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四章 圣者降临的真相

    “你居然能够通过‘光’来联系我……看来,那块钢之碎片还拥有着我所不知道的功能。”

    将表层已经转化为金属银光的光抱在怀中,乔修亚以精神与身处时空彼端的钢之蟒卡尔利斯对话,他微微皱起眉头,似乎有些不满对方的唐突:“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那块钢之碎片,本身就是我的一部分,通过它来与你联系,本来就是当初将这碎片给予你的目的之一。”

    而卡尔利斯的语气如同以往一般温和,它轻声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没有融合那块钢之碎片,反而将它给予了这个初生的意志集合体……你似乎还给了它其他世界的碎片?”

    卡尔利斯的语气转为吃惊:“真是慷慨。”

    一般来说,普通人倘若得到了可以使人御使权能的世界碎片,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自己使用,毕竟这可是能令一个凡人瞬间成为堪比极意强者的奇物,钢之蟒正是出于这样的逻辑,才觉得自己应该可以直接通过碎片来与乔修亚联系。

    但奈何战士的确对这些碎片不怎么感兴趣……卡尔利斯赐予的权能,是操控风雨雷电,等等通过元素释放出的自然现象,而乔修亚无需这碎片和权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做到这些,正是因为觉得鸡肋,所以在乔修亚觉得这些东西或许对同为世界意志的小光有益处的时候,他便干脆喂给对方了。

    “那块碎片,除却交流之外,并无其他能力,这个孩子也只是单纯的听见了我的声音,所以才来找你联系。”

    卡尔利斯稍微解释了一下,随后,它的语气一转:“乔修亚,我这次联系你,是因为一件要事。”

    “什么事。”

    乔修亚能够感觉到卡尔利斯并无恶意,而且小光也的确是因自己的意志才帮助对方联系自己,所以他并没有在意碎片的事情。反过来,战士也很清楚的知道,能让钢之蟒卡尔利斯不惜耗费为数不多的力量,跨越世界联系自己,肯定是因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乔修亚,在我的感知中,迈克罗夫世界快要死了。”

    用最简单朴实的话语,说出了匪夷所思的内容,卡尔利斯的语气也满是不可思议,它没有关注同样一脸莫名的乔修亚的表情,而是继续说道:“我目睹了迈克罗夫世界的火种重燃,也感受到了世界中的勃勃生机……和我所处的世界不一样,迈克罗夫世界应该已经彻底成为了一个正常的世界,寿命不说无尽,但至少在未来的数十个千年内都应该能保持稳定。”

    “但是,我却感知到了世界濒临灭亡的哀嚎……那声音,简直就如同‘饥荒’降临之时一样。”

    说这话时,钢之蟒蠕动着自己贯穿了过去未来的庞大身躯,宝石一般的蛇瞳中闪烁着红色光芒,似乎表达着它的疑惑。

    世界意志无法与凡人交流,它们是与普通的生命完全不同维度的存在,是‘存在性’的生命,唯有持有初始之火权柄的燃魂者才能和它们沟通。卡尔利斯世界在观察到这一现象的同时,便在瞬间想到了乔修亚,也只有乔修亚才能与现在的它交流,讨论这一现象的真假。

    或许‘光’也算一个能够交流的存在,但是光并不具备战斗力。

    “和‘饥荒’邪神降临类似的声音?在迈克罗夫世界?濒临死亡的哀嚎?这可不是能随便开玩笑的事情。”

    乔修亚在听见这一个个仿佛重磅炸弹般的消息时,面色也不由得微微一变,事情牵扯到了邪神和世界灭亡,那就容不得任何人大意,即便是卡尔利斯误报,那么他也必须有所行动,这是他的责任。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感知到……啧,事情过于重大,看来必须通知其他人了。”

    虽然仍有疑惑,但在这一瞬间,乔修亚立刻从座椅上站起,他准备先联系伊斯雷尔和诺查丹玛斯,随后再去与教皇伊格尔沟通,而老教皇有着联络所有传奇强者的手段。

    不过,就在乔修亚准备联络皇帝与老法师的时候,他又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可能。

    “卡尔利斯,在你的感知中,迈克罗夫世界是否一切如常?”

    他强调了一句:“是世界本身。”

    “没有异常……但是濒死的哀嚎声却随同着大魔潮的浪潮,朝着周围的多元宇宙虚空不停的扩散。”

    时空彼端,钢之蟒有些奇怪乔修亚问的问题,但它还是耐心的说道:“我在发现不对的时候,立刻就前来联系你,所以这个声音或许还没有扩散的太远……但是倘若它持续下去,或许会吸引来一些恐怖的存在。”

    卡尔利斯并没有明说那些恐怖的存在究竟是什么,但能让世界意志都为之忌惮的,除了邪神还有谁?随后,钢之蟒又继续强调道:“我们所处的时空界域,与深渊相连,那里也有众多远古的邪恶栖息,感知到一个世界即将毁灭的哀嚎,它们绝对不介意前来分食世界的残骸。”

    “这样吗,我大概明白了。”

    乔修亚眯起双眼,他心中大概有了个猜测,不过这个猜测却不方便对身为世界意志的钢之蟒说。所以在沉吟了片刻后,他大步走出了书房,前往领主府顶层。

    “主人?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吗?”

