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九章 不变

    “伊万!阿米拉!别玩你们的龙了,有大事!”

    星坠834年,十一月三日,尼西埃雪山,凛冬堡学院。

    霜蝶在萧瑟的北风中飞舞,天气一天比一天更加干燥寒冷,但在学院周边的松木林中,却有一对白金色头发的兄妹正蹲在地上,笑着为他们身前的一头幼龙喂食。

    哥哥的身旁放着一个装满了海鱼的大桶,而妹妹的手中拿着几颗蕴含着冰水二系魔力波动的淡蓝色晶石,而在两人前方,一头算上尾巴大概有两米长的幼龙正大口吞咽着哥哥投放的鱼虾,时不时停下咀嚼,用希冀的眼神看向妹妹,等待着她扔出一颗晶石。

    喂养幼龙有许多讲究,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营养搭配,除却最基础的肉食之外,还需要时不时补充一些蕴含着魔力的矿物培养幼龙的施法天赋,魔力结晶虽然昂贵,但毫无疑问是最好的选择,而且这么点钱对于最近完成了不少任务,可以说得上是财大气粗的马卡洛夫兄妹来说,这点付出可谓是毛毛雨了。

    听见了不远处自己友人的声音,伊万与阿米拉同时站起,转身看去,在他们的眼中,红发少女卡琳正带着矮人尼克一路小跑过来,她的手中正挥舞着一张崭新的通知单,看来所谓的大事就是这个了。

    “什么大事啊,卡琳……”阿米拉有些不情不愿的摸了摸身侧正在磨蹭自己小腿的幼龙,然后将手中的结晶全都扔给了对方,她在幼龙欢呼般的嗷呜声中有些不满的说道:“我正在和白霜加深感情呢,有话就快说,别浪费时间了。”

    白霜是这头幼龙的名字,因为通过学院导师的测试发现,相比起操控水元素,这头幼龙的天赋比较偏向于制造凝滞低温,由于如今白白胖胖长的很像是带翅膀的海豹,所以很受少女喜爱。

    “我看它只是喜欢你手里的魔力结晶而已,才不是喜欢你。”毫不犹豫的拆台,红发少女没有过多的废话,她直接将自己手中的通知单交给作为队长的伊万,然后带着一种神秘的微笑对两人道:“你们这对几乎与世隔绝的兄妹绝对猜不到,现在学院里面正在流传什么消息!”

    听到这话,无论是阿米拉还是伊万都没有什么反应,因为最近这十几天他们的确一直都没怎么关注过外界,毕竟遛龙……与幼龙建立感情的确很花时间,有些时候仅仅是为了让幼龙适应他们的气息和肉体接触,就需要几个小时的慢慢适应,而且常有反复。

    “十一月中旬,拉德克里夫院长将亲自带队,带领排名前十的精英学生小队前往乌拉尔平原参加一场试炼。”

    不等红发少女开口,伊万迅速的扫过通知单上的所有内容,他皱眉思考了一下这些信息的意义,然后有些奇怪的喃喃自语道:“领主大人亲自带队,什么试炼任务需要传奇强者压阵啊?而且乌拉尔平原不就是半年前我们清剿魔化野兽的地方吗?那个地方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试炼的……”

    一边说着,少年的脑海中突然闪过昔日的一幕银色的星辰在天际划过弧度,最后悄无声新的坠落大地,形成了一片笼罩数千米范围的迷雾。

    难道那就是试炼?

    “不知道,反正我们作为积分排名第一的小队,必然会参加这场试炼,所以我特意过来找你们一起筹划一下,千万不能让我们后面的那些‘外来者’抢我们的风头!”

    卡琳说话一直都是如此干练直接,这位骑士之女的双眼中燃烧着名为斗志的火焰,她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现在学院里面都在传言,如果不是我们有时间的优势,单论实力绝对不是那群外来者的对手,也绝对不可能成为积分第一的小队!”

    听到这话,其他三人也都皱起了眉头。

    红发少女口中的外来者,就是大半年前领主大人不知从何处带回来的三十多名年轻人,这些人都加入了凛冬堡学院的‘战职者部’,零散的分入了骑士系,战士系和游侠等零散系别中。

    这本来也没什么,至多是乔修亚又招了一批学生,但令人意外的是,这些外来,并非是摩尔达维亚本地子民的家伙实力出乎寻常的强大,除却少数天才外,绝大部分本地人的风头都被他们抢掉了,如今学院里排名第二的小队就是一队由那些外来者组成的,他们的积分就跟在伊万等人的小队后面,随时都可能追上,或者说,假如不是伊万他们比这些人提早了三个月做任务,积分说不定就被他们超过了。

    “倘若不是最近这段时间我们要照顾幼龙,他们怎么可能追上我们!”

    伊万与阿米拉平时也还算冷静,但毕竟也还是年轻人,听到这种对自身实力的质疑传言,自然是满心怒火,作为队长的伊万当即作出决定:“你说的不错,这一次我们的确需要好好筹划一下,一定要把那些外来者的风头打掉!”

