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八章 远光星系

    当阿尔泽拉八百七十五岁生日时,他做了两件事。他去为妻子上坟。之后,他参加了军队。

    为妻子上坟,算不得什么大事,毕竟就算是以中庭人漫长的生命,死亡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而且对于他们而言,在漫长生命的轮回中,死亡只是必经的一步,所有人在最后终将归于母树,成为永恒的一部分,苍老的阿尔泽拉觉得即便是自己也很有可能随时应圣者感召,离开这个物质世界,更不用说他的妻子论起年龄比他还大一点,但这一次不一样。

    非常不一样。

    那位慈祥的老妇人,阿尔泽拉妻子的死并不正常。中庭人的自然寿命超过千年,就算是死亡也大多是慢慢的枯萎,这毫无痛苦的时间将会持续一到两年,才会让当事者灵能平静的枯竭而死。但阿尔泽拉知道得很清楚,自己的爱妻离开的并不平静。它死于空间站中一次异常的引力变动,一起人为的陨石袭击,而结果是老夫人死无全尸,即便是灵能也没有归于母树,而是消散在无垠的星海。

    这实在是太糟糕了。阿尔泽拉如此想到。孤独的在天空上,她会不会感觉到寂寞?星空是如此的浩瀚,她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她的灵魂或许还在星海中漂泊,等待着自己去接她的那一天。但这都只是美好的幻想而已,灵能的消散意味着灵魂的消逝,她是没可能等到他去接她的那一天了、老男人沉默的注视墓碑上的铭文:爱妻慈母。这是对方一生的注解,苍白又无力,而他知道,自己的妻子,陪伴他度过了六百九十二年母星自转年的可敬女子,它们四个孩子的母亲,已经彻底的死去了,灵魂也消散于星海,即便是他死后归于母树,也再无相见之日。这是永恒的别离。

    而一切的原因,都是那些虚空魔物。

    那该死的母兽。

    阿尔泽拉并没有在墓地待太久。他知道自己孤零零的站在木制的墓碑前简直就和该死的蠢货没区别,它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这远比祭奠已死之人更加值得去付出精力。他的妻子已经死了,眼前的只是一座衣冠冢,在这里空耗时光没有任何价值,对于一个本来就寿命无多的老中庭人而言更是极大地浪费。

    所以那一天的下午,老男人就打开了花之庭星第五十一区的征兵办公室。在搞定了自己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劝告以及以长者的身份怒斥了一番办公室职员后,身为前欧米茄级灵能者的阿尔泽拉重归他离开了三百五十年的军队,次日,他便回到了宇宙,再过一天,他已经在花之庭殖民星第三分舰队中服役,军阶中校,职位第一特殊行动组副组长。

    他回到了曾经发誓再也不会回去的军队,他违背了自己的诺言,这并非是不守信义,因为曾经年轻气盛的阿尔泽拉已经死了,现在的,只是一个为了亡妻复仇的老男人,一切就是这么简单,仅此而已。

    一个前欧米茄灵能者的加入对于任何舰队都是值得振奋的。虽然说他们的能力在宇宙中微不足道,可在战舰特殊的设施辅助下,他们能够轻而易举的释放出击碎陨石群的雷暴,也能侦测千万里外的敌情,他们甚至能在宇宙空间中直接用灵能扫描星球,从而得知上面是否有生命存在。而特殊行动组这个名字虽然听上去很奇特,但实际上换个名字就很好理解:宇宙战机驾驶员。

    中庭人的生体战舰是如此的庞大,武器又是如此的稀少,所以在面对一些特殊的情况时,它们会对贴近战舰的一些生物和事物束手无策,而这便是特殊行动组出手的时候了,这些能力高超的灵能者将会驾驶特殊设计的宇宙战机,用灵能光束保护战舰的安全,如果驾驶员是欧米茄级灵能者的话,他甚至能单凭一机对敌方的战舰级目标造成威胁。阿尔泽拉正是那种人,他的力量在战机的增幅下可以轻易的贯穿战舰护甲,虽然以他的年龄用出这个等级的灵能会损伤寿命,可既然使驾驶员自己都不在乎,那么还有谁会在乎呢?

