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二章 一切目光凝聚的中心

    时间飞逝。

    星坠834年,二月三日,深冬时分。

    整个北地,有半年的时间都被冰雪覆盖,虽然二月时已经少有暴雪,但凛冽寒风依旧呼啸于平原大地,令冰晶的碎片混着雪尘漫天飘扬。

    此时,距离赫尔拉斯之死以及摩尔多瓦领莫德思山遗迹事件,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相比起如同冰湖一般,不起丝毫波澜的帝国高层,整个迈克罗夫大陆,尤其是西部山脉地区的诸多王国皇室都因为这等大事而举国震惊沸腾。

    枯萎者赫尔拉斯所带领的新一代瘟疫邪教,在过去的几十年内,一直肆虐于西部山区各地,他们藏匿在深山老林中,以地下被布满了隐秘法阵符文的神殿为基地,四处实施恐怖献祭行动。

    虽然因为西部诸国的严防死守,瘟疫邪教的献祭行动很少有成功的时候,可一旦成功,都会带来足以令一地彻底崩溃的大规模人口伤亡或者物种灭绝,西山的数位传奇强者一直都想要彻底剿灭赫尔拉斯等人,但面对拥有自己的亚空间,随时都能放弃肉身的大祭司,这些强者绝大部分时间都只能悻悻而返,但假如没有传奇强者带队,那么去再怎么多的人也不过是给赫尔拉斯送口粮。

    这一次,赫尔拉斯一路前往帝国北地,的确惊动了不少西山本地势力的强者,他们原本幸灾乐祸,想要看看帝国方面会怎么处理这个大麻烦,然后又怎么失败的,但结果却令这群人大跌眼镜赫尔拉斯与那位名气不小的屠龙者领主正面对决,结果却惜败一筹,身亡于他乡。

    这消息实在是惊爆了不少眼球,拍碎了不少桌子乔修亚的确是最近名头正热的强大极意,但赫尔拉斯也不是什么无名小辈,那些曾经围剿过大祭司的传奇强者更是暗暗心惊,深明这一点。要知道,他们过去不是没有对赫尔拉斯出过手,但没有一次成功,对方的生命力之婚后,已经不亚于某些传奇强者,实际上,他已经抵达了极意的一个极限,只差突破最后那一步,就能成就传奇。

    而乔修亚能够杀死赫尔拉斯,就意味着他也抵达了这个境界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路,并且只差临门一脚,就能完善自身,抵达传奇。

    区区三年,从一介白银骑士成长到如今,这种进阶速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整个迈克罗夫大陆,即便是算上光耀纪元时期古籍中记载的历史,也没有人能办到。

    即便是圣贤的传承,也都有点解释不通,不过这倒也有一点好处,以往乔修亚的名声,总是伴随着屠杀,恐怖和战斗狂人这种印象,有不少人,尤其是深受恶魔之苦的西山地区超凡者都觉得,战士有可能是和某个深渊领主做了交易,所以实力才会如此突飞猛进,但现在不会了压根就没有任何一个恶魔能够拥有这种力量,有了这种能够让人三年成为传奇的力量,它们还会被困在深渊?早就横扫多元宇宙征服所有世界了。

    总而言之,现在在某些特定的强者团体中,乔修亚已经被默认为某位神明偷偷下凡的化身,有不少在大陆上游历的强者都对这位即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传奇的战士非常感兴趣,他们不约而同,都集体朝着北地出发。

    但相比起纷纷扰扰的外界,如今的北地,却意外地平静。

    星坠834年,二月三日,摩尔达维亚领。

    因为隔壁领地摩尔多瓦莫德思山遗迹事件,整个北地都掀起了一股大规模清扫邪教徒的浪潮,趁着冬日冰雪覆盖大地,敌人很难在野外藏匿这一优势,北地四领的确抓出了不少隐藏在山村中的零散邪教徒,不过论起数量,摩尔达维亚令的邪教徒是最少,而且也是最弱的。

