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四章 你以为我是谁?(6600两章合并)

    不过,就在诺查丹玛斯准备与乔修亚一同前往中庭舰队,去询问一下当前防线情况时,飞到一半的乔修亚突然停止了前进。

    “你一个人去吧,大师。”

    黑暗的宇宙空间中没有光芒,即便是远光星系的太阳的光辉在跨越了漫长的距离后,也失去了作为照明的作用,乔修亚的面容在这一片黑暗中显得模糊不清,看不清楚表情:“我,有一点事。”

    “……你自己注意一点。”

    诺查丹玛斯先是皱起了眉头,但随即便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马上就有一场大战指不定是我这个老头子这辈子最大的一场战争,你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话毕,老法师也没有继续和乔修亚说话,他便带着一段迷蒙的幽光,拖拽着蓝色的光带,朝着不远处正在缓缓朝着星系内部转向的第三舰队飞去,留战士一人独自停在原地。

    而数秒之后,等到诺查丹玛斯离开了近千余公里,乔修亚这才伸手掏向自己的胸口,然后从怀中将一颗小小的光球‘捏’了出来。战士低头注视着自己手中,从战斗开始就一直没有说话,显得异常光球的光球小光,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尝试要和我精神互联,可那是战斗期间,我可没时间陪你玩啊。”

    战斗时,身化巨人的乔修亚将萤与凛一起同化入自己的身体,以神机为凭依点,制造出巨大的质量兵器钢之剑以及能够斩裂空间的能量巨斧,而小光也与神机姐弟一起,被放入了战士体内的一个特殊保护空间,就是从那时起,原本一直很欢脱的小光却不知为何一反常态的异常沉默,然后却又在战斗的时候连续数次企图与乔修亚精神相连。

    乔修亚自然不会在那个时候回应,但就在刚才,小光再一次发送了极其强烈的沟通讯号,还暗示他想要单独交流,这让战士只能暂时先离开诺查丹玛斯,和光球单独聊聊。

    “叮咚……沉寂的同类……咚……想要和您对话……”

    被战士缩小,捏在手指之间的光球似乎显得有些奇怪,仿佛还在睡梦之中,她听见了乔修亚的询问,便发出了有些朦胧不清的声音来回答,接下来,便是更加强烈的精神互通讯号。

    “怎么和你的本体一样,就是不肯好好说话,非要和我精神互联才能交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于光球朦胧的话语,乔修亚只能选择开放精神互联给对方,看看它究竟有什么消息想要告诉自己。

    以他如今的意志防线之坚固,即便是七神那一级的存在,不经过他允许也没办法在精神互联时窥视他的记忆,而假如是河川之神那样已经逝去的残片,甚至会因为解析战士的精神,过度消耗导致自我崩溃,所以他也并不害怕和光球精神互通会对自己造成什么伤害。

    所以,下一个瞬间,乔修亚将已经被他放大到约莫拳头大小的光球握在手中,然后按在了自己的脑门上,而光球也配合的伸出一根根微小的光之触须,将自己接在战士的头上,一段段闪亮的光流涌动,两个精神开始互联。

    而就在这个刹那,乔修亚看见了。

    一条庞大无比,环绕着整个群星世界的钢之巨蟒!

    “世界意志!不过现在仍在沉睡。”如今,乔修亚脑海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原来小光所说的沉寂同类是钢之蟒啊!这的确是合情合理的解释。随后,伴随着现实世界的景象如同被撕扯掉的幕布一般变得支离破碎,庞大的星海穹顶出现在战士的头顶,仅仅是几个呼吸,乔修亚便因为一股温和力量的拉扯,进入到了他这个熟悉的世界内侧,位于时间间隙中的钢之圣地。

