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七十章 先行者的期待

    “你无法代替他人进行每一次战斗。”

    熟悉而又温和的声音自深邃的虚空深处传来,直抵乔修亚的脑海,他轻柔的笑着,有些无奈的劝解道:“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试炼,而这个便是属于布兰登的。乔修亚,你要相信战友的力量与信念,他能够解决这个麻烦。”

    “……圣贤?”

    如果不是听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乔修亚绝对不会停下自己突击的脚步,但既然他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那么继续出手便显得有些多余。站立在半空之中,乔修亚俯视大地,在苍白的雪原之上,漆黑污浊的怨念领域正在急速扩大,如今已经成为了占据方圆数公里广大地域的庞大泥潭,无数狰狞可怖的巨兽与魔物在其之中挣扎,发泄自己邪祟污秽的怨念与怒火,使得周围的万物都为之扭曲。

    假如不是圣贤的劝告,乔修亚绝对不会放任这么一个不安定因素在自己的领地中肆意妄为,更何况如果没有人阻止这领域扩散的话,以这怨念泥潭的速度,不出十几分钟就能蔓延至人口密集的主城周边,吞没污染大半个卫星城建筑圈,造成一场伤亡至少在十万人之上的大灾难。圣贤昔日所背负的怨念的一部分,便有着这种恐怖的力量。

    不过那个声音说得对,他的确不能代替所有人去战斗,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必须背负起来的责任既然这是属于秩序双刃持有者的试炼,那么战士便就不会去插手,而是等待着自己的好友得胜归来。

    “不过,假如威胁到了平民的安危,那么我还是会出手的。”

    在脑海中轻声说道,乔修亚回答着圣贤的声音:“只要这个污秽领域蔓延至主城周边,我就会将其彻底抹杀,以现在的速度估计,大约是十分钟左右,这也算得上是对布兰登的考验。”

    “你不会有出手机会的。”

    那个温和的声音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他似乎坚信着金发剑士:“看着吧,乔修亚。”

    而伴随着这个疑似圣贤存在的话语缓缓落下,黑暗深邃的泥潭忽然翻腾起了一阵混沌的狂潮,万千魔物在这污浊的领域中齐声怒吼,发出无声的咆哮,而在这些愈发躁动不安,似乎真的要活过来的魔物中央,布兰登的身影似乎就像是彻底被黑暗吞没了那样,没有任何反应。乔修亚随着浪潮的前进而飞行,他冷漠的注视着众魔急速扩大污浊领域的边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履行自己的承诺,没有半点出手相助的意思,直到近十分钟过去,这个领域的边界已经快要抵达摩尔达维亚主城周边的村镇之时,他才紧握双拳,准备凝聚力量,出手阻止。

    但就在这时,黑暗领域猛地停下了自己扩张的脚步,边缘的黑色怨念浪潮正准备对准一片盖满霜雪的森林拍下,却仿佛被停止了时间那样凝固在原地,随后,领域的最中心处,两道明亮而纯净的剑光在最深沉的黑暗亮起,撕裂了阴沉的怨念黑雾,将一个疲惫的人影展现在战士的眼前。

    “多谢了,乔修亚!”

    在精神空间中竭尽全力,终于从无数魔物恶兽的怨念诅咒中挣脱而出的布兰登浑身上下缠绕着近乎无穷无尽,哀嚎着的灵魂碎片,他奋力挥动双剑,将周身这些怨念一一击碎抹杀,干完这些之后,剑士抬起头,看向天空高处的乔修亚,他露出了一个疲惫却又纯粹的笑容:“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此时的布兰登双眼中,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那是自他孩童时期,便一直与死亡和怨念为伴而诞生的天赋,这是能够直视毁灭与虚无的眼睛。运用这股力量,金发剑士扫视着眼前无数的怨念魔物,这些看似强大的存在身上满是代表着‘死’与‘灭’的缝隙与黑点,毫无疑问,假如这些魔物都是本体,那么布兰登就算是再怎么竭尽全力也无法战胜它们,但如今位于黑暗领域中的全都是虚幻的灵魂残片,这样一来,消灭它们对于剑士来说便并不难。

    喘息了一瞬,恢复了些许体力,布兰登紧握双剑剑柄,然后便蹬足踏步而出,化作一道青灰色的光芒飞驰向泥潭中翻涌着的无尽魔物,在这光芒的周边,银白二色的剑光交织,仿佛一道道跳跃的光弧,而光弧所过之处,无论是狂暴的海生巨兽还是诡异的多足魔物都被干脆利落的斩灭,不留任何一点碎片。

    “当年我可没有这种试炼。”

    看着布兰登与众多怨念魔物在黑暗领域中大肆交手,乔修亚不由得皱起眉头,有些不满的抱怨道:“厚此薄彼可不是什么好事。”

    “一般人可不会主动去追求如此艰难的试炼。更何况你如今已是传奇,再怎么困哪的任务于你而言,都算不上什么了。”

    那个温和的声音笑了笑,然后耐心的解释道:“秩序双刃是当年圣贤留下的遗物中,唯一的一把武器,它是用来杀戮镇压邪恶之物的力量,没有任何其他要素,所以持有它的需要经历比其他人更多的考验。”

    “持有秩序双刃的人,决不能被这区区一点怨念所阻碍侵扰,即便不能统御,也要将他们镇压,假如布兰登无法完成这一点,那么双刃便会自行封印,等待下一个符合要求的继承者。”

    “真是苛刻的要求。”

    虽然这么说,但乔修亚却没有半点觉得不对,他甚至还点了点头,一脸理所应当。不过随后,战士便察觉了一点不对:“等等……你不是圣贤?”

