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一章 巧了,我也是

    当苏克拉什从混乱中苏醒,并重新站立起身,将自己身下已经昏迷过去的弟子拉出废墟时,发生在迈克罗夫大陆上的战斗已经暂时宣告结束。

    此时,原本茂盛的松木林已经被两位极意强者战斗的余波给清扫的一干二净,无数百年,千年的粗壮古木在面对足以撕裂山峰,截断河流的伟力时,并不比脆弱的狗尾巴草好上多少。

    而作为黄金境界的骑士也是一样,。

    拍了拍自己学徒的脸,确定对方的确昏迷,暂时醒不过来之后,苏克拉什轻叹一句:“算了,昏过去也好。”

    至少不用思考怎么面对这种状况。

    确定自身身体并没有缺少什么零件,而自己的学生也没有死掉,心中大石落下的老冒险者这才小心翼翼的转过头,谨慎的观察不远处麦哲不冻河河畔。

    昏迷之后就一直没听到战斗的声音,难道那两位极意强者已经离开了吗?

    骑士心中如此想着,但看到的景色,却令他不由得为之一愣。

    自大埃阿斯山脉中流淌而出,绵延数千里的麦哲不冻河浩浩荡荡,足以承载数十艘巨轮并排前行,它是整个北地四领的经济生命线,摩尔多瓦领正是借此才得以富裕。但此时,这条辽阔的长河却被一个巨坑从中截断,下游已经干涸,这半径超过千米,仿佛一个小型琥珀的正圆形坑洞镶嵌在大地之上,汹涌澎湃的河水正涌入其中,逐渐将其填满。

    这便是两位极意强者全力战斗产生的后遗症,苏克拉什对此半点也不奇怪,他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当年也曾跟随过一位极意强者讨伐过恶龙,那时两者战斗直接打塌了几座山峰,令高耸的山区化作盆地。阵阵令这位见多识广的老冒险者感到惊奇的是,位于河畔处的那一个巨大无比,足有百米高的庞大圆球。

    这圆球通体黑色,光滑无比,上面没有半点纹路和凸起,通体散发着一阵阵令人心旷神怡,令人忍不住亲近的波动和庞大的生命力,苏克拉什绞尽脑汁去辨别,却死活也想不出这是一个什么东西。

    但潜意识中的预警却告诉他,这个东西虽然看上去异常和善,但实际上却非常危险!

    眼神一转,骑士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另一片树林中,有什么庞然大物正在行走,而下一刻,一头身高足有三十米的巨兽踏出树林,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一头白银巅峰,快要抵达黄金境界的猛犸巨象,这头巨象之前似乎和他一样,因为两位极意强者的战斗躲在树林中不敢出来,但现在却被黑色圆球带来的庞大生命力所吸引,正一步一步的朝着它靠近。

    危险!

    苏克拉什下意识就想要开口发声,提醒这头生命力雄厚,甚至超过了他的巨兽,可话到喉头骑士才想起来,魔兽又不懂通用语,而且也没必要为一头野兽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他便闭上嘴巴,谨慎的观望着后续。

    猛犸巨象自然不知道有人正在观察自己,它踏着稳健的步伐,朝着巨型黑色圆球一步步靠近但当它抵达圆球周围两百米,准备停下然后详细观察圆球的时候,一道粗大狰狞,上面满是倒刺吸盘的触手猛地从圆球上伸出,然后卷住巨兽身躯!

    “吼!!!”

    匆忙的发出一声怒吼,但也仅仅只有这声怒吼,因为这只足有几十米长的触手已经发力,将这头猛犸巨象绞成一团肉泥,触手上的无数吸盘张开,那赫然是一张张类似七鳃鳗的口器,它们急速吞噬着这头巨兽的血肉,在短短数秒内就将其连皮带骨吞吃一空。

    “咕咚。”苏克拉什狠狠的咽了口口水,心中涌起一阵强烈的逃跑冲动,虽然他现在完全不清楚这个圆球是什么东西,但骑士却知道,这玩意绝对和那个瘟疫邪教的极意强者有关!如此危险的东西他一个人绝对没办法处理,必须要迅速离开,前往莫德思山山脚处通知团长和其他势力,让所有人一起来准备方案!