    老人不在乎,他只想要复仇,即便代价是生命。

    “第三分舰队发布紧急通报,警告,第三分舰队发布紧急通报。”

    听到了耳边传来的刺耳警报声,阿尔泽拉睁开了自己的银蓝色的眼睛,燃烧的实质化灵能在他的瞳孔中流动,老人如今身穿全套白色的宇宙作战服,就待在特殊行动组的更衣室中,他虽然身躯老朽,但耳朵依然好用,他能听见警报的内容。

    “已侦测到图门星域方向传来大量灵能反应,有超大质量目标正在曲翘空间已可以完全确定,曲翘空间者是第一序列目标,代号虚空母兽的超级生命体,全员一级战备!”

    “同胞们,我们必须全力作战!我们的身后便是花之庭,我们中庭人最后的一颗殖民星,我们无路可退,倘若沦陷,敌人便能直击母星!”

    阿尔泽拉沉默的听着广播中慷慨激昂的临战演讲,他的心古井无波,但这并不意味着老人并不想上阵杀敌,与之相反,他想,比所有人都想。但灵能者最需要的就是心灵的平静,只有心平静,才能从心中的光芒里引导出无尽的力量,作为仅仅是因为苍老而无法发挥出全力的前欧米茄级灵能者,阿尔泽拉知道,他越是想要杀死那些虚空魔物,就越需要平静,平静到如同死亡,才能带给敌人死亡。

    “来了。”

    阿尔泽拉听见了整齐的脚步声,那是特殊行动组其他成员前来更衣室更换作战服的脚步声。他从更衣室的椅子中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老人能够感受到这艘战舰的灵能,烈火一般熊熊燃烧的灵能被无数心灵压制,平静的没有丝毫波动,就如同深渊中燃烧的火那样,甚至看不见光芒的闪动。第三分舰队大多是根之庭残余的殖民者和流亡舰队者组成的,他们的家乡被母兽吞噬,家人化作流体的有机资源被魔物吸食,灵能成为了兽群的养分,整颗星球都在熊熊烈焰中化作灰烬。圣者作见证,这是一群复仇者,而现在,他们拿起了武器。

    所以……

    “复仇的时间到了,小伙子们。”

    站起身的老者注视着打开了更衣室大门的一群中庭人,他们裸露在军服之外的皮肤上有着各式各样的奇特的纹身。‘复仇者’‘为了孩子’‘永别了母亲’。诸如此类,虽然只是三言两语的简单词汇,却让人不禁沉默以对。这些根之庭星的幸存者失去了一切,只剩下生命。

    蕴含着灵能的银蓝色双眼交错对视,它们无声的互相点了点头,带头的中年中庭人。特殊行动组组长,又一位欧米茄级灵能者用干涩又低沉的声音道:“要开始了。”

    的确开始了。

    中庭星殖民地,远光星域的花之庭星,三支舰队缓缓从七座大型空间站中缓缓驶出,第一支舰队装备精良,无论是外部装甲还是若隐若现的灵能护盾都完美无缺,第二支舰队显得有些老朽,应该是早已封存的上一代主力战舰,而第三支舰队大多残破,即便已经修缮完毕,可也能看见它们曾经的伤痕。三支舰队总数已经超过两千,这是中庭人舍弃了经济体系,一切军工为上才能拿出的最后舰队,它们是仅次于母星中央舰队的星河力量。而在其中,他们有为了守护家乡而参军的年轻人,也有已经服役超过两百年的精锐战士,更有为了复仇,毫不犹豫的舍弃了平稳的生活重归军队的退役老兵。

    但现在,无论他们是什么人,又有着什么过去和仇恨,如今,伴随着灵能引擎在宇宙空间中发出无声的震荡,让银蓝色的波纹在黑色的背景以及白色的星光中回荡,所有的中庭军人心中,只剩下最后的一个念头。

    作战。

    然后,死在这里。

    嗡

    数小时后,远光星系的边缘,突然出现了无数密密麻麻的波纹,这波纹如同雨水落在湖面,无数个或大或小的同心圆几乎在同时浮现在空间的表面,灵能星辰的雷霆在这些旋涡中纵横,能量产生的‘风暴’甚至将星系边缘稀薄的星云物质吹散,就如同一个最为狂暴的巨人用自己的手拂过大地,将其之上的一切存在都清扫干净。

    “敌方先头部队已经抵达远光星域!”

