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二章 将至(6600,两章合并)

    绝大部分人的目光一触即收,并没有真的看向战士一行人,如今帝都周边的人流数以万计,他们哪有时间去注意周围来往的陌生人,而少部分花了点心思的人目光也下意识的聚集到了3号和布兰登等人身上。

    “强权之神陛下可不会迟到,祂一直注视着我们。”

    在听见乔修亚开的玩笑后,金发剑士立刻接了一个更冷的笑话,也幸亏他们周围没有刑正的狂信徒,不然又要闹出一场乱子不可。互相问好过后,乔修亚打量着眼前两人。

    布兰登与维尔丹妮都穿着礼服,分别是简朴的白底黑边和深蓝色,刚才他们似乎正在北地传送门之前说着情话,是注意到战士等人来了之后才过来的。两人周围没有其他人,两个女儿都没带来,想来应该是留在领地,请人帮忙照看。

    自从布兰登在摩尔多瓦遗迹中进阶极意后,他的时间就多了不少,甚至连续几个月都住在摩尔多瓦也没问题,卡欧斯家族的严苛只对于那些没达成要求的人,金发剑士作为一名大有前途并且毫无松懈的天才,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特权,毕竟传奇可不是靠闭关就能抵达的。

    由于在庆典之前乔修亚便与布兰登等人交谈过了,所以现在他们倒也没多聊也没什么可说的,难道继续感慨一遍战士怎么又双叒叕进阶了?和天选之人没什么可聊的,走了走了,所以众人没有多耽误时间,直接一齐慢步朝着山顶的三山圣城走去。

    “为了防止敌人突袭。帝都周边有压制一切时空法术的广域时空锚,除了诺查丹玛斯大师给自己留了后门外,基本上所有法师都很难在这里开启传送门,就算是开启了,时空坐标也会絮乱,所以要进入帝都只能走进去。”

    由于一些原因,维尔丹妮的容貌还是和十四十五左右的少女模样,一眼看上去和乔修亚身边的萤和3号差不多,女伯爵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坐在战士肩膀上,一直都面无表情的陌生人工智能后,便又开始介绍了起来:“这些你也应该都知道,但原本庆典的时候,因为人数太多,所以大师是会开一条小型传送捷径给一些付得起价钱的人的,只是如今”

    这时便布兰登接过了话头,他用一种颇为无所谓的语气道:“如今大师与皇帝陛下神秘失踪,所以我们也只能走过去了。”

    虽然嘴巴上说着伊斯雷尔和诺查丹玛斯失踪,但两人却一点焦急的语气都没有,看来应该是早就知道了这两人的去向。乔修亚倒也不觉得奇怪,毕竟一个是皇帝欣赏的天才剑士,本身也是皇派贵族中的顶梁柱,卡欧斯家族下一代继承人,肯定知道一些信息,而另一位则干脆就是诺查丹玛斯的学生,恐怕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老师的去向。

    “那么现在帝都内部的情况如何?”

    一只手牵着萤,一只手将肩膀上的3号扶正,战士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些贵族有没有搞出什么乱子,莫尔莱宫内有没有什么消息?”

    “这倒没有,当今主持宫内事务的是一位聪明人,埃德娜皇后什么都没做,那么其他人也不敢有什么异动。”

    维尔丹妮微微耸肩,她微微眯起眼睛,抬头看向山顶:“不过失去了头上这座大山,那些人应该也体会到了没有一位传奇压在头上的感觉是多么美妙吧……我不是说你。”

    众人就这样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无论是乔修亚还是剑士夫妻两人都十分随意,与其他传送门旁那些神色带着一丝紧张的贵族有明显的区别,而这份神态也立刻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让不少人将目光投注到这一行人身上。

    “卡欧斯家族的继承人和摩尔多瓦伯爵么……”有贵族嘟囔了一声,布兰登和维尔丹妮的关系虽然没有大肆宣扬,但对有心人而言却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他也不为两人亲密的姿态惊奇,随后,这人眼睛一扫这两人身边的另外一队人,登时气息一滞,浑身冷汗直冒。

    拉德克里夫伯爵!

