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十七章 遗物异变 5600

    星坠835年,十一月七日。

    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六个月,一百八十天,虽然听似漫长,但对于在大魔潮时代,生活越来越舒适的平民和超凡者们而言,这没有任何战争发生的和平半年是他们人生中珍贵而又温馨的一瞬,但就在这短短的一瞬,却也有许多值得铭记的事情发生。

    首先便是五月末,帝国七皇子阿尔瓦·戴尔蒙德被帝国新晋传奇,北地领主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收为记名弟子。对于平民们而言,这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但对于诸多贵族以及莫尔莱宫内的贵妇们来说,却是一个莫大的消息,这消息意味着七皇子的身份价值大大提高,并有了稳定的保障,即便是阿尔瓦无法成为未来的皇帝陛下,一位传奇强者弟子的身份也值得他们投资。

    而且除此之外,看似失败的竞争者迪摩尔也并没有受到轻视,因为那位北地伯爵曾在一次与卡欧斯夫妇私底下的聚会中提到过,这位帝国二皇子本身的潜力十足,仅仅是因为理念不合所以才没有收下。能得到一位传奇强者如此正式的夸奖,再加上之前在军队中的表现,毫无疑问的证明了迪摩尔的可能性。

    其次,便是同年六月中旬,远南王国收复鲁尔城。

    两年之前,星坠833年三月十二日,作为远南王国最后一座沿海城市的鲁尔港因十余万狂龙的围攻而陷落,它方圆千里之内被酸液与火焰覆盖,遍地皆是灰烬与白地,可谓是寸草不生。如今,两年多后,终于缓缓从龙祸带来的伤痛走出的远南王国军队彻底扫除了沿海诸多港口废墟中残留的海兽和飞龙,将这些城市的遗址收复。

    虽然这些城市已经彻底毁灭,剩下的废墟压根无法居住,但归根结底也是不少远南难民的家乡,光复全境这一好消息也大大帮助了焦头烂额的远南王室安抚愈发动荡不安的国内形势威信大减,几乎无法号令各个要塞军队的王室趁着这个好消息,发布了他们最近这一两年来最大,也应该是最后的法令:边疆自治令。

    这一法令通篇废话与复杂难懂的礼仪敬语,用最简单通俗的话来说的话,便是‘放手不管’。远南王室已经无力统治被狂龙们蹂躏过的南部和沿海国境,所以任何有能力在当地重建城市村庄,并聚集超过五百领民维持秩序的人,无论他是冒险者,佣兵,自由民,前贵族,罪犯还是外国人,都将自动成为远南王国的贵族,这一法令得到了神明认可,七神教会与王室一同承认它的神圣性。

    当边疆自治令一出,顿时全世界几乎所有有着一定野心和能力的人都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兴奋的自世界各地游弋而来,所有人都从中闻到了远南王国虚弱的气息,还有实现自己野心的可能,不得不说,这一法令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真是天才般的想法,就在它发出的第三个月,原本残破不堪,除却废墟外一无所有的远南南境就已经因为大量的外来人口而初步恢复了些许生机,根据东部平原那群专业研究这方面的法师预估,至多一年,南境就会恢复一定的元气,重归秩序世界,但与之相对的,远南王室再也不可能掌握这些地区了。

    七月,相比起自己在平原地区的人类邻居,扎根于南部山岭-西南沼泽区域的精灵一族就显得安静许多,两年前的狂龙虽然也对寂静之森周边的精灵城市和村庄造成了莫大的损伤,可原本就散居的精灵并没有因此遭到太多的损失,再加上内陆密林地带本来就不是飞龙这种高山丘陵生物的优势地区,所以战后没遭到太大损失的他们便很快就恢复了秩序。

    不过就算是一直以来都显得毫无存在感的精灵,却也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在一场盛大而神秘的仪式之后,精灵王庭在永恒之湖中心宣布,他们重新得到了上古神明,精灵造物主,【自然之父】的祝福,一颗被他们称为‘世界树’的神秘植物幼苗被种植在精灵一族九颗生命母树的中央,成为了精灵们新的圣地。

