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章 深渊这么大

    在无数有关于深渊和恶魔的传说中,总是有幸存者会惊恐的描述那些怪物的模样:火焰,剧毒和狰狞魁梧的肉体。而恶魔的确就是这样的生物。

    几乎所有来自深渊的魔物都有着有关于火焰和剧毒的力量,它们的肉体坚固,胜似钢铁,除却小恶魔和蠕虫外的种类普遍身高超过两米,天赋的怪异灵魂能让它们在深渊中施展可怕的魔法,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能在正常的世界操控魔法能量,只是被抑制了大半而已,如此恐怖的力量让它们在外界受到广泛的恐惧。

    恶魔的种类繁多,即便是最基础的深渊蠕虫里也有着古怪的突变体,更不用说更加高等的其他类别了,但毫无疑问,最广为人知,也最为强大的一类恶魔,便是深渊炎魔。

    顾名思义,深渊炎魔有着完全覆盖着熊熊烈焰的躯体,而在足有千度高温的烈焰之下,它们的本体却是类似于石油一般的黑色粘稠物质,这些黑色的粘稠物质无时无刻都在释放着剧烈的火焰能量,并且朝着周围辐射着一种无形无质的剧毒,它能使得常人衰老,精力不济,身体各个部位都出现畸变和变异,在历史中有记载,炎魔经过之处,青蛙会长出多余的腿,蜥蜴会长出两个头,这种恐怖的毒性是如此可怕,甚至能够让一片土地在几十年内寸草不生,令人惊异不安。

    深渊炎魔是没有定型的,它们的本体就是那一团黑色粘稠物质,倘若说最初始的模样,大概和烈焰史莱姆差不多,但却比它危险了无数倍,可一旦炎魔觉醒了智慧,它们便会有意识的塑造自己的肉体这些位居深渊食物链最上层的恐怖存在会去吞噬各式各样的金属和魔物,利用那些坚固的钢铁和骨骼塑造自己的躯体的形状,进而构筑出属于自己的人形。

    所以有人形的炎魔,也有龙形的炎魔,对于这些怪物而言,形态是可以改变的,而越庞大的躯体,就意味着这个炎魔的力量越强大,也意味着杀死它们之后的收获越丰厚,毕竟能够承受炎魔烈焰和剧毒躯体侵蚀,作为它们构筑身体骨骼的物质少之又少,它们一向是打造神兵利器的原材料。

    而现在,被乔修亚一把从深渊抓到迈克罗夫大陆的,便是一头足有五米高的人形炎魔。

    炎魔辛迪加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如今是怎么回事它原本正在深渊三十七层的炙炎炼狱的沸腾之海中游荡,在早就被硫磺和重金属污染的剧毒汤内寻找可以一战的猎物和珍稀金属,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有一只手无视它头顶数千度高温的烈焰,抓住了它足以毒死一头深渊骸王象的黑色本体,然后用一股拖动一座岛屿的恐怖力量把它从三千米深的高温海底拉了上来。

    那一瞬间,辛迪加还以为自己被某个深渊领主或者恶魔大君征召了或者是被某位其他世界的神明抑或是虚空游荡者抓来当试验品。

    这事其实也不少见,就好比说深渊领主的征召吧,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深渊无穷无尽,但有一些层面是有着被深渊意志钟爱的领主的,它们有着掌控该层面内所有恶魔的力量,只要它们一个念头,任何实力没有抵达传奇的恶魔都会被它所征召,传送到它的大军之中,敢于不服从深渊领主意志的恶魔早就死绝了,而恶魔大君也是同理,它们其实就是没有获得深渊意志钟爱,却依旧依靠自己的力量压服了一片深渊的领主。

    不过深渊三十七层应该是无主的世界啊恶魔有些纳闷的想到,不然的话它也不至于会在这一层深渊中游荡,炎魔的领地意识很强,它们绝少出现在有着领主和大君的深渊中,因为每一头炎魔都有着成为君王的野心和潜力。