    而就在苏克拉什背上自己的学徒,准备快点离开这个危险之地时,天边忽然亮起了两点耀眼无比的光芒。

    黄金骑士的目光一凝,看向天际银色和黑金色两个光点拖带着长长的光带,如同坠落的星辰一般从远方呼啸而至,就在苏克拉什还在思考这是什么的时候,它们便以超越声音,人所无法反应过来的速度从天儿降,朝着那黑色圆球呼啸而去!

    无数黑色的触手从圆球上升起,似乎想要将这两个光点打落,可却完全没有任何效果,银色和黑金色的光芒无坚不摧,无物不破,那能够轻易绞杀一头猛犸巨象的触手在它们的面前如同头发丝一般纤细可笑,在瞬间就被切割成无数份,被其轻易突破。

    而就在这两个光点没入黑色圆球,消失不见后的十几秒后,迟来的音波和冲击波才传递到树林废墟处,躺在地上的可怜骑士学徒被突然降临的巨响惊得醒了过来,然后又被冲的再次昏迷,而苏克拉什以自己黄金级的体魄抗下了这次冲击,但他却满脸困惑和不解。

    “那是……什么?”

    而与此同时,瘟疫世界。

    乔修亚手握巨剑大斧,银色和黑金色两道光芒劈裂世界的屏障,通过赫尔拉斯留下的通道,来到了瘟疫世界之中。

    “主人,这是你第一次主动呼唤我啊!”

    银色的大剑之中,传来雀跃的少女声音,她听上去似乎感动到落泪,同时还在强调:“第一次!”

    而黑色的大斧中,也传来少年不太平静的声音:“居然还能有被使用的一天……”

    “一路赶来,辛苦了。”

    对于少年少女的感慨,战士只是微微一笑。

    此时,握住两把神机的战士,浑身气势正在节节攀升,抵达了远超一般极意的地步,巨剑和大斧银色和黑金色的光芒被越来越明亮的黑赤之光同化,遮掩,直到最后,乔修亚整个人化作一颗站立在大地之上的黯淡太阳!

    神机,是取用拉德克里夫家家族成员身体一部分骨骼为原材料制造而成的强大武器,他们虽然有着自我意识,但实际上,却仍然算持有者身体的一部分。

    握住神机,就相当于补完了这缺失的一点,化作真正完整体的乔修亚此时抬头看向面无表情的赫尔拉斯,如同太阳表面一般的高温生命辐射随着战士的呼吸和胸腔起伏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令方圆数百米内的瘟疫世界被彻底蒸发消失,只剩下一缕缕轻烟飘散,阵阵恐怖的热风朝着世界的边缘呼啸吹拂,令沿途的所有菌株脱水萎缩。

    “拿到了武器吗。”看着这一幕,邪教大祭司轻声喃喃道:“这个气势,名不虚传。”

    冷漠的目光,和炽热的目光在虚空中相遇。

    两者对视之时,便是战斗再次开始之时。

    所以,下一刻,暴风突起,如雷之音席卷八方,战士的身影在瞬间消失不见,只能看见空气被拉出一条漫长的真空走廊,肉眼可见的波纹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一记冰冷锋锐的银色剑光突破数千米的距离和一切阻挡,就这样直直的斩向赫尔拉斯!

    邪教大祭司仅仅是目光一凝,就看到一把巨剑迎面斩来,骇人的力量携裹着海啸一般的气势与暴风,仿佛能够轻松的将山峰劈成两半。

    但邪教大祭司毕竟也不是弱者,他经历过无数战斗,和众多不同的极意强者交战过,面对战士凌厉的巨剑斩击,赫尔拉斯选择暂避锋芒,他浑身波动一闪,以瞬间移动避开了这一击,紧接着,半空中无数黑色雾气凝聚,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一根灰色的朴实法杖。

    归根结底,赫尔拉斯本职还是一名祭司,并非是一名纯粹的近战职业。

    面对此时的乔修亚,他无法留下余力,终于拿起自己承受武器的赫尔拉斯手掌一紧,而看似朴实无华的简单法杖之上,顿时浮现了密密麻麻的繁复符文,一圈又一圈的亵渎法阵以其为中心扩散,然后锁定了战士。

    轰!

    此时赫尔拉斯与乔修亚之间,只相隔数米,强大的生命之力混杂着瘟疫邪神的亵渎神术以法杖为凝聚点汇聚,然后化作一道拳头大小,足以贯穿世间一切的破坏光束,朝着战士的胸口正中喷射而去。

    如此近的距离,谁也无法躲避!