    根据被抓捕的邪教徒口供得知,如今的北地,尤其是摩尔达维亚,已经成为了各个混沌混乱势力眼中的魔窟,许多人员宁愿拼着受罚,也绝对不去那里送死,他们这些人来到这里,是因为他们都犯下了许多大错,是被发配来受罚的。

    摩尔达维亚,尼西埃雪山掌印湖,傍晚。

    晚霞渐去,金色的夕阳稍褪光明,涌上一团黯淡的红,淡紫色的彩霞挂在灰蓝色的夜空之上,能够隐约从它们的缝隙间看见几颗若隐若现的白星。

    零下三十度的冷风拂过湖面,令这在极寒之天仍未冰封的湖泊荡漾起层层波澜,粼粼霞光摇晃间,能够看见湖底底层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苏克拉什和其他属于凯撒之眼的冒险者正站在湖畔,看着这美丽的一幕。

    因为莫德思山遗迹事件,凯撒之眼和獠牙冒险者小队都出现了较为严重的伤亡,和各国的官方考古考察团以及被大贵族们雇佣的佣兵不同,他们只是单纯的因为想要探索冒险所以才来到北地,所以并没有人会为他们的损失买单,如今,因为大雪冰封归路,这两只冒险者小队都只能安静的呆在北地,整顿队伍的同时,还接一点任务补贴家用。

    乔修亚怎么会放过这两个精锐的冒险者小队,让他们闲置在城中,抑或是干一些没什么太大意义的探索工作?战士大方的给出了优厚的条件,邀请这些在整个大陆上都算得上精锐的冒险者,来当凛冬堡学院的野外实训课老师。

    原本因为大雪就导致没什么事情可干的两支队伍心想何乐而不为?双方一拍即合。

    就在刚才,以苏克拉什为首的一群冒险者已经授课完毕,历经一个半月,他们从大埃阿斯山脉带着一队队学院生安全归来。最近,冒险者已经暂时没有了其他工作,如今只需要在风景秀丽的尼西埃雪山周边放松心情即可。

    然后,他们看到了一群龙。

    因为最近底部魔晶石矿异常活跃,而导致无法冰封的掌印湖的湖面上,突然泛起了十几个巨大的水花,紧随其后,十几头白色的幼龙整齐划一的跃出湖面,然后又再次扎入湖水之中。

    “……刚才的那些是什么?”

    一名看上去比较年轻的冒险者揉了揉眼睛,他站在湖畔,疑惑的问道:“白色的大鱼?”

    “不,看样子,似乎是某种水龙?”

    年轻人的身旁,站着一位看上去似乎是他长辈的中年冒险者,他的眼光就比较锐利,在幼龙跃起睡眠的一瞬间看清楚了一部分身体构造,但是他也无法确定,这究竟是什么龙。

    “不愧是屠龙领主啊,居然养了这么多水龙,真是不一般。”

    这是其他人的感慨。

    “但是摩尔达维亚不靠海,附近也没有河,只有零散的湖泊,伯爵大人养这么多水龙干什么?”

    这是一部分人的疑惑。

    但苏克拉什和他们不同。

    身为黄金骑士,苏克拉什表现的却比其他冒险者更加震惊,因为他能看得出来,那些白色的龙类,并非是什么水龙或者亚龙,而是真真正正的纯血五色巨龙之一,白龙的幼体!

    怎么回事?!乔修亚大人他是怎么孵化出这群纯血巨龙的?!

    苏克拉什当然知道乔修亚曾经剿灭过一个龙巢,战士获得龙蛋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从龙蛋当中孵化纯血巨龙,一直都是一件靠运气的苦事,其难度之高,完全不亚于直接找到一条巨龙,把它打一顿,打服成坐骑。

    可如今在凛冬堡,他居然看见了十几条幼龙!

