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四十九章 血月之渊 6000

    传奇之间的战斗假如发生在一个生命世界,造成的破坏只能用毁天灭地来形容,在这些超级生命体的争斗中,夷平城市,轰断山峰都是最基础的,稍微激烈一点,都能造成波及数百上千里的大地震,令一地环境发生彻底的改变,而最为严重的后果,极有可能会改变整个世界的气候运转,令某地连年大旱,亦或是洪灾泛滥。

    不管如何,他们都能让一个国家从安居乐业的福地化作毫无生机的绝地,这种毁灭性的力量,是再怎么警惕也不为过的。

    所以,当看见两位传奇法师联手震动虚空,使得方圆百里的空间都被浓厚到极致的魔力撕裂之时,巨大的燃烧之眼和神明徽记都停下了脚步。

    对于这两位已经超越一般传奇之上的存在而言,传奇法师们释放的法术虽然不大可能对它们的本体造成真正意义上的伤害,但打灭它们的分身却并没有什么难度,为了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歌利亚与五色龙神分身警惕的立起护盾,开始戒备接下来随时可能出现的冲击。

    而就在它们立起能量,物质和时空三重护盾的那一瞬间,以蠕动之森为原点,黑色的深渊中忽然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光,这光芒是如此明亮,以至于将小半个深渊西北都照的宛如白昼,在察觉到这道光芒和随后开始剧烈波动的绝强能量潮汐后,无论是深渊领主还是龙神分身都将警戒提到了最高!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白光散去,能量波动平息后,深渊领主注视着突然空荡荡的蠕动之森,这有些超乎想象的景色让歌利亚的思维破天荒的呆滞了千分之一秒,而一旁的龙神的反应也没好到哪里去,瞬息之后,反应过来的两位超凡强者同时发出惊天地动的怒吼,然后同时出手,朝着乔修亚一行人消失的方向抓去!

    无边漆黑烈焰在燃烧之眼周边汇聚,凝结成了一只巍峨如山的恶魔之手,而龙神徽记也同样以五色神力凝结出一只蕴含着无匹威压的龙爪,两人齐齐全力出手,撕裂时空,一条条黑色线条般的痕迹令整个空间扭曲,双爪所至之处更是令虚空都为之错位,整个世界就像是一幅栩栩如生的油画,被两股强大的力量撕裂。

    而在轰碎了这一处空间后,歌利亚与龙神的分身立刻化作两道光芒跃出第六深渊,来到了浩瀚无边的虚空,它们尽可能在深渊之外的虚空捕捉两位传奇法师超大规模传送法术的踪迹,但毫无疑问,它们一无所获,混乱的时空乱流撕碎了一切追踪的痕迹,寻找他们就仿佛在大海中寻找一滴水,完全是徒劳无功。

    “迈克罗夫世界……三位君王,我记住了!”

    再三尝试,仍然毫无线索,燃烧之眼果断的停下了搜寻,它尽可能的平息自己的怒火,然后转动眼瞳,用最为恶毒的眼神看向彼方。歌利亚仿佛能够看穿虚空,在它的视线中,一个模糊不清的巨大世界,一颗星辰正在虚空之中缓缓自转,位移。它在之前的千年间黯淡无光,仿佛将要熄灭的火烛一样微弱,但现在却不同,如今的它在大魔潮的冲刷下仿若最为明亮的灯火,即便是在最为混乱的时空潮汐间也清晰可见。

    那是迈克罗夫世界。知道这一点,所以无止境贪婪和愤怒在深渊领主的灵魂深处蔓延,但它却知道,远远没有到展开入侵的时候,不谈第六深渊的力量如今大多还在其他世界的战场,即便是它们全部都集中在一起,也无法越过那道远古之前就屹立在原地的屏障。

    歌利亚果断的回头,回到了第六深渊之中,而一路并没有怎么出手的龙神则仍然在虚空中游荡,五色圣辉的神力之光令它身侧的部分虚空平复,它看的比深渊领主的分身更远也更加清晰。

    那是一面墙壁。隔绝在第六深渊,第七深渊,乃至于绝大部分已知深渊之前的一面墙壁,在龙神的视野中,一道朦胧的圣洁光芒在虚空中摇动,它禁绝了一切混乱心智的逾越行为,牢牢的环绕在迈克罗夫大陆的周边。不过,这面屏障已经摇摇欲坠了,毕竟万物是没有永恒的,历经千年时空风暴的洗刷,即便是如此奇迹的造物也出现了无数缝隙,似乎将在未来的百年内彻底消散,这也是为何时不时就有恶魔能够抵达迈克罗夫大陆招募信徒的原因。