    早已知晓敌人的来犯方向的中庭舰队早已在此守株待兔,急促的战场警报在所有战舰的灵能网络中重复,而所有舰长和士兵也都确认了这一点,他们通过光学镜头清晰的看见了距离自己不愿的星系边缘的那一幕:无数奇形怪状,并不狰狞,却给人一种本能恐惧的虚空魔物正如同蚂蚁一般,从空间中蜂拥而出,它们的大小不一,大的有数公里长,堪比战舰,小的只有几米大小,比宇宙战机还要小十几倍。

    被名为‘侦测级’‘主力级’和‘巨型种’的三类虚空魔物已经开始结束迁跃,从亚空间中跳跃而出了。

    无一例外的,这些恐怖的魔物身上都释放着灵能的光芒,那是它们从佛尔比人和中庭人那些亡者身上夺取的力量,它们一出现在宇宙空间,就开始自发的朝着周围扩散,就如同病毒一样,能够看见深绿色的能量波动扩散,隐隐与中庭人的银蓝色光芒对峙。

    “不要让它们脱离战场!即便是留下一个,也有可能造成后方的巨大损失!”

    坐在自己专属战机的座椅上,阿尔泽拉带着辅助呼吸罩,他听见了自己舰长的指令,而伴随着这指令的下达,老男人感应到了自己身处的战舰正在全力启动,他能感应到灵能引擎正在全负荷运转,他能感应到了无尽的能量正在汇聚,汇聚成一道巨大的光矛。

    下一瞬,光矛发射了。

    而他也得到了指令:特殊行动组立刻出动,清扫可能的魔物残留。老人不禁笑了起来,带着辅助呼吸罩的管道颤动。

    最后的战争至少对他而言,对这个压根就没打算活下去的复仇者而言。

    开始了。

    仅仅是一瞬间,千百道光芒汇聚成矛,朝着远方的魔物集群激射而去,漫长的空间距离让光也需要数秒才能抵达,但这些都是根据每一个迁跃轨道进行预判的齐射,所以毫无疑问,那些刚刚从灵能真空中签约而出的虚空魔物都实实在在的吃了一击而结果的确是毁灭性的,中庭人灵能光矛的温度超过百万度,能够气化凡间的一切物质,而在贯穿目标之后,灵能光矛接下来的殉爆将会带来又一波的百万度碎片冲击,每一粒灵能光点都能轻易地杀死任何生命,将它们燃成宇宙中的火炬。

    虚空魔物无法抵抗这种力量,这些外貌形似病毒,第一波迁跃的瘟疫邪神眷族毫无例外的被一发发接连不断的光矛击坠,高温点燃了它们的身躯,将它们化作星间的尘埃,这些魔物刚刚从迁跃中脱出,还来不及释放自己的力量,只能在中庭人猛烈地攻击下留下一团团灰烬,如今的远光星域边缘已经彻底成为了能量激荡的海洋,它甚至影响到了迁跃,众多虚空魔物甚至还没有脱出,就因为巨大能量造成的时空变动而迷失在了虚境。

    即便是有落网者,也会被外围一团团如同蜂群般的宇宙战机给猎杀,这些普遍由高等灵能者驾驶的战机拥有一定的短距离迁跃能力,它们灵活无比,可以轻易地猎杀千米级以下的虚空魔物,众多魔物就这样在宇宙中痛苦的卷动着自己的触手和节肢,发出无声的怒吼,然后便死在了千百光束炮的齐射下。

    毫无疑问,中庭人的第一波战果显赫,短短的几分钟内,他们就杀死了数以万计的巨型虚空魔物,而小型的不计其数,大部分都在光矛的余波下化作灰灰,可几百年是如此,三支舰队的总司令却并没有任何兴奋的神色,与之相反,他们几乎同时脸色一变:失算了!

    并非是谋略方面的失算,虚空魔物没有智慧,即便是母兽也不像是故事中那样,拥有统御所有魔物的意志,它们实际上就是一团团依靠本能增生繁衍的实体瘟疫,是巨大化的混沌病毒,中庭人失算的,是数量。

    “两百,万?!”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