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三章 另一个世界的一幕

    阴沉晦暗的天空。

    乌云沉沉,细雨霏霏,微冷的空气中混杂着薄雾,笼罩了光线昏暗的山林。

    一阵带着血腥味的长风穿林而过,令树木枝叶摇摆,显露出一条被野兽踩踏而出的狭隘小路。

    小路难行,雨时湿润的泥土好似沼泽,能将来往之人的鞋底牢牢咬住,再加上崎岖的山势和可能出现的野兽,即便是最为经验丰富的伐木人和猎手也不会愿意在这个时候经过这里。

    但总有一些人,因为某些迫不得已的原因,不得由此路前行。

    一位红发尖耳,背生一对龙翼的疲惫少女正跌跌撞撞,沿着这条兽道朝着前方艰难的走去。

    她右手手臂上有一条深可见骨的刀伤,伤口被高温烧焦,已经变成血痂和焦炭的混合,腹部有一个近乎前后通透的大洞,能看见蠕动的内脏,背上的双翼也都满是箭伤,翼膜已经被彻底撕裂,甚至还能看见一两个没有被拔出的箭头陷在血肉中。

    少女受到如此重伤,就算是立刻死掉也不奇怪,但她仍能咬着牙,在这小道上拼命前行,不仅如此,随着时间过去,少女的伤势似乎越来越轻,仅仅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就已有大半较轻的伤痕愈合完毕。

    又过了不久,龙翼少女停下脚步,她感觉自己翅膀处有些麻痒,于是便干脆皱起眉头,伸手将嵌在肉中的箭头拔开,只见一股黑色的淤血喷射而出,原来少女双翼上的伤口已经愈合大半,再生的肌肉挤压箭头,这才产生麻痒。

    “又是靠你,我才能逃得一命……”

    少女面色复杂的摸了一下身上的长袍,这件古朴的白色长袍此时正释放着淡淡光芒,光芒纯净无比,圣洁无比,它轻柔的拂过少女全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少女身上的一切伤口。

    伤势逐渐好转,少女再次开始在山林中跋涉,朝着深处走去,雨中密林压抑无比,高大的树木枝叶如同厚重的伞盖,完全的隔绝了流动的风,只剩下潮湿阴闷的雨气。脚下仿佛沼泽那样的软泥吸附在鞋底,令每一次抬脚都需要花费更大的力气,黑暗的森林深处,更是有悉悉索索,仿佛什么生物行动的声音,令人惶恐不安。

    但龙翼少女并不惧怕这些,她看向传来响动的方向,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凶狠的表情,这表情放在外面,恐怕连五岁的小孩都吓不到,但与此同时,一股来自巨龙的威势也同样向着那个方向压去。

    顿时,沉闷的山林沸腾,就如同被抛了一颗巨石的平静湖面那般泛起波纹,无数奇形怪状,有着三只脚的黑色鸟儿从枝叶中飞出,也能听见猛兽匆忙踩踏落叶,朝着远方逃离的声音。

    虽然并不是纯种巨龙的龙威,可来自食物链顶端的威压就算是弱了一点,也一样非常好用。

    而且,这龙威不仅仅驱赶野兽,它也似乎唤醒了什么东西。

    黑暗的森林,突然开始蠕动了起来,这并非是形容,而是真实不虚的实况就在龙翼少女发出龙威后的第二秒,原本安静的山林顿时便如同活物一般开始运动,地面起伏不定,底下有无数树根的痕迹互相交错。

    “希尔雅·法拉格尼,你不应该来到这里。”

    最后,一团扭曲盘结的树根从地底隆出,混合着泥土组成了一个十几米高的巨大半人形,在这庞大树人的头颅处,黑色的独眼眼眶中燃烧着一团墨绿色的焰光,它用瓮声瓮气的低沉声音对着眼前的龙翼少女说道:“黯川之森不欢迎你和你背后的追兵……”

    正准备驱赶不请自来之人的树人突然住嘴了。

    因为名为希尔雅的少女,拿出了一颗散发着温润光芒的宝石。

    这是一颗半透明的海蓝色水滴状宝石,上面流转着仿佛水雾一般的朦胧光泽,仿佛彩虹一般的七彩光芒在在水雾中折射,令其看上去绚丽无比。

    “伟大的山林之王,沼泽的掌控者,乌尔班德尼阁下,我愿意奉上这颗圣石之种,用来换取你的庇护。”

    希尔雅的声音带着一丝干涩和嘶哑,白色长袍能治愈她的伤势,却无法令少女失去的血液重新回到她的身体,在说完这句话后,她干脆的将手中的这颗宝石扔给了名为乌尔班德尼的巨型树人。