    “我会回来的,人类,金属龙……”斗争的失败者在心中发下誓言,然后,伴随着神力消散的光辉,五首龙神的徽记也同样在这虚空之中缓缓隐没不见,留下的,只有一句被时空乱流切割的支离破碎的话语。

    而与此同时,乔修亚等人结束了超大规模的跨越世界传送。

    摇了摇头,令自己从混淆时空的晕眩中清醒过来,乔修亚将被扛在自己肩膀上已经彻底昏迷过去,只知道嘟囔‘晕……’的黑龙少女抱在怀中,然后环视周围。

    腐朽的气息。

    黑色的天空和黑色的海洋,这里是一座悬浮在大海中央,完全由岩石和金属构成的巨大岛屿它似乎在远古之前是什么巨大的建筑的一部分,上面有着无数明显的人工造物痕迹,可是时光腐朽了一切,令一切清晰的痕迹都被灰尘与风抹平,但最重要的的并非是这个,稍微观察了一会,乔修亚立刻皱起了眉头。

    “不对,这不是迈克罗夫大陆,这里也不是海岛……”看清楚了周围黑色天空和海洋的真相,战士喃喃自语道:“……这里还是深渊!空岛,是悬浮在虚空上的岛屿!”

    一瞬之间,根据这些场景,他就回忆起了一个熟悉的世界,立刻得出最有可能的答案:这里是血月深渊。他曾经和七神教会精锐小队一起探索,与黑水晶龙曼达加尔一起战斗过的血月深渊。

    怎么会传送到血月深渊?难道传送出了什么差错?

    乔修亚立刻疑惑的转头,看向身侧两位主持这一次传送的老法师,他想要知道他们的为什么会将传送的目标定在这个危险的世界说实话,现在战士心中挺失望的,他原本想要见识一下两位传奇法师联手究竟有多么强大,又是否能应对深渊领主和五色龙神的分身,这样他也能大概判断一下传奇之间的实力差距,但结果却是两人干脆利落的发动大概是早就准备好的超大规模传送法阵,将众人在瞬息间就传送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当然,如此规模的传送法阵的确是很强没错,明白这一点的乔修亚知道想要办到这一点需要的可不仅仅仅仅是力量,但……总是和战士的想法有一点差距。应该说不愧是老牌传奇强者的谨慎吗?那样巨大的法阵应该是他们一到深渊就开始准备才能构筑完毕的,居然一开始就考虑到了最坏的情况,不愧是智慧和真理的显现……

    但当乔修亚转头之时,传来的,却是两个同样疑惑的声音。

    “奇怪,威廉,我标注的时空坐标明明是北地的大埃阿斯山脉,我还特意在那里留下了接引法阵怎么会传送到这个鬼地方?”

    戴着单眼镜片的老法师巴尼尔皱着眉头,翻阅着自己手中的镶金魔导书,来回的确定自己之前构筑法阵的结构,他甚至时不时对着半空比划了一两个复杂的手势,让周围的时空出现了一丝微微的波动:“没错啊!我的法阵模板没错,这次我们是搭乘一道稳定时空流的顺风车,不可能受到任何外界因素影响的!”

    “是很古怪,巴尼尔,这次应该不是我们出了问题。”另一方,手中拿着一颗水晶球的年轻法师威廉也满面困惑,他注视着自己手中似乎装着一个蠕动森林的水晶球,下意识的喃喃自语道:“按理来说,就算是那个深渊领主和龙神分身出手阻碍我们传送,也无非就是让我们慢一会回到迈克罗夫大陆怎么现在就中途停下了?”

    两人都对自己的力量和法阵准确程度非常自信,所以必然是外界的原因,推断到了这地便陷入僵局。

    看来这两个人也不清楚状况。

    听完之后,乔修亚微微叹了口气,而注意到了这叹息声,两位传奇法师立刻转过头,看向战士。

    “初次见面,拉德克里夫伯爵,真是想不到居然能在深渊看见你!”