    根据对方刚才的话语,他当然能听出那一点小小的语法不同。

    “我当然不是。”停顿了一瞬,那个温和的声音有些困惑又和缓回答道:“我是圣贤以自身的部分记忆凝结而出的传承之灵,仅此而已,怎么可能是伟大的圣贤……你是天青宝珠的传承者,理应与我的同类接触过了,为什么还会有这种疑问?”

    不对。

    乔修亚这时已经无心去观察地面上正在奋战的布兰登了,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在那隐约流转着一层淡薄银色光辉的手心正中,有着一枚小小的冠冕印记,那正是曾经的天青宝珠遗留下来的力量。

    这完全不一样!

    回忆着当年,第一次与天青宝珠中的圣贤幻想接触时的场景,乔修亚的心还会有些许震动,他在那时所见到的,绝对不是如今这个什么传承之灵,而是货真价实的‘圣贤的童年’形态!无论是姿态,语言,气度还是力量,天青宝珠中的幻象都比现在这个温和的声音要强上无数倍,这毫无疑问就是真品与传承之灵的区别,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当初所见到的,是圣贤真实的一部分,而秩序双刃中的,便只是制造而出的传承之灵?

    回忆急速闪过,乔修亚从最初始,于乌拉尔要塞中第一次与圣贤见面开始,一直回忆至从格兰蒂亚世界归来,乔修亚无比确信,那的确就是真正圣贤昔日的记忆,甚至可以说是对方的一部分,而不是他制造而出的影子,在搬运格兰蒂亚世界遗民进入卡尔利斯世界之时,四大传承之物中的圣贤力量还帮助过自己完成心愿。

    “等等,似乎就是那个时候!”找到了一丝不对,乔修亚在脑海中回溯当初的那一幕:在他携带着格兰蒂亚世界的火种回到迈克罗夫大陆之时,四大传承之物中圣贤残留的力量帮助自己将遗民迁入卡尔利斯世界,而在此之后,那四股力量却不知所踪乔修亚原本以为是它们消耗太过,所以回到了传承之物中温养,但如今看来,圣贤真正的力量应该已经彻底离开,取而代之的,便是这似是而非的传承之灵了。

    感受到了家乡已经恢复了火焰,确定自己的传承者已经拥有了足以自保的力量,可以脱离襁褓,独立生活,所以便将自己的力量收回了吗。

    略微明白了圣贤的想法,乔修亚沉默不语,不知为何,他有一些失望。战士还曾想过有朝一日或许还能与其他传承之物中,圣贤昔日的幻象讨教一二,现在看来,却是不成了,传承之灵即便是有着力量,也绝不可能媲美真正的圣贤之力。

    看来,是没有办法真正的见圣贤,这个传说中的人物一面了。

    因为这个出乎预料之外的发现,乔修亚只能有些失落的看着地面上布兰登与众多怨念魔物厮杀。大地之上,剑士的技艺精湛到了极致,即便是面对数头力量完全不弱于自己的强大远古邪物也能维持不胜不败的局面,再加上他有着能够直接注视死的魔眼,只要被他抓住破绽,再怎么强大的魔物残魂也会瞬间破灭,消散于无形,可如今的布兰登近乎油尽灯枯,即便是以他极意战士的体力也只能气喘吁吁,乱掉了呼吸节奏。

    假如没有意外的话,那么布兰登应该是没办法自己一个人斩杀掉全部的怨念魔物了。

    乔修亚有些可惜的估算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一开始在幻境中耗费了太多的力量,结果现实世界中就缺少了将敌人彻底毁灭的体力,看来这次试炼,他说不定是要失败了。”

    传承之灵并没有回话。而乔修亚也不以为意,他虽然愿意帮助自己的朋友,但这方面却例外。或许如今的布兰登的确缺少了前世时间的积累,还不足以成为秩序双刃真正的传承者,那么就让他多等几年又如何?虽然说秩序双刃会自行封印,选择下一位传承者,但谁说不能让布兰登继续当这个下一位?

    失败并不算什么,它甚至可能是成长的催化剂。

    不知为何,在乔修亚的视野中,正在黑暗领域内与诸多魔物残魂奋力搏杀的布兰登,身影逐渐与一只正在深渊中,与无数恶魔斗智斗勇的白色炎魔重合在了一起,战士一开始还以为是幻觉,但随后,他便反应,这是钢之力再一次与辛迪加共鸣,此时的炎魔已经在众多恶魔的追捕下能够游刃有余的逃离,中途甚至还能击杀一两只领头的强大恶魔作为自己力量的补充,它无时无刻都在内心中虔诚的感谢着‘震怖大魔’赐予它的知识与力量。

    有些好笑的将这信息传输关闭,乔修亚继续低头看着布兰登与残魂们战斗,但随后没过几秒,他忽然抬起头,看向天空,双眼中闪烁着名为惊喜的光芒。

    “对啊,还有钢之力的共鸣!”

