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九章 泰坦

    是夜,乌兰帝国安森山脉的上空,阴云变得浓厚,淅淅沥沥的雨携裹着入骨的寒意,浸透每一片泥土。

    月亮因此消失。

    所以黑暗如海潮般涌来。

    夜沉如水,雾气翻涌,静谧的桉树林随着风,如同幽灵一般舞动。

    西泽骑着战马,站在自己庇护的村庄之前,他看着在雾气和树林中若隐若现,仿佛没有尽头的亡影大军,陷入了沉默。

    许久之后,英灵骑士抚摸着自己也同样复苏为英灵的坐骑,露出了一个难言的苦笑,他喃喃自语道:“这数量可真是,比我死的那次还要多啊。”

    四百一十一年前,炎灵骑士西泽·达威尔于安森山脉,一人一骑,以力竭为代价点燃焚山大火,击溃格鲁帝国突袭而来的三千精锐山地部队和四位同等级的封号骑士,使乌兰帝国正面战场不至于溃败,保留了绝大部分有生力量。战后,骑士的后裔受封安森领,而无数因此幸存之人怀崇敬之心前来此处,拜祭英雄的雕像和石碑。

    三百八十四年后,黑暗涌动,再次重归人世的英灵发现,他应行的路虽已尽了,但他的战斗却还远远没有结束。

    不过这次,敌人从生者,变成了亡者。

    二十多年前,在如同海啸狂涛那样的亡影进攻下,复苏的西泽带领着自己的后裔,艰难的在山脉之中开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村庄,这个位于格兰蒂亚大陆西北的山脉人迹罕至,除却一些猛兽的亡灵外,并不会有什么强者的灵魂苏醒,所以这么二十七年来,众人虽然艰辛,但却安稳的活着,每日除却日常的耕种外,也就山脉中寻找原晶矿脉比较辛苦。

    不过现在,这平静的时光到了尽头。

    名为亡者大军的阴影已来到此处。

    就如同大海之中的孤岛,现在,被彻底包围的小镇已经几乎无路可退,除却身后那不知通向何方的原晶矿洞。

    骑士手紧握骑枪,左手按在腰间的连枷上,他用淡薄的声音,对身后早已准备好行李,正在不安等待的村民们说道:“跑吧,顺着矿道跑,呆在你们上次发现的地下河流溶洞旁,堵住裂缝洞口,再也不要出来了。”

    “那么,先祖你呢?”

    有少女不安的声音询问。

    “我?”

    英灵闭目,他轻声笑了,炎灵骑士再次睁开眼睛,魔能开始在他的体内沸腾,由光芒组成的人形在瞬间变得赤红,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那般。

    “我当然是去干,英雄应该干的事情。”

    黑暗在这时候,被火焰的光芒驱逐,点点火星在冰雨之间也未曾熄灭,而是闪烁着释放着温度和热量,就在村民有序撤退的同时,骑士驱使着战马前进,而本应该毫无智慧,只知道服从命令的亡影大军也因此逐步退却,仿佛本能的畏惧这位英灵用灵魂点燃的火焰。

    下一刻,杀声响起,安森山脉燃起了十日不息的大火。

    正如同四百一十一年前那样。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格兰蒂亚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沿海的渔村,御使着冰霜的法师冻结了数以万计的亡灵骑士,静谧的森林,操弄着神弓的游侠以流星一般的箭雨覆灭了一支又一支的黑暗军团。

    无数苏醒,但未曾堕落的英灵用尽自己的全力守护他们想要守护的人和物,但在敌人无穷无尽的数量压制下,他们都一一迎来了战败的结局。

    以乌兰帝国帝都盖塔尔为中心,一支又一支和普通亡影绝不相同的亡灵部队,沉默的前往一个又一个藏匿于深山老林之间的庇护所,在它们的进攻下,这些有着英灵抑或是人类强者庇护的村庄城镇依次被攻陷,某种诡秘黑暗的秘法使得这些即便是大灾变也无法腐化的英灵,在短短的数天内就被腐蚀堕落,被同化进了他们曾经敌人的行列。

    大陆西南,人类最后的四个大型聚集地,在近十天后才得知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发挥出全力的亡影一方,展露出了他们意料不到的力量。

    但这个时候,迟钝的想要联系其他庇护所的他们发觉,除却他们之外,已经再也没有其他的庇护所存在了,或许在大陆的边缘远方还有些许零散的聚集地,可他们已经联系不上了。

    如今,这四个拱卫着格兰蒂亚世界中,历代英杰安息之地的最后人类栖息地,已经被黑暗所包围,彻底孤立无援。

    而与此同时。

    格兰蒂亚大陆,中央西部地区,沙雅山脉,黯川之森。

    雨。

    大雨。

    如同苍天倾倒一般的暴雨降下,让这片被群山环绕的沼泽树林,彻底被泥浆与水流淹没。

    沙雅山脉的统领,山林的霸主,沼泽的掌控者,黯川之王乌尔班德尼站立在树林的最中心,由树根组成的身躯最上方,紫色的火焰独眼扫视着远方。

    空气中充满着死寂而阴郁的气息,令人窒息的浓郁雾气弥漫在半空之中,即便是如同瀑布一样的雨水也无法将其冲散,但乌尔班德尼能够看见,这浓厚的雾气里,有着无数耸动的黑影,猩红而残暴的光芒从一双双早已失去灵魂的双眼中射出,凝聚在他们身前的这片森林上。

    “黯川之王阁下,现在情况还好吗?”

