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六章 忧虑

    当乔修亚从时空乱流中回到迈克罗夫大陆,已经是星坠835年五月中旬的事情了。

    卡尔利斯将他从时空乱流中拉扯进了星之穹顶,世界的核心,在那里,时间的流动变得异常,一分可能是一天,一个月也可能是一瞬,这既是为何寻常生命无法与钢之蟒对话的原因,他们很难在这种超乎寻常的环境中保持自我意识。乔修亚的运气不错,与卡尔利斯交谈的那段时间,星之穹顶的时间流逝很正常,只是钢之蟒将他送回迈克罗夫大陆时遭遇了一点意外,大魔潮的一次小小爆发令他出发的时间大大延后。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他已经回到了迈克罗夫大陆,大埃阿斯山脉,这个熟悉的地方。

    伴随着幽蓝色的门扉被打开,时空裂缝出现在了这座北地最为宏伟的山脉之上,明显至极的时空波动朝着四面八方传递,引得众多早就在此等待的人关注,伴随着一阵阵魔法波动,三位法师和两位黄金级的战士同时飞起,朝着幽蓝色的时空门靠近。

    大魔潮的到来令整个世界的实力水平向上大大迈步,在接近一年的高浓度魔力洗礼下,已经有不少曾经的白银高阶进阶为了黄金级的存在,但不管怎么说,黄金级的存在仍然是整个世界的高阶力量,而这些精英之所以在此恭敬的等待,自然是因为有着命令。

    来自皇帝的命令。

    接近一个星期前左右,帝国皇帝与他一向信任的导师一起来到了北地,与两位失联许久的传奇法师相见,他们之间互相交流了许久,从巴尼尔与威廉口中,两位帝国最高层得知了第六深渊中发生的绝大部分事情,对于战士所做的一切,无论是杀戮恶魔,还是重创恶魔大军,伊斯雷尔并不惊讶,而诺查丹玛斯也是如同,他们甚至对乔修亚在传送时的突然失踪也没有什么震惊亦或是担忧,那位有着暗金色头发的帝国主宰者面对巴尼尔大师的疑惑,只是回应了一个平静的微笑。

    “那可是乔修亚。”

    他这么说道,也只说了这一句话,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但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其实也足够解释一切,就连两位传奇法师在思考了一会后,也不由得赞同的点了点头。

    “也对,如果是那个家伙,的确没什么大不了。”

    威廉回忆了一下战士在深渊中的所作所为,释然道:“我头一次见到有人去深渊屠杀恶魔这种人不会有事的。”

    而事实也正如他们所想,乔修亚安然归来,只是有一点晚,而战士在面对这些从他跨出时空门开始,就恭敬的围在两侧的法师和黄金战士们时,也没有太多的情绪,他只是平静的说道:“好了,你们去告诉皇帝陛下与诺查丹玛斯大师,我一切都好,没什么意外。”

    “过几天,我会去见他们,谈一些事情,让陛下安排个时间。”乔修亚特意对一名身上有着五星环阳纹章,明显是皇室亲近之人的法师交代道:“最好是在虚空观星所,那里有很多东西都用得到。”

    “是的,拉德克里夫伯爵。”

    对于乔修亚的嘱咐,这位皇室法师立刻低头,恭敬的回应道:“我将把您的话完整的带给陛下请问您还有什么事要嘱咐吗?”

    没有。乔修亚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因为他已经开始朝着南方,朝着摩尔达威亚领,朝着领主府所在的方向迈步,瞬息之间,在场的所有待命的人员,无论是高阶法师,还是黄金战士都没有看见任何过程,战士就已经消失不见,直到那位皇室法师谨慎的抬头看向乔修亚原本所在的地方时,才知晓他已经离开。

    他回家了。

    而就在此时,领主府的屋顶,黑正顶着个球,百无聊赖的趴在塔楼边缘的凹凸城垛处,看着碧蓝的天空。最近的这么几天,黑龙少女一直都是这么悠闲,毕竟她不像是凛那样需要处理公务,也不像是3号小姐那样需要监视整个主城内的情况,甚至萤都比她要来的忙碌至少神机少女还***仆长,清扫书房卧室这种重要的地方一向都是她的工作。

    唯有黑,因为定位是坐骑,平日除却被战士带出去散步外也没什么事情可干,所以在乔修亚不在的日子里异常的无所事事,假如是往常战士忙碌没办法陪她的时刻,黑龙少女其实还是会自己去极北冰原转一转的,她甚至还会尝试去茫然海周边抓鱼吃,但现在,乔修亚迟迟不归,不仅是神机姐弟和人工智能少女心有忧虑,即便是一向无忧无虑的黑也没有心思去散步。

    也幸亏有光球的存在。如此想到,黑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了一下卡在自己两角之间,似乎很是适宜的米黄色光球,而一声清脆的叮铃声传来,证明对方的心情很不错。

