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八章 燃魂凝视

    年此时,第六深渊。

    自一千二百五十七年前,第六深渊中所有黄金级以上的大恶魔因不明原因而全灭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事情比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更加糟糕了。

    至少对于恶魔们而言,便是这样。

    熔岩熄灭又凝结的第五百二十八个轮回,一个平凡血腥如以往的日子,幸运诞生的小恶魔们刚刚睁开它们黄色的双眼,流浪恶魔们为了能量而在第六深渊的每一个角落互相狩猎,巨大的战争恐兽接受领主的饲养,悠闲的嚼着一只又一只死去魔物的尸体,但就是在这平凡到不足为奇的一天。

    它们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噩耗。

    一位位恶魔领主们对这片土地的统治正在迅速崩溃。

    城市被摧毁,坚固的要塞被烈焰和龙爪蹂躏,不知从何时起,有一个毁灭正在大地之上行走,它以黑海大平原为起始点,然后用超乎恶魔们常识之外的急速朝着外界奔驰,然后将死亡平等的赐予所有不幸遇见它的存在。

    一座,两座,十几座恶魔要塞全军覆没,由上至下,由领主至深渊蠕虫,没有任何生命幸免于难,短短数日之间,便已有近七万恶魔被屠戮,焚烧尸体的黑烟升上高天,成为了黯淡云层的一部分。

    绝大部分被杀死的恶魔甚至都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实际上,它们在反应过来之前就被杀死了,因为许多恶魔其实并不存在能够用于理性思考的器官,在没有成为大恶魔之前,众多低等恶魔的思维器官只是一个略微复杂的神经节和由无数碎片糅合而成的混乱灵魂,这也是它们会被恶魔术士轻松操控的原因,但除却那些普通的恶魔之外,还有很多恶魔领主早早的就收到了秘密消息。

    它们其实知晓毁灭的真相,也知道对方的行动路线和目的。

    可惜的是,傲慢让这些领主不想不避开对方,它们选择见识见识对方的力量,并尝试着与之对抗,而这决定,最终夺去了它们的生命。

    现在,那无名的毁灭开始蔓延的第四天,所有恶魔领主都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那就是,以往一直都肆意侵略其他世界的第六深渊,现在正在被一位来自其他世界的强大存在入侵。

    宽广的黑色岩浆岩平原之上,一座座灰黑色的岩石建筑星罗遍布,其中有着数万中低阶恶魔在其中生活。这些岩石建筑虽然做工粗劣,样式扭曲,但确是深渊中少有的文明景象,而就在这座粗糙的城市边缘,有无数小恶魔苦工正在一位位翼魔监工的鞭打下挖掘黑色的火山岩,然后将其堆积成小山,十几位低阶眼魔转动着自己的巨眼甄别,然后挑选出一些蕴含有少量魔力的碎片放在一旁,这些碎片最后会被一整队狂暴魔运送至城市中心,一座巨大的黑色粗壮巨塔中,成为它的一部分。

    一个狰狞巨瞳徽记在塔身闪烁着明灭不定的黑红色光芒,整座巨塔通体流动着明显的魔力波动,那正是此地的恶魔领主展现自身实力的方式,在资源贫乏的深渊,想要建成这样一座魔法塔并不简单,倘若不是君王,那么至少也要是大恶魔巅峰的领主才有实力将其建起。

    而现在,黑塔核心中枢,一个黑暗的房间中,一只强大的千眼眼魔挥动着自己镶嵌有十几只副眼的触腕,沉默的聆听着眼前魔力投影中十几位恶魔领主的争吵。

    腐墟之森,火河,冥河港口,脓血城……第六深渊黑海大平原周围,几乎所有实力强劲的恶魔领主都加入了这次魔力投影会议,这些平日相遇肯定互相会将脑浆给打出来的凶暴存在此时正强行压抑着自己的破坏欲望,气急败坏的和其他领主互相争吵交谈。

    而原因,便为了商讨如何应对那位正在急速行动,进行大规模屠杀的异界存在。

    恶魔自由散漫,领主和领主之间很少进行有意义的交流,它们互相之间和平见面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同时被深渊领主召见,一个是一方对另一方表示臣服,这恶劣的交流环境毫无疑问使得它们对突发事件的反应极慢,尤其是这种来自外界入侵者的事情。

    要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来到过熔海火狱了?恶魔精通破坏与掠夺,通晓一切征服和毁灭相关的事宜,可‘防御’和‘应对入侵’就实在是超脱于它们的能力之外了,更何况那个强大的异界存在的行动是如此的迅速,即便是在其他强大的正常世界也极难防范。

    “我的精锐部队被主宰陛下带走,参与【血战】去了。”