    龙翼少女略显虚弱的声音,在这巨大树人的身后响起,刚刚才治愈好自己伤势的希尔雅有些犹豫的说道:“假如实在不行,就让我一个人……”

    “闭嘴,人类。”

    乌尔班德尼用能令大气震动的声音,严声呵斥道:“我的决定,不是你能质疑的,既然我答应了你要将你安全的送离黯川之森,就绝对不会食言。”

    “更何况,你以为这些蝼蚁能拦得住我吗?”

    而希尔雅露出了一个苦笑。

    她并非是不相信对方的实力,而是对自己的力量感到了无奈和耻辱。

    自从上次,她的这件家传的法袍再次出现共鸣之后,这位强大的自然之灵便改变了自己的态度,乌尔班德尼表示愿意将她送出沙雅山脉,让她能够顺利的前往西南人类聚集地。

    但在那天之后,无穷无尽的亡影便不知从何处涌来,守候在森林之前,将此处牢牢包围。

    在乌尔班德尼的配合下,希尔雅尝试了好几次突围,但都失败而归,上次大概是最好的一次机会,但由于她太过疲劳出现的一个失误,不仅令突围失败,还让自己身受重伤。

    不过,除却这些令人灰心的坏消息外,她也在对方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消息中,大概知晓了自己身上这件法袍背后所蕴含的意义。

    【起源圣者法袍】

    上古年间,格兰蒂亚大陆还是一片荒芜,初生的世界之中满是火焰的热量,让整个大地除却沸腾的高温热泉和熔岩湖外,再也没有其他存在。

    但有一位贤者,携带着万千民众跨界而来,他自称为‘圣贤’的使徒,并借助某种仪式,施展了一种超乎人类想象的神术,令整个世界从烈火中冷却,他散播植物和动物的种子和幼崽,在短短的一百年内就令整个荒芜的大陆焕然一新,充满着生命和草木的味道。

    越界而来的贤者和那万千民众,便是格兰蒂亚大陆一切众生的起源,而起源圣者法袍,便是当时贤者施展仪式时,所穿戴的礼装。

    虽然这一切,都不过是乡野之间不可尽信的传说,但看乌尔班德尼那一脸确信的模样,希尔雅也不禁开始怀疑,自己身上的法袍或许的确有什么非凡的来历,上古年间的贤者说不定并不存在,但它的确是一件强大到有些超乎常理的超凡装备。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森林的对面,雾气之中,无穷无尽的亡影队伍突然出现了明显的异动,密密麻麻的阵列正井然有序的分开,留出了一条长长的通道。

    巨大的树人挪动着自己的身躯,万千树根扭动,泥土翻涌如潮,巨大的力量令整片森林都为之颤抖,黯川之主看着眼前这一幕,它头顶的紫火巨眼闪烁了一瞬,由黑褐色木质组成的脸庞也严肃了起来。

    一群臭虫。

    对于眼前那密密麻麻的黑暗亡灵,乌尔班德尼不屑一顾,作为已经存活了近千年,比绝大部分英灵都要古老的它怎会在意区区亡影?这种存在即便是几万,几十万,上百万也无法伤害到它一根毫毛,金刚石是不会害怕被鸡蛋敲打的,更何况真的要比较,它应该是一座金刚石山。

    所以,能令黯川之主严阵以待的,一直都不是这些可悲的亡灵。

    浓厚的雾气最深处,有三个人影沿着分开的通道慢步走出,他们所过之地,亡影俯首,暴雨分隔,即便是早已化作泥潭沼泽的大地,也在他们的步伐下重新变得干燥凝实。

    那是一位周身有七颗造型各异的水晶球环绕的中年施法者,他带着一位不认真观察,就绝对不会发现的雾气人形和一位通体被青蓝色光芒笼罩的骷髅弓手,来到了漆黑的山林之前,和树林中心那位庞大的树人遥遥相对。

    “黯川之主,乌尔班德尼,你为何要庇护我们的敌人。”

    施法者用仿佛机器一般的声音,一字一顿的对着树人说道:“二十七年,亡影的大军从未侵犯过你的领地,但现在你为何抛弃中立的立场,转而投入那些人类的怀抱。”

    “她给出了祭品,我自然要遵守诺言,给予她庇护。”

    雄厚有力的声音,震荡山川丛林,甚至令半空中的雨水都产生了波纹,乌尔班德尼不屑的回答道:“大地和森林从来不属于任何一方,我的答案就是如此,永远不会改变。”

    “是吗,可我们并不想和你战斗。”

    沉默了一会,中年施法者放下了自己的兜帽,露出了其背后的真容一颗大半都由水晶组成的骷髅头颅,这位亡影统领用魔力震荡大气,发出死板的声音:“那么,另外一个建议,你考虑一下如何?”

