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章 最终抉择 一

    星光悬浮在荒原之上。

    乔修亚抬头看向黑暗中熠熠生辉的坐标,沉默十几秒,随后,他才低头看向眼前这片辽阔的荒原。

    这是一片对战士而言无比陌生的土地,它一望无际,荒芜死寂,没有半点生机,大地的尽头,是阴影处隐没的黑色高原,沙暴与黑云将其笼罩。

    日月皆尽熄灭,星光被阴云遮蔽。世界黑暗深沉,除却云雾中闪烁的紫色闪电,天上已无半点光芒,而就在此时,星光坐标突然飞起,它朝地平线的尽头延伸,带出一条银色的蜿蜒线条,直通高耸的盖塔尔高原顶部。

    即便是再怎么深沉的黑暗也无法将这光芒遮蔽,因为它是阿克哈尔留下的最后印记。

    乔修亚注视这条幽深的光道,充满死寂的寒意在周身蔓延,这仿佛一条通向冥域的绝路,但即便是真正的冥域,此时的战士也绝没有后退的理由。

    抖落身上凝结的一层层高密度岩石,乔修亚迈出第一步。

    不知名的骑士。

    虽然仍不知道那位骑士的名字,但战士却从心底深处明白,他是一位值得称赞,担得起一切荣耀的强者。

    即便他毁灭世界,驱使无穷亡影杀死无数人,即便他们两人说的话没超过十句,战斗的时间也没超过一小时也是如此,不会有任何改变。

    每一枪,每一次出手,每一次引力波的变动,都蕴含着那位骑士的不甘与疑惑,迷茫与释怀,以及最后,那坦然面对一切的心。仅仅是数次交手,乔修亚已经比绝大多数人更加了解对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他背负的又是怎样沉重的真相。

    现在,他放下重负,悄无声息的化作尘埃死去,自己接过他的一切。

    沿光道指引的方向前进,乔修亚忽然发现自己的心冷静到有些冷漠,他挥挥手,于是跌落在远方的猎龙剑枪便化作一道流光,回到他的手中。

    “一直都是如此。”

    他有些漠然的想到:“战斗就是这样,从来没有改变。”

    和人类强者的战斗,与混沌魔物和野兽的厮杀完全不一样,战士挺枪刺下,收拳挥出时,想要击碎的并非是单纯的生命,而是对方的意志,打出的也并非是只有武器和拳头,还有自身的信念与灵魂。

    双方的每一次交手,都是精神与意志的碰撞,信念与坚持的厮杀,单纯力量上的强弱只能决出优势弱势,真正能够确定胜败的,则是灵魂。

    就如同之前的那一击。

    强大的引力变动使得方圆数十公里内的土石都凭空飞起,被老骑士凝聚在自己体内的引力源吸上天空,这数以亿万吨计的无尽岩石将会在数万倍乃至更恐怖的重力下坍塌压缩成不可思的超凝聚物质,将自己牢牢的封印抑或是彻底压死在其中,战士身上那已经凝固一层的高密度岩石便是明证。

    而面对如此强大,足以改变一方地形的天象级攻击,乔修亚唯一的应对方法,便是舍弃自己的肉体,化身生命能巨人,然后以放弃性命的觉悟模仿融核之星的自爆,推动体内的生命能燃烧,聚变,将其转化为最纯粹的热量,冲击与光芒,倾尽全力的轰出。

    他已经快要做到最后了在最后的时刻,乔修亚几乎就已经要放弃肉体,使用出这最后,最为炽热的舍身一击,尝试突破这足以囚禁星体的无形牢狱。

    倘若一切的发展真的是如此的话,那么这简直就是一场完美到极点,能令战士血脉沸腾到极致的战斗,以生命以及一切为赌注,看谁究竟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但世间的一切本就不可能十全十美。

    【囚星天狱】中断了。

    一块伴随恐怖的引力波动传来的精神碎片,告知战士这一招的名字,也预示骑士的结局,它的确是无愧于其名的强大技能,只要能够承受这一招而不死,战士就能够借助这坍塌压缩一切的引力,击碎自己坚韧的‘蛋壳’,令自身生命本质蜕变升华至传奇境界。