    站在诺大的星海穹顶之下,乔修亚环顾四周,在他的身后,是代表着过去,汹涌奔流的历史之河,而在他的身前,是代表着未来,迷蒙而黑暗的无数岔路。而一条庞大无比,似乎将整个星海,过去,未来以及整个世界都缠绕住的庞大巨蟒,就这样闭着眼睛,用自己巨大的头颅对着战士。

    太大了

    这是乔修亚看见对方的躯体后,心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战士的见识不可谓不广,他也并非没有见过其他的钢之蟒卡尔利斯世界的,伊尔格纳世界的,就连格兰蒂亚和迈克罗夫世界的世界意志他都可以说是隔着封印勉强见过一面。但乔修亚可可以确定,就算是这个四个世界的意志加起来,都不如眼前这条巨蟒的十分之一大,假如说乔修亚是一颗太阳的话,那么这巨蟒便是能在一瞬间吞噬千万星辰,将银河没入腹中的世界吞噬者。

    用言语的形容很难描述这种庞大,无非就是整个视野都被盖过,再怎么转头企图看见其尽头,也只能看见层层叠叠的银色蛇躯这种肤浅的描述,不过乔修亚注意到了,这条钢之巨蟒与其说是没有苏醒,倒不如说是没有明显的自我意志,它的身躯能够凝聚出来,似乎就已经就是极限了,更何况那银色的鳞片之上,还有许多密密麻麻,似乎正在扩散的黑色霉菌。

    不过这时,却是小光表现的时间,看见钢之巨蟒出现,它猛地从乔修亚的手中跃出,然后飞到了对方的身体上,一阵微不可查的白色光芒闪动,那巨大的钢之蟒突然动了一下,双眼也开始缓缓睁开,释放出璀璨的红光,它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正在飞速的苏醒。

    不久之后之后,一声空灵而缥缈,仿佛在星河之间回荡的声音,便出现在了星海穹顶之中,传递进了乔修亚的耳内。

    “你好,异世界的降临者。我应该如何称呼你,保护我子民的虚空来客?”

    巨大的头颅晃动着星海,钢之蟒低下头,注视着站立在地面之上,与它对视的人类,它用温和却又疲惫的声音轻声道:“我是钢之蟒【星】。如你所见,我平日一直保持着永恒的长眠,很少有现在这样,可以正常交流的机会。”

    “我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应中庭人的呼唤而来,铲除混沌之毒。”

    乔修亚干脆利落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因为性格使然,他没有浪费时间,而是立刻询问道:“伟大的世界意志,您为何想要与我沟通?外界的战争即将到来,选择这个时候交流并不明智。”

    “而且为什么,你会一直保持着永恒的长眠,如果不是光刚才的异动,你就无法苏醒?这可和我之前遇到过的一些世界意志并不一样。”

    “你还见过我的同类吗?的确,你的身上有着它们的气息。”

    对于战士的问题,钢之蟒‘星’并没有挨个回答,它只是活动了一下身躯,然后缓缓道:“这里是世界的间隙,对于外界而言,是时间流动几乎静止了的地方,你不必担心外界的战争。至于为何我一直保持长眠……是因为我太庞大了。”

    “我的意志贯穿了无穷距离,与无数世界联通。我的思维分散在整个宇宙,与千万银河与亿亿星辰同在……这是思维也无法一瞬扫过的漫长距离,即便是光,也需要数以亿计的岁月才能贯穿我的身躯,我的意志无法集中,只能在沉眠中统辖世界的运转。我远比我的大部分同类要强大,与此同时,也远比它们弱小。”

    钢之蟒‘星’意外的好说话,似乎是因为它很少能聚集意志,有清晰的思维和智慧去交流,所以它很愿意对战士说一些什么:“就如同雨水需要尘埃作为核心凝聚。我庞大的意志也需要一点核心来整合意志,而你的同伴,这奇特的光之生物意外的就有这种能力……它似乎就是世界意志的雏形,是我幼小的同类,是它唤醒了我,令我可以与你交流。”

