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章 即将到来的剧变

    这个世界最疯狂的事情莫过于此。

    巴巴罗萨自诞生起直至如今的一百多年中,曾经遇到过无数匪夷所思的事件,无论是从地底石块中掘出,休眠了千年也依然活着的古代蟾蜍,还是远古遗迹内无论如何也杀不死,没有灵魂也没有生命的不死人,他都亲手触碰,亲自交手过,但那些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在背后也自有其道理与缘由蟾蜍因为奇特的内部循环和适宜的环境,可以将休眠推进到近乎暂停时间的地步,而看似不死的不死人,也是依靠一丝人性的执念才能一次次的死而复生。

    而这些事件加起来,也不如他今天所听事物百分之一奇妙。

    当那位最近才新晋传奇,刚刚从异界归来的年轻北地战士在虚空中,将一件又一件听似不可思议,却又理所应当的事情极有条理的叙述而出时,巴巴罗萨感觉这个世界最疯狂的事情莫过于此圣贤,光耀纪元,万界祭祀场,终末之门,第一次深渊战争,邪神,圣徒,上古诸神的奋战,以及格兰蒂亚世界的火种,湮灭的文明,失落的三百年与消失的圣徒们……每一件事情被道出,都让在场传奇强者都忍不住想要开口制止,但却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而闭口不言。

    巴巴罗萨是贯天白塔的第四席,实际上却是这个迈克罗夫大陆最强法师组织的首领,在他之前的,是作为第一席的白塔创始人,炼金术的开创者还有他的老师,将所有原始法师统一分类规划的现代法术创始者。这三人分列一二三席,而他作为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最强者,便是第四席,而且日后所有的贯天白塔首领都将是第四席,这是为了对那些自荆棘泥潭中开辟道路的先贤致敬,也是为了提醒所有人,真理之路没有至高无上,只有虚心的谦卑。

    作为拥有无数上古书籍传承的传奇法师,巴巴罗萨也想要开口制止乔修亚的叙述,他也知道一些这个世界的真相,比如说光耀纪元的灭亡,比如说深渊和邪神曾经的入侵,但其他方面便只有零散的记录,当战士开口的那瞬间,巴巴罗萨就知道这个男人说的毫无虚假,无论是圣贤,上个纪元还是邪神的事情,都是的的确确的真相,但正因为如此,他便不应该如此轻易的说出口在这毫无防备的虚空之中,在一些还不够资格知晓这些事情的人眼前。

    如此重大的消息,应该在防御最为严密的要塞内,在隔绝了一切外在影响的秘密会议室中,对传奇强者们道出。

    巴巴罗萨环视虚空,东海贤者法伊娜与伊斯雷尔也都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在乔修亚开口,说他有重要的事情和真相要告知各大势力时,所有人并没有表现出不以为意,而是最严肃的重视,一位传奇强者无需用夸张的手法吸引注意力,既然战士说了这事关一个世界,那么这件事就毫无疑问的与一个世界的兴衰有关,他们不得不重视。随后,来自七神教会的使者,这一任教皇伊格尔的弟子洛兰达,来自精灵王庭的使者,自然导师的弟子大德鲁伊埃尔莎,这两人都是代表传奇强者前来,而鱼人一族甚至干脆就是传奇强者戈达尔亲自前来。除此之外,代表西山古老灵能皇室一系的使者,一名名为阿诺德的心灵术士也前来虚空。

    如今,这些人都目瞪口呆。他们之中,有早就熟悉乔修亚的人,也有从未见过这个男人的存在,但无论是谁,都不会怀疑这个气息刚正的男人会说谎,所以,当一个个事关整个迈克罗夫世界的消息被道出时,他们就算再怎么难以置信,也只有去相信。

    “深渊的入侵,七神教会的确早有准备,狂龙之灾前后,五色龙族明显就与深渊中的恶魔大君们有着合作关系,据我们所知,逃离迈克罗夫世界的五色龙族已经占据了一个无主深渊,彻底堕落为了‘恶魔’。”

    七神教会使者,洛兰达与乔修亚早已相识,私交也算不错,但此时却并不是打招呼的时候,圣骑士此时用七神教会搜集的信息为乔修亚作证,确定战士的确没有随意编造:“倘若我们抵抗五色龙族就很吃力的话,那么那些欺软怕硬的恶魔随时都有可能入侵,不过幸好,狂龙之灾除却给远南王国带来了巨大破坏外,并没有给整个大陆造成不可磨灭的损伤,这样的话,即便是数个深渊联手入侵,只要我们不内乱,那么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洛兰达说的话是中肯之言,无论是鱼人大祭司戈达尔还是巴巴罗萨自己都点了点头。贯天白塔和东海贤者一系的确与鱼人一族有着仇怨,巴巴罗萨自己本人就曾经屠灭过数个鱼人部落,倘若非要将仇恨回溯,那么传奇法师的祖辈就有许多人丧命于当初肆虐东海的鱼人之手。但这一系列的仇恨都是迈克罗夫大陆内部的事情,无论是谁都需要一个完整良好的生态圈,这就和自外界入侵,只带来掠夺与毁灭的恶魔有决定性的矛盾,在这主要矛盾之下,东部人和鱼人的恩怨可以暂时放下。