    但乔修亚却压根没有躲避,他不闪不避,只是略微侧过胸口,让光束避开了心脏的位置,然后任由这凝实无比的恐怖冲击贯穿自己的右侧胸腔,将肺腑肋骨打成虚无,战士强行承受了这一击后,便硬生生的逆流而上,朝着赫尔拉斯飞身而去。

    空气爆鸣,雷声响起,黑金色的大斧横斩而出,带过一道黯淡的流光,以高周波震动的斧刃在强化之前便能斩裂极意荒神的坚固甲壳,如今它已化作圣器,其威力更是暴增数倍,他斩击在了邪教大祭司的腰间,干脆利落的将其拦腰砍断,脊椎和盆骨一起碎裂,如同热刀切黄油一般轻松简单。

    但乔修亚无惧伤痛,赫尔拉斯又岂是软弱之人?就在巨斧斩断他腰部脊椎的同时,大祭司挥动手中法杖,原本看上去只是一根灰色木棍的法杖上端顿时冒出一端急速流动的能量之刃,苍白的灭绝光剑毫无迟疑的朝着战士的脑部刺去!

    光刃破空,转瞬即逝,没有发出半点声响,对于绝大部分生命而言,脑部都是胜过心脏,最为重要的弱点,想要杀死生命力磅礴的对手,摧毁大脑至关重要。

    根据赫尔拉斯观察,乔修亚的身上有两个明亮无比的能量节点,它们正是心脏和大脑,能量节点和普通的器官血肉不同,即便是生命力再怎么丰厚,也不可能急速再生,只要破坏了这两点,就是取胜之机。

    然而就在光刃已经接触到额骨,破开表层血肉,就要将战士大脑整个搅碎的瞬间,乔修亚突然怒吼一声。

    轰!

    伴随着完全听不出是什么声音的巨大声波波动,黑红色的生命之力剧烈沸腾,令战士全身上下如同覆盖了一层血色的铠甲,这铠甲如虚似幻,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但它却牢牢的抵住了充满灭绝残酷之意的光刃前进,将其卡在了额骨的正中央!

    而下一瞬间,从死神眼前走过一圈的乔修亚面色丝毫不变,他双臂上流动起一道道黑红色的能量纹路,生命之力混杂着磅礴斗气疯狂催动浑身力量,然后,只见巨剑大斧一动,银色和黑金色的光芒暴涨,斩向身前的赫尔拉斯!

    顿时空气被彻底撕裂,数百米内被彻底斩击成一片真空,凶猛磅礴的剑光斧刃仅仅是余波就隔空斩碎了数千米外的无数撑天菌柱,更是带起了无穷闪烁旋转的电浆电弧,而恐怖的杀意更是令整个瘟疫世界的所有飞虫瞬间停止煽动翅膀,跌落大地,而所有昆虫也都钻回巢穴,瑟瑟发抖!

    赫尔拉斯整个人顿时便被彻底斩为漫天灰烬,高热的斩击在瞬间就烧尽了他的一切血肉。

    极意强者的贴身肉搏,就是如此步步惊心,仅仅是百分之一秒间,战士的胸口就被洞穿,大脑也差点被搅碎,而赫尔拉斯也是失去了双腿,身躯更是在之后被斩成虚无灰烬。

    但乔修亚却没有半点放松之意,他皱起眉头,急速后退自愈伤口,战士很清楚,对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的死去。

    而刹那之后,一声略带惊讶的声音在瘟疫世界中回荡。

    “居然这么快就被你杀了一次。”

    伴随着这个声音,赫尔拉斯原本被乔修亚斩成漫天灰烬的身躯,开始在层层涌动的黑雾中急速再生,无数灰尘和物质颗粒如同逆转时间一般,在千分之一秒内就重新塑造出了邪教大祭司的躯体。

    赫尔拉斯站立在虚空之中,他活动着自己的手腕,摇着头道:“我和你不同,乔修亚,我没有能量节点,这意味着我没有要害,就算是你将我打成了灰烬,在我生命力耗尽之前,你也没办法杀死我,只能在。”

    但话毕之后,赫尔拉斯却发现,乔修亚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遭受打击。

    与其相反,他……似乎在笑?

    “无尽再生?不愧是生命的化身,的确对得起你的名头,不过……巧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乔修亚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他感觉到无穷无尽的生命力正在自己的骨骼,肌肉和内脏中蔓延,代表着战斗和杀戮的神性纹路正在一点一点的扩散。

    战士的嘴角,扯出一个狂放的笑容。

    巧了。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