    为此,世界各地有无数游荡在外的精灵部族都派出了使者,甚至是倾巢而出,前往远南朝圣,源于血脉最底层的热量鼓动着这些以静谧优雅为准则的生命毫不犹豫的做出了这个‘冲动’的选择。

    八九月份,平静的两个月,整个大陆都进入了夏末秋初准备收获的时间段,在这期间,唯一值得一提的便是西山地下种族终于结束了内战,已经陆陆续续有着使者朝着地上世界前来进行交流,这些有着精湛锻造工艺和传承自上个纪元远古法术的种族谨慎的接触着他们陌生的地上世界。

    而十月,来自东海的消息占据了迈克罗夫大陆所有报纸的主版。因为深海海潮的变动,原本与世隔绝,生活在东海海渊周边的五大鱼人部落不得不迁移至洋流较为平缓的大陆东部沿海,它们不可避免的与东部平原的沿海城市发生了摩擦冲突,大陆著名的海龙骑士团与鱼人精锐的海兽军团对峙了大半个月,直到双方的高层在贯天白塔的主持下进行了一次为期七日的秘密会议,而这个会议的结果便是鱼人部落退出渔业发达的宝石港-海龙城地带,而传奇法师巴巴罗萨将会施展传奇之力,与鱼人大祭司合力抬升大陆架,人为的制造出五座岛屿供给鱼人栖息。

    传闻有一些鱼人和人类都对这个结果不满,可不知为什么,双方高层都默契的压下了底部的一切不安分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大事正在平静中酝酿,就像是深海中的洋流,无法自海面上看见,却切实存在。

    “所以?”

    北地摩尔达维亚,领主府会客大厅,在老家休息了半年的乔修亚将脑袋从报纸中抬起,他悠哉的翘着腿,懒洋洋的对着坐在对面的人问道:“是什么事情让戈达尔(鱼人大祭司),巴巴罗萨和法伊娜(沧海贤者)都愿意好好的坐下来谈判,而不是打出一场席卷整个东海的大海啸的?”

    “好了,我的朋友,别这么生硬的找话题。”而坐在会客厅另一侧的中年男人,眉目中依稀能够看见以前模样的诺查丹玛斯压根就没抬头,他拿着一本厚重的紫底金纹魔导书,正奋笔疾书着些什么,这位传奇法师以一种敷衍的态度回答道:“他们为什么停手你最清楚。”

    “其实我还真的挺好奇。”

    耸了耸肩,乔修亚将手中的报纸放在一旁萤的手中,而银发少女也在同时恭敬的奉上一杯茶水,喝了一口如今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的氢氧化合物,战士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之前的确是没话找话,巴巴罗萨他们停手的原因很明显,正是为了不久之后的时空畸变点,也即是万界祭祀场一行。

    世界的历史因为他的存在产生了极大的偏移,在原本的历史上,这个时段的东部平原才刚刚驱逐龙祸最后的残留,元气大伤的迈克罗夫面对突兀出现的地下种族:黑暗精灵与灰矮人时态度非常戒备,而面对看见了地面种族的弱势而气势汹汹的鱼人更是直截了当的敌对态度,东部的三位传奇强者在互相警惕的同时,有限度的在远东海域互相试探了一番,这造成了一场毁灭了数个城市和中型鱼人部落的海啸,至此鱼人阵营与人类阵营直到恶魔入侵时期都是敌对状态。

    而现在,因为乔修亚的存在,狂龙病从一开始就有了疫苗,邪教的大瘟疫也被抑制,整个迈克罗夫大陆并未因为五色龙族,深渊和邪神教会的阴谋而伤筋动骨,在有着相当力量的情况下,地下种族和鱼人部落自然也不会摆出太过激烈的态度,两相影响,原本的仇敌变成如今冷淡而谨慎的邻居并不奇怪。

    就更不用说诺查丹玛斯这个原本压根就不存在的传奇强者了,因为这位专精时空的大法师活跃,北方帝国更早的发现了时空畸变点的存在,这自然会让所有传奇强者都为之侧目,暂时停止互相之间的警惕。

    “年末之后才准备出发吗。”