    “混沌封印之地最近这几年也的确在活跃。”

    心灵术士阿诺德,一位看上去少说也有七十岁向上的老者也确定了这一方面的真实性:“自大魔潮开始,邪神遗留下来的污染就正在不断地扩大,瘟疫教团最近活跃的表现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些自混沌中孕育而出的大吞噬们,应该是真的要回来了。”

    实际上,在场几乎所有的势力都几乎看守着一到两个混沌封印之地,他们自然也知晓,伴随着多元宇宙彼端的邪神们顺应大魔潮的波澜,从远古的沉眠中苏醒,开始再一次的诸界巡游后,这些它们留下的标记,或者说,曾经被光耀纪元的迈克罗夫文明斩落的肢体便成为了吸引它们再一次前来的信标,它们必将携着火与血归来,将灭与死散播至无数世界。

    乔修亚所说之事,被各大势力对应着自己所知道的部分依次印证确认,如今,所有人就算还是不是很清楚,但至少也知道了这么几件事:未来十几年后的深渊入侵,几十年后的邪神再临,战士几乎是把自己前世所知道的未来都告诉了他们。

    一个人知晓的未来,没有任何意义,但倘若是一个世界,掌握了几乎所有资源的高层,也代表最高武力的传奇强者们都知道了的话,那么改变这所谓的未来简直就像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倘若是刚刚穿越的乔修亚说这些话,没有人会相信,但当他成为了传奇强者,他的每一句话都足以改变世界。

    “那么……你所说的万界祭祀场这次突然启动,将你与诺查丹玛斯一起带去异界,证明了它还没有彻底停止运转。”

    一旁,沧海贤者法伊娜开口了,这是一位面容似乎被光所笼罩,无法看清容貌与表情的女子,她的每一丝头发都仿佛是透明的水晶,但却释放着柔和的淡白色光芒,仿佛就像是流动的光条,强大的精神力量环绕着她周身,隔绝了虚空中的所有时空乱流,法伊娜有些疑惑的开口道:“你说,这个半位面是上个纪元,一位名为圣贤的强者与诸神联手创造,有着足以联通万界的能力,但也正是因为是它带来了终末之门,无数深渊恶魔以此为源头入侵我们的世界,毁灭了上个纪元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的摧毁它呢?”

    法伊娜的声音就仿佛是不存在,所有听见了她话语的人只能记住她说的话的内容,但却无法回忆起那究竟是怎样的声线,又是用怎样的口气和节奏道出的,这是一种纯粹的精神语言。而她说的话也的确让以伊斯雷尔为首的几人点了点头,既然万界祭祀场便是上一次毁灭的源头,那么这次它的忽然启动究竟是好是坏,的确难以分辨。

    在此之前,应该先问问乔修亚和诺查丹玛斯究竟在那个异界遭遇了什么。一旁,心灵术士阿诺德本来想要提出这个问题,作为灵能皇室的大长老,地位崇高的大心灵术士,阿诺德一直都过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生活,这一次他原本也打算按照以往的习惯,详细对乔修亚和老法师追问每一丝细节,但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丝不详的心灵预示便出现在了他的心中,阿诺德顿时想起了什么,然后打了个激灵,闭口不言。

    他又不是傻逼,在这个传奇强者扎堆的地方压根就没他开口的余地,就算是脑子进水了,他也不敢对一个传奇强者逼话啊。

    而乔修亚则是看了法伊娜一眼。他大概是知道万界祭祀场为什么会联通所有深渊的真相万界祭祀场作为圣贤创造出,用来帮助多元宇宙内所有需要帮助的智慧文明的万界级世界中枢,会按照申请者的实力,去给予相应等级的任务和世界。而当初,应该是圣贤第一个启动了万界祭祀场……问题就来了,以圣贤的实力和宏愿,有哪个世界需要用得到他去拯救?

    只有深渊。那由无数已经死去的世界碎片链接而成,号称多元宇宙世界墓地的无尽深渊。万界祭祀场同时打开了链接了所有深渊的门,因为它认为,圣贤可以,也只有圣贤可以去帮助它们。

    但这件事只是个猜测,并不好说出口。

    “事物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万界祭祀场的确带来了上个纪元的毁灭,但也能为我们带来无尽的机会,就看你们是愿意去尝试,还是保守的坚持所谓的稳妥了。”

