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二章 滚回去吧!

    “说实话,我挺好奇。”站立在已是一片狼藉的大地之上,战士平静的说道。

    他手持巨剑和大斧,摆出一个标准的战斗姿态,乔修亚的双眼中闪烁着火光:“你究竟能复活多少次。”

    而半空之中,赫尔拉斯眯起了眼睛,仿佛空无一物的眼瞳中转动着危险的光芒。

    “那就来试试吧,太过年轻的战士。”他略带嘲讽的说道。

    话音未落,大祭司抢先出手。

    极意强者之间的战斗,一旦没有在数秒内结束,便会越拖越长,两名对力量把握入微的超凡者在熟悉对方的战斗节奏和能量频率后,会愈发的适应对方的各种攻击方式从而拖长战斗的时间,历史上曾经有过两名极意强者接连不断战斗了数十天的记录。

    但赫尔拉斯不能这么做。虽然乔修亚在他的眼中,被列为优先度高于莫德思山遗迹的极度危险目标,但他不能就这样和战士在瘟疫世界中打消耗战,即便是打赢了也是惨胜不说,还会错失遗迹之中封印的‘那个碎片’。

    所以,赫尔拉斯握住了手中的法杖,然后将其彻底掐碎,崩解为漫天能量碎片。

    他放弃了人类形态。

    如同水流一般的实质化生命力,伴随着来源于虚空之中不可名状之神的伟力,在大祭司的身后升腾,凝聚,然后化作一团悬挂在其身后的黑色光轮,这光轮如同一张蛛网,上面密密麻麻的铭刻着不可思议的亵渎符文,它们仿佛混沌意志的显化,拥有仅仅是看一眼就会使人疯狂的力量。

    与此同时,赫尔拉斯浑身上下开始急速畸变,他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嘴角挂起一丝嘲讽般的笑容:“看看是你杀我,还是我杀你。”

    嗡

    邪教大祭司原本修长有力的右手,现在如同被融化的蜡像一般,化作了流动的生命实质,而这苍白的生命实质于转瞬间就重新构筑成了一个黑漆漆的炮口,牢牢的锁定了乔修亚。

    手臂炮管的四周,遍布着灰色的水晶,水晶节节亮起,恐怖的能量波动汇聚,被瞄准的战士顿时感觉自己周围的重力开始失常,无数零散的石屑霉菌仿佛失去引力一般漂浮而起,朝着那个黑色的炮口飞去。

    果断选择后退避开,乔修亚并非是蠢人,看这个阵仗,赫尔拉斯明显是动用了底牌,不清楚情况就直接硬抗是疯子,连愚者都算不上,就在战士避开之后,他原本所在的大地猛地收缩,仿佛虚空中有一个巨拳将方圆数十米内的土地捏成了一个小点。

    生体引力炮!

    看见这一幕,乔修亚瞳孔不禁收缩,他感觉背后汗毛直立,极度的危险感在大脑中回荡。

    赫尔拉斯说不定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击究竟是什么原理,但来自于一个更加先进的时代的战士却知道,这一击有多么不可思议邪教大祭司刚才动用自己的力量,将小片地区的引力场扭曲坍塌,形成了类似小黑洞的存在,假如乔修亚刚才还站在原地,如今就算是不死,也要被打成一滩肉泥。

    纯粹的生命力搭配诡异的神术,居然能够办到这种事情,这个世界果然有着无数强者,不可有丝毫轻视!

    “虚空之握太慢了。”

    但还远远没有结束,赫尔拉斯看见这一击无果,便又伸出左手,同样生命流质变幻之下,大祭司的左臂化作了类似蜂巢一般的形态,闪电的光芒在其中汇聚,然后一道道内蕴数万度高温的高能光束,就这样对准严阵以待的乔修亚疯狂射出!

    同时,赫尔拉斯的胸口也打开了两道豁口,他的肋骨一根根飞出,仿佛有着自己的意志一般环绕在赫尔拉斯身边,它们的前端流动着极度凝聚的光刃,仿佛随时都能飞射而出,发泄其中积蓄的毁灭性力量。

    瘟疫邪教的大祭司能够在自己的世界中制造出无数拥有特殊能力的昆虫和菌类,他自己自然能够做的更好,更强,只见以赫尔拉斯身后蛛网一般的光轮为基点,他整个人都化作了一台巨大而狰狞的生体兵器,开始朝着乔修亚倾泻凶猛的火力,一团团小型蘑菇云在瘟疫世界中冲天而起,高热冲击伴随烟雾朝着高空升腾。

    战士面对时不时袭来的‘虚空之握’和闪电光束,也只能进行连续不断的闪躲,赫尔拉斯从未在迈克罗夫大陆显露出他如今的这个形态完全异质化的强大非人武装,这让乔修亚感觉头疼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阵兴奋。

    敌人用出全力,也是战士力量的证明,而除此之外,乔修亚也明白了为何会如此。

    在他生命力辐射的照耀下,整个瘟疫世界的所有生命都无所遁形,而如今,无论是真菌,霉菌,昆虫还是苔藓,甚至是小小的菌体和病毒,都贡献出了一丝小小的生命力,无尽的细微生命力在这个小世界的半空中汇聚成了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朝着赫尔拉斯的身上和他背后的光轮中汇聚。

    很明显,大祭司如今的武装战斗形态,需要极大量的生命力支撑,连续不断的生体引力炮(虚空之握)也需要耗费足以被称之为庞大的能量才能发动,乔修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赫尔拉斯想要速战速决,但这在危险的同时,也意味着一丝机会。

    看着瘟疫世界黯淡的苍穹,还有自己之前全力一拳击碎虚空的情景,令他脑中有灵感闪过。

    这里是赫尔拉斯的主场……他为什么要在主场和敌人打?