    他先是小声的喃喃自语,随后便兴奋的大笑起来,战士举起自己的右手,他紧握拳头,手心中代表着圣贤传承的燃魂之王权限正在急速的闪动光芒,甚至让乔修亚的右手都出现了一丝丝陶瓷裂缝般的火焰痕迹。对此,乔修亚毫不在意,他继续看着天空,赤色双瞳中的光芒仿佛能够贯穿世界的屏障,直视多元宇宙。

    燃魂之王,是燃烧火焰,重塑世界秩序的力量,它源于初始之火,却也与钢之力有着密切的关系,这直接来源于圣贤的传承力量如今正扎根于乔修亚的身体之中,与其休戚与共,借此战士得到了一丝灵感,他毫无犹豫的调动自己体内的大半钢之力,与燃魂之王的源头,那圣贤的力量进行共鸣。

    强大的力量自乔修亚的体内肆意的释放而出,甚至将方圆数十公里内的积雪都缓缓消融,整个摩尔达维亚领都因此转暖,仿佛从深冬来到了春日,而战士的精神也在一阵类似于跨界沟通辛迪加,但艰涩感却比之前强烈千百万倍的鼓动中突破了一阵洁白的光芒,抵达了多元宇宙的另一端。

    他,看见了一个由最为纯粹的光芒组成的身影。

    那个身影站立在黑暗的虚空之中,逆着汹涌澎湃的魔潮之光,朝着多元宇宙的彼方前进,无数黑暗的邪物,只存在于虚空深处的恐怖灾难与其擦肩而过,却无法伤害到祂分毫,在这个身影的身侧,千千百百个世界的距离在一瞬之间就被越过,其中有世界毁灭,也有世界重生,但这些都无法吸引对方停下脚步,驻足观看。

    不过,现在,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这个人形缓缓的停下了即便是世界生灭也不停留的脚步,并非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祂感受到了来自故乡的窥视,那是千年来祂一直都在等待,却迟迟没有出现的窥视。

    转过头,祂微笑着看向虚空,而多元宇宙的另一端,乔修亚同样平静的注视虚空,两人在此对视了一瞬。

    一瞬,也仅仅只有一瞬。

    在这一瞬,乔修亚能够看见,在这光之人形所前进的方向,是多元宇宙最为明亮之处所在,存在的光招抚诸界,那是初始之火的源头,可就在这众生起源的光芒发生之地,却有着一块块仿佛太阳黑子一般的斑点隐没,而席卷万界的大魔潮正是因此而勃发,仿佛要驱逐这遮蔽光芒的黑暗。

    一瞬之后,脆弱的链接中断,动用全力也只能维持刹那的乔修亚缓缓后退一步,差点就没能维持在空中的飞行,但即便是疲惫到如此地步,他却没有丝毫痛苦之色,反而一脸欣喜的表情。

    “我看到‘祂’了。”

    乔修亚喃喃自语道:“祂仍然走在那条‘道路’上,没有止步。”

    虽然除此之外,什么都不知道,他与祂之间甚至没有任何交流,但不知为何,乔修亚忽然就充满了动力,那是自他重燃迈克罗夫世界火焰以来,就久久未曾出现的力量。

    能够看见,就意味着能够追逐。能够追逐,就意味着终有一日,他能够追上。而圣贤应该也是一样,这位与诸神联手,将整个世界从毁灭中拯救,并留下了众多传承之物的存在,肯定是也是期待着有后来者能够跟上自己的脚步,与祂一齐并肩吧。

    低下头,乔修亚看向布兰登战斗的黑暗领域,但令他惊讶的是,原本只能勉强维持不败的金发剑士,此时不知从何处起得到了一股力量,简直如同杀戮机器一般将残余的那些怨念邪物压着打,倘若没有意外,这场原本看上去本应该失败的试炼,似乎能在几分钟之内就彻底结束。

    扫视周围,战士点了点头,他得到了答案:在不远处的黑暗领域边缘,紫发的女伯爵正带着自己的两个女儿来到了战场周边,战士隐约还能听见‘爸爸加油!’这样稚嫩又充满着热情的声音,布兰登体内突然涌出的力量立刻就有了合理的来源。

    “有些俗套。”传承之灵的声音再次出现,他听上去挺高兴:“不是吗。”

    “是有一点。”

    的确。无论是对抗邪神,拯救世界,牺牲自己,封印对生命充满恶意的大地,还是留下传承,让众生的信念薪火相传,生生不息,这些都是俗套到无以复加,正统到不能更正统的发展。

    乔修亚看着这一幕,金发剑士在亲情的催动下爆发出了远超平日的力量,对此,他沉默了一会,然后便笑着轻声道:“但是,我很喜欢。”

    这就足够了。

    第九卷,诸神之遗·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