    还不等苏克拉什震惊完毕,众人忽然又听见了一声悠长的龙吟。

    天空之上,霞云被破开,巨大的浮影掠过,一头蓝色的巨龙带着风暴,优雅的从天而降,来到了湖面之上。

    空气因为龙翼的扇动而产生爆鸣,让许多实力不够的冒险者耳朵嗡嗡作响,加上没有丝毫掩饰的上位者龙威,他们的大脑顿时一片恍惚。

    极意巨龙!苏克拉什瞬间头皮炸开,手发麻,这位黄金骑士当场就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可湖畔周边一片平坦

    难道是五色巨龙准备报复伯爵,顺带解救幼龙的?!

    还不等这个念头在骑士脑海中闪过,湖面之上,又出现了十几个水花,幼年白龙们顺服随着巨大蓝龙的指挥,朝着岸边走去,它们一个个在水中摇晃着游动,跟在悬浮在半空的蓝龙身后,仿佛一群跟着妈妈的小鸭子。

    极意蓝龙扫了湖畔震惊慌乱的冒险者们一样,它友好的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这样带着幼龙们朝着森林走去了。

    苏克拉什看着这一幕,许久之后,他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然后迷茫的和周围的同伴对视。

    一头极意五色巨龙,居然为屠龙领主带着一群幼白龙……散步?

    这,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就在北地的冒险者们在湖边用烤鱼安抚自己因为看见极意巨龙而起伏不定的心时,北方帝国,帝都却并不是那么的平静。

    三山圣城,莫尔莱宫偏殿。

    某个隐秘的暗室之中。

    这是一间只有几十个平米,呈梯形的狭小房间,中间放着一张长桌和许多椅子暗室的四壁都铭刻有散发着黯淡紫光的魔力符文,它吸收了所有的声音,并且完美的将这小小的空间从莫尔莱宫的自动防御法阵中彻底隐藏了起来。

    这间暗室,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在桌面上有一层薄薄的清灰,可如今,却有一个身材略显纤细,长发垂肩的女子坐在主椅之上,而在她的身前,则是一位半跪着的黑甲武士。

    女子的面容,被魔法形成的黑色薄雾覆盖,看不真切,她看着自己眼前,恭敬无比的武士,用明显被魔法调整过的声音柔和道:“你是说,那位陛下看好的北地伯爵已经快要成为一名新的传奇了?”

    “是的。”

    黑甲武士的回复简单精炼:“明天,后天,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随时可能突破传奇,对您的计划产生影响。”

    “是啊。”

    女子轻叹一声,她有些疲惫的说道:“二十多年了,一切都很顺利,为什么恰好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变数?最重要的是,为什么第一个见到他的皇子,是迪摩尔那个小家伙。”

    单单看身材和皮肤,这位说话的女子完全不像是能说二皇子迪摩尔是小家伙的年龄,但无论是武士还是她,都理所应当,仿佛的确如此。

    “这是一个隐患,必须要尽快抹除。”女子喃喃自语道。

    “抹除谁?”

    黑甲武士的话中,隐约带着金铁交鸣的铿锵之音,听上去十分坚定:“二皇子还是北地伯爵?无论是谁,我都会拼尽全力!”

    “抹除谁?”听到黑甲武士的话后,女子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她摇头道:“当然是二皇子啊,我的小猎犬,你难道想对那个能正面冲击狂龙军团,一言不合就直接杀上帝都,斩杀费尔塔奥家子嗣的好战疯子动手吗?”

    “就算你想死,但你的家人,还有作为主人的我还不想呢。”

    坐在椅子上的女子微微弯下腰,摸了摸黑甲武士的脑袋,仿佛真的在摸一条忠心大狗的脑袋,她柔声道:“我说不定还能因为伊斯雷尔保住一条命,你可就必死无疑了。”

    “好了。”

    直起身子,正坐着的女子突然有些惫懒道:“准备吧。”

    她的声音中虽然柔和,但却蕴含着仿佛极地冰川深处,万年不化的冰寒:“准备吧。”

    “那个贱人的儿子,是时候让他付出一点代价了!”

    黑甲武士沉默的点头,然后用低沉的声音清晰答道:“明白了,我的主人!”

