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一章 孤身一人 8000

    红黑色的云笼罩了苍穹,血色的光从云层缝隙中射出,如同一把把赤色的利剑,插进柯洛诺斯山脉之中。

    暴风正在天空的深处酝酿,能够听见雷鸣在云层中轰鸣,大气中充满了硫磺和焦炭的味道,血液的腥气充斥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

    原本算不上祥和,但也勉强称得上平静的柯洛诺斯山脉彻底化作了其他世界入侵者们的战场。

    正在燃烧,如同被火焰风暴摧残过后的森林中,焦黑的树木发出噼啪炸响,整个地面上到处都是熔岩深坑和酸液腐蚀的痕迹,因为超凡生命之间的战斗,大地上河流干涸,岩石成沙,热风在半空中肆虐,让空气蒸腾扭曲。

    而就在这如此险恶的环境中,莉莎却正在全速急行,少女将每一颗树木的残骸和幸存的岩石为遮蔽物,以不规律路线奔跑。

    通过电流推动的力量,使用微小的电流刺激肌肉,龙人少女能以娇小的体型发挥出不逊色于一般魔物的力量,而凭借对强磁场的感应,也能让莉莎避过漫天交战的飞龙,恶魔还有各式各样奇特的飞行载具。

    如今的柯洛诺斯山脉,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就已经化作天外来客们的战场,恶魔军团在降临的刹那,便与随后到来的双足飞龙开始惨烈的厮杀,酸液吐息和深渊法术在天空中胡乱飞舞,龙炎与亵渎射线的余波摧残着地面上已经为数不多的完好土地,时不时就能看见,有一年头恶魔或者飞龙的尸体从天坠下,能量溢散,彻底摔成一滩烂泥。而地面上,已经因为危险本能而彻底发狂了的魔物们正在奔逃,离开这些强大外来者的战场。

    尽管已经尽可能的压制了,但森林还是被战斗的余波摧毁,村庄也被烈焰焚烧。

    幸亏那些奇怪的金色飞行装置暂时没有加入恶魔和飞龙的厮杀,虽然它们偶尔会被袭击,但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一触即退,它们正在四处飞舞,收集地面上的植物和魔物,能够看见一道道牵引光柱落下,将一只只惊慌失措的魔物,植物或者龙人收入舱室中。

    莉莎并没有时间在意这些,在她开始撤退的这短短十几分钟内,少女已经听见附近传来了好几声凄厉的惨叫,其中还有一些是她熟悉的声音村内新近觉醒的年轻猎魔人预备役正在这附近进行测试,那些惨叫,应该就是一不小心,被战斗余波波及到的他们濒死的呼喊。

    “啊!!!救命!我啪嚓”

    骨骼被碾碎的声音。

    感觉就像是在身侧,因为电流推动而大大增强的听力此时成为了莉莎的噩梦,她听的出来,那声音的主人是她的一位同龄人,虽然两人关系不算很好,但还是属于能坐下来在同一张桌子吃饭的人……可现在,这位还算是友人的少女却在发出一声惨叫后彻底没了声息,被彻底的碾碎。

    “别想着其他人,快走,莉莎。”

    少女的胸口,化作挂饰,随时备战的辛迪加愤怒的呵斥道:“这里是战场,你没时间同情其他人,也没能力帮助他们!你只能管好自己!”

    “想要报仇,就等以后,既然第一军团和五色龙族都入侵了,那么这个世界重新化作深渊肯定已成定局,你要尽快适应这个环境,然后成长起来!你的潜力比我都大,不要现在就葬送在这里!”