    听完后,乔修亚缓缓点头。他理解对方如今的状态这条名为‘星’的钢之蟒,因为本体‘群星世界’实在是太过庞大,导致它的意志无法和中小型位面世界那样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心智,只有依靠外力,才能暂时凝聚一会,得到足以与人交流的智慧。

    这就和他之前所推测的一样,世界创始之初,初始值火燃烧,起源之钢分散,每一块钢都在虚空中分化出了一个世界,其中有虽然微小,但内部高能的超魔位面世界,也有庞大无比,但内部近乎禁绝超凡力量的无魔世界。星海世界介于两者之间,它没有真正的无尽群星宇宙那么庞大,其中也有着灵能这种超凡力量孕育,可作为代价,这个世界的意志虽然不如无魔世界那样几乎永远无法被唤醒,却也不如超魔世界的意志那样可以自由的行动。

    而就在这时,钢之蟒‘星’却没有继续废话下去。它微微点动自己巨大的头颅,似乎正在思考如今的状况,随后,它便开口道:“你是我感应到的,唯一一个来自于界外的存在。你还和不久之前,第一个唤醒我的那个伟大意志来自同一个世界。所以,我认为你或许有能力解决我体内的顽疾。”

    第一个唤醒它的存在?圣贤吗?但为何是不久之前?乔修亚先是眨了眨眼,然后反应过来,对于这个存在了或许有亿万年的古老意志来说,一千年的确就是不久之前。而听到钢之蟒后续的话后,战士立刻追问道:“什么顽疾?”

    “就是你之前,所灭除的‘它们’。”

    ‘星’点动头颅,它身侧的无尽星空开始扭曲,变化,最后幻化成了千万块急速闪动的光幕,在其中,有战舰横渡虚空,以炽热的炮火轰击来犯之敌,也有原始世界,蛮荒的灵能生物挥动着劣质的石头长矛,与一头头自黑暗中衍生而出的魔怪搏杀。战机,小型飞船,飞射的激光,人形机器人,异形机器人,战舰巨炮,无尽导弹,生物科技,灵能之力以及千万种各种各样的战争手段都在光幕中闪过,而它们所面对,却并非是其他的文明,而是一团又一团,朦胧又扭曲的黑暗与阴影。

    “混沌魔物。你和之前那个伟大的存在都是如此称呼这种来自虚空中的侵蚀者。它们是文明的敌人,是世界的毁灭者,它们借由各种手段入侵进我的体内,屠杀我的孩子,侵蚀我的肉体。”

    钢之蟒的声音,在整个星海穹顶中回荡,这个声音空灵,语调温和的世界意志此时的口中带有一丝真正的怒意:“长眠的我无法解决这些问题,但如今,我被唤醒了,就必须正视这些毒瘤。”

    而与此同时,乔修亚仿佛看见了,一个巨大的微观宇宙图景,千百万星河如同圆盘一般漂浮在虚空之中,而有少部分圆盘内部,已经出现了黑色的缝隙,这是来自虚空之中,吞噬星辰的黑暗,它们以太阳与星体为食,孕育自己的无尽子民侵略整个世界,在众多的黑色缝隙中,乔修亚感应到了许多熟悉的气息。

    有饥荒邪神的,有瘟疫邪神的,也有天灾邪神的,还有大气邪神的。甚至就连,那早已堕落的丰饶邪神都似乎有残余的力量留在群星世界之中,它们的眷族在这个辽阔的世界内肆无忌惮的扩张,远比它们在多元宇宙的进程要来的迅速的多。

    “……这至少有十几个不同的邪神眷族正在入侵这个世界!啧,这数量已经超过万亿了还远远不止!”