    他用一种尽可能柔和的语气,劝说道:“加入我们,黯川之王,你的实力足以成为我们之中的一员,我甚至可以将我的王座让给你,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就算是放这个龙女离开又如何?而且自此之后,亡影永远不会侵入沙雅山脉,进入你的领地。”

    闻言,在树人身后的希尔雅顿时紧张了起来,她立刻想要开口劝说这位强大的存在不要被对方蛊惑。

    龙翼少女知道,她的性命假如没有那法袍,其实完全不值一提,就算是死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乌尔班德尼却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古老,最为强大的生物,它拦在了大陆西北和东南的中枢之中,令亡影的大军无法大规模前往前格鲁帝国的境内,假如这位真的加入了对方,甚至只是放任那些亡灵大军前进,对于整个大陆的残存人类势力而言,都是一场恐怖的灾难。

    但听见这句话之后,黯川之主却发出了刺耳的嗤笑。

    “可悲的亡者,早已劣化的英魂……黑暗蒙蔽了你们曾经睿智的双眼。”

    这位看上去只是一个巨大树人的强大存在,用一种莫名平静的语气道:“你们什么时候,觉得带上这么一些臭虫就能吃定我了?你们为什么觉得,我非要答应你们,才能完成我的诺言?”

    闻言,骷髅施法者并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自己一双同样水晶化的掌骨,然后拍了拍。

    轰隆,天上的阴云中,突然有雷霆炸裂,一片片闪电在云层之中交织,而三个浑身闪烁着瑰丽光芒的庞然大物,就这样从天而降。

    砰!砰!砰!

    接连三声沉闷的巨响,早已变成泥浆般的大地如同波浪一般翻滚起来,而三台巨大无比,通体由水晶构造而成的傀儡,降落在了黯川之森前。

    这三台傀儡,每一台都巨大无比,足有近四十米高,它们由一块块几何图形般的不规则水晶组成,上面铭刻有数之不尽的玄奥符文,在这些比起黯川之主的体型也毫不逊色的巨大傀儡中央,能看见三颗有着红,紫,褐三种颜色的圣石之种转动着不同的光芒,供应着它们需求的强大能源

    “看来,你是拒绝了。”

    施法者摇了摇头,但不知为何,他看上去似乎并不失望:“虽然不知道大统领为什么对你另眼相看,但是与我而言,你虽然强大,但也没有强大到足以令我们忌惮的地步。”

    “黯川之主,是时候让你吃点苦头了。”

    在他的身后,雾气人形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而骷髅弓手也用缓慢,却稳健无比的姿态取下了背上的长弓,但他们却都没有出手,而是等待着施法者的行动。

    作为各自领导了一个时代的最强者,无论是御使水晶傀儡的施法者,无影无形的最强刺客,还是曾经射杀过浮空山鲸,海王巨兽的神箭手,他们的心中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即便是因为某些原因堕落,他们也绝不会轻易的干涉他人的战斗。

    可巨大的树人,却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

    “还算是有一点荣耀没有被你们忘记。”

    “不过这毫无意义。”

    无数树根化作触手,将龙翼少女抬起,送向森林的另外一端,面对三台正大步前进,准备以不可阻挡之势碾进森林的傀儡,乌尔班德尼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组成它躯体的树根也都依次缩回大地。

    但就在其他人疑惑,乌尔班德尼是不是打算避而不战的时候,一声如同地震的轰鸣巨响,从整个黯川之森的地底响起。

    “轰隆!轰隆!”

    那是如同什么庞然大物正在缓缓苏醒,活动躯体的声音。

    “吾乃神之血脉,大地母神后裔。”

    低沉,却无比清晰的声音,自整个大地深处渗透而出:“吾与这片大地共呼吸,我能听见它的怒火与不甘,亡灵,不管你和你背后的存在想要干什么,但毫无疑问,这条道的最终只有完全的毁灭。”

    “你们,还是一起上吧。”

    而话音落下的下一瞬间,一根巨大无比,仿佛由血肉和根系混杂而成的庞大柱状体贯穿了地表,展露在所有人的眼前,这根足有近百米高的高耸血肉木柱在出现在大气之中的同时,周围泥土,树木,岩石甚至是雨水和狂风都被它牵引吸附在自己身上,然后构筑成了一个粗壮无比的‘手’。

    这条手臂由岩石和泥土为血肉,以流水为血液,以植物的根系为经络。而远处山脉的半山腰,岩石崩裂,山峰松动,一颗完全由黑色坚岩筑成的巨人之首上,两团仿若太阳一般的紫色火焰亮起,无以伦比的威严就此降临。

    水晶骷髅施法者看见这仅仅是半身,就有数百米高的庞然巨物后,立刻操控着自己傀儡迅速的朝着后方撤退,一边紧急拉扯距离,它一边用并不存在的肺腔倒吸了一口凉气。

    “泰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