    那个新生的传奇战士!

    他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所有人都没发现?!这位贵族下意识的退后了好几步,这才勉强镇定了下来,但他的动作还是被其他人所注意,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都好奇的看向战士等人所在的方向,这次他们的视线没有被布兰登挡住,所以便齐齐浑身一抖,下意识的向后退一步。

    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那位传闻空手撕了几十头巨龙的恐怖魔人!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帝都的?!许多之前明明关注过这个方向的贵族仿佛才发现乔修亚的存在一般,表现的震惊无比。

    这种奇特的反应其实并不奇怪。

    乔修亚为了不太引人瞩目,在接见各国大使后的那段时间内一直都在琢磨自然导师所说的隐藏自身气息的秘法,但无论他怎么实验,周身永远有一圈仿佛光环般的威压圈,在这至少有几十米范围的威压圈内,即便是苏克拉什这样的极意蓝龙也会表示自己觉得心悸,更不用说其他的普通人了。

    根据苏克拉什的分析,这是因为战士身负的威压实在是太过强大,就仿佛是一座上百公里长的巨大冰架跌入大海那样,即便是再怎么与周围的环境同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消除,但这头见多识广的极意蓝龙又给出了另外一种建议既然无法和周围的环境化为一体,那么干脆就彻底封闭就好了。

    战士觉得它说的很对,与周围环境同化是自然导师的道路,而他却未必需要有样学样,所以乔修亚在构筑封闭自己躯体的‘壳’时,额外为其构筑了一层遮掩自身威压和存在感的精神防护,这样一来,只要不是特意去注视,那么即便是他行走在闹市也不会引发骚动,只是这个方法有一点不好,那就是在解除这层束缚威压的壳后,积蓄已久的气势将会在一瞬间放出,造成远比平时还要恐怖的精神震撼。

    在大埃阿斯山脉的实验结果是,方圆数十公里内的活物不是被震晕,就是拼了命的逃跑,当时随同的阿坦尼斯大主教感慨,假如战士当初有这种能力,哪里有黑潮什么事,魔兽就算是自相残杀甚至是跳崖也绝对不敢进攻摩尔达维亚领。

    虽然此时被认出来了,但乔修亚却并没有太过在意,他继续和萤与3号以及布兰登夫妻二人随口聊着天,然后慢步顺着漫长的阶梯,朝着顶端的帝都走去。

    而其他正缓缓从精神威慑中脱离的贵族,也逐渐回过神来,一位看起来已经步入中年的贵族摇了摇头,振奋了精神,然后便凝神注视着战士等人的背影,喃喃道:“那个坐在北地伯爵肩膀上的少女是谁……”

    怎么这么大胆子?而且右手也牵着一位,难道是这次庆典的女伴吗?

    “也太小了点吧……”身侧,这位贵族的朋友,一位鬓发同样有些许斑白的中年贵族自言自语,他用轻到只有自己一个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道:“难道拉德克里夫伯爵就喜欢这种?”

    这对于贵族而言倒也不算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毕竟在迈克罗夫大陆十四岁就能结婚(1),只要是你情我愿,就连丑闻也算不上,除了圣职者在这方面会矜持一点外,也不会有人特意在这种事情上刁难一位大贵族,但这两位中年贵族感慨的却并不是年龄。

    “体型也差太多了……才刚刚过腰而已啊。”

    “难怪拒绝了我们的邀请,原本以为我女儿年龄正好,没想到还是偏大了一点……”