    回想起诺查丹玛斯特意来到北地通知他的信息,乔修亚沉吟了一会,他知道这是正确的选择,年末的这段时间是各个势力最为繁忙的时段,大陆诸国需要准备度过寒冬,而鱼人们也要潜入温暖的深海,只有度过最开始的繁忙,各位主持一国的传奇强者才会有多余的时间去探索虚空中的遗迹。

    说实话,乔修亚的确是有些等不及了,这差不多半年的和平时光他过的的确不错,前不久他甚至还带着领主府的一群人去东部平原转了一圈,经历了一次算得上是愉快的小冒险,但这种小打小闹压根无法令他满足,休息已经足够久的战士期待着下一次战斗的来临。

    噔噔噔。

    规律而清晰的敲门声自会客大厅的大门处传来,乔修亚和诺查丹玛斯都不意外,战士示意萤去开门,而越来越尽职尽责的女仆长小姐也优雅的前去开启了大门,而一位金发碧眼的少年有些紧张的怀抱手中的一沓纸张,对着大厅内的三人微微鞠躬示意:“老师,诺查丹玛斯大师……”

    “过来,阿尔瓦,别这么拘束。”

    挥了挥手,乔修亚让这位被两位传奇强者威压压制的有些腿软的少年靠近自己,然后他便从对方的怀中拿走了那一沓纸张,认真的翻阅了起来。以乔修亚如今的信息处理速度,让他无法在百分之一秒内看完这些草稿的唯一的原因是因为纸张的强度太低,无法承受太快的翻阅。数秒后,看完阿尔瓦课题的战士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将这一沓草稿交还给了阿尔瓦:“作业做得不错,政治,历史,数学,哲学,超凡力量起源和实战课题的准备都合格了,不过你接下来打算狩猎的魔兽是冰海鲨蜥?那可是茫然海内层的高阶魔兽,它对你来说太难了一点。”

    “不,老师。”虽然一开始有些紧张,但很明显,半年来的磨炼令阿尔瓦已经有些习惯这种威压了,这位金发少年深深的吸了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便详细的开始解释自己为什么选择那个猎物:“你传授给我的‘生命升华’和‘斗气钢甲’呼吸法让我可以暂时激发血脉中的高热力量,并凝聚无视周围低温环境的火焰外衣自由活动,而一号小队的伙伴也早就准备好了诱惑鲨蜥上岸的诱饵,我们五人配合,击杀一头冰海鲨蜥是没有问题的。”

    “还是太粗糙的,但有心。”

    乔修亚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太过苛责这位少年,而是挥手示意自己已经同意:“好了,去准备吧,我期待你的成功,不过你要记住,就算是失败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先给你提醒一下:鲨蜥基本都是4~5只一家活动,你所谓的单挑情况基本不可能存在。”

    ……

    “你就不害怕催生失败?北地谚语:没有春日的蜜蜂,就没有夏日的鲜花,更别说秋天的果实了。”

    看着阿尔瓦有些失落和苦恼的走出大厅,能够听见他和走廊外一号小队:也即是伊万阿米拉兄妹,卡琳和尼尔等人的小声交流。诺查丹玛斯抬起头,他双眉微皱,似乎有些不安:“你教导给这些小家伙们的力量层次实在是太高了,完全是由你自己身上延伸而出的部分‘传奇神力’,这非常危险。”

    老法师说的的确没错。这些乔修亚的记名弟子已经通过半年的磨合组成了一个较为成熟的五人小队,在经过长时间有规划的基础教学和实战演练后,他们已经大致掌握了当初乔修亚传授给他们的种种特殊力量,这令这些还没有成年的少年少女已经有了合力围剿一只白银巅峰,甚至初入黄金地步的高阶魔兽的能力。而他们的力量之源,便是乔修亚对自身力量解析而出的‘功法’,来源于传奇强者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掌握难度也是匪夷所思,对于还没有黄金级的他们而言,一不小心就会导致自灭。

    “那也要他是苗,我才能拔。”对于大师的疑惑,乔修亚回答了一句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谚语,他摸了摸身侧一脸乖巧的萤的头,自己摇头道:“假如说是一般人,我还不会用这么激烈的手段,那只会害他们。但很明显,能够通过神厄迷雾试炼的小家伙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诺查丹玛斯,阿尔瓦也并非是纯正的人类血脉吧?”