    十几面投影中,绝大部分恶魔领主都在互相争吵,亦或是发出毫无意义的怒吼,但仍有少数几位还在进行理智的交谈和信息分享,投影中,一头巨大到即便是魔法也无法完全照下的骨魔用它浑浊的声线道:“包括黑海大平原内联系不上的几位恶魔领主,所有被毁灭的恶魔要塞也都是如此,我们这些留守的领主只能留下不到万名的军队,面对强大的存在,这点军队简直毫无意义,拖延时间都办不到。”

    它说的是事实,实际上,因为此时的第六深渊正在对外界入侵,同时还在和另外一层深渊进行血战,所以绝大部分恶魔领主与它们的部队都被深渊主宰者征召,参与厮杀去了,它们这些留守的领主只是正好轮空而已,但手下的部队也大多都被送上前线,此时第六深渊本体前所未有的虚弱。

    “对方的行动路线是一条直线,没有丝毫拐角。”另一位恶魔领主也开口道,它浑身被寒冰笼罩,这是一头熔海火狱极其少见的噬冰魔,它的声音尖锐:“所有死去的领主都是因为主动出击挑衅才被毁灭,实际上,腐蚀泥潭的那位脑魔领主的领地就在对方的行动路线上,可因为它反应迟钝,没有出手,所以现在苟活一命。”

    这样的交谈在整个大环境中属于少数,而且实际上的内容也不多,主要原因是所有亲眼见过那强大存在的恶魔都死无葬身之地,没有任何信息流出,老眼魔又听了一会,然后厌烦的舞动了一下自己的触须,它的身躯好似一只有着几十只爪足的章鱼,但中心处却不是造型古怪的脑袋,而是一只幽暗宝石般的巨眼,眼魔没有发声器官,只能通过心灵波动交流,所以面对这种魔力投影会议,它只能聆听。

    但也正是因为无法交流,所以专心的它能注意到每一个魔力投影中的变动。

    所以,当某一个同样一直沉默的魔力投影出现奇怪的变化时,它是第一个发现的。

    那似乎是一个侦测法阵的实时转播,视角是从高空往下俯视,镜头很平稳,拿着侦测法阵的应该是一头高阶翼魔,它正急速在云层下方飞行,朝着不知名的方向移动。

    并非是只有眼魔发现了这古怪的变化,其他恶魔领主争吵的声音逐渐微弱了下来,不知为何,或许是本能,它们皆不相同的狰狞面容同时注视着这个没有任何声音,似乎只是一只拿着侦测法阵的翼魔每日巡逻的镜头。

    “这里是灰盐山脉。”

    之前的噬冰魔领主突然开口说道:“按照行动路线,那个异界强大存在现在应该就在这里。”

    没有恶魔回答它,所有领主都皱着眉头,看着这镜头,一种隐约的危险预感在它们这些在场者的心中回荡,但理所当然的,没有恶魔会承认自己的心悸。

    翼魔仍在飞行,一路下来,灰盐山脉周边的情况都很安定,在侦测法阵的视角中,没有任何流浪恶魔厮杀,也没有任何魔化野兽亦或是其他深渊本土生物游荡,整个世界一片少有的安详,没有任何纷争。

    看起来很正常,但对于深渊而言,这便是最大的不正常!诺大的山脉中居然没有一头流浪恶魔和魔化野兽?怎么可能!

    很快,异常出现。

    侦测法阵稍稍扭动了一下角度,所有恶魔领主能够看见,在远方灰岩山脉的边缘处,有一道巨大的烟柱升腾而起,并急速朝着山脉的另一侧移动,数位领主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更加贴近了魔力投影,它们似乎想要仔细观察那道烟柱中的情况。

    无需思考,那巨大的烟柱之中,便是它们激烈讨论的‘异界存在’正体!

    镜头忽然扭曲了一下,仿佛信号不通畅,不过它很快恢复正常,而烟柱也正在迅速的靠近侦测法阵所处的位置,在场的众多恶魔领主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它们都知道,对方的真容将立刻出现在自己眼前。

    “轰轰轰”低沉如雷鸣的震动声响起,它自烟柱中传来,一开始微弱,但很快变得震耳欲聋,而镜头也开始变得极其不稳定,翼魔飞行的轨迹也开始逐渐歪曲,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威压所影响,想要下意识的离远一点,但操控它的恶魔领主自然不会允许这么做,伴随着一阵痛苦的空中扭动,这头翼魔还是乖乖的带着侦测法阵,朝着烟柱的方向飞去。

    第一个映入众多恶魔领主眼帘的,是一团金红色的烈焰。

    那是一头正在急速奔跑的炎魔,它浑身上下燃烧着纯粹到没有丝毫深渊气息的纯净烈焰,如同陨石一般拖拽着长长的焰尾在大地上高速移动,这头炎魔身上传来的威压令正在飞行的翼魔浑身一颤,而镜头另一端的恶魔领主们也都大多皱起眉头它们察觉,不谈对方那奇特的纯净火焰,就谈这炎魔的速度已经抵达了数倍音速,这说明它的实力已经抵达了大恶魔巅峰,要知道,炎魔可不是擅长速度的种族。