    即便是乔修亚,也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他皱眉道:“灵能作为能够沟通虚空的力量,实在是太危险了,强大的灵能聚合在一起能够越过世界屏障,它的光芒在虚空中就如同灯塔一样,会如同火光吸引昆虫一样,吸引无数黑暗的存在前来。”

    “但是没有灵能,我就无法维持自己的意志。”

    钢之蟒‘星’平静的说道:“没有超凡力量的世界,世界意志便会沉寂,如同死去。灵能是我唯一能够在自己体内扩散的力量。而且,我的子民也并非没有还手之力。”

    千万光幕转换,又显示出与之前大不相同的一个个场景。

    星海的角落,远古失落的帝国冷漠的注视着星空中重新诞生的一个个文明,它们注视着这些小辈如同他们当年那样探索着星海,发展着在它们看来微不足道的科技。它们是上个纪元一场末日战役的幸存者,是已经停滞并在衰弱的伟大文明,漫长的时间度过,有一些失落的帝国已经无法理解自己拥有的技术,它们只是孤僻的呆在自己的角落,不与外界交流,直至自我毁灭的那一天。

    但是当有一天,弱小的新兴种族御使灵能,呼唤出了来自虚空之外的存在,无数代表着毁灭的黑暗力量自多元宇宙的彼方伸出了爪牙,企图染指这个庞大的世界,它们横扫星海,屠杀着星空中脆弱的弱小文明,这些纯粹破坏的化身企图彻底吞噬这个星系。

    所以,它们惹怒了那些古老者。失落的帝国们重新回忆起了,上个纪元时,它们的文明之所以陷入封闭的缘由。

    于是,上古时期被它们废弃在星海中的侦查哨所重新点亮了光芒,无数调查信标被投射至银河的每一个角落,舰队正在集结,军队下达征召令,那些古老的工厂再一次发出轰鸣声,而当它们破败的船坞再一次得到了修复与调整,沉寂了数千年的泰塔巨舰锻造厂重新上线时,这些觉醒的远古文明便开始了自己‘守护世界’的使命。

    乔修亚能够看见,在一个个银河的中心,这些远古帝国的舰队正在与那些已经成型了的混沌魔物集群进行决战,其中固然有失败的,但绝大部分失落帝国都成功的关闭了源源不断传送虚空魔物前来的虚空门扉,它们成功的铲除了自己家乡的入侵者,让星河重归清净。

    一个世界的自我洁净力量,宇宙中的白细胞。不知为何,乔修亚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这么一段话。而随后,他沉思了一会,然后便道:“你要我做什么?”

    看着之前一幕幕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乔修亚却并没有太过激动,他只是微微闭上眼睛,然后重新抬起头,看向钢之蟒,问出了自己的问题:“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战士而已,和那波及千百个星系的最终战役相比,我的力量微不足道。”

    “你小觑你自己,和自己所代表的意义了……正如同那些虚空中的存在背后,有一个个深邃而黑暗的意志作为支撑,我也需要援军,去对抗这些无尽的黑暗。”

    对于乔修亚的话语,钢之蟒摇了摇头,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想法:“我的子民中虽然有强大到能够驱逐虚空的,但绝大部分都毫无还手之力,总体而言,我身上的霉菌仍在不断的扩大,我无法这样坐视自己就这样沦陷。”

    ‘星’的声音空灵:“我曾见过与你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伟大意志……他的存在甚至超越了我的想象,而祂背后,那个强大到能够横跨虚空,将你这样的超级生命体送来帮助其他世界的文明,肯定也强大到匪夷所思。”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作为‘我’的援军,一起清除这些世界的毒瘤。”

    而对于钢之蟒‘星’的想法,乔修亚沉默了许久。

    倘若是当年光耀纪元,圣贤仍在的那个时代,有着万界祭祀场的迈克罗夫文明,绝对有底气应下‘星’的邀请,作为一个世界的援军,前去清扫数以亿万计的混沌魔物,诸神和圣贤绝对会兴奋的带领一位位传奇强者,以星系为单位抹除邪神的眷族。

    这是多么荣光,多么令人激动和震撼的事啊横跨了多元宇宙的远征军将会清扫无数世界中的毒瘤,迈克罗夫世界的文明也能借助这个机会扎根进千千万万个世界,这就是多元宇宙文明的雏形,占据无数星辰的庞然大物,是超凡文明的最终形态!

