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六十九章 怨念

    数分钟之前,领主府客房。

    当布兰登让维尔丹妮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离自己远一点后,他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腰间的秩序双刃解下,放在了客房的桌上。

    这是卡欧斯家族家传承数百年的圣物。

    面对着这两把闪烁着淡淡银白二色光芒的双剑,布兰登的神色复杂,他抚摸着双刃的剑鞘,动作轻柔而谨慎。

    圣贤遗物的来源是有迹可循的,比如说在那些早已湮灭在战火与迁移的书籍中,就记载了星坠纪元最初始的那一段历史,其中便有着有关于遗物的记录,而卡欧斯家族的先祖将这部分历史传承了下来,布兰登对此倒背如流。

    大约在一千多年前左右,先民们在一无所知的迷茫中从深藏于地下的避难所中走出,他们面对的是完全陌生的世界和已经彻底化作蛮荒森林的危险局面,面对魔兽源源不断的进攻,先民们只能依托神造避难所艰难求存,而就在那段时间,圣贤遗物第一次有了文字记录。

    【第一人是‘索’,太阳的使者,她手持权杖,拥有号令光芒与火焰的力量,南森的群兽在烈日之光面前退避,沼泽的龙群被炽炎化作灰烬。】

    【第二人是‘达’,闪电的化身,他挥舞双刃,拥有斩裂万物的锋锐与速度,西山蛇魔的血淹没了丘陵,古龙的利爪也为其斩断。】

    【第三人是‘伊’,山岳的主人,他立于大地,拥有不灭的身躯和意志,北方冰龙被驱赶至土地的尽头,钢铁的巨兽也被其拳击溃。】

    在一篇称赞英雄的诗歌合集中,有着这三段对于三位英雄的描述,可以很轻易的看出,这正是留在迈克罗夫世界的三个遗物‘纯白权杖’,‘秩序双刃’和‘天青宝珠’最初的持有者,,他们分别位于世界各地,可却同样拥有一种能令人安心,驱逐一切污秽的力量。

    如今,远南的纯白权杖在千年的动乱中,成为了七神教会历代教皇的证明,而西山的秩序双刃随着戴尔蒙德家族带领大批不甘受到术士王朝压迫的平民北迁而遗失在民间,进而被热爱收集古物的卡欧斯家族先祖得到,天青宝珠则是因为特殊的外观和觉醒条件,在最初始的辉煌后便逐渐的默默无闻,直到这一代继承者,拉德克里夫伯爵的崛起才被人重新发现。

    但无论是哪个,它们都伴随着人类这一种族度过了漫长时光长河的洗礼,经历波浪起伏的历史变迁,它们不仅仅是武器,更不仅仅是圣贤遗留下来的传承之物,它们是承载着人类征服自然与灾难的无尽艰辛,承载着无数先贤英雄意志的荣耀之刃。

    我何德何能,能与秩序双刃共鸣,继承圣贤真正的传承?

    布兰登的心中有着一丝动摇,但很快就被他自己彻底的按灭,剑士坚定的握住了双刃的剑柄,厚重的剑鞘在斗气的推动下慢慢的滑动脱离,最后跌落在地,展露出双刃仿佛由光芒凝结而成的璀璨剑身。

    与其因为过去的荣耀而自我怀疑,不如拿着它,去创造前人也无法比拟的功绩。布兰登尊敬那些英雄与先贤,但尊敬与惶恐是两回事,他从不觉得自己会比他们任何一人要差了,剑士缺少的仅仅是时间和沉淀,有朝一日,他相信自己必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伟业与传奇。

    “回应我吧。”

    将双刃交叉,布兰登闭上了眼睛,而随后,他的精神便在一阵仿佛玻璃破碎般的脆响中坠落,陷入了一片黑暗的环境,而双刃也在同时闪烁着迷蒙的光芒,然后在布兰登的幻境中构成了两道顺应着莫比乌斯环形状奔流的能量长河,以银白二色的光芒照亮了这黑色的空间。

    受到光芒的照耀,布兰登感觉到了无比的平和与安心,那是秩序的力量,驱逐一切污秽与腐毒的光芒,剑士感觉自己从未如此接近过秩序双刃的本质那是两道以无限循环的轨迹流动的圣光之潮,它们在黑暗中奔流不息,而就在这黑暗与光芒交织的尽头处,有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在看见这个人影的一瞬间,布兰登的呼吸就为之一滞,他的心猛地跳动起来,在过去十几年怀抱着秩序双刃入眠的那段时间中,他经常在梦中梦见这个影子,虽然每次苏醒后剑士都忘记,但如今那些记忆全部苏醒,来自传承者的本能告诉布兰登,那正是圣贤的影子,只要触碰到他,便能如今乔修亚掌握天青宝珠那样,彻底的掌握秩序双刃。

    剑士毫不犹豫的向前迈步,在这精神环境中,向前所需的并非是体力,而是坚定的意志,布兰登虽然步履缓慢,可却坚定无比,没有一丝一毫的后退或者迟疑。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越来越靠近那个虚幻的人影,他看到到这个圣贤的影子负手站立在黑暗的尽头处,背对着自己,仿佛正在镇压封印着什么。

    镇压?封印?