    而就在类似的议论纷纷而起,眼看乔修亚的风评即将被害之时,一位身披白袍的法师站了出来。这位法师是帝都贵族法术学院的一位导师,曾经跟随诺查丹玛斯大师前往过北地修建时空门,他在维护领主府顶层传送门时见过3号,所以他解释道:“那位坐在伯爵大人肩膀上的少女,其实不是真正的人类,她是统领摩尔达维亚主城防护法阵的人造灵魂,换句话说,是类似于法师塔塔灵的存在。”

    有了这个解释,就好接受多了,不少贵族都点了点头,塔灵阵灵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甚至有一些实力不错的贵族家中就有这么一位,这些人造灵魂的确会与家族家主特别亲密,毕竟他们是保障某些秘密地点或者是重要阵法安全运转的关键,而北地伯爵之所以在庆典也带着,恐怕是想要遥控摩尔达维亚领的阵法,以防有什么人偷袭破坏吧?毕竟听说五色龙族和邪教徒一直都没有放弃报复这位破坏了他们关键计划的战士。

    真是谨慎,不愧是能以如此年龄进阶传奇的存在。众人如此感慨道。

    而与绝大部分心中正在思考,是不是要换一位族中年轻少女作为联姻备选的贵族不同,一位看上去有矮人血脉的贵族和他周围几位身佩西北贵族家徽的中年人在看见乔修亚的身形后便如遭雷击,迟迟不动。

    这些来自费尔塔奥家族和苏沃德家族的贵族原本正在聊着一些有关于合作的事宜,可现在却全都没了心情,他们对视一眼后,便立刻同时悄然退去,准备找一个隐秘角落通知已经身处帝都的家族成员立刻隐蔽,不要与那位北地伯爵见面。

    原本这种普通的春季庆典是无法让一些大贵族和他们的后裔离开领地,来到属于皇帝陛下的帝都的。他们早已习惯了自己在自己的领地中的权威,又怎么会喜欢在伊斯雷尔面前装孙子?但通过一些渠道,许多大贵族已经知晓这一次庆典中可能会有一些惊人的事情发生,虽然他们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毫无疑问,错过了就很有可能在某些大事上慢一步,而慢一步就是步步慢,为了防止这一点,许多大贵族或许没有亲自前来,但都派了家族中的二号人物或者继承者过来旁观,费尔塔奥家和苏沃德家自然不例外。

    但如今战士出现,这两位和乔修亚有过节的家族便不得不改变计划,只见帝都的一些贵族宅邸中,某些贵族感应到了怀中通讯仪器的通知,便低头看了一看,然后他们便齐齐脸色一变,然后带着歉意对着其他正在参加小聚会的贵族们道歉告辞,然后立即离开。

    整个帝都的气氛因为乔修亚的出现,而发生了一些微小的改变。

    而此时,战士一行人已经进入帝都,沿途的卫兵除了城门口的外,没有一位上来检查身份笑话,卡欧斯家族的下一任家主,摩尔多瓦的女伯爵,和最近名头正盛的传奇强者,他们是失心疯了才会去检查这种大人物。

    “直接去莫尔莱宫大殿吧,我们有特殊位置可以观典。”

    路上,布兰登如此说道,他扫视了一眼帝都的街道,然后耸肩说道:“你也看见了,现在城内的气氛很压抑,除了游客之外,大部分本地人都待在家里面。”

    乔修亚的确感应到了这一点,如今庆典将要开始,可是伊斯雷尔和诺查丹玛斯还没有归来,虽然绝大部分人都知道,皇帝陛下肯定会在庆典开始之前回来,但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还是让他们紧张,而且还有不少曾经在伊斯雷尔不在的几个月中做了一些暗中事宜的家伙心中也惶恐不已,他们并不确定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被陛下发现,但假如真的被发现,那么他们的家族肯定没有好下场。

    沿途的一切也都没什么好说的,今年的庆典比起以往的确要沉闷许多,即便是街道上的游客们也感觉到了这股气氛,也不敢大声谈笑,战士一行人便这么直接来到了莫尔莱宫,然后就被侍从们引向中央大殿。

