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四章 如太阳一般(6000)

    深渊第六层,熔海火狱。

    暗无天日的天空中,充斥着剧毒粉尘的黑云在血色的苍穹处涌动,在这个早已死去的世界,太阳熄灭,星月无关,只余大地上无数巨大缝隙之中射出的熔岩赤芒。

    这个世界闷热,但却并不干燥,时不时就有巨量高热水蒸气混杂着金属溶液一齐从地底喷射而出,它们升腾上天空,与漫天毒云混合,进而化作能够腐蚀一切的酸雨坠落大地,然后汇聚成一片片至多存在几个小时的高浓度酸湖。

    但即便是如此,它也是这个世界上除却冥河外,为数不多的水分来源。

    熔海火狱,黑海大平原,一处因为降雨而刚刚出现的酸湖旁,伴随着悉悉索索的踩踏声,原本空无一人的大地上突然出现了数不胜数的生物踪迹,低沉的嚎叫开始在湖泊周边回荡。

    传说黑海大平原在两千年前的确是一片海洋,在这片凹陷平原中翻腾的并非是厚重的雾霾,而是虽然蕴含大量毒性,但还能勉强饮用的海水,可是因为第六深渊与另外一层深渊的战争,复数恶魔大君在此处战斗,导致那片大海凭空蒸发,绝大部分水汽渗入大地,然后时不时随着地底运动喷发而出。

    但不管真相如何,生命总是要繁衍下去,无论怎么艰难。

    灰色的腐蚀土地,伴随着悉悉索索的甲壳摩擦声被钻出千百个小洞,而密密麻麻的深渊蠕虫就这样从大地之中爬行而出,享受着久违的酸性空气,这一幕是如此的令人恶心,数以万计的灰白色肥胖蛆虫蠕动翻腾,搅和在一起,绝对会让所有密集恐惧症患者当场晕过去,但这混乱并没有有持续多久,大约数秒之后,伴随着一声声诡异的笛音亦或是号角声,这些蠕虫就仿佛听见了号令那般,开始争先恐后的朝着不远处的酸液湖爬去。

    不远处,一头有着六足,有些类似螳螂的虫人形恶魔刚刚从地底钻出,它缓缓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诡异骨质长笛,沉默的注视着这些蠕虫一个个迫不及待的滚入水中,这些蠕虫其中绝大部分都被酸液干脆利落的腐蚀掉,但千百个之中总有那么几个通过快速异变进化出了耐腐蚀的外壳和适酸的内脏,它们欢快的汲取湖水中的水分,然后借助着自己同类的尸体快速成长,结壳,化蛹,最后变成了一枚枚漂浮在水面上的深红色卵装物。

    “这次的孵化成功率不错。”

    看着这一幕,虫人恶魔心中如此想到:“十二万蠕虫,应该能孵化出差不多近百个恶魔卵,看来这批蠕虫的质量很高。”

    一边这么想着,它一边用自己狰狞的口器咬住长笛,发出声声蕴含着魔力的笛音,驱赶周围意图靠近的一只只深渊野兽魔物,作为放牧者,它的职责就是驱赶深渊蠕虫进入酸液湖中孵化,然后将恶魔之卵带回去,在这过程中必须要警惕周围的野兽,因为恶魔之卵对它们而言,是能够促进它们进阶的大补之物。

    因为在这些恶魔卵中,蕴含着纯净的灵魂碎片。

    在各种各样的传说与记录中,恶魔总是作为灵魂掠夺者和毁灭者的形象出现的,它们偶尔会入侵一个世界,然后将其彻底毁灭,掠夺走其中所有的灵魂与资源,但绝大部分时间,它们都会压抑自己混乱邪恶的天性,耐心的与一些它们无力进攻的世界做交易,从哪些渴望恶魔力量的生物手中交易灵魂。

    其中的原因,绝大部分的中低阶恶魔都不知晓,即便是哪些强大的大恶魔也未必能搞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是作为一位恶魔领主最亲近的手下,虫人恶魔‘放牧者卡森’便知晓一切的真相。

    一切的缘由,还是因为深渊是已经死去了的世界。

    一个世界究竟怎样才算是死亡?元素崩坏,钢之力消散?这是肯定的,这样的世界早就灰飞烟灭,归入虚空,但许多世界明明还有着完整的元素循环,钢之力虽然沉寂,但依然存在,那为什么这种世界会被判定为已经死去呢?原因就在于此这个世界内部的魂之轮回终结了。

