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五十九章 星坠纪元

    当迈克罗夫大陆正迎来自己凌晨的第一缕阳光,万物开始从夜晚的沉睡中复苏之时,浩瀚的虚空之中,却有一座壮观而充满威严的巨大建筑俯视着这一切,人类最高的智慧结晶之一,虚空观星所沉默的旋转着自己幽银色的二十面体外壳,注视着自己身下的大陆和身前无限的多元宇宙

    特级观测法师桑穆坐在虚空观星所第十七号控制节点的中央,认真而谨慎的实时监控者属于他这一方向的虚空图景,混乱的时空乱流在侦测法阵的扫描还原下露出了它们的本质那便是一道道波纹,由世界本身的存在溢散而出的波纹。 .更新最快

    作为皇家法师协会会长诺查丹玛斯大师的第二代弟子,桑穆是专精于时空系的黄金法师,他对时空的了解远胜于那些只在意魔力与灵魂的传统施法者,他清晰的明白,那些看似繁杂混乱的时空乱流,其本质是最为‘秩序’的,只不过,每一个世界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波纹朝着远方扩散,而多元宇宙究竟有着多少宇宙?只要稍微想一想,就能理解为何没有任何能从这混乱的波动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线索了。

    虚空观星所的控制节点并不大,它是一个正圆形的房间,在它的中心处,有一个由魔力悬浮的座椅,看上去还挺年轻的桑穆正是坐在这个座椅上,三百六十度的监控着周围水晶荧屏内的所有信息,一条条水晶簇与水晶棱柱闪动着魔力的光芒,为那些屏幕与侦测法阵供应着充足的魔力

    使用自己的魔力与灵魂沟通者所有法阵中的讯息,他轻声嘀咕道:“一切正常。”

    虽然语调平静,但话中这不禁透露出些失望的味道。

    并非是期待动乱的到来,年轻的法师只是觉得稍微有点无聊。五年前,当他第一次通过选拔,来到这个号称帝国最神秘也最遥远的虚空要塞中时,桑穆是震撼的,他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先进的人工建筑和设备,也无法猜出为了修建它整个帝国究竟耗费了多少钱财,但不管怎说,桑穆都立刻接受了自己的使命时刻观察他所负责那一节点中的所有虚空图景,尽可能的找到其中的异常反应。

    时空的波纹看似混乱,实则秩序,倘若出现特化过‘对生命观测法阵’的虚空观星所都能迅速察觉的异常反应,一般而言只有一两种可能,那就是附近的某个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异变,比如说诞生了生命,亦或是出现了毁灭一切,灭绝生命的灾难,而另外一种可能更加引人瞩目:或许就在不远处,一个崭新的世界刚刚从虚空中诞生。

    桑穆在知晓自己的使命后,就充满了极端的自豪感,他知晓,他的任务便是为整个迈克罗夫大陆的人类谋求福祉,一个诞生了生命的世界或者是全新的世界,对于一个智慧种族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可这种自豪感并不能持续数年,如今的他已经感觉有些无聊了不谈这么多年来侦测法阵中周围的时空图景没有任何异常之处,这个位于时空乱流中的虚空观星所也没有任何娱乐手段!而且每一位特级观测法师都专注于工作,相互之间很少交流,如果不是因为任何法师都擅长宅在一个地方独自生活几十年,就与自己的铁傀儡和书籍作伴,他们或许早就疯了。

    “滴”

    突然,一声短促的提示音在桑穆的耳畔响起,这位年轻的法师原本散漫的眼神立刻凝聚了起来,他兴奋的看向发出异常提示的水晶荧屏,精神也立刻沟通向侦测法阵,监控那一处的所有讯息。

    “是大质量物体!生命反应!”

    自言自语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与不安,桑穆在扫描过监控讯息之后知晓,那并不是发现了什么生命世界,而是侦测到虚空中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游弋,那巨大的生物就如同传说中的的虚空巨兽,在法阵的扫描下有着类似一座小山的体型,它浑身上下闪动着显眼至极的炙热生命光辉,仿佛一颗小太阳一般搅动着周围的时空乱流,产生了微弱的波纹。

    正是这波纹,惊动了虚空观星所的提示,虽然无法与世界比拟,但那也是足以扰动虚空的力量,怀抱着惊讶与些许不安将得到的信息上传给更上一层的管理中枢后,桑穆将水晶荧幕的镜头扭转,看向那一处的虚空,这可是他第一次看见活着的虚空巨兽,年轻法师的心中满怀着好奇心。

