精锐邪教徒潜伏在大埃阿斯山脉之中,虽然有一队邪教徒在前段时间彻底消失无踪,似乎离开了摩尔多瓦,但剩下的那一队邪教徒也拥有不小的力量,倘若他们趁着两人都离开主城来到莫德思山附近的这段时间,前去袭击各个城市和村落,那么毫无疑问会造成极大的破坏。

    仅仅是两队精锐邪教徒就令夫妻二人精疲力尽,更不用说远比两队邪教徒更加可怕的存在了。

    枯萎者赫尔拉斯。仅仅是想到这个名字,布兰登便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这位瘟疫邪教当代最强者,距离传奇境界只有一步之遥的大祭司,是剑士父辈那一辈的人物,早就在布兰登出生之前,他就已经在西山地区拥有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威名,如今赫尔拉斯已经来到北地,并且朝着莫德思山方向前进,相比起他而言,在场的这一百多位危险人士加上两队精锐邪教徒,也不过是温顺的羔羊。

    “亲爱的,诺查丹玛斯老师他们还没有消息吗?”

    一旁,面显疲惫之色的维尔丹妮用轻柔的声音道:“单凭北地的力量,不可能挡得住一位极意级的邪教祭司的。”

    “还没有消息。”沉重的摇了摇头,金发剑士握紧了自己夫人的手。

    这是一句谎话。

    相比起自己一直位于北地的妻子,作为帝都贵族的布兰登知道的信息肯定更多一些,他昨晚就已经通过魔法短讯联络过了自己家族,但得到的消息却十分不妙。

    诺查丹玛斯如今身处虚空监星所,那是位于世界外侧,侦查异界漂流物和其他世界的绝密之地,即便是以布兰登的保密等级也无法得知其中的消息,但老法师如今与世隔绝是不可争议的事实,即便是监星所的人员通知到诺查丹玛斯,他也没办法立刻回到迈克罗夫大陆。

    帝国主宰者伊斯雷尔现今也不在帝都,实际上,不仅仅是北方帝国,绝大部分传奇强者在最近这几天都失去了消息,传闻是七神教会教皇伊格尔在圣山召开了传奇之议,世上所有有名有姓的传奇强者都被邀请前去,共商一件大事。

    除此之外,帝国的其他几位极意强者,比如说各大军团长也都各有要事,他们无一例外,都身处各地黑森林或者危险的绝地,正在进行冬季的大规模清剿活动。

    金发剑士即便是愚蠢如猪,得到了这么多消息,也能猜得出如今正是暗流涌动之时,即将会有大事发生,更何况布兰登不仅不蠢,思维更是迅捷如电,通过之前和诺查丹玛斯和乔修亚交流得来的一些信息,他已经隐约明白了这一件大事究竟是什么了。

    所以,他知晓,这一次瘟疫邪教来袭,援军肯定无法准时到来,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等待,拖延时间。想到此处,布兰登心更沉一筹,可他却无法和身边之人叙说,因为即便是将这坏消息告诉维尔丹妮也于事无补,反而会引起慌乱,金发剑士很清楚自己夫人的性格,那是宁愿身死,也不愿意放弃领地民众的倔强之人,假如赫尔拉斯真的到来,那么她绝对不会逃跑,而是会为了领地拼死一战。

    想到此处,布兰登抬起了自己紧握着剑柄的右手,凝视着手心的掌纹。

    他已经是黄金巅峰了。

    金发剑士默默无言,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他距离极意的距离有多近。

    技之极意,力之极意,魂之极意,三大极意他都有所涉猎,但最为熟悉的,还是技之极意。布兰登沉浸在黄金境界多年,并时常得到传奇强者的指点,他自然明白,只要自己愿意沉下心去沟通领悟,那么他只需要短短几分钟便能突破极意之壁,抵达这一超凡之境,假真的有这种境界,那么面对赫尔拉斯,布兰登就算是打不过,也能轻松带着人跑掉。

    不过,这样基础并不牢靠,不是水到渠成的突破,会对他日后进阶传奇造成莫大阻碍。

    但是……布兰登转头看向自己的夫人,维尔丹妮·斯卡雷特正疲惫的揉着自己的眼眶,紫发的女法师虽然因为实力而容颜不老,但最近这几个月的辛劳却也令她的眼角带上一丝不可消去的皱纹。

    金发剑士握紧了女法师的手,他看着她有些疑惑的侧过头,四目相对之下,布兰登便知晓,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

    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他会毫不犹豫的突破极意,然后带着维尔丹妮逃走。

    但就在布兰登下定决心之时,忽然,远方西北处的大埃阿斯山脉之中,亮起了一道耀眼至极的红光,这红光如火如阳,带着炙热沸腾的气流冲天而起,如同一柄无匹利剑一般刺破北地阴沉的云层,直抵天穹尽头,而下一瞬间,一道令人心生燥热不安的恐怖生命辐射便自远而近,横扫数十座雪山,然后朝着莫德思山扫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除却布兰登之外,他睁大双目,注视着这熟悉的生命辐射在一瞬之间扫过山脚,然后延伸至更远方。金发剑士的眼神中满是震惊。

    “乔……乔修亚?!”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

    因为对友人的熟悉,布兰登轻而易举的就分辨出了这霸道无比,无视一切的生命辐射的主人,那正是摩尔达维亚领的领主,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至于对方来此的目的,以金发剑士的思维速度,他只需要百分之一秒就能想到答案。

    枯萎者赫尔拉斯!只有这位极意巅峰的强者,才能引动自己那位嗜战无比的友人离开领地,并用如此浩大的搜寻手段寻找踪迹!