    自生命诞生伊始,灵魂便随着出现,伴随着生命的繁衍死去,灵魂的轮回也愈发壮大,无形无质的力量会在天地之中循环,形成一个莫大的魂之轮回,它的力量会让新生的灵魂随着一代代更替愈发强大,更容易掌握魔法和斗气的奥秘,只要末日不来临,那么这种循环便会一直壮大下去,因为它就是一个世界‘活着’的象征,是代表着文明与生命集合意识的火焰。

    它既是火焰的力量,与代表着世界本身的钢之力形成了名为存在的循环。

    一瞬间摧毁一个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生命,便能削弱轮回,使得火焰黯淡,甚至令它终结,被破坏的魂之轮回不但无法滋润新生灵魂,让它们变得强大,反而还会抑制新生灵魂的诞生,让整个世界的新生儿变得痴愚盲目,甚至就是植物人,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除非不停的朝着外界掠夺灵魂,不然就永远没有未来可言。

    这既是深渊之所以不停的朝着外界发动侵略,甚至是相互之间发动掠夺血战的由来,在一个灵魂存量是固定的世界,唯有不停的掠夺才能壮大自身,使得自身的世界维持下去。

    放牧者安森的工作,便是将掠夺来的灵魂碎片转生成一条条深渊蠕虫,然后放牧它们。这种恶魔生物链中最底层的生物,会自发的吞噬死去同类体内的灵魂碎片,进而不停的进阶,那些赤色的恶魔之卵内部,蕴含着足以支持一头小恶魔神智的灵魂碎片,而几十上百个小恶魔的灵魂碎片便能融合成一个足以支持中阶恶魔心智的完整灵魂,而就在互相吞噬掠夺的过程中,恶魔将会变得凶恶残忍,成为深渊领主们进攻其他世界时最好的士兵。

    这既是深渊的循环与秩序。掠夺其他人,或者死。

    当然。

    放牧者安森如此想到,这头虫人恶魔心中不禁骚动着不甘由碎片融合成的完整灵魂,再怎么比也比不过那些通过交易或者是其他手段得来的完整,充满着怨恨与愤怒的灵魂,那些灵魂才是深渊领主们转换类似炎魔这种大恶魔的原材料,它区区一只放牧虫魔再怎么深受领主信赖,也绝不可能知道其中的步骤。

    倘若它能知晓其中的奥妙……那么说不定,它也能成为领主。

    而就在虫人恶魔心中翻腾着恶魔特有的背叛反噬之心时,它的灵魂之中突然响起了一个仿佛熔岩炸裂一般的狂暴吼声。

    “安森!”

    这声音是如此的刺耳,其中蕴含的力量又是如此的厚重,以至于让虫人恶魔在一瞬之间就六肢跪地,安静的等待着声音的主人,自己的领主,【大恶魔卡洛】,一头有着君王级潜力的腐蚀魔下达进一步的指令。

    难道是我之前独吞了一部分恶魔卵被发现了?恶魔简单的心智并没有太多弯弯绕绕,虫魔这一瞬间的想法立刻就被大恶魔卡洛感知到,但令人惊异的是,以暴虐与残忍为名的腐蚀魔领主却没有惩罚自己的属下,而是继续用它那狂暴的吼声下达指令:“快点离开那片酸湖那一批恶魔卵不要了!快点离开!”

    安森一瞬间愣住了。

    一头专精孵化的放牧虫魔能够提升大半的蠕虫孵化几率,这对于任何恶魔领主而言都是一笔莫大的财富,即便是它们独吞一部分恶魔卵,只要不太过分,大部分领主都不会施展什么危及生命的惩罚,至多是撕裂它们的一部分灵魂,让它们把独吞的给吐出来而已,但这次毫无处罚还是让虫魔感觉到一阵阵不可思议,它可是知道自己领主究竟是多么吝啬小气,当然,不可思议归不可思议,它还是立刻站起身,然后顺应着指令放弃虫卵迅速钻入大地,它特化的外骨骼肢体和尖锐的身体构造能在地底急速挖掘行动,仅仅是一瞬间,它便已经遁入地底百米深处,洞口也比泥土掩埋。

    任何恶魔,可以不精通战斗,可以没有什么智慧,但它们必须要擅长逃跑和隐藏,不擅长这两种的,早就在小恶魔时期就被其他大恶魔给当成零食嚼了,虫魔这一手瞬间百米的挖地绝学即便是在多元宇宙的各个种族中都算是上层,它曾经借此逃过了无数次追杀。