    暖和,真舒服。她开心的想到。不过假如我还继续摸的话,它会不会生气呀?黑龙少女又有点忧虑。

    对于光球的存在,无论是萤还是凛,亦或是3号都表示出了相当的好奇,神机姐弟认为它和他们的灵能身躯一样,有着近乎实体的能量之躯,而人工智能少女觉得,对方的存在形式非常值得她借鉴,实际上,3号已经在中枢控制室呆了好几天,似乎正在尝试模仿这种明明只有能量,却仿若实质一般可以触碰的斥力力场。

    但无论是谁,他们都认为,主人带回来的这个未知生命绝对有着极大的价值,不然为什么诺大的深渊乔修亚什么都没带,就带了这么个球回来?所以或是出于好奇心,或是出于进取心,他们都开始用自己的方式来自我进步,打算在主人回来后展现给他看毫无疑问,就和伊斯雷尔等人一样,领主府中的人都认为战士肯定会安然归来。

    而对此,黑就比较厉害了,她什么都没想。对于大部分时间都被战士放养在尼西埃雪山掌印湖中的黑龙而言,主人本来就是经常不在的。

    所以,当她看见一道赤色长虹贯穿碧蓝色的天空,停在领主府上空也即是她眼前之时,黑并没有太过惊喜和振奋,而仅仅是元气十足的抬起手,对战士打了个招呼:“主人!你回来了呀!”

    “是啊,我回来了,有没有担心我啊?”

    降落在塔楼之中,乔修亚笑着习惯性伸手,打算摸一摸黑龙少女的脑袋,但就在黑也习惯性的伸头时,他却发现自己的手触碰到了一个仿佛果冻一般柔软而有弹性的存在光球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风铃声,似乎是对乔修亚许久之前的不告而别而气愤。

    “我没有扔下你一切都是意外。”顺手将光球从黑的头顶摘下,乔修亚一边伸出右手,在黑龙少女舒适的表情中揉着对方的头,一边侧头对他左臂怀中的光球道:“怎么样?迈克罗夫大陆应该比血月中要好得多,我原本觉得你会不大适应空气环境,但现在看来,你过得挺不错。”

    “叮铃叮叮叮铃!”

    就在光球的风铃声中,一股魔力的波动迅速的在半空中汇聚,而楼梯处也传来了脚步声,察觉到顶楼的动静和熟悉的气息,神机姐弟与3号都在瞬间反应了过来,然后做出了最为迅速的行动。

    没有说话,乔修亚抬头,与刚刚凝聚好魔力投影的3号和从出入口走出的萤与凛对视,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点了点头。

    “我回来了。”他说道:“迟到了一会。”

    “太迟了。”银发少女有些不满意的嘟起了嘴,萤皱起眉头,将双手叉在胸前,有些生气的道:“而且最重要的不是这点,也不是不带上我们而是不打招呼就这么突然走了!”

    “不告而别会引起混乱的,主人!”即便是一向温和的凛也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这位一直为战士处理政务的管家看上去有些心力交瘁:“天啊,谁都想不到您就这么突然离开,黑森林要塞那边已经发了三次要求增派补给的文件,您不在我都不敢签名,可这件事十万火急,我只能伪装签名,先把这件事解决您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我甚至还打算夸奖你。”乔修亚眨了眨眼睛,他怎么会责怪凛,没这位管家,战士会被摩尔达维亚领繁星一般的政务淹没的,要知道,他一向都对自己是一个领主这件事有点缺乏认知。乔修亚的性格说好听一点叫做潇洒无羁,不被琐事束缚,说难听一点,就是没办法当一名合格的领导者,他至多指挥一个小队在战场上冲锋,完全不可能待在一个地方处理繁琐的政务。

    神机姐弟的愤愤不平主要是因为这次外出冒险居然没有带上他们,作为武器,萤和凛都觉得自己异常失格,乔修亚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比如说答应他们假如下次有机会,就带两人一齐出去转转,砍砍什么东西,不至于让他们忘记自己本身的职责,而在此之后,战士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3号。

    “怎么不说话?”乔修亚有些奇怪的问道。他可是知道,以前类似的情况,一直都是人工智能小姐率先发话,而这次她却一直沉默,总感觉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你又去干危险的事情了,乔修亚。”

    面对战士的询问,3号沉默了好一会,才轻声喃喃道:“你是因为觉得太危险,所以才不带萤和凛的……黑的速度很快,能够避开大部分危险情况,所以你才会带上她。”

    “深渊对我而言并不危险,不过对你们就不一样了。”

    对于人工智能少女的话语,乔修亚的面色也不由自主的严肃了起来,他认真的回答道:“其实带上黑都有些欠考虑,不过一切都没有大碍,这次深渊之行也让我发现了不少潜在的麻烦。”

    想到了自己体内,铭刻于骨骼之上的神性符文,乔修亚不禁微微点头。能够清晰的察觉神性对自己的影响,可以说是这次深渊之行最大的收获之一,仅次于钢之蟒告知他的信息。

    “说到这里,3号,这可不一样,你居然会在意我的安全了。”

    诸多思绪一闪而过,乔修亚回过神来,他注视着面色仍然有些忧虑的3号,笑着说道:“你明明在此之前都对我信心十足,怎么会突然在意起我的安危?”