    但很明显,对方并不是制造出烟柱的源头,所以领主们都强压下情绪,继续注视着镜头。

    而下一个出现的,便是一头有着奇特外形的巨大黑龙。

    锥形烟云升腾的最前端,是一只正在急速奔跑的黑龙,它有着三十多米高的庞大躯体,健硕而流畅的躯体显露出一种力量美,它四肢仿佛梦魇战马一般燃烧着火焰,每一次踏足大地,都会带来剧烈的爆炸和震荡,而这也正是烟柱的源头。黑龙虽有双翼,但长满了骨刺的双翼中并没有用于飞行的翼膜,与其说那是飞行器官,倒不如说是用来稳定躯体的构造,而类似链锯一样的狰狞尾部时不时抽打大地,将灰盐山脉坚固的大地击打出无数浅蓝色的火花。

    炎魔和黑龙一前一后,正以一条直线急速朝着第六深渊的中央区域移动,这一幕令不少恶魔领主感觉棘手无比,一头大恶魔巅峰的炎魔就已经足够连续毁灭数个实力不够的要塞,再加上一头接近大恶魔阶级的异形黑龙,这是让在场所有恶魔领主联手都很难对付的组合。

    嗡嗡!镜头越来越扭曲了,强大的能量波动令侦测法阵无法正常运转,而那头翼魔大概也因为自己领主的强行操控而耗尽了所有体力,就这样从天空坠下,不过所有在场的恶魔领主都很满意,它们已经知道了敌人的真面目一头大概是来自其他深渊的强大炎魔和异形黑龙,这样的敌人实力虽然强大,但却比完全未知要好得多,至少它们可以去准备应对的手段。

    苍老眼魔也同样如此,注视着正从天坠落,正在半空中不断旋转的侦测镜头,它身躯表层代表着年龄的皮质皱褶一层层蠕动,这代表着这位大恶魔的心情不错。它虽然不擅长应对炎魔这种有着极高魔抗的高阶大恶魔,但对付一条黑龙还是绰绰有余,到时候只要依托魔法塔,它有信心击退这两个敌人。

    会议重新开始,嘈杂的交流声再次出现在魔力投影之间,但事情并未结束,令恶魔惊异的事发生了。

    伴随着镜头一阵剧烈的扭曲,镜头突然脱离了那头大概已经死掉的翼魔,朝着那头黑龙的头顶急速飞去,在模糊无比的雪花屏之中,苍老眼魔似乎隐约看见了一个穿戴龙首铠甲的身影。

    嗡!它的能量核心突然停滞了一瞬,所有仍在注视那镜头的恶魔领主浑身也都齐齐一震。

    侦测法阵的载体似乎落入了某个存在的手中,扭曲在此时已经到了完全无法看清的底部,扭曲的波纹混杂着疯狂闪烁的雪花在魔力投影处闪现,但它却不可思议的维持着通讯。镜头翻转了一会,那个不知名的存在似乎正在找哪一边才是观察口,而下一瞬,两点黯淡的红光便出现在了已经一片雪白的通讯镜头正中央。

    时间仿佛凝固。

    “你们这些家伙。”

    而红光的主人,那个莫名的存在的目光似乎能够透过影像,直接投射到一个个魔力投影的彼端,他嗤笑一声,然后用冷漠的声调道:“正在看着吧?”

    下一瞬,时间开始重新运行!

    咔嚓!

    咔,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呼啊啊啊啊!”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随着急促的物体碎裂声,第六深渊各地,所有参与了这次投影会议的恶魔领主们都发出了剧烈的惨叫,黑红色的火焰从它们的眼窝中喷出来,仿佛一道道火柱,而建立在火山岩山的恶魔城市中心,巨大的黑**法塔外层开始出现了一连串的裂缝,然后猛地崩塌,伴随着极度不安定的魔力流动,无数魔法物品被自身的力量所破坏,在崩塌的过程中产生了接二连三的剧烈爆炸!

    而黑塔摇摇欲坠的控制中枢,苍老眼魔早已燃成了一团火球,它发出一声声心灵尖啸,将整个城市大半的恶魔都震的晕死过去,眼魔还没有死,它虽然浑身魔力都因为那莫名存在的凝视而错乱自燃,但它却保护住了自己的生命核心可就算是这样,它还是能回忆起那令恶魔都感觉恐惧的一幕。

    猩红色的光点仿佛一条深邃的深渊,没有尽头的黑暗吞没了它所有的意志,而突然燃起的火焰则是这深渊中唯一的光,它点燃了黑暗,也点燃了自己的一切。

    那是燃烧灵魂的目光,摧毁心智的火焰。

    而镜头的另一端。

    站在黑龙头顶,捏碎了手中的黑曜石通讯法阵,乔修亚将注意力转移到许久没有消息的系统提示之上。

    【燃魂凝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