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九章 异动

    星坠835年,三月十七日,帝都三山圣城,傍晚,小雪。

    新的一年到来,又在飘飞的白雪中过去,帝都街道寂静,除却少许清扫门前雪的人外,也只有一队队巡逻的卫兵铠甲碰撞的叮当声。

    但与这安静的环境不同,在龙祸结束,星坠之兆初现后的第一年,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股有关于‘探索’的热潮。

    虽然普通的平民可能并不知晓,但所有身居高位的高层亦或者强大的职业者都能从位于世界各地的遗迹和藏于书库最深处的典籍中得知,整个迈克罗夫世界,其实是一个末日之后,从残骸上新生的文明。在那名为光耀的纪元结束之后,无数遗民自避难所中走出,他们茫然的注视着这个早已大变模样的世界,然后与无穷无尽的魔物魔潮战斗。

    835年过去了,曾经在旷野中为族人争取一片土地的先辈们可以欣慰的看到,如今的人类再次占据了世界的大部分,除却辽阔到无人探索过其中中心的中央黑森林外,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土地都归为人类所有,而其他种族不是并入人类之中,就是迁移至远方海外,在孤岛抑或是深山里苦苦挣扎。

    贯天白塔曾经有过法师在跨世界传送门这一技术开发出来的时候,骄傲的宣称过,迈克罗夫大陆的一切他们都已经知晓,现在人类所需要的,便是探索虚空之外的新世界,这傲慢却又激昂的宣言在当时的确得到了许多人的赞同,但现在,情况却和那时大大不同。

    罗曼公国发现的地下世界,五色龙族在海外的藏身之处,在东部平原周边发现的上古大规模城市遗迹,这些新奇的发现,无一不证明这世界还笼罩着许多迷雾,不谈其他,鱼人生活的深海,就连矮人也没探索完毕的地下空腔都是辽阔的未知区域。

    跨世界传送法阵其实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被现实所打击,好高骛远的法师们也终于低下头,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而在这片热潮下,已经有不少小国家开始朝着自己周边的黑森林和山脉进行大规模拓展运动,因为发现地下世界而获得大量资源,如今正在急速扩张发展的罗曼公国便是他们企图模仿的榜样,而其他大势力目前则是冷静的旁观,可私下却也派出了不少队伍进行试探性的探索,拉德克里夫家族被允许朝着大埃阿斯山脉进行扩展领地正是这种试探的一部分。

    帝都,通向莫尔莱宫的中央商业大道上,一队穿着黑青色轻甲的亲兵快步穿过闹市,制作精良的铠甲除却脚铠碰撞地面产生的哐当声外没有发出半点噪音,许多市民和商贩将目光投注在这些亲兵身上,然后便耸耸肩,低下头,不在关注。

    那是皇后的亲兵。

    最近这几日,不仅仅是皇后,许多居住在帝都的贵族都经常派遣自己的亲信来回进出城,似乎是在打探什么消息,按理来说这种行为倘若是在他们自己的领地还好,但在帝都就太过逾越了,这里是皇帝陛下居住的城市,即便是皇后,也绝不能让自己的亲卫大摇大摆的来来往往。

    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位一向威严的皇帝陛下却什么都没说,不,与其说是什么都没说,倒不如说是没有半点反应,这点尤其让民众们迷惑。不过上面会掩盖消息,下面也自然有打探的方法,在莫尔莱宫内有亲友当工的人都断断续续的得到了一些阴晦的消息,无论这些消息是真是假,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自新年时皇帝陛下主持庆典后,就再也没有人在莫尔莱宫内见到过他。

    这可真是不得了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无一例外都发出了一声惊呼,他们都理解这种事情的严重性,并且并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伪。

    要知道,北方帝国的皇室和西山那些传统王国的国王可不同,莫尔莱宫并非是皇室私人的住处,里面还有皇家大法庭,帝国图书馆以及各种各样的公用设施,只要得到许可,就算是普通市民也能进去,就好比是帝国大图书馆,每年都有那么一两天是对外界开放的,只要付钱就能进去自由阅读。