    不知为何,心中忽然闪过了这两个词汇,布兰登的心立刻就戒备了起来,他扫视周围的黑暗,却震惊的发现,随着他的每一步迈出,都会有丝丝缕缕幽黑而又邪祟的雾气自地面升腾而出,如今,他距离圣贤的影子只有几步之遥,可弥漫的污秽黑气却已经占据了大半幻境空间,甚至将秩序双刃的光芒都蒙蔽了些许。

    震惊之余,布兰登忽然发现,这些黑雾并不仅仅是幻境中虚假的存在,它们正在以自己身体为源头,朝着真实的世界延伸,他睁大了双眼,因为有一缕黑色的雾气已经在维尔丹妮疑惑的视线中与周围的空气同化,朝着自己的两个刚刚苏醒的女儿蔓延而去。

    “该死!给我停下来!”

    毫不犹豫的停下朝着向圣贤影子靠近的脚步,幻境中的布兰登紧握双拳,怒吼着集中精神,约束着这些由他身体溢散的不知名黑雾,他虽然不知道这些雾气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但那邪恶又污秽的气息绝不可能是有什么好东西,作为一名父亲,剑士绝不容易有一丝一毫这些玩意碰到他的孩子!

    这的确是有效果的,黑色的雾气停住了一瞬,随后才以比之前缓慢十倍的速度蔓延,布兰登心并没有为此而放下,因为维尔丹妮和孩子们还没有离开这间屋子,他的妻子甚至因为这异变而皱起眉头,放下了两个女孩,准备朝着自己靠近,看看情况。

    快离开啊!布兰登心中大声的怒吼,但却毫无用处,他尽可能的想要在幻境中控制自己现实中的身体迈步远离,可收效甚微,这和没人能在梦中有意识的控制自己的躯体是一个道理,而就在布兰登快要绝望的瞬间,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身影撞穿墙壁,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是乔修亚。在知晓来者是谁的那一瞬间,布兰登的心终于落下一颗大石,虽然眼前的这个家伙作为一个男人而言没有丝毫品位,数年来只穿一套款式的衣服,虽然这个男人完全不懂生活的乐趣,但毫无疑问,乔修亚作为一名战士,在危机关头绝对是最值得信任的。

    而果不其然,乔修亚便在布兰登欣慰的注视下,在短短的一个呼吸中便将完全不知道发什么什么的维尔丹妮等人转移离开,然后剑士便看着对方干脆利落的一腿又一拳,将自己打飞到了二十公里之外。

    干得漂亮!

    虽然严格意义上是被人重殴了一拳一腿,但布兰登还是衷心的称赞了乔修亚的果断,而没有了束缚,他也能沉下心,去仔细体会这雾气的来源,以及它出现在圣贤传承中的原因。

    而另一头,乔修亚在空中飞行,急速朝着被自己打飞了的布兰登所在的方向前进。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在短短的数秒钟敏锐的注意到了,从布兰登身上流出的污浊气息,与一种他非常熟悉的东西相似与生命怨念的聚集体非常相似!

    乔修亚对这种东西可以说是熟悉无比了,不因为其他,就因为他自己身上就有着几乎无穷的怨念缠绕,数以十万计的灵魂碎片携裹着魔物临终的哀嚎缠绕在其身侧,而最近这合奏中又新增了数以万计的第六深渊恶魔的诅咒,假如有法力高深的灵媒术士想要与乔修亚进行灵魂沟通,那么只要对方不是传奇,不需要一秒就会被这些怨念侵蚀的精神失常。

    这怨念令战士如今只能尽可能的压制自己的威压,不然别说是和普通人正常交流了,他行走在哪个地方,哪个地方就会沦为绝望和疯狂的震怖领域,所有人都会在恐惧和惊吓中自相残杀,亦或是夺路而逃,可就是这种量的怨念,也远远无法与此时从布兰登身上溢出的污秽气息相比。

    就仿佛是一座山,与一整个山脉的差别一样。

    来到了布兰登如今所在的地方,乔修亚自天空向下俯视,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冰原,此时正被白雪所覆盖,而就在大片苍白之中,有一个仿佛泥潭一般的黑暗领域正在急速的蔓延,种种不可名状,极端扭曲的邪恶幻影正从沸腾的黑色泥潭中挣扎着爬出,其中便有着由无数触手腕足缠绕而成,千眼千口的远古邪物,有着章鱼一般的头颅和人形巨大躯体的狰狞巨人,还有着仿佛噩梦一般,由不定形粘液组成的蠕动之物。

    这些仅仅是怨念残留都散发出恐怖气息的上古邪物在黑暗的泥潭领域中发出无声的怒吼,而布兰登一动不动的躯体就处于这些怪物的正中央,原本闪耀的秩序双刃如今已经被迷蒙的黑暗所覆盖,渐渐的失去了光泽,对此,乔修亚倒吸一口凉气,因为他又从那些幻影中看见了几个熟悉的影子幽暗的水晶甲壳,和巨大昆虫一般的狰狞躯体,那正是饥荒邪神的眷属,水晶昆虫幽尔玛戴斯!这些荒神怨念卷动着自己的节肢与口器,释放着恐怖的压力,毫无疑问,它们生前都有着至少传奇级的实力!

    无需猜测,乔修亚如今可以确定虽然不知为何会潜藏在秩序双刃之中,但这些四溢而出的怨念,正是当年圣贤斩杀诸多邪神魔物时残留的一部分!而那些恐怖的幻影便是昔日诸多邪神的眷族,甚至是它们本体的一部分!

    知道这一点后,乔修亚毫不犹豫的便向下俯冲,准备去帮布兰登一臂之力,但他才刚刚准备加速出发,就又再一次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温和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