    乔修亚说这话的时候,心情十分轻松。他只是本能般的随口对3号一说而已,这句话甚至都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虑,而与之相反的却是,3号在听完乔修亚的问题后,认真的思考了一会,然后才回答。

    “乔修亚。”

    说这话的时候,人工智能少女的语气非常诚恳,也非常严肃,这种情绪之明显,甚至令一旁正在不停的抚摸光球,让它发出叮铃铃声音的黑都下意识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更别说从一开始就很认真的萤与凛了,3号似乎正在斟酌自己的言语,在数秒后,她才轻声道:“现在,我们都很幸福。”

    “萤,凛,黑,这位光球,阿坦尼斯老主教,布兰登先生,维尔丹妮女士,两位斯卡兰特家的小姐,不经常来的诺查丹玛斯大师和皇帝陛下。”

    3号的声音并不大,但却非常清晰,她环视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然后继续用平静的声音道:“在一两年前,所有人的脸色都并不好看。他们,我们,都心怀忧虑,因为有很多事情都没有解决。可现在不一样了,我们的生活已经步入正轨。”

    萤与凛已经适应了自己女仆长和管家的角色。银发少女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对什么事情都一无所知的懵懂神机,而是能熟练处理家政,并协调领主府内问题的领头人物。而少年也成为了能够独当一面的管家,凛处理的政务一日比一日更好,更加完善,足以让任何人都放心的将工作托付给他。

    黑龙少女已经学会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当然,她更喜欢的还是变成龙在旷野上玩耍,可这不能否认她的努力,而年迈的阿坦尼斯大主教现在已经不再主持教堂的工作,他的几位曾经的学徒,现在的学生开始代替他主持弥撒与祈祷,带领神职人员巡查邪教徒的踪迹。

    更不用说布兰登夫妇和他们的女儿,以及伊斯雷尔与诺查丹玛斯了,前者一群人家庭美满,不再受到兽潮和邪教徒的骚扰,而后者都进阶为传奇,整个帝国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左右两人的想法,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力量。

    “世界已经趋向于稳定,所以为什么非要将自己置身于险境?明明已经没有必要了。”

    轻声的诉说这一切,3号与乔修亚对视,她的双眼中闪烁着苍蓝色的光芒,人工智能似乎有些疑惑:“正因为已经很完美了,所以我和萤与凛都希望你能够安全……因为假如没有你,这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面对3号从未有过的尖锐提问,乔修亚沉默了一会。他当然知晓自己的行动并不会被熟人们理解,在众人看来,一切的危险都已经远去,兽人灭绝,狂龙败走,邪教徒被驱逐一空,恶魔信徒也沉寂于深山。整个迈克罗夫大陆迎来了久违的真正和平,而就算是那些知晓真相的人都明白,火焰已经重燃,困扰这些强者们千年的难题已经被他。被他乔修亚所解决。

    的确,前所未有的安稳时代已经来临,所有人只需要享受着久违的幸福就可以了,对于在卡尔利斯那早已毁灭的世界中行驶了千年的人工智能少女更是如此,她期待并非是跌宕起伏的传奇冒险,而是平静而乏味的日常生活。

    为什么乔修亚却还故意要让自己身处险境?她难以理解这一点,她原本是不会询问这种问题的,可不知名的冲动人工智能绝不会有的冲动驱使着她唐突的问出了这个疑惑。

    “……你说的没错。”

    是的,3号说的没有错。世界已经迎来了安稳盛世,即便是恶魔,也绝不可能按照之前的历史,在二十多年后入侵。对此,乔修亚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次睁开。他不知道如何对自己的这些家人即便没有血缘,却胜似亲人的家人们解释自己的所知。

    要说什么呢?深渊只不过是需要打起精神提防的恶邻,而真正的威胁是在数十年后才有可能的降临的邪神?太荒谬了,而且也不能说出来,这可是关于邪神的情报,对任何人都不能多言。

    想到在钢之蟒卡尔利斯的记忆中,那磅礴宏伟,令整个世界都为之战栗的深邃邪恶,不可名状的恐怖之神,乔修亚不由得在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正是因为他知道的更多,所以想的更多,做的也更多。即便是他所作的在其他人看来毫无必要,那也是必须要做的。几十年的时间看似漫长,但对于传奇和邪神之间的差距而言,却显得异常短暂。

    不够,远远不够。正是因为你们现在感受到了幸福。所以我才必须尽快去做这些事情。

    不知如何说出这句话,乔修亚只能向前迈步,然后给了漂浮在半空中的3号一个拥抱。在战士的力量之下,虚无缥缈的魔力投影也如同实体一般被他拥入怀中。

    “这次是我莽撞了,不过没事的。”他如此说道,然后松开手,转过身,同样给了已经靠近的萤和凛一个拥抱,战士想着卡尔利斯对他所说的那些嘱托,认真的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便不会让你们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