    顶层,正坐在城垛上,借着灯光看书的萤突然看见乔修亚出现,手中还提着散发着荧光的小光,不禁有些惊讶:“今天是带着光散步,真稀奇?晚上还回来吗?”

    “回来,记得为我准备夜宵。”

    虽然食用食物这件事,对于现在的乔修亚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但吃东西的过程本身,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乔修亚并没有什么非人强者的自觉,所以只要有时间,三餐就一切如常。他叮嘱了银发少女一下后,便直接身化流光,朝着高天之上飞行。

    仅仅是瞬间,他便突破了世界的屏障,来到了虚空中。

    虚空,魔潮之光汹涌澎湃,能够看见,多元宇宙中翻涌着白色的能量浪潮,无数世界在这如同星云的雾海中闪烁,朦胧而璀璨。

    乔修亚在来到虚空的瞬间,便立刻感受到了一阵阵轻微的压力,那是大魔潮的能量被世界的质量所吸引,不断渗入世界内部产生的推力,亦或是说,引力。对于个体而言,这种推力没有任何影响,几乎完全不存在,但是对过于庞大的事物来说,这种推力积少成多,反而会成为无法抵御的强大压力。

    就好比是无疆天界,这个高悬于迈克罗夫世界之上,与世界共呼吸的神之居所便是如此。这个和妖精乡一样,同样外挂在迈克罗夫世界外层的位面泡,正是因为大魔潮而出现的推力而不断的被压入迈克罗夫世界,即便是诸神也无法抵抗这一进程,们所能够做的,便是尽可能的维持无疆天界平稳融合的过程。

    这也是上一世,诸神化作圣者,降临迈克罗夫大陆的原因。

    而这一世,乔修亚作为传奇强者,知晓众多隐秘无比的信息,所以心中浮现出了另外一种可能。

    “卡尔利斯,你能不能在这里,在虚空中,和我共享你所听见的‘声音’?”

    在迈克罗夫世界的世界屏障外层,浑身上下流动着银色的钢铁光芒,乔修亚单手抱着怀中似乎想要四处乱飞的光,严肃的对时空彼端的钢之蟒说道:“尽可能的清晰一点,我也同时开始感知。”

    “可以。”

    卡尔利斯并不清楚乔修亚的打算,但是它相信战士,在简略的回答后,它便以小光为中介,与乔修亚共享了它所听见的‘声音’。

    而就在乔修亚感知到卡尔利斯传来信息的瞬间,他便确定了这件事背后的真相。

    那并非是真正的‘声音’,而是一段以极其微博的钢之力为载体,朝着多元宇宙远方扩散的信息流,它就如同电波一般,在广袤的虚空中漂流,如果不是世界意志,亦或是乔修亚这种修行钢之力的传奇强者,谁都无法注意到这几乎不存在的信息流,但倘若能够注意到,便能听清其中那承载无尽的怨恨,绝望,痛苦和悲伤的哀嚎。

    那是迈克罗夫世界的声音。

    是‘世界意志’,‘钢之蟒迈克罗夫’的声音。

    被光耀纪元诸神和圣贤封印的世界意志……居然已经恢复到了能够传递出信息流的地步吗!

    那被自己的孩子封印的万物之母,在世界深处的中央沉寂了千年,但却在现在发出了濒死的哀嚎,这哀嚎的声音令同为世界意志的卡尔利斯感同身受,就仿佛是它当初被邪神入侵时那样。

    它的确遭遇了堪比死亡的痛苦。

    原来如此,倘若是这样的话,的确可以解释,对于卡尔利斯而言,世界意志就是世界本身,钢之蟒就等同于世界……在多元宇宙中,这个认知绝大部分时间都没有错,但是在迈克罗夫世界却行不通。

    诸神封印了钢之蟒,圣贤切断了世界和世界意志的联系,从光耀纪元末期开始,两者便已经彻底分离。

    乔修亚理解真相的瞬间,便想要立刻回到迈克罗夫大陆,他觉得自己必须通知其他的传奇强者,再次加固那位于地底深处的世界封印,不过在念起的刹那,他突然转头看向位于时空彼方的无疆天界。

    庞大的虚空位面正在魔潮之光的推力作用下,缓缓的与迈克罗夫世界融合,在两者接触的世界屏障周边,能够看见十几道不同颜色的神力光辉,那是星坠纪元诸神维持两者稳定融合所施展的手段,在大魔潮出现之时,诸神沉寂,即便是龙祸也未曾施展太多神迹干涉世间,这其中固然有‘凡人的争执交由凡人解决’的理念,也有大部分力量必须维持世界融合稳定的缘故。

    “乔修亚,这便是我听见的‘声音’。”