    而不久之后,大地震动。

    从熔海火狱黑色的天空向下看去,能够看见在黑海大平原的边缘处,有一道巨大的烟柱正在升腾而起,急速移动,沿途的所有深渊野兽和魔物都惊慌的四散而逃,这些狡诈而残忍的魔物即便是面对巨龙都会尝试着上去咬一两口,但此时却仿佛夹着尾巴的狗一般狼狈而逃。

    轰轰轰!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已经能够看见那巨大的烟尘之前究竟是什么生物正在移动,但令人奇怪的是,最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只大约五米高左右的人形炎魔。

    以这炎魔的躯体大小来看,能看得出它的实力已经抵达大恶魔的巅峰,相当于人世的极意境界,它浑身上下都喷射着千度之上的烈焰,足以融化钢铁,气化岩石,但此时它却急速的奔跑着,浑身上下的火焰都被狂风压制在身前,拖拉在身后,让它带出一条长长的尾焰。

    它看上去很不好,从来没有任何一头炎魔会在大地上这样奔跑,它们一向生存在深渊火山亦或是高热剧毒汤中,汲取着自然力量成长,它们极少需要捕食,只有在接近进阶,需要新的支撑骨骼时才会前去其他地域。

    究竟是什么能让一头大恶魔级的炎魔如此狼狈的狂奔?不远处,不少游荡在平原中的野生小恶魔或者是中阶恶魔在逃跑之余,心生疑惑。

    而随后,疑惑被解决了在这头炎魔身后那巨大的烟柱之中,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尘雾中显形,展露出自己巨大而狰狞的身躯。

    金红色,仿佛熔岩,仿佛融化钢铁一般的龙瞳,高高昂起,似乎能贯穿天际的大角,墨黑色,如同水晶一般的甲壳层层叠叠,仿佛鳞片一样覆盖在其身躯之上,赤色的火元素雾气缠绕在它带着骨刺的双翼以及四肢上,让它的每一步踩踏都带起恐怖的爆炸,令烟尘翻腾升起,直入云霄。

    一头强大的黑龙。它的胸前有着一串金色的结晶核,上面闪动着仿佛太阳一般的亮光,它的存在本身让原本就闷热无比的深渊气温上升了至少三十度。

    黑龙跟在炎魔的身后,它的速度随时都可以超过那头炎魔,但它却老老实实的跟着对方,不敢越过,环绕在黑龙周身的火元素和炎魔的尾焰相互呼应,让周围原本就蕴含着强酸和各类可燃物质的大地燃起大片大片的火焰,仿佛火焰新星一般扩散。

    地底深处,放牧虫魔安森紧张的卷缩在地下,它的六肢盘旋在胸前,让自己成了一颗球,放牧魔那强大到足以同时控制数十万深渊蠕虫的浑厚精神力谨慎的探出,观察着外界的动向。

    它看见了,那头狂奔的炎魔,这顿时令虫魔心中一惊,因为这头陌生的炎魔实力之强,甚至不亚于它的那位腐蚀魔领主,而且单论位格,火焰剧毒化身的炽炎之魔远比浑身由高浓度酸液组成的腐蚀魔要高,前者甚至完克后者,腐蚀魔在面对没有血肉之躯的炎魔时浑身实力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

    难怪领主要我快点躲起来。它默默的想到。一头新来的炎魔,这绝对能打破黑海平原的恶魔领主格局,尤其是这一层深渊之主带着它的核心大军都已经入侵外界去了,这个时候可没有什么人过来进行调节,其结果必然是黑海原有的恶魔领主中死掉一位,地盘被炎魔继承,或者是一齐联手杀死这头外来的陌生人。

    但随后,一头狰狞的黑龙又让它的大脑暂时停止了思考。

    魔血黑龙?那些最近才入驻深渊的五色龙魔们吗?它正在追杀那头炎魔?

    不像,这头黑龙虽然实力也不差,但还远远比不上那头大炎魔,体型上的差距对于炎魔而言并不算什么,而且这看上去也不像是追杀,反而像是……带路?

    为谁带路?