    “啧,最重要的明明不是这个,卡琳你就会废话,听我的!”

    这时开口的,却是从刚刚开始一直都沉默不语的矮人尼克,他看见众人都斗志昂扬,便双手抱胸,咧开了嘴道:“听说,只是听说,领主大人这次举行试炼,是打算收几名学生!”

    “和学院的这种集体培育的学生不同,领主大人这次是打算收真正的弟子了!”他用低音炮那样的嗓门,大声的说道,就连旁边松木的针叶都因此抖动。

    “你这个大嘴巴!”

    这个消息的确一瞬间就镇住了伊万阿米拉兄妹二人,看见两人愕然的表情,一旁的卡琳则是狠狠瞪了矮人一眼,这原本是她打算用来压轴的信息,结果却被尼克随口说出来了。

    “但,有些不对吧!”阿米拉虽然被这个消息所震惊,可并没有失去思考能力,这位身材纤细的少女感觉脚有些发麻,就干脆的坐在了正在大快朵颐的幼白龙背上,她皱着眉头开始苦苦思考:“领主大人的确很强大,不,大人已经可以说是这世间最强大的那一批人了,能够成为他的弟子肯定是最幸运的事情,不过……”

    “不过院长大人,是战士啊,我们都是法师,就算成了大人的弟子也不能怎么样。”伊万接过了自己妹妹的话头,他一只手扶着树,面色意外的严肃:“而且这可不是一般的消息既然现在还没有人出来辟谣,那就代表着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唉,你们懂什么。”卡琳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和那群外来者竞争,他们可都是战职者,真的很有可能成为领主大人的弟子,就算是费尽全力,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取胜!更何况”

    说到这里,红发少女拉长了声调,她卖着关子道:“领主大人身边,也有着很强大的魔法师啊,虽然你们可能没发现,但是一直跟在领主大人身侧的3号小姐,很有可能是一位极意级的符文法师!听说笼罩着整个摩尔达维亚主城的守护法阵就出自她的手笔。倘若我们拿了第一,就算是领主大人不收我们当弟子,但让3号小姐教导我们一下也不难吧?”

    “是啊,而且说实话,我们也只不过是黑铁级的法师罢了。”

    这时,尼克也点头帮腔道,这位身材壮硕,看上去半点也不像是施法者的矮人低声道:“倘若能够成为一名传奇战士的弟子,那么当不当法师完全没所谓,我的目标,只是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想要变强,仅此而已。”

    接下来的一切,尽在无言中。

    改变命运和想要变强……有什么方法能比成为一名传奇战士的弟子更能改变命运,更能变强?

    名为斗志的气息,在四人的沉默中蔓延。

    而此时,领主府中。

    乔修亚正与诺查丹玛斯通过传讯法阵进行通话。

    此时的传讯法阵因为魔力密度大幅度提升的原因,偶尔会出现一些不稳定的杂音,但也正因为如此,以前只能传讯声音的法阵只需要经过一点点细修,就连画面都能进行实时转播,而且没有丝毫失真。

    大魔潮的来临令魔导技术出现了全方面的飞跃,许多无法突破的技术难关在高浓度魔力环境下被轻而易举的解决,甚至在东部平原,已经出现了真人魔法影像播报新闻的消息了。

    “你居然抢我的学生!乔修亚,哪有战士去法师学院收弟子的?!”

    战士看着传讯法阵里白发苍苍满脸怒气的老法师,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气定神闲,先喝了一口萤泡的红茶,然后才慢悠悠的说道:“诺查丹玛斯大师,凛冬堡学院已经不是单纯的法师学院,而是职业者学院了,更何况这事并不重要,我也没说成为我的弟子后就不让他们去学院里面学习,你想要继续教也可以啊。”

    “你!”

    和满脸无所谓的乔修亚不同,通讯法阵另一边的老法师明显是急了:“你如此宣传,整个凛冬堡学院人心都将不稳,谁能好好安心学习法术探寻真理拉德克里夫,你这是成就传奇后因为没人陪你切磋,就无聊手痒开始收学生了吗?!”说到这里的时候,诺查丹玛斯气笑了,他才不相信战士的想法这么肤浅,背后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打算。

    但奈何战士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回忆前世,自己还是武道馆馆主之时,乔修亚点了点头,他的确是因为无聊所以打算收一两个弟子打发时间,诺查丹玛斯如此聪明,能够看出来并不奇怪。

    不过现在并不是在这方面闲聊的时间,所以他开口打断了老法师的抱怨:“最近帝国的处境有些艰难。”

    这话是如此干脆利落,又不容辩驳,以至于诺查丹玛斯在听见之后皱眉不语了一段时间,不久之后,他才缓缓开口,用严肃的语调道:“为何这么说?”