    春日庆典实际上是一种传承已久的仪式,传闻那是在七神之前,来自于上一个纪元对大地献上的祭典,那时的人将会雕刻四枚样式为‘种子’‘秧苗’‘成株’与‘麦粒’的无暇宝玉,放在大地母神雕像的四只手臂掌心,而这个大地母神的雕像也有讲究,必须是由天然的铁矿石原矿,由石质工具打磨雕刻而成,而母神的脚下也需要放置来自各地的泥土,这样女神才会庇护这些泥土的来源之地。

    现在,庆典就没有那么精细,大部分时间只需要皇帝登台,依照传统仪式,供奉一下足下的大地即可。

    来到中央大殿之后,萤有些好奇的四处张望,而原本一直很安分的3号也连连转头环顾,看上去对这种陌生却华丽的装饰很感兴趣。

    “乔修亚,为什么我们不把领主府装饰成这个模样啊?”

    指着大殿一侧那华贵而精美的浮雕以及上面的显眼的水晶装饰,3号微微低头,在乔修亚耳边轻声抱怨道:“家里的装饰实在是太压抑了,你怎么会喜欢那种?”

    “……我的领主府为什么要和皇宫比华丽?”

    摩尔达维亚领的建筑大部分是由四百年前强权之神手下的圣职者设计的,那时拉德克里夫家的先祖就与圣劳伦大教堂的大主教交好,所以领主府也充满了那个年代特有的宗教肃穆风格,总的来说就是异常禁欲压抑,四处都是庄严大气却不美轮美奂的雕塑,墙壁上有着古朴气息的武器悬挂。战士因为个人爱好,还在大厅中加了不少自己猎物的首级挂饰,陌生人一进去,恐怕就会被各种猛兽临死前狰狞的表情吓到夺门而逃,气氛比起最初更是压抑了数十倍。

    也亏的是领主府的侍从侍女们意志坚韧,不然早就精神失常崩溃了。

    时间已经接近正午,春日庆典仪式所需的物品都早已准备好,大殿内人数颇少,只有十几个人,但他们全都是身份尊贵,收到了特殊邀请的贵族以及强大的职业者施法者,就在乔修亚与3号聊天时,他们都注意到了乔修亚等人的存在,不过由于此时的气氛也都不好上前寒暄,不少人打定主意,准备等到仪式结束之后,就好好与这位前途无量的传奇战士聊一聊,打好一下关系。

    当然,也可以顺便介绍一下自己家的女儿嘛。不少觉得这位传奇战士似乎没有传闻中那么恐怖的人心中如此想到。

    时间过去,伴随着一阵阵来自宫内的脚步声,几位皇室成员也依次来到大殿之中,通过身侧布兰登的介绍,乔修亚也得知了对方的身份。

    六皇子和三皇女,这两位同出一母的姐弟携手而来,紧接着便是金发蓝眼的七皇子阿尔瓦和慢步走来,看似毫不显眼的二皇子迪摩尔,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没有之前的姐弟二人要来得好,虽然距离不远,但中间却仿佛隔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看来不是按顺序来的。乔修亚如此想到,然后接下来出场的便是四皇子,这位身材高大,有一丝伊斯雷尔影子的年轻人面色沉重,似乎藏不住心里的事情,他总是焦虑的看向空缺的主席,也即是预留给伊斯雷尔的位置。

    皇帝久久不归,不仅仅是让帝都贵族们人心起伏,也令皇室成员们焦虑不安。

    而维尔丹妮忽然开口道:“咦,埃德娜皇后这次也参加庆典吗?”