    率先走来打招呼的是巴尼尔,这位以符文之道出名的传奇法师开朗而亲切,随后而来的则是威廉,他与自己的友人同样热情,两位老法师仿佛早就认识了乔修亚一样,毫不见外的走到战士身前,似乎想要握手,而乔修亚自然也不会拒绝,他稍微挪动了一下怀中黑龙少女的位置,然后认真的分别与对方两人握了握手:“我也没想到第一次和你们见面,居然是在深渊。”

    听出战士口中的抱怨,无论是巴尼尔和威廉都知晓,自己乔修亚领地里突然失踪会给对方带来多大麻烦,所以两人默契的一人看天,一人看地,略过了这个话题。而乔修亚自然不会纠结这种小事,他一向很务实直接:“不谈这些,两位大师,请问你们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血月深渊?”

    “你认识这里?这个问题,倒是稍微有些麻烦……”听到了战士的话,威廉的表情似乎有些意外,毕竟除却七神教会之外,对深渊有较多研究的只有贯天白塔和西山的部分国家的王室了,北方帝国一向不以这方面的知识出名,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在略微整理了一下语言后,这位看上去异常年轻的英俊法师便对乔修亚大概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

    在如今迈克罗夫大陆的时空系法术之中,传送的方式有三种,其中最常见的,便是通过极其繁复的计算确定某一地的坐标,然后将目标人或物通过时空裂缝投送到目标处,绝大部分时空门和时空通道都属于这个类型,要点在于时空通道开辟的方向,不过这种方式绝大部分时间只能用于世界之内的传送,倘若要传送到其他世界的话,这两个世界之间的时空屏障性质必须非常接近才行,稍微有一点差错,都会造成传送失误。

    而第二种,便是通过扭曲周边的时空,进行超光速的曲翘移动,绝大部分瞬间移动法术都是这个类型,他们并非是凭空出现在某一点,而是通过扭曲时空进行高速移动,所以这种传送方式只能用于没有丝毫阻碍的虚空之中,也是几乎所有跨越世界的传送方式,和前面一种方法比起来,这种方法耗费的能量大,传送轨迹不稳定,但却能抵达极其遥远的异世界,北方帝国的诺查丹玛斯大师便精于此道,是专精这一方向的先驱者。

    “第三种,便是我和巴尼尔刚才使用的那种,大概原理便是计算周围时空乱流涌动的方向,然后坐顺风车抵达某个世界,。”

    对于这方面,威廉和巴尼尔并没有打算隐瞒,毕竟在他们看来,乔修亚只不过是个战士,就算告诉他也没办法听懂,他甚至抬起手,一指半空,让魔力在半空中投影出一片详细的原理构造图,耐心解释道:“在各个时间之间都有着一两道这种直抵某个世界的天然时空通道,许多世界之间的联系都是因此产生的,这次我和巴尼尔本来就是打算依靠这样一条乱流直接回到迈克罗夫大陆,结果不知道为何出了差错。”

    说完之后,传奇吟游诗人看了一眼战士怀中的黑龙少女,眼中露出了强烈的好奇之色。觉醒了古龙血脉的生物在迈克罗夫大陆有不少,但是觉醒了智慧,还能变成人形的却没有几个,甚至可以说压根就没有。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倘若有一天,这头黑龙真的觉醒了血脉中源自于古龙的信息传承,那么她就可以使用人的语言,将那些隐藏在血脉深处的讯息复述出来,而那些信息对于他们这种古龙追逐者来说,毫无疑问是最为珍贵的。所以,就算不考虑这次乔修亚深入深渊来寻找他们的人情,单单是为了和这头小母龙打好关系,他们都会对战士一行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思绪到了这里,无论是巴尼尔还是威廉的眼神又变得古怪了起来,他们两人一齐注视着乔修亚,心中很是复杂。两位老法师活了这么多年,见过最为邪恶的圣职者,也见过最为善良的兽人,他们曾经前往过许多奇特的地域,见识过千千百百不同的人物,其中有国王,有骑士,有富人也有乞丐,他们知晓一无所有之人的疯狂,也知道心怀雄心之人的豪迈,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勇悍到如此地步一个人,一头龙,空手去的深渊屠杀魔物,战败恶魔大君,传送失败之后还能若无其事的去询问怎么回事,不见丝毫慌乱。

    他是钢铁构装体吗?就算是加持了机械心智都不会这么大胆啊!这种剧情就算是最荒诞的小说都不敢写,因为会被人批判太过不可思议,卖不出去的,但事实便是真的有人这么做,还居然做到了!