    帝都的阴谋,刚刚开始编织,而大陆南方,远海灰岛,圣山之巅。

    教皇伊格尔手持纯白之杖,站在大神殿的最顶层,他注视着已经快要彻底沉默的夕阳,双眼之中,倒映着黯淡的火光。

    随后,夕阳彻底被大海吞没,而老教皇也闭上了自己的双眼。

    庞大无比无可计量的精神力如同光芒一般,以这个苍老老人为中心,用思维般的速度朝着整个圣山,甚至是远南大陆扩散蔓延,不多时,整个大陆以南的所有地域,都处于伊格尔的精神感应之下,绝大部分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一阵思维上的轻风,即便是有些能够察觉的强者,也会在疑惑之中,将其归于错觉。

    老教皇看上去并非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他沉默的扫视着天地,然后将自己的感知凝聚在了远南中的某片辽阔森林。

    精灵圣地,永恒之湖,生命之树的附近,有一个巨大无比,苍翠欲滴的‘灵魂’自大地和天空中涌出,这个已经和这一片天地同化的圣木之魂正在将自己的根系从虚空中拔出,然后缓缓凝聚成一位美丽精灵女子的形象。

    自然导师,埃伊德丽尔·迦兰诺德,她花费了数个月的时间,调节这片天地平衡,然后将自己的本体从精灵的圣地中拔出,这位地位崇高的大德鲁伊坐上了早已准备好的车架,朝着已经打开的大陆级传送法阵走去。

    她将要出发,前去北地摩尔达维亚,寻找精灵们的根。

    自然导师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古朴的藤木车架之中,她扭过头,对着南方的方向微微一笑。

    那个男人,或许真的能改变这个世界。

    精神收回,伊格尔轻叹一声。

    那个黑发赤眼的战士,已经改变许多老人认为注定的事情,他摧毁了时空通道,寻找到了自然之父的讯息,他终结了五色巨龙的计划,封印了教会多年来都无法封印的深渊缝隙。

    老教皇低头,他看了一眼自己满是皱纹,早已苍老无比的双手,和纯白的发展。

    自己这把老骨头牺牲其实没什么所谓的,但他毕竟是这世上最强大的传奇。

    假如乔修亚能够成功寻找到第四件传承之物,得知初始之火的奥秘,那么他也无需去动用传承已久的秘法,成为维续这个世界燃烧的人柱。

    “你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

    老人轻轻的自言自语道,他看着手中权杖顶端,正在缓缓燃烧,并且越来越小的无色无形之焰,目光中满是期待。

    让我这个老骨头,见识一下吧!

    一切目光凝聚的中心。

    星坠834年,二月三日,摩尔达维亚主城,领主府后院。

    满头白发已经大半变回黑色的战士手中正拿着一把巨大的刚毛刷,为正趴在后院的黑色巨龙刷背,而在他的身侧,银发少女和黑发少年正忙碌的打着下手,提水递工具,并帮忙清理黑龙身上并不明显的污迹,身材娇小的人工智能小姐则是飘在天上打滚,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忙碌。

    沉下心来,吸收自赫尔拉斯和邪神碎片极意中领悟的乔修亚正久违的为自己的坐骑,也即是黑清理身躯,他看上去心情不错,此时正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并且大声呵斥道:“翻个身,黑……你居然还睡着了?!”

    但没等因为过于舒服,导致迷迷糊糊睡着了的黑龙翻身时,突然,一位面色匆匆的骑士便来到了领主府后院,然后半跪着对乔修亚报告道:“大人!两则急讯!”

    他是乔修亚专用的通讯官,所以话不多,直入主题:“来自北地符文矮人聚集区的一则消息,还有来自远海圣山的一则消息!”

    “先说矮人那边……不,你先说远海圣山的。”

    眨了眨眼,乔修亚顿时明白了过来,他看了眼一旁正飘在天上的人工智能小姐,然后咳嗽了一声:“矮人那边的,你稍后放在大厅的桌上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