    除此之外,皇帝陛下也从来不居住在深宫,他经常会自己一个人跑到街道上视察,偶尔还会去品尝一下民间小吃这也几乎是北方帝国皇帝的惯例了,帝都几乎所有知名的饭店都有某代皇帝曾在此用餐的标语,他们从不刻意避开人群,而是随着自己的喜好四处游走。

    倘若说,普通人几个月见不到皇帝也面前算是正常,但宫内的侍从几个月在莫尔莱宫内都见不到皇帝,那只能说明陛下要不是身负重伤,只能卧病于深宫,要不就是陛下了帝都,许久都没有归来。

    众人倾向于后面一种。

    大概也正是因为皇帝陛下数个月未归,所以皇后和大贵族们才会有些按捺不住,开始四处打探消息了吧?一国之主神秘失踪,能隐瞒三个月还真的是多亏如今是冬天没有什么大事,但事到如今,也的确是压不住火了。

    莫尔莱宫中,皇后所居住的德尔菲宫内,身穿黑青色轻甲,遮住了脸部的亲卫沿着大道快步步入其中,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留在了宫门之前,只有领队的一人通过守卫的检测,进入宫内。

    宫内静谧而冷清,只有零零散散几位侍女正在清扫灰尘,这是因为这一代戴尔蒙德皇室无论是皇帝还是皇后都不喜欢被许多侍从服侍的感觉,亲卫看上去经常前来此处勤见,所以有一位侍女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沉默的引他来到了宫殿内部的一处露天花园,而就在花园中,一位身材纤细的女子正在数位贵妇的陪伴下赏花。

    虽然如今是冬日,但宫殿内部却因为魔法阵的原因温暖如春,这露天花园周边更是设有调整湿度与光照的阵法,能让任何花朵在任何时间开放。

    法阵消耗颇大,因为牵扯到了精灵催生植物生长的天生技法,所以每天都会消耗数以十计的魔晶,而每一颗魔晶都能让帝都的平民安安稳稳生活数个月,这听上去非常奢侈,但对于那位除却赏花之外别无其他爱好的皇后,那位帝国最尊贵的女人而言,却也不算什么,甚至担得起简朴这两个字了。

    侍女让亲卫呆在花园口,自己则是小心翼翼的上前拜见,而花园中心的那个纤细女子也发现了圆口的亲卫,于是便遣散了身边的贵妇们,让侍女回去通知。

    这位身材高大领队与自己的手下不同,他身上的铠甲并非青黑,而是纯黑,黑甲武士得到侍女通知后,在对方的引导下快步来到了那位女子的身前,他恭敬的单膝跪下行礼,低头道:“埃德娜皇后……”

    “别废话了,格尼斯,告诉我你的发现。”

    名为埃德娜的美貌女子微微低头,有些疲惫的叹了口气,并让侍女整理着自己已经有些松开的银色盘发,她的眸子是罕见的浅金色,瞳孔和一般的人类有些微小的差异,但却和金属龙中的金龙极为类似,这意味着这位皇后的祖辈或许有着龙族血统,或许干脆就是一头金龙。

    而听出了自己主上话语中的急迫,名为格尼斯的黑甲武士立刻干脆的回复道:“皇帝陛下曾在三月前与诺查丹玛斯大师秘密视察了南方要塞群,他与镇守南方行省的塞雷斯总督见了一面,随后他便前往南方的三处‘星坠之地’,下一次出现,便已经过去一个月,在静默沙地的东侧,有一队行商曾经远远的看到过他的背影。”

    说到这里,这位武士的语气带有一丝微不可查的不屑:“我觉得,这应该是皇帝陛下特意让他们看见的,不然就凭那些普通行商,怎么可能察觉陛下的行踪。”

    “南方要塞,静默沙地……陛下去那里干什么……”

    听到这些消息后,穿着浅色长裙的皇后则是轻轻皱起了眉头,她在思考了片刻过后,便继续下令道:“继续说。”

    格尼斯便继续说了下去:“接下来陛下的行踪就异常奇特,前脚他还在西部边界,次日就已经来到了东部荒野的黑森林深处,我们统合了许多信息,只能说应该是诺查丹玛斯大师的时空法术又有了精进,可以进行短时间的大陆级传送,不然无法解释陛下的位置为何能如此迅速的改变……但最近这一个月陛下与大师却是彻底消失了,再也没有人看见过他们。”

    “在整个帝国的范围内四处传送,他们肯定是要找什么东西……星坠之地,难道伊斯雷尔对那些自无疆天界降下的东西感兴趣吗?”

