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八章 人类的极限

    曾经的乔修亚,只是普通的白银骑士。

    没有任何特殊的血脉,也没有什么强大的天赋,他是,也仅仅是一名平凡的前军统领,率领着属下在战场上杀敌。

    灵魂融合,拥有系统之后,这一点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改变,乔修亚固然拥有了前世武道家的技巧,也能够依靠系统提升自己的实力,但论起本质,他依然只是一名没有任何强大血脉与天赋的凡人。

    也就是再也正常不过的人类。

    但这一切,在他得到天青宝珠,得到混沌看守者的传承之后,便被改变了。

    【看守者的传承之力:全属性永久+20,每杀死一个混沌魔物,全属性+0.01(死亡后指定血脉继承,继承幅度根据个人素质而定)】

    【世代传承,绵延不绝。】

    【燃恶之辉:杀死混沌侧的敌人时,额外奖励30%的经验值,倘若杀死这些怪物原本就有奖励的话,那么该奖励翻倍】

    【混沌之血,引火之源。】

    原本毫不起眼的特性,鸡肋中的鸡肋,要知道,哪怕是以猎杀混沌魔物为生的混沌看守者,一生之中也难得能杀死数目超过一千的混沌魔物,即便是翻倍,也就是20点不到的属性,实际上,根据拉德克里夫家家史中记载,杀死魔物最多的一位家主在他短暂的一生中,也不过是杀了三千五百头荒神而已,这些额外属性并不能改变什么。

    可乔修亚和其他人的决定性差异,就在这里。

    那就是数量。

    在摩尔多瓦领,他杀死了数以万计的魔化魔兽,几乎将整个黑潮一扫而空,在卡尔利斯世界,他杀死了数以万计的荒神,甚至越级杀死了一头极意级的荒芜之子,战士屠杀魔龙,狩猎狂兽,更不用说他还在伊尔格纳世界,于真神自然之父的祝福甚至是全部神力的加持下,荡平了几乎整个世界的石魔。

    虽然绝大部分的混沌力量并没有被他所吸纳,转换为属性,而是成为了燃魂之王状态启动的燃料,但就算是残留的一小部分,也足以将乔修亚的属性提升到远超一般恶魔和巨龙的地步。

    量变产生质变,一介凡人之身,依靠数以百千计的额外属性,也能抵达常人难以想象之境,做出即便是天赋异凛者也膛目结舌的壮举。

    就好比现在。

    一股远超普通极意,甚至可以比拟一些低阶传奇的庞然伟力,正在爆炸性的以乔修亚的心脏为中心扩散,然后汇聚在他手持剑枪的枪尖,那正是被天青宝珠带来的生命能加强了十万数十万次的‘斗气’

    战士修行的斗气呼吸法可谓是普通至极,在他自创焦狱之息前,它没有任何特殊的能力和效果,只有最基础的高温和冲击,可即便是这样平凡普通,和寻常战职者没有丝毫区别的能量,在乔修亚手中便能返璞归真!成为能够摧毁一切的螺旋!

    远超太阳表面,仅仅是存在便能让空气电离,令大地融化的炽烈高温,以及击碎一切,甚至就连物质最基础的构造都能毁灭的无匹冲击,两者在乔修亚的枪尖融合,构成了完美的螺旋循环

    能量破碎物质,释放更多的能量进行下一步破碎,重重叠加,然后,便是全力刺出!

    西南荒原,一处隐蔽的地洞出入口处,有几位幸存者正小心翼翼的看着远方,无论是亚岱尔,克里特还是拉瑞尔都在其中,这些得到了乔修亚传承的少年少女在此之前听从自己‘师父’的嘱咐,将所有幸存者都聚集在了一起,躲在这个安全的角落,等待着战斗的结束。

    对于战士的实力,他们自然是无比相信,可是军神虚影那搅动天地风云的威严威势也同样令人心惊胆战,听着从远方传来的剧烈爆炸声和突破音障的轰鸣,少年少女们都感觉有些不安。

    “你们说,乔修亚大人,他……”

    克里特轻声自言自语道,但还没等他说完,一个略显粗鲁的少女声线便打断了他:“闭嘴,克里特!”

