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五章 七神与新的事件

    差不多全都知道了。

    “差不多全都知道了。”

    心中所想,便是口中之言,乔修亚虽然还在思考应该如何对钢之蟒卡尔利斯解释,但他并不打算隐瞒自己的想法,面对以化身前来的爱与衰亡之主‘悦哀’的疑问,战士站立在虚空之上,他单手抱着小光,点点头,语气严肃道:“需要帮忙吗?”

    “我见过那个位于地心的封印,或许我也可以贡献一份力量。”

    乔修亚的思维逻辑非常简单直接:既然迈克罗夫世界意志企图与人为敌,那么他自然也不会有任何客气或者怜悯,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他作为人类,不能杀死这位万物之母,但倘若是为镇压它的封印添砖加瓦,那么战士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甚至会开心的搬来一座座大山。

    至于这件事的根源究竟是对还是错,那不是他这个光耀时代千年后的后人要考虑的,那是昔日的圣贤和诸神才需要思考的事情。

    很明显,战士的一回答压根不在衰亡女神的意料中,面对乔修亚耿直的答复,祂周身不断飘动的神力光辉凝滞了一瞬,随后才恢复原样。

    星坠纪元千年来,祂从未见过如此性格的人类。

    “感谢你的热诚,乔修亚,但诸神无需帮助,我们自有计划。”

    静静的端详了战士好一会,衰亡女神才缓缓的开口道,一边说着,女神原本用于和人形生物沟通的精灵化身一边崩溃为无数神力光点,汇入了那颗巨大的枯萎之心,有平静的声音从那颗心中传出:“你持有的钢之力,是上个纪元,独属于大地母神一系的力量……为了避免一些意料之外的变化,希望你能暂时远离无疆天界。”

    “我理解。”

    乔修亚认真的点头,他很理解诸神此时的心态,现在正是加固世界意志封印最重要的关头,绝对不能出现任何意外,自己作为持有钢之力的存在,说不定会刺激到钢之蟒迈克罗夫,而无论这刺激是好是坏,都是诸神所不愿意见到的。

    所以,衰亡女神才会特意分出力量,想要劝说乔修亚暂时远离无疆天界。

    在解释完之后,乔修亚没有多说哪怕是一句话,他直接转过身,对准迈克罗夫世界的屏障降下,在短短的一瞬,他便突破了虚空,重新回到迈克罗夫世界之中。

    而世界屏障之外,枯萎之心在虚空中缓缓鼓动,祂注视着乔修亚离开的方向久久不动,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

    数十秒后,伴随着一阵阵神力波动,一个又一个蕴含着磅礴气息的符文和面相出现在了虚空中,黑色的圆环,岔路之眼……诸多属于七神的圣徽标记浮现在枯萎之心的背后,祂们同样沉默的注视着乔修亚离开的方向。

    “他是特异点。”强权之神如此道:“他平复了动乱,令大陆的纷争几乎终结。”

    “不稳定的核心,无法揣摩的想法。”秩序之神摇头:“强大的存在本身,便会破坏原有的秩序。”

    “他为世界带来了重生和全新的选择。”选择之神思索:“其他传奇都办不到这件事。”

    “但他并不是合格的领袖,他太过单纯,无法领导,凝聚世界的力量。”守护之神叹息:“遗憾无比。”

    “仍需观察,现在,他并非我们所需的‘神觉醒者’。”自由之神平静的说:“论起性格,伊格尔比他更合适,但伊格尔却并不具备资质,他却有些许可能。”

    “此刻并非闲谈的时间,魔潮峰潮即将到来,时间已经不多,我们必须尽快解决万物之母的怨恨。”

    对此,生命之神结束了讨论:“让我们重新开始工作。”

    “他的心中充满了热情……”

    诸神的圣徽结束了观察,祂们缓缓消散在虚空,让这份力量重归无疆天界,稳定位面和世界的融合过程,而枯萎之心,悦哀则是最后消失的,祂轻声道:“简直就和曾经的‘他’一模一样。”

    “但我们真的需要第二个‘他’吗?”