    埃德娜侧过头,看向身侧的鲜花,她表情疑惑的轻声自言自语道:“明明都已经传奇了,那些来自上一个纪元的东西压根就无法成为他的助力啊不,也不能这么说,假如他突然痊愈的原因是那个的话!”话语突然顿住,皇后转头看向仍然恭敬跪在地上的黑甲武士:“格尼斯,你猜一猜,陛下与诺查丹玛斯大师现在应该在哪里,能让我们找遍整个帝国都找不到?”

    皇后的语调柔和,仿佛只是单纯的询问,但格尼斯却知道,倘若自己回答不出来的话,定然会受到处罚,不过黑甲武士却早已心有成竹,他立刻开口汇报到:“属下猜测,陛下与大师如今应该身处于虚空观星所!所以皇后您与诸位贵族在他离开后三月的一举一动,应该都在陛下眼中!”

    “是吗,果然如此。”

    这个回答并不让埃德娜感觉到意外,她微微昂首,抬头看向天空,皇后撇了撇嘴,做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什么时候,他也会来这么一手了……明明只是一个除却打仗之外什么也不会,一点也不浪漫的武夫。”

    而就在女士抱怨的同时,侍女与黑甲武士都仿佛自己是聋子一般一动都不动,而随后,埃德娜才有些厌烦的说道:“算了,反正我什么也没来得及干格尼斯,取消行动,皇帝陛下不介意我们这些女人搞宫廷斗争,可不代表我们真的动手了。”

    “是!”黑甲武士立刻应声道,随后,他便被侍女引领着离开花园,而埃德娜皇后一个人静静的站在花园之中,不知道思考着什么。

    “形势变了,亲爱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治好了暗伤,又什么时候更进了一步,但我知道,你的心思没有变,你仍然不想被束缚在这皇位上,想要前去更高更远的地方。”

    随手摘下一枝花,看似纤细柔弱,只是一位普通人的皇后手中突然燃起了一丝明亮的金色光芒,在这金色光芒的照耀下,原本娇弱的紫罗兰色鲜花忽然开始剧烈的蠕动起来,不多时,这一支花便成了一个小小的树人,埃德娜皇后弯腰,将这头顶一朵小花的树人放在地面上,然后拍了拍它的脑袋,自言自语道:“但在离去之前,你还是支持哪个最像你的二皇子迪摩尔……现在已经不是战争的年代了,帝国不需要一位这么像你,这么酷烈,这么一位成长起来,又可以继续压制所有贵族百年的强者当皇帝。”

    我也不需要一个不是我儿子的人当皇帝。

    皇后的面容没有一丝一毫的忧虑。她是在伊斯雷尔征战四方,讨伐兽人之时所取的妻子,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比起绝大部分男人都要来的沉稳冷静,也比绝大部分女人也要来的手段高明。

    但此时,面对名为传奇强者的大势,纵然她有万般计划也毫无意义,倘若伊斯雷尔还和之前那样只有几年的寿命,那么埃德娜自然可以等,等到她这位亲爱的陛下去世,可现在却不行了。

    如此想到,她又沉默了许久,最近这一两年帝国的形势变化远超她的想象,与可以随意出行的伊斯雷尔不同,作为皇后的埃德娜只能呆在宫中,至多也就是在帝都周边行走,所以有许多信息只能等待其他人前来汇报,等到知晓之后,反应已经来不及了,比如说那位北地伯爵成就传奇,她在此之前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听闻,等到那位公布消息后,再去拉好关系就实在是太晚了。

    不过,听说最近他正准备收徒?

    忽然想到这一点,皇后顿时微微一笑,她似乎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便轻声对着自己手下的树人说道:“去七皇子哪里。”

    “告诉他,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