    放牧虫魔下意识的抬起头,它想要继续用自己外放的精神力感知这一队奇怪的组合,但不知为什么,安森直直的看向那头黑龙的龙首之上。

    在那头黑龙的龙角之间,有一个穿着黑色狰狞全身铠的身影,他没有缰绳,也不需要缰绳,就这样直直的站立在狂风之中,任由时速三百公里的狂风击打着自己的铠甲。

    那个黑色身影似乎察觉到了有人正在窥视自己,他微微低下头,看向放牧虫魔所在的地下。

    而地下,安森浑身一僵,狰狞的肢体不受控制的疯狂颤抖。

    千万种声音在耳边回荡,就犹如千万头亡灵正在嘶嚎,恶魔在这一瞬间仿佛看见了一双猩红的眼睛。

    然后。

    黑暗蔓延。

    而远处。

    黑海大平原一处地下要塞的中央,一只浑身上下滚动着翻腾黑色气泡,看上去仿佛一头黑色水元素般的巨大人形恶魔瘫坐在自己的灰岩大椅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怒吼,无数储藏着声波的气泡从它体内核心处翻腾而起,带出无数令人捂耳的剧烈哀嚎。

    差不多五分钟之后,这只强大的恶魔才缓缓从座位上坐起,它身下的石椅已经被它刚才不受控制的身体腐蚀殆尽,沉默半响后,它才喃喃自语道:“安森死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它是怎么死的?临时前那剧烈的精神冲击究竟是从那里来的……我可没听过炎魔还会有精神冲击这种天赋。”

    恶魔的恐惧只会维持短短的一瞬,稍后,大腐蚀魔心中立刻燃起了不可抑制的破坏**,它珍贵的放牧者死去了,这是等同于断去一臂的莫大损失,它怒吼着挥动自己高浓度酸液组成的双手,肆意破坏着大厅中的构造,直到许久之后,它稍微冷静下来时,才呼唤已经遍地坑洞的大厅之外,几头战战栗栗的中阶恶魔,用仿佛被严寒冰封一般的冷酷腔调下达指令。

    “调集我的军队。”它如此说道:“通知周围的其他领主,那头炎魔实在是过于危险了。”

    “在内斗之前,我们先干掉外来者。”

    而随着指令的下达,一支支从属于【腐毒要塞】的恶魔军队开始缓缓的集结,而属于其他恶魔领主的大军也在不久之后开拨,朝着黑海平原的东北方向移动。

    那正是炎魔与黑龙移动的方向。

    与此同时,之前只是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的乔修亚早已将之前被窥视的小事甩在身后,他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窥视,倒不如说,他这么高调的行动本来就是打算让人窥视。

    许多人来到深渊,想的都是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争取隐瞒自己的身份不被其他人,其他恶魔知晓。

    这的确没错,倘若是要在深渊中长久的冒险的话,即便是乔修亚也会这么做,毕竟一路杀过去实在是太累太枯燥了,也没办法享受冒险的乐趣。

    但现在不一样,他要做的,无非就是看看深渊现在的情况,顺带找找两位失踪的传奇**师,这个时候,就不需要什么低调。

    站在黑龙身上,乔修亚看着两侧的景物飞一般略过,在脚下坐骑急速移动的过程中,他不禁露出了一丝飙车特有的狂野笑意,男人回忆起了许久之前一些有关于飙车的经历,但和前世不一样,现在,有一整个偌大的深渊平原让他肆意奔驰。

    高调的逻辑很简单。越高调,就越有恶魔关注,强大的恶魔会挑战他,弱小的恶魔会避开他,在这一层深渊的大领主出手之前,他的名声绝对会传遍整个深渊,这样一来,隐藏在这一片深渊的两位传奇法师自然就会知晓他已经到来,也知晓他们的失踪带来了怎样的麻烦。

    倘若有传奇级的恶魔大君或者深渊领主出手,那么就打吧,乔修亚求之不得,倘若被围攻,他手握伊波恩之书,随时能传送回去,到时候大不了多来回几次,反正传送消耗的力量是这本深渊魔导书,他可以随便浪费。

    “黑。”

    想到这里,乔修亚拍了拍身侧的龙角,他说道:“喷几口火,像是烟花那样,怎么显眼怎么来。”

    “吼!”一声低沉的龙吼,黑立刻就领会了自己主人的意思,巨龙在肆意狂奔的同时酝酿了片刻,随后,一团炽热的金色烈焰被黑龙仰头喷向天空,而战士随手一指,这团火焰便在熔海火狱黑红交杂的云幕之上,形成了一个庞大而醒目的标识。

    一只被锁链缠绕,握着利剑的强壮手臂。

    那是持剑之手纹章,拉德克里夫家族的纹章,它在天穹之上烁烁生辉,仿佛一个太阳一般彰显着自己的存在。

    正如它的主人那样。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