    但一切却戛然而止,阿克哈尔的最后一击在击溃乔修亚所有的手段后,将他逼到快要燃烧生命与灵魂进行反击时,便已将自己燃尽。

    他太老了。

    战士握紧拳头,令来不及愈合的伤口迸裂。血液滴下大地,溅起几颗灰尘,深红色的血珠在脱体而出的那一刻似乎想要孕育什么,但最后还是化作一滴碎裂的血水,被地面干燥的砂砾吸收。乔修亚手中的武器似乎感应到自己主人心中的起伏,所以也沉默不语。

    一千年,阿克哈尔已经死去一个千年,如果不是乌兰帝国倾尽全国之力找到他的帝陵,挖出他的遗骸,使用最为高深的灵能秘法将他飘散在整个大陆的灵魂烙印重聚,这位老骑士早就应该彻底灰飞烟灭,又怎可能复苏成英灵,并发挥出圣域级的一击?但即便如此,他也到了尽头,和乔修亚的战斗是他最后的坚持,囚星天狱燃烧的并非是阿克哈尔体内的能量,而是他的灵魂。

    他没有丝毫余裕,的确是全力出手,只是他老了,仅此而已。

    败给时间的骑士还是没有得到最为完美的结局。

    而乔修亚也来到高原之上。

    狂风呼啸,形成漩涡,令砂砾与土石化作利刃,撕扯着卷入其中的万物,盖塔尔高原中的黑色沙暴犹如一道最为坚固的城墙,一座永不陷落的堡垒,将一切来访者拒在门外。

    星光形成的光道穿过这沙尘,直向高原的中央蔓延,战士没有止步,反而加快速度。

    他一步迈出,令身侧的景象都模糊,周身炽热的狂风流转,仿佛一颗烧红的铁锥以急速刺入无尽风暴之中,漆黑的风暴在这狂暴力量的冲击下翻卷,滚动着开始退散,自然的伟力此时向一个人低头,能够看见原本巨大的风暴漩涡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分成两半,如同摩西分海一般退到高原的两边,露出中间战士行走的道路。

    乔修亚似乎还有一些不满,他举起猎龙剑枪,对两侧的黑色沙暴横划一枪。

    于是风暴继续退散,构成这巨大漩涡的能量源头被无形的生命能辐射刺穿,失去大半的力量。

    不多时,战士放缓脚步,他抬起头,看向身前雄伟的巨城,这是星光之路指引的尽头,他的目的地。

    乌兰帝国,帝都盖塔尔。

    黑色沙暴的彼端,便是一座宏伟的城市,这座城市坐落在两座微微隆起的丘陵之间,丘陵上有着六座高耸无比,铭刻有无数符文的黑塔。城市的城墙完全由打磨的方方正正的灰色岩石堆砌而成,坚固的堡垒与箭塔耸立在城墙之后,能够看见城市的中心有四道通天彻地的光柱刺破苍穹,将天上的黑云搅动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漩涡。

    这座可以被称为亡影起源的城市里,没有半点亡影的踪影,乔修亚认真感应,的确没有察觉半点死寂的气息不过他也察觉,这座城市之中还有一些不知是死是活的诡异气息。

    自然,没有人打开城门,所以战士便来到城墙之前,他拍拍手,一阵飓风吹过,坚固的城墙仿佛是海潮中由砂砾堆砌而成的城堡那样,轻而易举的垮塌成无数碎屑,灰色的沙尘向前铺成一条道路,令乔修亚毫无阻碍的走进城内。

    城市内部,一片黑暗,有嘈杂而诡异的杂音传来,能看见一座座被笼罩在阴影内的民居,这些民居的位置整齐无比,不像是一个城市的布局,倒像是某种巨大阵法的一部分,而城市的中心,有四座高大的方尖石碑,周围有三座石碑的废墟,它们通体笼罩幽黑的光泽,通天彻地的光柱正是以它们为中心发起,刺破苍穹。

    乔修亚抬头看了方尖石碑一眼,然后就低头看向那些民居,非生非死的气息与嘈杂的杂音正是从中传来,倘若是什么邪恶的魔物,那么战士不介意顺手将它们铲除。

    但结果,却令他微微一愣。

    每一所民居中,的确有蠕动的诡异魔物,它们的身体仿佛一滩烂泥与泥土的混合,被束缚在了几乎是封印的房间内,似乎是感应到乔修亚的目光,这些怪物不在发出杂音,而是颤抖着收声,不敢继续说话,而战士也在一瞬之间看穿他们的本质。