    那么就是界外的神明或者伟大存在?辛迪加简单的心智中如此猜测到,但当它抬起头,看向站立在自己身前的那位存在后,它就恍然大悟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深渊三十七层就有主了啊。

    那是何等的容颜?虽然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男性,但实际上却是明显被抑制的表象,炎魔可以轻松的看出来,对方的肉体是经过层层束缚之后才得以维持住人形,在那层脆弱的外壳之下,是更加恐怖,更加伟大,更加崇高的事物,那里充满着如同地心一般的高密度物质,有着比一般炎魔炽热百倍的极度高温,他的生命辐射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它作为炎魔的剧毒辐射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盖过,压制。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君王级的大恶魔,和自己只有区区五米的本体不一样,倘若对方展现本体的话,大概足有一座小山那么高吧。

    仅仅是肉体,就如此恐怖,就更不用谈环绕在这位大恶魔(?)周身的灵魂哀嚎了,无穷无尽生命濒死前的惨叫以及诅咒环绕在对方的躯体表层,远超夺心魔,远超惊惧魔的绝望灵气不,震怖领域无时无刻都在对外宣示着自己的存在,令它这个仅仅有着简单心智的炎魔都不由自主的想要颤抖跪下,彻底拜服。

    实际上,它的确跪下来了。

    五米高的烈焰人形干脆利落的俯首,恭敬的跪下表示服从,虽然恶魔天生的混乱心智让它无时无刻都想要摆脱自己心中的恐惧,即便是死也要对着眼前的存在来上一拳,但那只能是想一想而已。如今辛迪加的本能被恐惧和理智所压制,让它不禁用深渊语颤抖着说道:“伟大的君王,您呼唤我前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嘱咐吗?”

    炎魔利用魔力模仿声波的震动,高温火焰带来的扭曲让它的声音听起来模糊不清,像是熔岩鼓动一般的杂音,而深渊语中也没有‘您’这样的敬语,但根据情绪和动作,乔修亚能大致明白对方的意思,他看着眼前老老实实趴在地上的烈焰人形,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不错的态度。”他如此说道:“假如你能一直保持,我问话之后能饶你一命。”

    问话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炎魔知道的东西不少,但是大部分和乔修亚想要知道的不一样,在将这头炎魔的力量暂时封印扔到一边后,战士便开始整理资讯。

    他发现了,伊波恩之书联系到的深渊并非来自同一个深渊,比如说眼前的这头炎魔就来自深渊三十七层,而之前他召唤杀来玩的恶魔分别来自第七层和第六层,这三层深渊的时空坐标都很接近,并且都蕴含着熔岩与剧毒的力量。

    乔修亚这次召唤恶魔,是因为在北地发现了恶魔的踪迹,而假如那两位传奇法师的消失是因为是从北地前往深渊的话,肯定是前往距离迈克罗夫大陆最近的深渊,伊波恩之书也是如此,它召唤的恶魔也是来自最近深渊的恶魔,战士想要看看运气,能不能抓到一个实力高一点,能够察觉到深渊时空波动的恶魔,然后问问具体情况,倘若时间对的上,那么巴尼尔和威廉应该就是跑到深渊那里去了。

    这个计划简单粗暴,结果颇有成效名为辛迪加的炎魔的确有着察觉时空波动的力量,它也的确感应到了前段时间的确有些许时空波动,但可惜的是,和两位传奇法师消失的时间对不上,而且它也只能感应到它周围数十公里内的时空波动,乔修亚觉得那应该只是深渊正常的时空变动而已,比如说突然出现了一小条会立刻就消散的时空裂缝。

    不过作为深渊三十七层中一小片区域内的霸主,辛迪加也绝不至于只知道这一点,通过手下的小恶魔和来自冥河的轮渡魔,炎魔知道许多其他深渊界域的消息,而这些消息都倒筒一般全部都告诉给了战士,比如说深渊第六层正在和深渊第二十三层进行战争,有复数深渊领主和恶魔大军正在二十三层进行血战,所以第六层熔海火狱的恶魔绝大部分都被征召走了,辛迪加也是因为害怕被征召,所以才特意跑到三十七层避难。