    但一切都在萌芽时就被终结了。

    诸神逝去,圣贤远行,上古的文明遗留在历史的缝隙之中,失落的三百年如同一个魔咒,隔断了星坠纪元与光耀纪元的一切联系。如今的迈克罗夫文明,就如同群星世界中,那些龟缩在星海的角落,自我封闭的堕落帝国那样,甚至更加糟糕,那些曾经制造出万界祭祀场的伟大种族后裔,如今已经遗忘了先祖那令人赞叹的先进技术,他们如今不仅仅没有跨越一个世界去远征的底气和力量,甚至还陷入了可笑的内斗,令人感到悲哀。

    但是……那又如何了?

    乔修亚突然笑了起来,他忽然发现,这或许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一个彻底将历史轨迹改变,一个能够唤醒迈克罗夫大陆诸族这一‘堕落文明’的机会!

    既然那些龟缩在星海角落,孤僻不与外界交流的远古文明,都有着重焕生机,再一次迈入星河舞台的那一天,为何迈克罗夫文明便不能再一次的从泥浆中站起,重新恢复光耀纪元时那伟大的文明了?

    这是绝对没有道理的事情。

    自己的以前,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什么改变未来的轨迹,抵挡深渊的入侵,真的是有些目光短浅。改变这种小事情,算什么功绩?他乔修亚要搞,就一定要搞一个大的!他不仅仅要抵挡深渊入侵,他还要带领迈克罗夫世界的文明重归光耀纪元时的繁荣昌盛!首先第一步,就从联通群星世界开始。只要能够得到这些异界文明的知识,迈克罗夫大陆的文明绝对能够如同产生化学反应一般,急速飞跃!

    最重要的是,既然圣贤都能够做到,为何我就不能?难道说,他乔修亚就必定要比圣贤差?

    可笑至极。

    如此想到,乔修亚便抬起头,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

    于此,契约成立。

    漫天星河穹顶在一瞬之间消散于无形,庞大到环绕无数银河的钢之蟒也如同幻影一般散去,战士重新站在远光星系边缘的宇宙真空之中,注视着远方那正在不断旋转的深绿色灵能旋涡,耳畔还环绕着钢之蟒‘星’最后留下的一句话。

    “你的这个同伴,是世界意志的雏形,是我的同类。我并不知道你是怎么将它带在身边的,但没有它,我就没办法重聚意志。”

    空灵的声音如同还是刚刚道出那样,清晰可闻,‘星’的话语逐渐淡去:“但它实在是太弱小了,所以,我稍微加强了一下它,也算是对你自多元宇宙彼方而来,救助我子民的部分感谢。”

    在乔修亚的手中,陷入沉睡的小光化成了一团拇指大小的光球,乔修亚凝视了它一会,然后便将其放入自己的怀中。

    许久之后,老法师的声音带着时空的波动,重新从中庭舰队的方向回到了战士的身边,他并没有询问乔修亚待在原地究竟是想要干什么,而是和战士一同看向远方,那正在不断稳定,扩大的灵能旋涡。

    “我们真的能击杀这个虚空母兽吗?”

    老法师颇有一些忧心忡忡的说道:“按照那些根之庭星域殖民地的幸存者所说,虚空母兽的护盾和自愈能力都强大到匪夷所思……”

    “当然。”

    对此,乔修亚干脆利落的打断了诺查丹玛斯颇有些悲观的分析,他摇了摇头,然后双臂抱在胸前,道:

    “你以为我是谁。”

    星河的两端,来自虚空的混沌母兽,以及两位来自多元宇宙彼方的传奇强者摇摇对视。

    战争,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