    那是被深厚无比的冥域死气侵染,彻底异化成某种奇特存在的人类。

    二十七年前,末日异变在这座城市发生,逆转生与死,光与暗的力量将无尽的冥土气息传递给整个世界,唤醒无穷无尽的亡影大军,而距离这力量最近的帝都居民们,则是被异变成这种诡异的怪物。

    它们,他们,这些仍有神志的存在发出的噪音,是一声声痛苦无比的哀嚎与祈求,寻常的人类或许无法理解这种异化的语言,可是到乔修亚这个地步,却能清楚的明白其中的涵义。

    非生非死,肉体也化作烂泥,即便是死去,也会化作亡影,所以这些存在祈求的不是复活,也不是死亡。

    而是安息。

    “啊……”轻轻的叹了口气,战士闭上眼睛,随后,他重新睁眼,坚定的朝着城市的中心走去。

    格兰蒂亚世界的命运已经被那不知名的骑士托付给自己,真相就在他的眼前,如今的乔修亚,不会为此止步。

    所以,在下一刻,战士已经站在残存的四座方尖石碑之前。

    城市的中心,是一片巨大的广场,它由白色的花岗岩铺就,七座方尖石碑依照规律建立在其上,中心这是一座不知有何用处的高台,如今,随着阿尔曼,亡影剑士与老骑士的死去,三座石碑化作灰烬消散,只剩下残存的塔基在此。

    乔修亚觉得四座方尖石碑上流动的黑色光芒让他很不舒服,腐朽的钢之力以其为中心蔓延,看来这里便是腐化的中枢,所以他便出手,以螺旋枪劲将它们全数击断,中途没有任何法阵抑或是屏障阻拦,过程简单的有些令人怀疑是不是幻觉,而在收手之后,战士不知为何,突然感觉胸口一轻,似乎有什么诺言已经履行一般。

    而远方,四大圣城所在的方向,正在与四位圣城城主纠缠的亡影大统领们突然僵在原地,驾驭着水晶傀儡的施法者一脸解脱,雾气人形用常人难以理解的语言轻声嘟囔了一句话,能够召唤寒冰骨龙以及各种各样异界生物的召唤师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可惜,因为他在战斗中占据上风,而手持金属长弓的射手耸耸肩,洒脱的笑了一声。

    下一刻,这些承载着一个时代命运所向的亡灵强者们,就这样随风而逝,消散于无形。

    “怎么回事?”

    无论是机器老者,精灵女士,矮人战士还是巨人都一脸震惊与迷茫,但随后,想明白什么的他们立刻看向盖塔尔高原所在的方向,目光满是惊讶。

    远方,四道漆黑的光柱消散,如同漩涡一般的黑云也渐渐恢复平静,无尽的死寂气息不在朝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蔓延,而是堆积在原处,令早已被侵染的像是冥域般的盖塔尔都城被黑暗所笼罩。

    这黑暗,犹如死亡与寂灭化身,它深不见底,其中没有丝毫光亮,也没有半点声音,无论是凄厉的风声,还是怪物们的哀嚎,都被这黑暗所吞噬,一切犹如世界未生之时,仍处于混沌的不存在虚空。

    但,却有一点光芒亮起。

    七座方尖石碑与整个盖塔尔都城形成的大阵不,不仅仅是这些,高原上的尘暴,荒芜平原中的寒风都是这大阵的一部分,天地万物都被它囊括其中,这座城市,仅仅是收集,汇聚一切的中枢而已。

    而就在这大阵中枢的最中心处,突然出现一团没有形状,没有色彩,除却存在之外,再也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朦胧光团,它看上去并非透明,却也不是实体,释放光芒的同时,它还如同活物一般膨胀收缩,似乎有着生命那样。

    有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握住这光团。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知晓,这便是一切的真相,无论是第四传承者诡异的态度,乌尔班德尼的过去,亡影们屠杀生者毁灭世界的缘由还是老骑士所说的世界之命运,一切的答案都蕴含在这神秘的光团之内,只要将其掌握,就能得知一切。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