    冥河贯穿所有的深渊,也是恶魔们借以进行时空转移的重要媒介,轮渡魔正是一种能在冥河中长时间生存的恶魔,它们以一般恶魔的尸骸和灵魂为食,以交换各个深渊中的信息为生,某种意义上,是类似信使一般的存在,但倘若没有足够的实力,这些形状类似巨大鳄鱼的信使恶魔也不介意张开大嘴,展现獠牙,试一试别样的新鲜生肉口味。

    除却炙炎炼狱那没什么意义的小事之外,辛迪加从头到尾也就这么三条消息有着价值深渊第六层正在入侵其他深渊,五色龙族已经占据深渊中的其中一层,并将其改名为龙眠深渊,正式成为深渊种族之一,而深渊第七层中有着巨大的异变,位于那个世界中央的大陆正在剧烈的地震,即便是恶魔都很难忍受。

    虽然对于乔修亚目前的目标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但无论是什么事情,都是他前世从未听闻,或者只存在于那些厚厚的设定集中的东西,而现在,一切都距离战士如此之近,一位极意级的深渊炎魔用恭敬而畏惧的空气对他诉说着这些曾经很遥远,现在却很近的大事件。

    乔修亚不禁陷入了沉思。

    而没等他沉思多久,一道圣光闪烁,匆忙赶来的阿坦尼斯大主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此地是摩尔达维亚偏远的城郊平原,老主教能够清楚的看见战士在能量视界中仿佛太阳一般的身影,他来到乔修亚身旁后并没有先打招呼,而是惊疑不定的看了一眼被封印在一旁,如今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瘫痪在地面上的大恶魔,然后转头对着战士说道:“乔修亚,我刚才感应到了召唤恶魔的波动”

    “是我。”

    从沉思中脱离,乔修亚干脆利落的说道,他转过头看向老主教,举起自己手中的书挥舞了一下:“刚才打算找个恶魔问问情况,所以用这本深渊魔导书抓了一头恶魔出来。”

    不应该是召唤吗,怎么动词都用错了。眨了眨眼,老主教现在也没有精力去在意战士的语法问题,他的思维敏捷,立刻就联想到了不久之前他和乔修亚讨论过的话题,所以老人便皱起眉头道:“怎么了,难道两位传奇法师的失踪还和恶魔有关?什么级别恶魔才能把他们抓走?深渊领主也不行啊。”

    “换个思路,阿坦尼斯。”乔修亚耸了耸肩:“他们说不定是自己过去的。”

    说着,乔修亚便解释了一下自己在大埃阿斯山脉中的法相,其中着重描述了在恶魔气息的周边有着残留的时空波动。

    “我已经从伊波恩之书中得到了三处深渊的坐标。”战士用这句话做了总结:“等到明天早上,我就找诺查丹玛斯大师,让他看看这残留的时空波动究竟是通向哪三个坐标,倘若能够对应的话,那么便能确定,两位传奇法师是以自己的意志前往深渊探险,而并非是失踪了。”

    “并不止这样吧,乔修亚?”

    而老主教却敏锐的察觉到了战士的口气问题,他认识乔修亚已经很久了,对方的一言一行也没什么复杂的,所以阿坦尼斯轻而易举的就看穿了他的真实想法:“倘若确定,你就会想要亲自去深渊找他们!”

    面对老主教确凿的话语,乔修亚并没有被看破心思的不满,他笑了笑,轻松的说道:“当然啊,从道理上来说,他们是在我的领地失踪的,我自然要亲自去确定一下两位传奇强者的下落和安全。”

    “其次,深渊这么大。”说着,战士顿了顿,然后说道:“我想去看一看。”

    “就是这么简单。”

    而就在此时,仿佛赶巧一般,远方的天空中突然有一阵阵雷鸣一般的声音闪动,一个巨大的身影在云层中穿梭,乔修亚和阿坦尼斯齐齐抬起头,以两人的感知,他们轻而易举的就在数百里外就察觉了对方的真实身份。

    那是战士的俘虏,极意蓝龙苏克拉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