    “……我知道了,辛迪加先生……”

    炎魔的呵斥惊醒了少女,莉莎咬牙,忍耐着心中的悲痛和惶恐,她有些颤抖的说道:“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大山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几天前,我还在和索菲娜讨论,成为猎魔人后应该做一些什么,她期待的说,她想要狩猎一只彩冠鸟,用它的羽毛做一身漂亮的衣服,我说我想要探索更远的远方……索菲亚死了,就在瞬间,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因为这就是深渊的规矩,你们龙人太弱小,又被发现,所以只能任由强者入侵。”

    “是吗……太弱小了吗。”

    现实的突变在顷刻间就击碎了莉莎对未来的展望,少女对前路乐观的规划被蛮横的破坏。她毕竟只是个十多岁的少女,在十几天前,还在为自己不能觉醒血脉力量而惶恐,就算是经过了炎魔的训练,得到了来自传奇强者的传承,她的心智还是远远没到可以承受这种突发状况的地步。

    如果不是辛迪加在一旁,一直用强硬的语气指示莉莎的每一个动作,打碎每一次莉莎的迷茫,手足无措的龙人少女或许会被这种突发状况彻底击垮。

    (是火海军团……第六深渊的那位魔王已经打定主意要入侵这个世界吗?唯一的好消息是并不是只有它们,还有其他强大的势力正在竞争。)

    此时的炎魔正在努力转动思维中枢,它本来是不喜欢思考的类型,但到了如今只剩下核心本体的地步,不靠脑子也不成了吗,辛迪加通过磁场感应周围情况,绞尽脑汁的思考如何在飞龙,恶魔还有奇特飞行载具的包围下突破,回到还算是隐蔽的龙人村庄。最后,在炎魔快要吐血之时,终于让它找到了一条安全的道路。

    “走这里,从烧焦的树木灰烬中穿过去!”

    辛迪加沉声对莉莎道:“前方是一片空旷地带,只有这样才能避过那些恶魔和飞龙的耳目……快点,没时间了!”

    “好,好的!”莉莎自然不会怀疑辛迪加会怀有恶意,但是看见不远处那些才刚刚燃烧成白灰的树木灰烬,她本能的迟疑了一瞬:“温度超过好几百度了……我能行吗?”

    “废话,你可是纯血龙人,还修行了电流推动,已经初有成效你以为我给你的这份传承会无用到这种地步,连区区几百度的温度都承受不了?”

    炎魔催促道:“快点,我们身后有一大队恶魔正在赶来,它们有着看见生命热量的能力,不躲进火灰中,你必然会被发现!”

    虽然说恶魔如今正在与飞龙和金色载具交战,未必会在意区区一只龙人,但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其他人的大意,是疯子都不会做的事情。

    莉莎知道此时也不是她犹豫的时候,少女狠下心,深深的吸了几口气,用于调整自身状态,然后便谷催全身力量,猛地撞进火灰之中!

    此时,莉莎体内,无数道微弱的电流开始在她全身流转,这是源于龙人体内的血脉力量,而这股血脉力量在少女本人意志的操控下,迅速的被其掌握。能够看见,无数条游走在身体各处的微弱电流开始汇聚,然后并成一道粗大而强劲的能量,它在莉莎体内狂猛的运转了起来,甚至外溢出体表,绽放出了一条条青蓝色的电弧。

    浑身被电弧包裹,体内细胞开始剧烈摩擦运动,电流开始推动少女的身体,产生了种种强大的能力:无惧高温,无惧电流,坚固身体,强化肌肉,超人感知……全方位运行电流推动的莉莎,此时的力量已经胜过了绝大部分普通猎魔人,可以与众多魔物正面对决,即便是有着名字的称号魔物,也能依靠偷袭一击必杀。

    扑入灰烬之中,莉莎顿时便如同进入水那般开始急速的游动了起来,对于此时的她而言,周身的高温泥土砂砾就和普通人周身的水一样,可以随意的排开,只自由的游动,而数百度的高温灰烬更是如同辛迪加所说的那样,无法对她造成半点伤害……直到这时,莉莎才真正的发现,她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龙人少女,而是一位真正的超凡者了。

    只要继续修行电流推动,直到这一呼吸修行法的极限,她就会成为龙人历史上最强的猎魔人,倘若超越了这一境界,抵达其之上的领域,那么她就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强者。