    她看向最后出场的那位,有着一头银发的金眼纤细女子,用压低了的声音道:“真是奇怪,她已经至少十二年没有参加类似的庆典了。”

    “这次陛下迟迟不出场,她必须出来压一压局面。”布兰登却感觉没什么奇怪的,他自言自语道:“看来五皇女和大皇子这次还是不来,这倒不奇怪,四月份正好也是贯天白塔的考核时间,东部行省那位公爵的小动作也肯定让大皇子焦头烂额了。”

    乔修亚却没有想这么多,他在记住这些人的相貌之后,便不再关注,但他不关注其他人,其他人却会关注他,带着3号与萤的战士虽然存在感因为自己的封锁大大降低,可耐不住整个大殿也就只有十几个人,绝大部分人都在等待之余,都将目光放在了这位低调的传奇强者的身上。

    “他是真身前来吗?”有一些贵族已经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他们都知晓传奇强者的真身有何等威能,虽然说战士的控制力值得相信,莫尔莱宫内也一定会有相应的对应措施,但相关于自己的性命,他们还是有些担忧。

    而几位皇子皇女,以至于最后来到大殿的皇后也都注意到了一旁的战士,埃德娜皇后目光正常的扫过乔修亚与布兰登一行人,然后便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着时间到来。七皇子阿尔瓦和二皇子迪摩尔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战士一眼,却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在一旁闭目养神。

    四皇子和埃德娜皇后一样,只是一眼扫过就不再关注,不过他暗中远离了乔修亚几步。而三皇女与六皇子则是在角落中窃窃私语,这几个人在大殿中一站,就和周围的贵族们一齐隐约分化出了阵营。

    “看来拉德克里夫伯爵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实力进展而改变阵营……他还是跟着卡欧斯家族那群人在一起,真奇怪。”这是三皇女所说的话。

    “别多嘴,能成就传奇的人当然不是你我能够测度的……不管他的阵营如何,尽可能的和他打好关系,绝不会犯错。”这是六皇子所说的话,他的声音很轻,几乎只是在动嘴唇,大概也只有熟悉他的姐姐才能听见:“我和我的智囊对他研究很深,这位伯爵只要不去惹他,就是一位很好说话的人,多送礼,留点情谊,管住手下前往别让他们挑衅这位或者招惹到他领地的人算了,只要是北地人就别招惹,他可是能为自己的手下去杀费尔塔奥家族和苏沃德家族的人啊。”

    两人的交流很是隐蔽,即便是极意强者也很难察觉,但对于乔修亚而言,却仿佛是在耳畔响起一般。他侧眼看了这两位一眼,他甚至能猜出这大概是他们特意说给自己听的。

    识趣的人的确很棒,不愧是皇室教出来的,不过今天他过来可不是为了和这么几个年轻人打关系的。

    他抬起头,看向埃德娜皇后所在的方向,而若有所感,皇后也抬头,与战士对视。

    埃德娜皇后……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前世正是因为她遗留下来的手笔,原本压根没有继承帝位可能的七皇子才会成为帝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但前世她在伊斯雷尔驾崩后莫名失踪,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虽然传闻是殉情而去,也有传闻是这位皇后被某人暗杀,但战士却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第一点完全不可能,即便是现在,乔修亚都能看出这个女人心中被压制的野心,而第二点就更不用说了,作为传奇战士,他一眼就能看出对方极意强者的身份,整个帝国除了伊斯雷尔和诺查丹玛斯大师,还真的未必有人能杀的了这位看似柔弱的皇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正午即将来临,眼见伊斯雷尔迟迟不至,即便是大殿中的众人都是久经阵仗的大人物,可气氛也开始有了一丝骚动。

    但无论是埃德娜皇后,还是乔修亚与布兰登等人,却都气定神凝,一点也不为此感觉到奇怪。

    真正的大人物本来就应该在最后才出场。

    铛,铛,莫尔莱宫中的大钟敲响,正午已至,大殿中已经开始有些骚乱,更不用谈在外面等待着的其他民众和游客。

    但乔修亚却抬起头。

    在他的感知中,整个三山圣城的上空,都出现了明显至极的时空波动,这波动是如此的宏大又令他感觉熟悉,令战士异常亲切。

    来了。

    他如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