    “你看出来了?也对,这么久了,你肯定早就发现了。”

    眨了眨眼睛,看起来中年的法师笑了一声,他继续低下头,在自己的魔导书中誊写着不知名的词句,低声道:“戴尔蒙德家族的始祖曾经与宝石龙和金属龙中的钻石龙和金龙通婚,他们的体内甚至还有着部分妖精血脉鬼知道那些家伙是怎么对拇指大小的人形出手的。伊斯雷尔是因为进阶传奇生命形态升华所以看不出来,实际上每一位帝国皇室后裔都并非纯正的人类血脉。”

    说实在的,这么多年,整个迈克罗夫大陆除了西山王国中的那些灵能术士家族,基本上就没有纯血人类了。这句话诺查丹玛斯并没有说出口,他只是又跟了一句:“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当今的皇后便有着四分之一甚至更多的金龙血脉,她和伊斯雷尔还是远房亲戚,两人的结合便是为了保证戴尔蒙德家族中龙血纯度这消息你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快口将这种事情都说了出来,诺查丹玛斯却并没有什么紧张的表情,毕竟这种东西乔修亚猜都应该猜的出来,而且在高层也的确算不上什么重要的秘密。

    “难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乔修亚回忆着当初与诸位皇子皇女见面时的情况:“大皇子我没看见,而迪摩尔身上的气息和天赋的确有一点古怪……三皇女和六皇子有一点妖精的味道,阿尔瓦便是金龙吗?真是重口味啊。”

    你自己又能好得到哪里去?听到了战士颇为感慨的评价,诺查丹玛斯一脸嫌弃表情的抬起头,他先是看了看一旁的萤,然后又看向窗外:在那里,黑龙少女正在和漂浮在空中的人工智能小姐玩抛球游戏,作为能被实体和魔力投影同时接触的光球小光正是那颗被抛的球,而传奇法师也能感应到,二楼书房中正在休息的黑发少年以及正在运转的符文水晶。

    你这领主府,除了侍女外就没有人类了。

    因为不想和乔修亚去虚空打一架,诺查丹玛斯明智的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他只是合上了手上的魔导书,叹了口气道:“我差不多也准备完毕,要回虚空观星所了。”

    “那么一路顺风。”和法师同时站起,乔修亚陪着诺查丹玛斯一起走向领主府顶层,他注视着对方迈入时空门,然后转过身,站在高处环视整个摩尔达维亚主城。

    “真是不想破坏这份安详啊。”

    轻声感慨了一下,乔修亚看着自己的领地,冬日的白雪覆盖主城,也将周围初具雏形的四个卫星城化作一片洁白,街道上的积雪被最近开发出来的专用铲雪魔导机器搬运至城郊,堆积成了一座小小的雪山,那里已经被凛冬堡学院的学生和导师改造成了一个冰制的游乐场,有不少有着时间的家长便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这里玩耍,它甚至吸引了不少来自帝国其他地区甚至是过来的游客前来观赏。

    谁都可以享受这份安详,但唯独自己不行。

    因为只有知晓未来的自己,才有着将这份安详继续保持下去的可能。

    不知为何,乔修亚忽然想起了和这苍茫大地一般洁白的人,圣贤,童年时期圣贤的身影在他的脑海中回荡,战士的心中不知为何生出些许感慨:这大概便是当年圣贤心中的想法吧?

    而或许是巧合,又或许是命运使然,又或许本来就是共鸣。

    伴随着时空门处再一次传来阵阵波动,原本以为是诺查丹玛斯去而复返的乔修亚转过头,他看见的并不是重归全盛的中年传奇法师,而是怀抱着两位昏迷娇小少女,一脸焦急迷茫的金发剑士和紫发女法师。

    “乔修亚!”

    布兰登从时空门中跨出的那一瞬间,便大声呼喊着战士的名字,而他迅速的发现了乔修亚正好就在他的面前,极意剑士毕竟是经历过诸多战场的强者,他迅速的冷静下来,压抑着自己的急迫,低声道:“我的圣贤遗物秩序双刃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