    只是现在,少女并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她已经能感应到身后出现了数十个强大的电磁场,那是被辛迪加先生称之为恶魔的恐怖存在,它们呼啸着从半空中飞过,扑向远方的一个战场,强大的能量辐射比起普通的高温更让莉莎感觉到刺痛,这也让她再次确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的弱小。

    等到那些恶魔远去后,莉莎这才从这一片森林灰烬中钻出,此时她只感觉浑身温热,除却变黑之外没有半点损伤。

    “继续,莉莎,现在不能指望你们村的那些猎魔人了,他们自身难保,我们先自己回村……啧。”

    说实话,辛迪加一点也不觉得回村是个好主意,现在柯洛诺斯山脉的局势它看的很清楚,没有一处是安全的,和单个的龙人相比,村庄因为目标大更加危险,再怎么隐蔽也是一样。与其顺从本能回到熟悉的地方,炎魔觉得,不如依靠莉莎目前还算是可以的实力进入山脉深处隐藏起来,毕竟看得出来,无论是恶魔还是五色龙都不想要毁灭这个世界,而是想要夺取,它们不会屠杀原住民,而是将它们同化为自己的一部分。

    既然如此,在哪里活不都是活?

    只是它也清楚,莉莎归根结底还是个小女孩,不可能做出这么冷血的决定,而且先回去听听这些一直生活在在山中的龙人总结一下情况也是好的,它觉得拥有如此血脉的种族,不应该就这么简单的被击倒。

    龙人少女与炎魔继续在山岭中疾行,两人的速度很快,他们规避了绝大部分绝路,外来者的战场和过于危险的战场废墟,在短短的半小时内就已经回到了隐藏在某个地势死角中的龙人村落。

    此时的龙人村庄已经戒严,身穿兽皮制服,背负大弓的龙人猎魔者正隐藏在森林和山丘的每个角落,紧张的巡视四周,没有特意避开这些人视线的莉莎自然被他们发现了,在微微一愣过后,顿时便有一位猎魔人跳出,前往接引莉莎,而另外一位猎魔人则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似乎是想要通知谁。

    很快,浑身焦炭和魔物血痂的龙人少女,就这样被紧张的同村猎魔人带进了村中,而迎接她的,是一位独眼的中年龙人。

    “莉莎?!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你这是怎么了?!”

    看见自己浑身乌七八糟,还能闻见浓厚的血腥味的女儿,这位独眼猎魔人顿时就愣住了,他急忙上前,半跪下来查看莉莎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势,最后他才庆幸的发现,这些血液都是魔物的,而他女儿身上半点伤口都没有。

    “天啊,莉莎,整个测试小队都音讯全无,外面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我却得不到你的消息……”

    仅仅的抱住已经开始忍不住颤抖,快要哭出来的龙人少女,面容沧桑的独眼中年人也不禁热泪盈眶,他的手臂和肩膀处有明显的伤口,大部分都被绷带包扎,可以看出来他们曾经遭遇了战斗。

    但现在并不是什么嘘寒问暖的时候,来不及继续安慰自己的女儿,中年猎魔人站起身,他抚摸着莉莎的脸庞,将少女脸上的灰尘扫去,他严肃的沉声道:“快走,前往山脉中央,去先祖之地避难!村中大部分人都已经走了,我们是差不多最后一批,幸亏我等到你……快点出发,那些强大的魔物马上就会过来了,它们的战场移动的很快!”

    “好的爸爸。”忍住眼泪,好不容易找到了依靠,但却无法发泄的莉莎有些哽咽的说道:“索菲亚死了,大家都死了……都是我的错,如果我不离开的话,我能带着他们避开恶魔的……”

    “别傻了,我的好孩子,你什么都做不了,那些生物能看破最好的猎魔人的伪装,你能够活着回来已经是先祖和龙神庇护你了。”

    中年猎魔人不以为意,他摇了摇头说道:“山脉中央有先祖们建设的避难所,这是预言中记载的灾难……但避难所人数有限,去晚了只能自生自灭,稍微整理一下,你们这一批次马上就要出发。”

    “好的。”莉莎顺从的点了点头,她按住胸口,有些疑惑的问道:“但是爸爸你呢?”