    蕴含着微量信息流的精神,在一声叹息中化作急速在虚空中消散的碎片,衰亡之神和自己的伙伴一样,将这份分散的力量重归无疆天界,继续自己的工作。

    而并不知道自己正在被七神评论的乔修亚,此时正身处北地摩尔达维亚的高空中,他通过怀中的光,继续与之前沉默的钢之蟒卡尔利斯交流。

    在爱与衰亡之神悦哀出现的瞬间,原本活跃的钢之蟒卡尔利斯便沉默了,在战士与对方交流的整个过程中,卡尔利斯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乔修亚知道,这绝对和害怕和不想被发现无关,卡尔利斯是另一个世界的意志,邪神千年的侵袭都没办法杀死它,倘若没什么特殊手段,七神自然也没办法拿它怎么样,这么一来,对方的沉默就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难不成是猜出了那哀嚎的声音,其实是世界意志的怨恨,而我们这些迈克罗夫人正在封印对方?

    乔修亚如此想到,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实话,对于他来说,解释这种事情比殴打一个恶魔大君难多了。

    乔修亚不禁怀念起了当初柯洛诺斯世界世界和群星世界一行在那两个世界,解决问题只需要消灭敌人就行,无论敌人是虚空母兽还是黑雾,甚至是四五个其他的传奇,这过程就算再怎么艰难,也不至于让他如此冥思苦想。他毕竟不是擅长话术的人。

    干脆直接说得了。

    因为不愿意撒谎,乔修亚实在是无法对卡尔利斯隐瞒这一事情的真相,不过,就在乔修亚打算开口,详细的对钢之蟒讲述一遍迈克罗夫世界意志和智慧生命之间矛盾的时候,突然,原本一直沉默的卡尔利斯开口了。

    “乔修亚。”

    卡尔利斯此时的语气,带有一丝明显的难以置信,乔修亚是第一次听见这个原本语气一直都很温和,平静的钢之蟒用这种语调说话,它用一种带着极端自我怀疑的口气道:“或许你无法相信,但是我刚才感知到了一丝无比熟悉的气息。”

    “既然你都已经发现了,那么我也只能照说。”

    一听见卡尔利斯的话,乔修亚虽然表面上叹了口气,但心中却是一松既然对方都已经感知到了钢之蟒迈克罗夫的气息,那么他也无需这么纠结,所以,乔修亚在卡尔利斯再次开口之前,便直截了当的通过精神链接,将自己所知的有关于大地母神和世界意志的一切,都告知给了卡尔利斯。

    “什么?!”

    来不及把话说完,便从乔修亚口中得知了这么一个重磅消息,钢之蟒卡尔利斯明显愣了一会,半响过后,它才颇为怜悯的摇了摇头:“居然与圣贤正面作对……迈克罗夫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是疯了?”

    卡尔利斯的评价颇为客观,毕竟对于圣贤而言,即便是世界意志,也不比其他存在更加崇高,倘若迈克罗夫安分的当自己的钢之蟒,那么看在对方是万物之母的份上,圣贤绝对会对对方十分尊重,但既然对方疯了一样要重塑生态圈……被镇压也是必然。

    但反过来,这次轮到乔修亚震惊了:“你居然不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

    卡尔利斯颇为迷惑,它莫名其妙了一会后,顿时反应过来:“你觉得我会因为钢之蟒的身份而有什么情绪?别想太多了,乔修亚,世界与世界之间的差异,比任何生物之间的差异还要大……我们虽然都被称呼为钢之蟒,但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存在。”

    精神的彼端,卡尔利斯好笑的晃了晃脑袋:“虽然我不清楚事情的经过,但既然迈克罗夫打算毁灭文明,那么它被文明封印也不过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对此,乔修亚只能感慨钢之蟒之间的关系比他想象的要奇特,不过仔细想想也是,相比起不同生命之间的差异,世界之间的差异更大,无论是大小,能量密度,是否有文明,种族数量,密度以及文明程度……这些数据就像是人类的基因和体型一样,区分开了每个世界。

    “你们迈克罗夫文明和自己世界的争斗,自己解决最好,我虽然的确有一些不快,但也仅仅是因为恐惧这种敢于对世界出手的力量。”

    卡尔利斯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话说到一半,它便转换话题:“这么看来,那所谓世界毁灭的前兆,不过是你们再次封印迈克罗夫的异动……那么继续刚才我被打断的话乔修亚,我从刚才的那些神明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什么熟悉的气息?”