    一个眼神止住了克里特想要反驳的势头,拉瑞尔的双眼微微眯起,她说出这话,却并非是盲目崇拜,这位金发少女似乎正在回忆,她低声说道:“我还记得守护者活着时候的气息……即便是全盛时期,也比不得乔修亚大人无意识透露出的力量,这意味着大人他有着天境巅峰,甚至是超越天境的力量……”

    而就在此时,远方,一颗赤色的太阳飞速膨胀,然后又飞速破灭,在少年少女惊慌失措的呼喊声中,一股超越十四级,称得上是天灾的狂风就这样自远方席卷而来,让他们不得不推动大石,将地动洞口封闭。

    不过,在彻底将洞口封闭之前,名为亚岱尔的男孩则是深深的看了外界一眼。

    “要赢啊……大人。”

    而此时,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乔修亚,一脸肃然的看着身前被击碎大半的军神虚影。

    裂甲巨剑和螺旋之剑的对撞,结局是军神虚影全面溃败,不仅仅是手中能量巨剑碎成了漫天晶莹光屑,那坚韧的龙鳞铠甲也被开出了一个直径五十米的巨口,能够看见其内被粉碎的肋骨和脊椎。

    但明明是胜者一方的战士,表情却无比严肃。

    因为战果和他预想的不符。

    大地之上,无数被之前余波震的倒地的亡灵士兵全数重新站起,它们抖动身体,令砂石从铠甲和骨骼的缝隙中跌落,螺旋之枪力量强大而集中,原本不会有任何溢散能量爆出,但由于和裂甲巨剑对撞,所以便在瞬间产生了一股席卷整个荒原的暴风。

    这样的冲击力,一般的黄金强者都要认真对待,不然也会受到重伤,可这些明明只是接近黄金的亡灵士兵却仿佛没有受到半点伤害而随着亡灵士兵们的起身,濒临破碎的军神虚影也开始渐渐恢复,伴随着灰黑色的怨念杀意凝聚,这巨大的骸骨军神的身躯和铠甲在数秒内就自愈完毕,不过巨剑似乎不是那么好恢复的,左手依然空着。

    几乎可以说全力一击,结果只是让对方自愈了几秒钟,连一个亡灵士兵都没有杀死倘若一直都是这样,那么这战斗也没法打下去了。

    “他们的核心……是你。”

    看着站在军神虚影和无数亡灵士兵的身后,并没有因为乔修亚的强大力量而惊讶的龙铠将军,战士沉声道:“我明白了……这些亡灵士兵和军神虚影,都只是你的一部分,所以在我眼中,只有你才有能量反应,杀死它们是毫无意义的,只有杀死身为【万军之主】的你,才能彻底毁灭这些亡灵!”

    这并非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巫妖的命匣便是使用类似的原理制造这些亡灵士兵的生命本源,应该全部都在阿尔曼的体内,这才形成了仿佛冰寒海洋一般的力量源泉,这庞大能量的外在凝聚体便是骸骨军神,杀死后两者是浪费体力的行动,只有对阿尔曼造成伤害,才有意义!

    我即众军,众军即我!这话没有半点夸张,而是事实。

    而此时,阿尔曼也微微抬头,他看上去仿佛是在笑。

    在看见了乔修亚如此惊艳的一击,并且推断出他秘技的一部分真相后,这位统领着亡灵大军的将军不仅没有半点担忧,反倒像是终于解开了心结,放开了什么束缚那样,轻声笑着。

    “年轻人,你看出来了。”

    他用低沉的声音,平静的道:“没错,我便是这一切的核心,只有对我造成伤害,才能削弱我的大军和军神,然而就算是杀死我,也不过是让我损耗几个亡灵士兵的本源复活。”

    随后,这位将军居然用一种莫名的语气,仿佛是有些期待的说道:“而你,能杀我多少次?”

    “很多。”

    乔修亚不想废话,他再次紧握手中长枪:“直到你死为止。”

    而下一刻,他便如同一头超音速的凶恶鹰枭,携裹着令大气模糊的热浪,朝着站在已经重新列好阵列的亡灵大军,完全自愈完毕的军神虚影后的阿尔曼俯冲而去。

    亡灵士兵们举起手中的长剑,直刀,甚至是轻弩重弩,不停的对急速冲锋的战士攻击,但已经知晓对付它们是没有意义的乔修亚自然不会多花力气,他随意挥动长枪,猎龙剑枪那锋锐的前端剑刃带起一道道弧光气刃,便将大片大片的亡灵战士切割为两段,恐怖的岚风更是将它们扫开,露出了一条直通阿尔曼所在的道路。

    但能扫开亡灵士兵,却没法避过军神虚影,巨大的骷髅军神无声无息的挥动手中巨锤,森然如冰的怨念比无坚不摧的锤击更早袭来,但足以令最勇武的战士血液冰封的怨念侵袭甚至没办法让乔修亚的速度有半点迟涩,反而还被他看出破绽,一枪点在了握住碎骨巨锤的腕骨部分,登时能量巨锤跌落在地,失去了继续袭击战士的能力。

    全力以赴的乔修亚,又岂是区区亡灵士兵,军神虚影能够拦住的?他之前只是打算先干掉棘手的巨大能量体,然后将数目众多的骷髅士兵扫平,免得到时候斩杀阿尔曼后,失去了统领的士兵散乱到各地,一一灭杀太麻烦了而已。