    精神之中,卡尔利斯并没有在意乔修亚的分神,它认真的回复道,而战士则是点头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乔修亚有些心不在焉的和卡尔利斯交流,而他的双眼一直注视着正在融合的无疆天界在寻常能够进出虚空的强者眼中,这一幕可以说是非常壮观,即便是战士也不得不承认,他从未见过如此宏伟的场面。但是在有了成见的情况下,乔修亚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世界相融合的一幕,实在是有些熟悉。

    用一句通俗的话来比喻,那就是仿佛像是‘钉钉子’一样。无疆天界是钉子,而迈克罗夫世界就是被钉的墙壁,一双无形的手借助大魔潮的力量,将无疆天界这个神秘无比,在光耀纪元就已经存在许多年的位面,钉入迈克罗夫世界……

    然后,彻底的镇压,甚至是消灭某个存在。

    “难道说……”

    为自己的猜测而震惊,乔修亚不禁低声喃喃道:“无论世界是否重燃火焰,到了大魔潮降临,诸界震荡之时,‘它’都成了最不稳定的因素……所以,诸神降临于凡世,化作圣者行走世间。”

    诸神主动降下……是为了镇压迈克罗夫世界的世界意志。

    乔修亚觉得极有可能。

    前世,无疆天界的诸神在降临之后,除却丰富了诸大教会神殿的传承奥义后,却并没有什么动静,们就如同自己仍然处于无疆天界时一样,几乎不干涉任何凡俗的事件,哪怕是最后深渊入侵,诸神挺身而出,与无数袭来的远古邪恶,虚空巨兽和深渊领主战斗,看上去也似乎是被迫出手,逼不得已那般。

    这非常古怪,很不自然,前世的玩家们猜测,那是运营为了不让神明级的战斗力过快降临凡世而做出的限制,但现在看来,诸神降临世间本身就有着重大的任务,们压根就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在意其他事情!

    倘若钢之蟒迈克罗夫,这个对文明有着极大恶意的存在脱困,那么凭借它的力量,就算是无法直接毁灭生态圈,也可以潜移默化的更替世界环境,令世界变得不适宜哺乳动物生存,甚至它还可以在文明与深渊交战时搞出什么意外,下绊子……倘若这个被封印了千年的世界意志脱困后发疯,非要和迈克罗夫文明同归于尽,那么谁也没什么办法。

    所以诸神必须降临,加固封印……在办到这件事情之前,们是不会理会其他事宜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前世的迈克罗夫世界内斗到世界大乱,七神教会也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协调举措,直到深渊入侵之后,才有一两道仓促的神谕降下,团结世界内的有生力量。

    真相乔修亚是推断出来了,但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和焦虑的卡尔利斯说……毕竟对方也是世界意志,比起更像是孩子的文明,钢之蟒才是同类,倘若对方在知道钢之蟒迈克罗夫的处境后,想要解救对方,乔修亚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毕竟他也不知道光耀纪元末期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一起对抗深渊和邪神的世界意志和文明反目成仇。

    卡尔利斯毕竟也是好心前来提醒,乔修亚没办法将这件事敷衍过去。

    而就在战士因此感到苦恼的时候,遥远的无疆天界,有一道光芒似乎发现了正在观察们的乔修亚的身影,于是,一条深紫色的光流便在瞬息间穿过虚空,降临在乔修亚身前。

    “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圣贤的继承者,重燃火种之人,初次见面。”

    一声空灵,仿佛带着双重回应的淡薄女声在战士的耳畔响起,耳膜的震荡,精神的沟通以及信息流等数种交流手段同时接收到了信息,乔修亚抬起头,看向这位于介于紫与蓝的璀璨光芒之间,正在逐渐凝聚的伟岸符号。

    那是一颗枯萎的心,磅礴的神力在这符号之中凝聚。

    “初次见面,爱与衰亡的主人。”

    乔修亚注视着这逐渐凝聚的枯萎之心,他认真的点头,表示对对方的尊重和敬意,虽然从未交流过,但与七神圣山相交甚密的战士自然知道,这符号主人的身份。

    “悦哀(yolanda)陛下。”1

    而随着乔修亚的话语,一个纤细的精灵女体在虚空中凭空凝聚。

    枯萎之心的缓缓搏动中,一切都被汹涌的神力所浸透,大魔潮汹涌澎湃的能量仿佛是自己拥有了意志一般行动,令虚空中的一切都自然而然的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精灵女子形象。

    这个精灵女子手持橡木权杖,身着繁复而厚重,仿佛花瓣一般的紫蓝色长袍,乔修亚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那似乎是一张无法被观测,无法确定美,丑,老,少的面孔,她似乎长的极其美丽,但似乎又只是苍白的骸骨,有纯白色的能量组成了仿佛羽翼一般的丝带,在对方的身后缓缓扇动。

    面对乔修亚致敬,爱与衰亡之神同样微微点头,以做回应,她的声音空灵而无感情,仿佛是燃烧了一切热诚之后的淡薄:“我注意到了你意外的行动,乔修亚,诸神注视着你。”

    “你观察无疆天界与迈克罗夫世界融合的过程,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猜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