    不仅仅是布兰登,山脚下的其他七个势力也因为这道宏大到令人震惊的生命辐射产生了纷乱,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拔出了武器,紧张无比的戒备着周围,他们还没有分辨出这辐射的来源,还以为周围出现了什么恐怖的魔兽窥视。

    而此时,距离莫德思山不远处的黑森林中,一支穿着灰,黑两色长袍的队伍也产生了恐慌。

    当瘟疫邪教祭司兰德尔被那如同烈阳之光般的生命辐射扫过之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被一只无形大手仅仅捏住,极端的恐惧甚至让这位黄金高阶的灰袍祭司暂时失语窒息,肺腑鼓动,却吞吐不出一丝一毫的空气。

    半响后,他才逐渐恢复精神,而在兰德尔的身旁,一大群邪教徒的表现更加不堪,他们惊恐不安的环视周围,凄厉的叫嚷着一些谁都不懂的词汇,仿佛这样就能让生命辐射的主人显出真形,令自己安心一点。

    “安静!”

    兰德尔虽然自己心中也残留着一丝恐惧,但他却必须要稳定队伍,他大声斥责着邪教徒中最为慌乱的几人,然后将所有人一一安抚平静下来。结束这一切后,灰袍祭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沉声道:“刚才说不定是摩尔多瓦领的特殊侦查法术,我们已经被莫德思山山下的那些势力发现了,潜伏计划取消,转突袭!”

    话至此处,他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狂热:“遵循慈父之意,以不敬者之血为祭!”

    “慈父在上!以血为祭!”

    “生命之光庇护我等,万物皆归慈父之怀!”

    众多邪教徒齐齐应声,他们面露狂热之色,然后扯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下一瞬间,这些邪教徒的躯体开始迅速变形膨胀,短短的几秒钟内,他们一个个都变成了身高三米左右的怪物。

    噗嗤。伴随着一声声轻响,这些膨胀邪教徒的躯体裂开了数十个小口,鲜红的血肉之下,一根根类似于蜘蛛巨蟹一般的节肢触手从中刺出,扎入大地,而原本膨胀的躯体更是彻底碎裂,露出了其后五彩斑斓的诡异甲壳,十几条湿滑诡异的触手到处甩动,泼洒着腐蚀性极强的粘液。

    不多时,数十名邪教徒全数变成了三米高左右的巨型畸变蛛怪,一颗颗人头镶嵌在蛛怪的首部,被一层半透明的甲壳牢牢遮住。

    瘟疫邪教,人体改造秘术,亵渎蛛魔。被这种邪恶魔法改造过的人类,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变成力大无比,拥有无解剧毒瘟疫的恐怖蛛魔,它的甲壳坚硬,能够轻易抵挡刀剑斩击,每一只蛛魔最弱都有白银高阶的实力,实力强劲的存在短时间甚至能与黄金阶匹敌,放在战场之上,是毫无疑问的超级绞肉机。

    只有最精锐的邪教徒才有这种被改造为瘟疫魔物的机会,变身之后,它们的理智会渐渐消散,只有再次恢复人身才能找回理智,但就算是如此,所有蛛魔都没有任何异动,它们乖乖的呆在原地,看着自己的身前。

    而众多蛛魔身前,兰德尔祭司也开始了变身。伴随着一声冷哼,灰袍祭司的身躯急速扩大,两根看上去就坚硬无比的触角从他的眼眶中探出,然后凝聚成类似于巨型甲虫那般的冲天大角。

    人体改造秘术,深渊巨甲。

    类似骨骼崩裂,钢铁摩擦的声音不断响起,片刻之后,一个半人半虫,浑身上下覆盖着坚固几丁质甲壳和发达到快要爆炸的肌肉的怪物抬起头颅,它的口器中发出类似于昆虫鸣叫的刺耳声音:“咔咔咔!”

    “嘶嘶!嘶嘶!”

    蛛魔们发出此起彼伏的应答声,下一刻,这一群仿佛来自异界深渊的恐怖魔物便抬起自己的节肢甲足,朝着莫德思山方向急速冲去。

    而莫德思山山脚外围的侦查人员也马上发现了这群毫无遮掩概念的怪物,原本就因为之前那生命辐射而紧张无比的众人顿时找到了发泄口,他们立刻做好万全准备,正面迎上。

    “是那些瘟疫邪教的狂信徒!”

    布兰登和维尔丹妮自然注意到了远方的怪物,紫发女法师皱起眉头,她站在瞭望塔的边缘,对着下方的营地使用魔法,扩大自己的声音:“听令!准备迎敌!”

    但金发剑士却有点魂不守舍,他的目光仍然停留在远方的天际,精神感应之下,布兰登能够知晓,在数十里之外有一颗仿佛太阳一般,释放着无尽生命辐射的赤色星辰正以急速破开大气,朝着麦哲不冻河的河畔飞去。

    而那里,有一个漆黑无比,仿佛能够吞噬一切,湮没一切的黑色漩涡。

    麦哲不冻河河畔。

    暴雪在此处仍然没有散去,令人窒息的密集雪片仿佛被天神倾倒一般从天穹处砸落,将周围的森林和雪原覆盖上一层又一层的冰雪寒霜。

    但是河畔西南处的天空,却突然晴空万里,一颗赤色的星辰以十几倍音速破开大气,来到了此地上空,刺耳的尖啸伴随着滚滚雷鸣和冲击波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轻而易举的击散了半块天空的云层。

    在这一瞬间,天空被如此分明的两个部分占据,一部分烈日当空赤红如火,天上天下两个太阳释放着炽热难当的滚烫光芒,而另一部分静默无声,一切色彩和声音都被某个存在吞噬,只余一片冰冷空虚的死寂灰白。

    半空之中,黑发赤眼的男人低头看向大地。

    大地之上,墨绿色头发的男人抬头看向天空。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