    乔修亚并没有单独回答法伊娜的问题,他环视虚空诺查丹玛斯,伊斯雷尔,巴巴罗萨,戈达尔,代表伊格尔的洛兰达,代表自然导师的埃尔莎以及西山最大势力的代言人阿诺德。这些人所代表的,是整个迈克罗夫世界七成以上的大势力,这简陋的虚空中聚集着这个世界一半的传奇强者和一部分未来的传奇。他认真的说道:“我与诺查丹玛斯在时空的彼端,另外一个世界迎战了瘟疫邪神的眷族,一个比北方帝国帝都加上三山都大的传奇级虚空魔物那是艰苦的一战,即便是我与诺查丹玛斯也是全力以赴才消灭对方。”

    “而与之相对的,那个世界有着众多璀璨的文明,还有近乎无数适宜生存的土地,诺查丹玛斯收集了许多它们技术的资料,那足以让我们整个世界的急速水平前进好几代。倘若我们能在那里建设大型半永续传送门进行殖民,那么我们何须为迈克罗夫世界这微不足道的一点土地而互相仇视厮杀?”

    乔修亚并没有打算隐瞒万界祭祀场的效果。倘若只是他一个人占有这个半位面,那么也不过就是一个提供任务的中转站而已,而他也不需要这么一个任务中转站卡尔利斯的钢之蟒联络了不少其他的世界意志,它也可以办到类似于万界祭祀场一样的事情。这个东西,就如同圣贤在上个纪元时所期望的那样,应该是一个提供给整个文明,让一个世界的势力走向多元宇宙的大规模扩张传送中枢,星坠纪元的迈克罗夫文明将会从万界中汲取养分,飞速的成长,直到与光耀纪元时仿佛,甚至比过去更强。

    乔修亚感受到了伊斯雷尔的目光,他转头看了正在微笑的皇帝陛下一样,也同样嘴角微微提起。

    隐瞒万界祭祀场的效果,让其他势力慢慢的探索,让北方帝国趁着这个机会提前占据优势这是的确可以办到的事情。伊斯雷尔肯定也想到了这一点,谁叫乔修亚和诺查丹玛斯都是北方帝国的人?但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以一国之力探索异界,速度缓慢不提,还需要畏手畏脚的隐瞒,而且这种事情也不可能隐瞒太久,就算成功了,北方帝国也会被迈克罗夫大陆的其他势力所抵制。最重要的是,天知道异界中有没有值得去交流交易的文明,倘若是个原始世界,也无非就是多了一片需要开拓的土地而已。

    好处不大,危险不小。但乔修亚知道,伊斯雷尔之所以没有升起这个念头的原因,甚至对乔修亚的所作所为乐见其成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简单的利益计算,而是因为他是伊斯雷尔,一个身为皇帝,却打算改革贵族体惜基石的‘变革者’。他所希望看到的,本来就不是什么某某势力一家独大,而是名为‘人类’,名为‘迈克罗夫世界’的整体一齐进步。

    乔修亚再一次转头看向其他的传奇强者。与伊斯雷尔一样的诺查丹玛斯大师不用多说。追逐真理的巴巴罗萨自然不会介意其他人与他一起探寻异界的真理,以与世界合一的法伊娜也不会觉得同时和几个世界合一有什么不好。鱼人大祭司戈达尔更不用说了,它估计巴不得其他人都去探索异界,它自己也找个有海的世界,让鱼人一族可以自由的繁衍壮大,又怎么会觉得这件事不好呢?

    除此之外,七神教会,精灵一族和西山灵能皇室一系也都没有反对意见。或者说,他们需要回去,将这件事汇报给他们身后的传奇强者和真正的话事人才能有所结论,不过现在,乔修亚的任务已经做完了,他已经将一切能够告诉给其他人的事情都告诉给了这群人。

    接下来,便是整个世界的狂欢。

    七大势力的领头人都散去,诺查丹玛斯也与伊斯雷尔一起离开,准备先回帝都,而乔修亚却打算留在妖精乡一会,再看一看万界祭祀场的情况。

    告别之前,许久不见的圣骑士洛兰达笑着告诉乔修亚,教皇伊格尔最近有事想要见他一面,不久之后便会前去拜访,而精灵一族的使者埃尔莎,一位面容端丽,笑容温和的绿发精灵也同样彬彬有礼的告知战士,自然导师也有一些事情想要询问,会挑选时间一叙。离去之前,伊斯雷尔倒是意外的没有什么生气的表现,他只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说了一句:“年轻真好。”便潇洒的让老法师开传送门,直接回到了帝都中。

    转瞬间,原本齐聚了数位传奇强者的虚空顿时便变得空荡荡,只剩乔修亚一人转身,朝着妖精乡的方向飞去。但此时的战士心中却知晓,各大势力表面上的平静,正意味着他们心中正在波澜起伏,甚至掀起了滔天巨浪。等待这些人平静下来,真正的将他所说的话理解透彻后,才是现实世界掀起同样浪潮之时。

    到那个时候,他对这个世界的改变,就不再仅仅是拯救了几个城市,改变了几个事件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事了。

    那是堪称改天换地,将命运的河流扭向另外一个方向的‘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