    所以,刹那后,全力的战士便已经来到了龙铠将军的身前,然后干脆利落的将手中长枪直刺而出。

    但连这突破了十倍音速,即便是山峰都能轻易贯穿的剑枪,却被阿尔曼手中的长剑轻松架住。

    “你似乎以为吃定我了。”

    此刻,军神虚影瞬间黯淡,而无数亡灵大军也停止了运动,和之前虚弱的样子完全不一样,竟然展露出足以与乔修亚匹敌力量的将军,与战士面对面的轻声说道:“但你还是不理解……我就是它们,它们就是我,无论是生命,还是力量。”

    “众军之力,皆归于吾。”

    吟唱着仿佛诗歌般的咒文,阿尔曼挥臂,将身前的战士架开,两人再次开始对峙。

    这柄长剑并非是普通的十字直剑,略显古朴的利刃剑身有些微微弯曲,相比起刺击更加适合劈砍,黯淡却危险的流光在其剑体闪烁,有着一种奇异的美感,即便是乔修亚也必须承认,这柄长剑的确称得上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可就算是再怎么精美的艺术品,朝着自己脑袋砍过来的时候,便绝对称不上美了,只见阿尔曼头盔缝隙中红光闪烁,这位将军向前大跨一步,展露出了惊人的武艺,古朴长剑被其挥舞成了一团变幻的光影,真空被撕裂,余波仿佛飓风那样席卷向乔修亚,而真正的攻击就掩盖在光影飓风之中,等待着撕裂敌人身躯的那一刻。

    这是来源于战场杀阵中的简朴剑术,招招直指要害,剑剑不离心口与脖颈。

    但乔修亚却不弱下风,他单手持枪,巨大的枪身轮转,仿佛化作了一堵不破的屏障,精准的招架住了阿尔曼如同闪电的斩击,而他的左手并拢如刀,空挥出一道道锋锐的气刃,朝着阿尔曼急速斩去。

    “不错,我原本还以为,你只有一开始的那种程度。”

    战士嘴角咧起:“幸亏并非如此,不然那多没意思!”

    两人兵器正面对斩,爆出大片大片火星,空气被撕裂出一道道真空裂缝,传导光芒声音的大气都被他们的力量余波扭曲,使得位于战斗中心之外的存在只能看见一团灰红色的狂暴气流。

    这等贴身兵刃交锋最是凶险,只见短短几分之一秒内,乔修亚的脖颈和胸膛处便出现了十几道粗大的伤口,战士的颈部大动脉已经被切裂,这些伤口因为斗气阻拦所以没有鲜血流出,而阿尔曼的身上也多出了超过十个以上的大洞,那正是猎龙剑枪所为。

    “万军之主这一秘技的要点,便是和签订了契约的契约大军共享生命和力量,生前我至多做到‘力量互通’这一地步,但复苏之后,却因为英灵的特质能够抵达‘生命互通’这一境界。”

    十指握剑,格挡住了乔修亚一记抽裂真空的枪尖横扫,龙铠将军被这股巨力打退了数十米才勉强止住去势,可此时战士已经后发先至,贴身向前直刺而出,在这种急促的战斗节奏中,没有任何时间发动超越五十倍音速的反重力冲锋和螺旋长枪这种技能,而稀薄无比的军神虚影和无数亡灵士兵也没办法挥动巨锤,射出箭矢来偷袭战士。

    但就在这样激烈凶险的战斗中途,阿尔曼却依然没有停下嘴巴,他身体微侧,避开了长枪直击,然后便返身一剑斩出:“不过,只要按照计划攻破圣墓,我们便可以在大统领举行的仪式中重新复活,彻底恢复生前的力量,那个时候,有着完整肉体和更高境界的我,应该会比生前还要强大。”

    枪尖抖动,以巨力击开对方手中利刃,两者又交手了超过上百回合,这段时间内,乔修亚一边交手,一边听着阿尔曼断断续续的话语,但他越听越不对劲,从阿尔曼的口中,战士居然知晓了不少新的重要信息比如攻破圣墓的计划,复活仪式,一共七位亡灵大统领的大致身份,以及恢复生前全部的实力的可能。

    难道说,现在还不是对方的全力?

    他为什么要透露这么多秘密?!

    懒得想太多,专注于战斗和分析,经过漫长的缠斗,战士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他左手伸出以掌骨为盾,暂时挡住了阿尔曼的长剑,随即一枪带出流光,直接贯穿了阿尔曼的头盔头骨,熄灭了燃烧在对方眼眶处的赤色魂火。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几分之一秒内,伴随着不远处亡灵大军中的几个亡灵灰飞烟灭,龙铠将军便再次复苏,一剑如雷挥出斩向乔修亚。

    可战士却仿佛早有预料一般闪躲开来,然后又是一记直刺贯穿了对方的头骨。

    数百回合的来回缠斗,此时终于有了结果。

    “我已经看穿你的所有招式了,亡灵。”

    收回长枪,他低声说道:“若你技止于此,那么便静待长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