    可他什么都没看到。

    不,他看到了一些东西,但却和他的预想完全不符。

    因为虚空的干扰而并不是很其清晰的荧屏中,显示的是一片虚空的乱流,在那里没有半点虚空巨兽的踪迹,只有一条赤色的流星携带着庞大的生命反应,正在虚空中急速飞驰,在那一瞬间,桑穆甚至以为那是一大块游荡在虚空中的融核之星残片,可下一瞬,他就反应了过来,那正是法阵中庞大巨兽的正体。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有些混乱的来回看着两个法阵中显示的完全不同的讯息,桑穆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乱了,一颗约莫只有两三米大小的细微陨星,与质量至少要以万吨计算,力量强大到足以搅动时空波纹的虚空巨兽,两者之间的差异是如此的截然不同,但却同时在两种侦测法阵内出现,这让法师感觉无比诡异,而就在此时,其他控制节点内的法师也同样发现了这急速接近的小陨石和巨兽,并对控制中枢发出警告,连续不断的矛盾讯息令所有人都陷入不知所措,造成的混乱更是直到陨石在进入要塞防御火力射程的中途莫名消失后的数个小时内都没有平息,为日后虚空观星所升级侦测法阵的举动埋下了伏笔。

    而并不知晓自己究竟带来了多大混乱的乔修亚,却早就在诺查丹玛斯的接引下,进入虚空观星所,与正在秘密会议室中等候的伊斯雷尔见面。

    “没必要客套,我之所以要求在这里见面,是因为有这个必要,而且绝对不能让任何外人知晓。”

    三人早已熟识,尤其是伊斯雷尔和诺查丹玛斯都清楚乔修亚的性格,于是讨论从一开始就进入正题。战士直接的抛出了自己自钢之蟒卡尔利斯口中得来的讯息,就这样硬邦邦的将所有消息砸向两人,实际上,乔修亚除了没有仔细解释卡尔利斯的身份,只是将它模糊的称为‘一个伟大的存在’之外,战士将有关于深渊与邪神的所有消息都如实道出。

    邪神的讯息不能告知平民,不仅仅是因为会被对方得知时空坐标,也是因为会造成恐慌,倘若所有人都知道几十年后他们将迎来大毁灭者的降临,那种惶恐和绝望将会打乱一切发展的步骤,将原本就困难重重的反击可能性变得渺茫,但这消息却也不能一个人烂在肚子里,乔修亚就算再怎么傲慢,也明白以自己一人之力是无法对抗邪神的,就算是他未来成长到能一个人将邪神拦在虚空之中,可那近乎无穷无尽,足以包裹整个世界的眷族却也能轻易的毁灭世界。

    诺查丹玛斯和伊斯雷尔是传奇强者,也是这个国度的领导者,告诉他们并不会造成恐慌,更能影响这庞大帝国未来的发展方向,尤其是在这个深渊都还未入侵的年代,倘若北方帝国从现在就开始准备的话,那么就算深渊按照原本的历史在二十年后展开入侵,它们也绝对会在迈克罗夫大陆的铜墙铁壁下撞得头破血流。

    “……如果不是你,是其他人告诉我这些信息,我会将他扔进黑牢之中,惩罚他的谎言。”

    皱着眉头,沉默的听完了乔修亚的叙述,伊斯雷尔表情复杂的喃喃道:“深渊入侵我还能预估些许,毕竟恶魔从不掩饰对我们世界的侵略之心,可谁能想到,在大魔潮的背后,居然有如此之多的……”

    “那个伟大的存在,真的可信吗……”自言自语了一句,变得年轻的诺查丹玛斯摇了摇头,他的表情平静,但是双手的骨节却因为用力紧握而有些发白。很明显,老法师的内心同样起伏不定。

    它提供的讯息真的能够相信吗?

    老法师和帝国皇帝同时抬起头,看向乔修亚使用钢之力,在半空中勾勒而出的时空图景,那些由战士还原自卡尔利斯所展示的多元宇宙星图并不清晰,但却已经足够让他相信此处是虚空观星所,有着北方帝国多年来观测多元宇宙得到的大致星图,通过对比附近时空界域的信息,伊斯雷尔明白,谁也没办法虚构出一张如此完善的图景,那是人类需要用上千年的时光才能一点一点观测完毕的庞大时空界域,乔修亚编不出,也不会仅仅是为了危言耸听就弄出这么一个复杂到极点的东西。

    毫无疑问,这都是真的。无论是未来深渊的入侵,还是邪神正顺着大魔潮的波涛重新回到迈克罗夫大陆,都是真实不虚的事实。或许那个乔修亚口中的伟大存在并没有打算欺骗他们,它的确是因为邪神而失去一切,对邪神抱有极大的愤恨,所以要将它们的讯息告知所有能够反抗它们的存在。