    “很明显的事情。”

    乔修亚并没有卖关子的习惯,他直说道:“大魔潮带来的变化,绝不仅仅在于魔导技术的进步,我的领地就在黑森林周边,所以很清楚它对魔物魔兽的催动作用帝国虽然不像是远南遍地都是丛林,可大片丘陵与无人密林也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的领土,在如此浓厚的魔力催动下,即便是普通的森林也会向黑森林转换。”

    “现在帝国境内军队收缩,商队减少,各地建造工厂全力制造运输飞艇,打算以空中运输为主力,这明显是打算暂时放弃越来越危险的郊区,准备以城市为根据地初步净化清剿,再逐步重新贯通陆地商路,可这让帝国中央对地方贵族的控制力大幅度减少,再加上现在全国各地有无数以前抵达极限,却没有突破的冒险者和职业者都在魔潮的催动下突破自身境界,这些突然出现的力量也是动乱的源头。”

    这的确是事实,老法师沉默的点了点头。

    魔潮为迈克罗夫大陆带来的,是全方位的升华,但这种升华也会带来骚乱,急速扩张的黑森林与层出不穷的不安分强者都是其中的一部分。要知道,在帝国有一句俗语:‘宁与贵族作对,不与冒险者结仇’,因为贵族的力量摆在明面,不是生死大仇的话大部分时间都会守规矩,谨慎小心的话不是不能应对,而冒险者原本就游离于生死之间,在不法地带的边缘游荡,他们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经常会出现一怒之下痛下杀手,然后自己逃亡至远方的情况。

    就连贵族都不怎么会想刻意与冒险者为敌,因为鬼才知道这些人抑或是这些人的亲友在未来会不会因为探索遗迹或者其他的什么运气,突然突破成黄金甚至是极意级的强者。有不少贵族家族的败落就因为是行事太过肆无忌惮,得罪了一些年轻的冒险者,结果在几十年后被变得强大的他们打压至覆灭。

    如今,大魔潮令众多无法突破的人突破,这可以说是惠及众生的机缘,但这些新出现的强者改变了整个帝国的势力格局,也让不少实力大增的贵族心中起了一些小心思,加上帝国皇室对地方的支配力减弱的情况,很有可能数年在形势稳定后,帝国境内要多出一大批大大小小的土皇帝,令伊斯雷尔多年来的压制功亏一篑。

    “这只是外部力量,现在的伊斯雷尔,肯定也在为皇室内部的问题困扰。”

    乔修亚又指出了另外一点,但这毕竟是皇室内部的事情,他就没有多话:“二皇子迪摩尔的归来毫无疑问令大皇子他们一系精神紧张了起来,我就算在北地,也能感觉到帝都内部的动荡,你之所以打算在明年春天突破,大概就是为了让帝国中那些起了不该有心思的人都安静下来。”

    分析结束后,战士正准备听一听老法师方面的回复,这样他也好在明年配合一下对方,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地方贵族安分一点虽然他自己也是地方贵族,但传奇强者就是有特权,更何况皇帝陛下与老法师一直都很照顾他,他自然要投桃报李。

    但许久过后,诺查丹玛斯一直都保持着震惊的表情,没有回复。

    不仅仅是如此,乔修亚也注意到了,自己身侧站立着的神机姐弟也同样满脸惊讶的无以复加,萤嘴巴张开,银发少女的小嘴如今足以塞得下一枚鸡蛋,而凛则是咽了口口水,目光中满是见了鬼的样子。

    就算是漂浮在众人上空天花板那里的3号也因为停止操控魔力掉了下来,魔力投影在接触到地板的瞬间扭曲了一瞬,然后才恢复翼人少女的原样这意味着人工智能在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失去了对自己投影的控制,她的表情也是微妙非常,非常人性化。

    “真理至上……你怎么会想这么多!”

    半响后,诺查丹玛斯才用难以置信语调,喃喃自语道:“老朽我一定是……”

    而神机姐弟们也开始窃窃私语:“主人居然会思考这么多,是不是这些天太无聊了……”

    “是啊,感觉完全换了一个人,简直不可思议!”

    3号也重新上升到半空,她远远的看着战士,幽幽的说道:“乔修亚,你变了……”

    呵。

    还真的以为我是只动手不动脑的人?这又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见到自己友人与武器们的回应,战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沉声道:“好了,玩笑开够了?我平时不思考这方面的问题,是因为我不需要,而不是我不会说正事!”

    “不,乔修亚,我已经知道了你的意思。”

    通讯法阵的另外一头,稍微调笑了一下乔修亚的老法师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他重新露出了一个睿智的笑容:“就这样吧,乔修亚,感谢你的善意。”

    说到这里,诺查丹玛斯眼神迷离了一瞬,他似乎回忆起了一些很久之前的记忆,他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用无比认真的语调感慨道:“你果然没有因为成就传奇,而有什么变化。”

    “诺查丹玛斯。”

    听到了老法师的话,乔修亚同样笑了一声,他淡淡的摇头:“世界会变,人心会变。”

    “但我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