    “爸爸要断……爸爸陪着你,我会保护你的!”

    中年龙人迟疑了一下,但最后咬牙改口道,他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做出来会被许多预定断后的猎魔队队员藐视,但为了保证女儿的安全,他也懒得在意什么威望和人心了,这次灾难过后天知道龙人能不能幸存,更何况这世界上压根没有任何东西比他女儿要重要。

    “我也会保护爸爸的!”

    听见中年猎魔人的话,莉莎也打起了精神,她忍不住说道:“现在莉莎也很强了……我也能出一份力的!”

    “知道知道……我家的女儿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纯血者,肯定能保护我们的……”

    中年猎魔人原本想要笑一笑,但是笑到一半,却忍不住感到一阵辛酸……自从妻子被来自神之荒漠的诡异魔物杀死后,自己就一心一意的猎杀魔物,发泄心中的怨气,愤怒和自责,虽然也不能说是忽视了女儿,但绝大部分时间的确都没有在家陪伴她。当时他听见自己女儿无法觉醒只是,心中其实还有一丝欣慰,因为这样就不用去当危险的猎魔人,可以安详的在村中生活了。

    但现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女儿已经长大了,已经拥有实力了……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也能说出保护爸爸这种话了。

    这就是时间吗。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了,曾经的小女孩成为了能够独自穿过战场森林的少女,爸爸怀中的女儿也成为了放言要保护父亲的人。

    没有多话,中年猎魔人就这样带着莉莎来到了村中最后一批准备出发前往山脉中央的队伍,不顾周围龙人颇为异样的眼神,他加入了护送队伍的猎魔人中,带着莉莎前进,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沿着一条隐秘的林中小道,朝着山脉中央靠近。而原本在村庄周边巡逻的其他猎魔人也汇聚成一队,远远的吊在队伍的后方,随时准备断后。

    “莉莎,你小时候不是说,一直想要出村看一看吗?其实当上猎魔人,也未必能够离开村子多远,而这一次,我们将要前往先祖埋葬之地,那里位于山脉的中央。”

    路途中,中年龙人看着周围不断向后流动的森林,一边对少女感慨道:“这已经是许多龙人一生都无法前往的地域了……我们龙人的生存环境实在是太过狭隘,许多人一生都无法离开村庄。”

    “嗯,我知道。”

    莉莎点了点头。这些事情,辛迪加先生都对她讲过,那时的炎魔用不屑的语气说着龙人的生活习惯是多么狭隘而不知变通,还对她讲了许多有关于世界之外的世界,已经毁灭了的世界,生机勃勃的世界的故事。它还描绘了许多令龙人少女双眼闪亮的场景:高大壮观的岩石建筑,没有沙漠的平原,盖满寒霜的冰雪之地,以及,辽阔无边的海洋世界。

    莉莎一直都想要去看一看,见识一下这些她从未见识过的世界,因为好奇,也因为冒险的欲望。她一直都想要离开村子,并觉得可以为之付出一切,但是今天,当她真的离开了存在,并知道很有可能永远都无法回来,永远都无法回到那个温馨的岩石原木小屋时,莉莎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刺痛。

    可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父亲就在身边,家人就在身边。在这最危急的时刻,将要前往远方的时刻,她只在意父亲的安危。

    路途漫长而遥远,中间要跨越许多峡谷和河流,莉莎等人所在的村子位于山脉偏外围的地方,而他们将要前往山脉中心,所有人都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稳步前进,因为队伍中大部分是普通人,许多妇孺都会掉队,而这时中年龙人等猎魔人就会背上他们一起前进。也幸亏他们运气好,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恶魔和飞龙,所以在短短的几日内,他们便走了大半的路程。