    乔修亚此时正在朝着摩尔达维亚主城飞行,身下已经是灯火通明的城市夜景,但感受到卡尔利斯语气的严肃,他减缓了飞行的速度。

    “你真的没有任何感觉吗,乔修亚?”钢之蟒看上去比战士更加奇怪:“你是圣贤的继承者,难道就感觉不出那些神明身上明显至极的圣贤气息?”

    “他们的力量本质与圣贤同出一源!”

    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祂们都是使用圣光之力的存在……等等。

    乔修亚原本觉得卡尔利斯有些大惊小怪,不过是圣光而已,怎么能说是明显的圣贤气息,还同出一源按照这个说法,七神教会从上到下岂不都是圣贤的徒子徒孙?

    但战士在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后,却突然猛地停止了自己的动作,他眉头紧皱:“不对……圣光的确是独属于圣贤一系的力量,说是徒子徒孙的确没错。”

    乔修亚越想越清晰:“它不是魔法和斗气,不是星坠文明自己重新发展的东西……它是七神直接传下,来自光耀纪元的传承,现在圣光的泛滥,完全是七神潜移默化的功劳!”

    倘若七神不将圣光传承下来,那么迈克罗夫大陆中就不会拥有这种特殊的力量,而他也不会因为圣光之力的泛滥,进而失去对七神身上圣贤气息的感应……毕竟全世界内这种气息几乎无处不在,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即便是乔修亚也难以发现圣光的特殊。

    也只有卡尔利斯这个沉寂了千年,直到最近才重新出现的存在才能发现。

    卡尔利斯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毕竟它只是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对乔修亚提一句而已,而乔修亚此时心中却也没有什么靠谱的猜测,毕竟他上次和刑正交流的时候,对方已经阐述过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起源,并感慨自己仿佛是被预定了唤醒时间的工具那样,苏醒并且守护文明。

    七神,或许是由圣贤和光耀纪元残存的神明,联手制造出的存在。乔修亚只能想出这么一种猜测,至于七神的原型,或许是圣贤座下的圣徒们。

    此时,已经能看见新摩尔达维亚被灯光所点亮的夜景,乔修亚扫视着这座属于他的城市,注视着其中民众温馨愉快的夜间生活,他稍稍减速,让自己飞行的动静变得微不可查,乔修亚一边朝着领主府降落,一边对卡尔利斯道:“感谢你今天特意前来提醒,有你守望在外,的确能为我们提供不少我们自己无法观察到的信息。”

    “小事而已,主要是世界的毁灭,很有可能是邪神‘末日’降临的条件,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们这一点。”

    时空彼端,钢之蟒微微点头:“毕竟两个世界相距如此之近,你们灭亡了,我也毁灭在即。”

    “对了。”

    就在乔修亚马上就要落在领主府顶层之时,卡尔利斯突然开口道:“乔修亚,我这里有着另一个世界对你发出的委托,我们上次讨论过。”

    听到这句话,乔修亚停下了行动。

    “它说,它所孕育的文明总是不知为何而自灭,永远无法发展到更高的阶层……它感受到了外力插手的迹象,并怀疑是混沌所为,它希望有人能够帮助它进行自检,并清除体内的混沌。”

    卡尔利斯如此说道,但是话刚刚说完,钢之蟒就发现,除了一开始外因为世界毁灭而震惊外,接下来的所有时间看上去都没什么太大热情的乔修亚,这个时候却仿佛来了精神,他握紧双拳,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这种事,你应该早点说的。”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乔修亚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吧,卡尔利斯,具体一点的信息。”

    或许是真的天生劳碌命,话毕后,他如此想到。战士觉得自己的确不适合休息,不适合过于悠闲的生活,现在这种平和的日常,固然能让人感到幸福和快乐,但这却并非乔修亚想要的,他总是需要去干一点什么大事,才会感到心满意足……

    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

    “去哪里?敌人是谁?杀多少?”

    “我什么时候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