    “就算这是假的,我也只能强迫自己去相信,凡事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从座椅上站起,伊斯雷尔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他来到乔修亚勾勒出的时空界域图景之前,沉思了许久。随后,这位皇帝陛下缓缓的说道:“不到一百年的时光,我的子民就要面对这些恐怖的存在。”他伸出手,指向了那正在无数辉光中蔓延的黑暗,伊斯雷尔罕见的叹了口气,然后露出一个苦笑:“传说中的光耀纪元就毁灭在这些存在的手中,千年之前,我们的先祖耗尽了最后一滴鲜血,这才勉强将文明延续了下来,可就算如此,我们也失去了大片大片的历史和传承,以及广袤的大地。”

    诺查丹玛斯也是轻轻点头。实际上,他与伊斯雷尔都不是那么容易轻信他人的存在,在亲眼看见实际的情况之前,他们绝对不会随意的相信其他人。可是乔修亚是特殊的,不谈性格特质方面的问题,这位北地伯爵是圣贤的继承者,是一位传奇战士,是帝国贵族的一员,他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去编造这么匪夷所思的信息,而且正如伊斯雷尔所说,凡事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这个消息,需要彻底封锁,但要告知大陆上的其他传奇。”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伊斯雷尔做出了这个决定,他转头看向乔修亚和伊斯雷尔,两人都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诺查丹玛斯是无所谓,而乔修亚是早就有这个打算,实际上,他准备稍后就直接与教皇伊格尔联络,并通过这位七神教会教皇的口,将这些信息告知那七位神秘无比,几乎从不显露身形的神明。战士相信,七神绝对明白自己消息的真假,也自然会做出相应的回应。

    “这件事就交给你了,老师。”思考了一会,伊斯雷尔从自己的手腕上取下一枚手环:“拿着我的信物,虽然你也成为了传奇,但两位传奇的话语更有分量……就算不相信,也要将这些信息告知他们,他们知道轻重。”

    “是的,陛下。”接过信物,诺查丹玛斯干脆利落的回应道,这位老法师仍然注视着那一片时空图景。作为以时空法术进阶传奇的强大施法者,他能分辨得出这东西的真假,而这么长时间了,除却一些小地方比较模糊之外,整个时空图景完美自洽,没有任何矛盾错漏,这足以证明乔修亚所言非虚。

    “难道和平就不可能降临于这片充满着纷争的大陆吗?”如此想到,老人的心中不禁闪过一丝叹息。

    自他出生以来,连绵的战火就一直在迈克罗夫大陆上的燃烧,先是沼泽土著,后是兽人,如今皇权正在与贵族争斗,未来还有着深渊恶魔与不可名状的邪神,如此黑暗的未来仅仅是思考,就让他感觉有些无法呼吸。

    但人类原本就是在战争中成长进化,在残杀中前进求生的。他虽然

    对乔修亚以及伊斯雷尔微微点头示意,伴随着一阵时空波动和幽蓝色的光芒,诺查丹玛斯就这样消失在了秘密会议室中。而随后,伊斯雷尔也拉住了已经告知完所有讯息,准备离开的乔修亚,严肃道:“先别急着走,拉德克里夫卿,你所告知的信息非常重要。”

    “所以呢?”乔修亚有些不明所以,他当然知道自己带来的消息很重要但他已经说完了,那么为什么伊斯雷尔要挽留他?

    面对战士的话语,帝国皇帝微微叹了口气:“如此重要的消息,你一得知便立刻打算与我们分享……乔修亚,你的真诚实在是令我汗颜。不过正好,我这里也有一些隐秘的信息要告知于你,这也是当你成就传奇之后,本就应该知道的信息。”

    什么秘密?乔修亚的心中不禁有了极大的兴趣。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对迈克罗夫大陆中最深沉的那些秘密都是一知半解,无论是光耀纪元那失落的三百年,还是隐藏在黑森林和各地地下的遗迹,这都是他所不知道的消息。再比如说,前世的那位叛徒,诺兰所在的组织究竟是什么他也不清楚,而这些信息对于伊斯雷尔这个统治着庞大帝国的皇帝来说,似乎并不隐秘。

    “是有关于深渊封印的真相,还有我们足下大地的秘密,那是一千年前,遗民们自避难所中走出时所了解到的真实。”

    而注意到了战士好奇的目光,伊斯雷尔明白乔修亚对此的确很感兴趣,所以他便轻声笑了笑,然后低头,用肃穆的表情看向虚空观星所的钢铁地板,他的目光能够穿透这最为坚固的合金甲板,直抵虚空彼端,那正在闪耀着光芒的迈克罗夫世界。

    “也是星坠纪元的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