    “萤,凛,要上了。”

    想到此处,脑海之中,战士和自己的武器们急速交谈着,他躲过了赫尔拉斯一道扭曲虚空,将大地化作微点的一击,然后猛地朝高空一跃,带起一道黑红色的光带,直至数千米的高空。

    居高临下的俯视正在转身的赫尔拉斯,乔修亚紧握手中的巨剑和大斧,然后在胸前交叉,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圣洁而神圣的光芒从两者交接的中心绽放,如同一颗黯淡的星辰。

    【神机ma】

    萤之火,意味着战士的意志,凛之光,意味着战士的决心,两把神机,代表着乔修亚灵魂的两种力量,手持神机,意味着这种纯粹的意志,便能转换为切实的力量,历代拉德克里夫家家主都是这样燃烧着自己的意志和决心,手持神机与混沌魔物争斗。

    乔修亚此时,已经调动了周身全力,他浑身上下所有的生命力和斗气都汇聚在了他这两把武器之中。

    嘭

    磅礴的力量,化作魔力的光潮,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无数撑天菌柱被这力量压下,声声雷鸣在天空中响起,耀眼的光芒甚至令整个瘟疫世界都变得清晰了不少。

    而一把枪的枪尖,从这强光中伸出。

    这是一把狰狞无比的灰色凶器,它仿佛一把古朴的十字枪,上面流动着深红色的纹路,尖锐扁平的枪刃朝着后方延伸扩大,直至末端如同斧刃一般的结构。

    乔修亚面无表情的灌输着自己的力量,火焰在刃上燃烧,融核之星的力量在其枪刃前方跃动,仿佛随时都会爆发,爆炸,然后摧毁眼前的一切。

    猎龙剑枪,再现于人世,而此时它所面对的,则是瘟疫大魔,枯萎者赫尔拉斯。

    大地之上的所有怪物,无论是生物还是植物,是菌体还是病毒,一切的生命都安静了下来,死亡的预感在整个世界中回荡,令它们不敢有半点行动,就连已经完全转换为非人之态的赫尔拉斯也觉得浑身上下传来电击一般的危险预兆,仿佛在下一刻全身就会远方那股庞然大力彻底粉碎那般。

    “小瞧了你。”他喃喃道。

    但这又如何。

    赫尔拉斯面对手持曾直面过邪神的天罚之枪的乔修亚,心中念头一动,顿时,他浑身上下都化作了一团翻腾如液态金属般的生命流质,整个世界都在为他提供生命力支持,让这位邪教大祭司在短短的几分之一秒内,就能完成繁琐无比的生体变形。

    此时,他的胸口有了一个巨大的凹陷,其中出现了一个漆黑的圆球,这圆球的周边流动着仿佛液体一样的电浆,深蓝色的高能聚集体在其周边汇聚又溃散,一股足以吞噬万物的意念从中传出,令赫尔拉斯身边数千米内的大地都破碎翻腾,朝着这颗圆球升起,汇聚而去。

    虚空缩退。

    这并非是极意境界所能用出一招,这是唯有抵达传奇,并掌握了瘟疫教团至高法典才能使用出的最强神术。

    传说,这是来源于那位潜伏于混沌虚空中,不可名状的神明吞食世界所用的力量,那位伟大的存在用这种力量来吞食星辰与大陆,海洋与天空。

    赫尔拉斯也没有掌握这股力量,但他却能勉强用出一个大概。

    足够了。

    圆球震动,无形的波动蔓延,所以空间撕裂。以乔修亚所在的时空为中心,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痕蛛网一般扩散,蔓延,然后开始疯狂的朝着某一处的中心汇聚,仿佛被什么恐怖的漩涡卷入吸纳一般。

    而与此同时,猎龙剑枪也隔空刺出,深红色的恐怖光焰混杂着烈阳的闪光,朝着赫尔拉斯所处的方位直刺而去。

    两股力量相遇。

    所以声音消失。

    黯淡无光的瘟疫世界之中,突然爆发出了远胜太阳的闪光,它在满溢着孢雾黑云的高空中亮起,带起一团翻涌着朝着周围扩散的圆球形的冲击环。

    一颗颗菌柱在这力量之下,刹那就被燃成灰烬,然后被烈风吹散,无数毒虫充满的遁进地底,却也被恐怖的高热炙烤成焦炭。

    但这狂暴的力量,却在急速的衰减,仿佛在其中心,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吸收,吞噬这些能量一般。

    而在光芒和冲击都变弱了些许后,身躯残缺,身后光轮也被击散的赫尔拉斯看见了眼前不远处,身体大半血肉都被恐怖的引力变动扭曲的乔修亚。

    “你输了。”

    他说道。

    “不。”战士摇头,他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你输了。”

    啪嚓,清脆无比,仿佛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而下一瞬间,整个瘟疫小世界都因为之前的力量对撞,而裂开了一道巨大的时空裂缝,裂缝的对岸,便是熟悉的麦哲不冻河河畔。

    就在此时,看似重伤到不能行动的乔修亚飞身而起,他手握猎龙剑枪,然后趁着赫尔拉斯震惊之余,一枪横扫,干脆利落的将其打入时空裂缝之中。

    “滚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