    而树人也接过了这颗宝石,它用自己的独眼凝视着这颗仿佛蕴藏着一片大海,几乎是纯粹能量凝聚而成宝石,沉默了许久。

    最后,它人性化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黯川之王无法拒绝你的供奉。”

    由无数树根组成的手凹陷了一个小口,让海蓝色的宝石进入自己的体内,巨大的树人转过头,墨绿色的火焰和少女对视,它用隆隆的声音道:“我和你们这些血肉生命不一样,永远不会违背自己的准则,你的供奉令我喜悦,所以我将庇护你二十天。”

    “但是记住,龙血的小女孩,只有二十天。”

    一边说着,巨大的树人逐渐溃散,恢复成了无数树根,缩回大地之中,可是魔力震荡大气,依然发出了如同雷鸣一般的低沉声音:“亡者的大军将在三日后抵达山林的边缘,你必须呆在森林的最深处,不然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是的,乌尔班德尼阁下。”

    听到对方答应之后,希尔雅顿时松了口气,她身子一软,靠在了背后的大树上。

    少女疲惫无比,敌人多日的追击令她早已精疲力尽,不过现在,她已经来到了黯川之森这个黑暗世界为数不多的中立庇护所,那么在二十天内,她的安全就得到了最起码的保障。

    而就在这位红发龙翼的少女看上去就要马上睡着的时候,庞大树人的声音再次在森林中响起。

    “一个忠告,龙血的女孩。”

    此时乌尔班德尼的语气,已经变得柔和不少:“这个亡影苏生,群魔乱舞的年代,一个人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你为什么不去西部那些幸存者的聚集地,和他们一起对抗那些怪物?”

    但希尔雅并没有回话,有什么意外突然发生了。

    她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长袍,表情满是迷茫。

    洁白无垢,样式古朴的长袍上,不知为何忽然亮起了一道道显眼无比的银色光纹,这些光纹繁复无比,它们互相重叠,最后汇聚成了几道简单而蕴含着无穷奥妙的符文纹路,这些纹路正一层接着一层浮现出白,银,青和无色四种不同的光芒,最后汇聚成了一团圣洁的白光。

    “你在做什么?快停下!”

    乌尔班德尼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无数树根盘结,巨大的树人再次从地底凝聚而起,它伸出手,似乎想要阻止少女身上长袍的异动。

    可惜,晚了。

    “呼”

    伴随着仿佛是长风掠过山川沼泽发出的咆哮之声,整个山林都震动了了一下,一道耀眼无比的光柱以龙翼少女为中心,直至的射向高天,在顷刻之间就穿透了沉沉乌云,直抵世界的尽头。

    “又……又来一次?”

    希尔雅按着自己的脑门,不知所措的看着自己自发运转起来的长袍,她在一年前遇到过差不多类似的事情,那一次,突然变得活跃起来的长袍自发的使用出了近乎无穷无尽的法术,将追击她的亡影大军消灭殆尽,导致恼羞成怒的敌人派出了数倍于之前的追击队伍,让她亡命逃窜至今。

    但现在……希尔雅抬起头,看向以自己为中心的圣洁光柱,她的心中隐隐约约有些预感。

    假如说,上一次,是某种神奇的共鸣。

    那么这一次,便是自己这件祖辈流传下来的神秘法袍,在进行主动的呼唤。

    “我因为你被追杀,也因为你而次次得救。”

    因为这件纯白长袍,自大灾变后一直以来都疲于奔命的少女,用不知道是痛恨还是迷茫的语气喃喃自语道:“但我至今为止,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你背后究竟有着多少秘密……”

    而巨大的树人,凝视着这道光柱,它缩回了自己的手,然后用不知蕴含了什么感情的语气,轻声自语道:“……圣者之光。”

    另一个世界,这一幕的数日之后。

    黑发的战士让自己的武器们自己动手,为身旁黑色的巨龙清洁身体,而他自己却站到一旁,看着手中之前通讯官拿来的急讯。

    “什么事情,居然要用特殊加急的通讯?”

    乔修亚有些奇怪的打开信封,双眼扫过上面短短的几行字。

    目标世界,第四圣贤传承之物已产生共鸣,并主动发出坐标。

    经过核实,可以百分之百确认坐标的真实性。

    随手将信纸点燃,化作一团青烟,乔修亚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

    “怎么了?”

    半空中的3号漂浮到了战士的身前,她看着这个黑发男人自然翘起的嘴角,有些好奇的问道:“怎么看上去这么开心?”

    “没什么。”

    随口回答道,乔修亚抬头,看向摩尔达维亚领难得的晴朗天空。

    北方地区的太阳并不酷热,却很刺眼,但战士却就这样直视着太阳,他双眼中燃烧的烈火,即便是璀璨的阳光也无法压下。

    “只是对即将到来的冒险,有些兴奋罢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