    而乔修亚没有在意两位传奇法师对他的看法,他听完了威廉对他解释的三种传送方法之后,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道:“虫洞迁跃,曲翘航行和超空间航道?有点意思。”①

    虽然在一些细节方面有略微的不同,但大致应该就是这三种。可明白了这些传送方式之后,乔修亚的疑惑不禁更深超空间航道利用的是天然的时空流进行传送,按理来说,只要准备充分,就是最安全稳定的传送方式了,就算是有深渊领主妨碍,他们也不可能偏离轨道,传送到另外一个世界啊!

    思考这个问题是不会得到答案的。和两位传奇方式同时陷入沉默,困惑了一会后,乔修亚决定暂时将黑龙少女托付给了两位仍在讨论究竟是那里出错了的传奇法师,然后自己飞上半空,再次观察这个熟悉而沉寂的深渊。

    血月深渊是没有恶魔存在的深渊。这种世界在无底深渊中并不罕见,因为归根及底,恶魔也是生命,它们的存在需要一定的条件,而深渊中的诸界都是早已毁灭的废土,总有一些废土是完全没有生命繁衍的条件的。

    于半空之中,乔修亚能够看见,这是一个破碎了的世界,大陆的碎片在黑暗的虚空中漂浮,形成了一座座悬挂在半空的岛屿,岛屿之上没有水,没有植物,也没有任何生命,而在这个世界的最上方,是闪烁着一道道迷蒙光华的血色之月,那正是当初他与曼达加尔决战之地,也是他手刃叛徒诺兰,阻挡深渊魔龙入侵圣山之地,就算是现在,他也能隐约感觉到有融核之星自爆的气息自远方传来,微弱的高能辐射在虚空中飘荡,为这一片原本冷寂的深渊带来了些许温度。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乔修亚皱起眉头,而且事情并不算太糟糕。血月深渊大概是距离迈克罗夫世界最近的深渊之一,它曾经甚至有一个通道和阿诺斯海域直接相连,两位传奇法师有足够的能力将众人传送回迈克罗夫大陆,他们如今只是单纯的纠结于自己为什么失败对于法师们而言,出现这种错误足够让他们自我怀疑半天,严重一点的甚至会撕毁之前的所有法术构造,重新再计算一遍。

    但不知道为何,乔修亚总是觉得,这一切并非是意外,而是某种力量影响下的必然。

    乔修亚并不相信命运,但他相信一切必有缘由,两位传奇法师提前准备好的回归手段突然出现错误,与其说是失误,倒不如说是有外在的力量影响。绝对有一股隐藏的力量让他们这次的传送失败,来到了这个深渊。

    倘若这个猜测成真,那么问题就在于究竟是什么力量影响了他们?战士沉思了许久。随后,他皱着眉头,注视着位于整个破碎大陆最顶端的血色之月,低头陷入了沉思,天空之上黯淡的红色光芒照耀,带来了些许暖意。

    暖意?

    察觉到了这一点,眨了眨眼,乔修亚立刻再次抬头,严肃的看向天空之上的血月,他的目光中满是怀疑倘若说之前的暖意还可以用融核之星自爆的余波来解释,但刚才那一段持续照耀的光芒中,的的确确为战士的身体带来了热量!

    对于这方面的数据,乔修亚可以百分之百表示准确,他对自己的身体把握之精准,即便是百分之一度的温度差异都能轻易察觉。

    可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再怎么像是太阳,那也不是太阳!上次他与整个七神教会精锐小队来到这里,在血月之上和黑龙战斗的时候,从未从那血月中体会到半点温暖,那就是一团由无数生命原汤组成的液态星体,完全不可能和恒星一样发光发热!

    这个莫名其妙的诡异改变,很有可能就是他们传送失败的原因!

    虽然战士的猜测没有半点依据,但是乔修亚也并不打算深思,他一向是行动果决的那一种人,所以数秒之后,他便对连两位已经开始掏出纸笔,在虚空中绘制符文计算验证的法师打了个招呼,然后顺从着自己的本能,朝着天空之上的血月飞去。

    沉寂的深渊之中,有一丝丝轻微无比的波动,这波动仿佛太阳,又仿佛生命的胎动,微弱的光芒携裹着热量,照射在乔修亚的身体之上,轻微的跳动声自天穹之上的血月中传来,与他的心脏一同共鸣。

    这并不是错觉。

    确定了这一点后,战士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预感。

    或许,一切都和当初的那一战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