    此时正是深夜,漆黑的夜空中仍然能看见无数绚丽壮观的火焰绽放,能够看见一颗颗陨星和龙影在云层间穿梭,战争彻底白热化,恶魔,飞龙和黄金飞行器已经全面开火,绝大部分主力都在山脉边缘处进行决战,一行人甚至惊悚的看见过,一座远处的山峰在巨大的轰鸣间崩塌,那正是超凡生物们战斗的结果。

    绝大部分龙人都因为赶路了一整天而疲惫的睡着了,只有觉醒了血脉力量,可以通过电流刺激而清醒的猎魔人负责轮流警戒,有着电流推动的莉莎自然不会感到疲惫,此时的她正靠在自己的父亲肩膀处,静静的看着夜空。

    夜空中,有着无数星辰闪烁,银色的光辉随着大片大片白色的光雾而变得更加明亮,村中的长老认为,光雾遮蔽天空,是灾难来临的征召,而辛迪加先生却说,这是多元宇宙所有生命的机遇,当然对于弱者而言,机遇也有可能是灾难。

    “弱小,就是错误吗……”

    龙人少女思考着这些问题,她总是觉得难以认同这个说法,强者就应该去与强者对决,为何要殃及想要好好生活的弱者呢?但是炎魔却总是告诉她,有些时候强者并非是刻意的想要危害弱者,甚至会主动的避开弱者,但是当他们真的用上全力之时,随手的一击余波就有可能将整个龙人种族给抹平。

    “弱小并不是错,但倘若自己都不想变得强大起来,去成为强者,那么这样的种族存在本身,就是错误。”

    炎魔如此说道:“弱肉未必强食,但不想成为强者的弱肉,注定就会被吃掉。”

    莉莎还是无法理解这种想法,但她隐约有些明白了,就像是狮子不会刻意去寻找兔子去吃那样,因为这样的举动是浪费力气,可这种无视,至少也是建立在兔子跑得快,足够警戒的情况下。不然的话,狮子随手一探就能抓住一只兔子,那么又何乐而不为呢?

    而就在思考着这些过于宏大的问题,让少女快要睡着之时,天空之中,忽然群星的光芒都被遮蔽了。

    隆隆隆隆!!!

    如同惊雷,却比其响彻百倍,似乎要撕开世界的巨响从天穹的最顶端传来,此时,整个黑暗的星空都化作了混沌,幽蓝色的灵能光辉,黑色的深渊焦热气息,一黑一白,负能量与寒冰的力量,漫天的符文和无形的精神波动充斥了整个天空,将其染成了匪夷所思的色彩。

    “是……君王!大人他也来了!”

    莉莎感受到了自己胸口传来的颤动,那是辛迪加的颤抖,炎魔看着天空之上,那占据了苍穹一角,宛如太阳一般的煌煌光辉,用发自内心的恐惧与崇敬的语气说道:“他已经来了……决定这个世界命运,真正的战争开始了!”

    “嗷唔!”

    远方,山脉之外,神之荒漠的中心,也亮起了巨大的青蓝色电流,伴随着天穹变色,大地之上的龙神也不甘示弱,展现出了自己的力量,它对着天空上方,那些窥视它的力量,将它惊醒的存在,发出了无比愤怒的吼声。

    所有龙人都在瞬间惊醒了,因为巨响,也因为来源自血脉深处的战栗,他们或是呆愣的看着已经比白昼还要明亮的夜空,或是看向远方荒漠处闪烁的电光。

    莉莎的父亲,中年龙人本来也看着夜空,他自然能感受到血脉力量的脉动,也知晓这是他们信仰神明彻底苏醒的证明,他原本想要开口让所有人镇定下来,既然龙神彻底苏醒,那么情况应该就会好转不少,但还没等他说出口,这个中年猎魔人顿时忍不住脸色一变:“那些魔物来了!”

    听见这句话,莉莎也猛地转头,凭借与辛迪加共享的感知,少女清晰的感受到了,原本在山脉各地打的焦头烂额的恶魔和飞龙,因为各自领头者的冲突加剧,战斗的更加疯狂了,距离不远处恰好就有四五头恶魔和飞龙被对手击飞,正急速落在了龙人夜宿之地的附近,它们深受重伤,急需能量治疗,又感知到了周围恰好有这么一批血脉能量浓厚的美食,顿时便齐齐嘶吼着站起,朝着龙人队伍冲来!

    为了争夺能量补充,也是为了不让敌人得到,这些飞龙和恶魔都将龙人的队伍视作了盘中餐。

    “快走!”

    顿时,周围警戒的猎魔人也顾不得隐藏,而是开口大声怒吼了起来:“第三小队随我断后,这些怪物深受重伤,我们应该挡得住!”

    “第二小队跟我走,我们负责阻击十一点钟方向来袭的那头魔物!”

    “第四小队……”

    “啊。”

    是时候了。

    中年龙人站了起来,他拿起了自己放在一旁的大弓,拎起了身侧的箭袋,男人低下头,摸了摸少女的脑袋,他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样,仿佛要将莉莎不知所措的面容刻进灵魂深处,然后他转过头,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就这样提着自己的武器,大步离开了自己的女儿。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也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莉莎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她察觉之后,看着自己的父亲跟着其他猎魔人前往狙击前线时,少女便立刻起身准备随同自己的父亲一起去战斗,但是这个时候,炎魔却凭借契约之间的精神联系,强行控制了莉莎的身体转头,跟着正在撤退的大部队离开。

    “辛迪加先生!你在干什么?!把身体还给我!”

    “闭嘴,臭小鬼,不想让你父亲的努力白费就给我拼了命的跑!”

    炎魔此时压根就不想多话,在这短短的几天中,那个中年男人已经将前往山脉中心的路线全数告知给了莉莎,他甚至将自己的进出避难所的凭证也偷偷放进了莉莎的口袋,它看得出来,这个男人早就做好了准备,但是他害怕自己返回,所以在离开之时没有说一句话。

    是一个弱者,却也是一位父亲。

    莉莎如同机械一样,被炎魔操控着奔跑,电流推动的力量在她体内运转,速度甚至比一般的猎魔人都要快上几分,少女就这样机械的跑着,跑着,直到炎魔结束了控制也仍在继续跑,因为对路线耳熟能详,她本能的就顺应着道路,朝着山脉中心处前进。不知不觉,莉莎已经泪流满面。

    她还能听见到远方战斗声音,弓弦崩断,箭矢破空,恶魔和飞龙吃痛的怒吼,强大的猎魔人实力并不逊色于一些低等恶魔,精锐的老猎人凭借埋伏,人数优势和地形足以和恶魔军队的成员抗衡,更何况对方深受重伤。所以莉莎心中仍有一丝希望,她还能感应到猎魔人的磁场。

    但是很快,伴随着恶魔和黑龙的磁场一个接着一个的消散,猎魔人的磁场也急速减少,而伴随着最后一头恶魔的磁场惊慌的逃离,前去狙击的四个猎魔小队已经没有一个能够活动的了,他们只是撑着最后一口气,与来袭的魔物对峙,等到敌人离开之后,这些脆弱的磁场也开始逐一消散

    噼啪。这是电流炸裂的声音,那个多年来一直相处的磁场如同烟雾般消散,莉莎甚至能够闻到血腥味正在鼻尖萦绕。

    少女的心凝固了。莉莎知道,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现在只有她自己,无论再怎么前往远方,找到草原与大海,找到那头杀死母亲的魔物报仇,也不会有人为之欣喜,为之担忧,为之惊讶流泪了。

    她已是独自一人。

    所以,这条前往远方的路,已经不能回头了。

    天空之上,传奇强者们的战斗仍在继续,星空也被搅动成混沌,惊人的能量辐射甚至取代了太阳,照亮了这个小小的世界。

    没有人在意,从此之后,一个少女已是孤身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