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十九章 不同的造物

    在远南的无尽密林中,有这么一个被无数人传颂的地方,它比邻邦达尔崇山,是千条河流的起源和尽头,它位于大陆之中,却仿佛海洋般宽广,无数在外界早已灭绝的珍惜植物与动物生活于此,犹如昔日上古时那样。

    它的名字是永恒之湖自然的圣地,精灵的故乡,以它为中心,百千座精灵的城市和村庄宛如巨树的根系般沿着湖畔与河流,朝着远方蔓延。

    碧蓝如宝石般的湖面荡漾,波澜拍打沿岸,如同海洋一般宽阔的湖泊一眼无法看见尽头,即便是朝着地平线的边缘远眺,也无法确定其边缘,但就在这内陆之海的中央,却能看见有九颗支撑天地的巨树仿佛高山般连接了云与地,如山巨树的枝干遮蔽了天空,枝叶遮掩了阳光,它的根系形成了九座巨大的木岛,扎根在永恒之湖的中央。

    金色的阳光从巨树的枝叶缝隙中倾泻而出,一道道时隐时现的光柱照射在湖面与木岛上,隐约能够看见,在这九颗巨树的周围,还有许多其他大大小小树木和岛屿,它们虽然不如巨树,但也比寻常的树木要高大数倍。

    湖面上,波涛汹涌,一艘艘属于精灵的舟船在沿岸和岛屿间来回行驶,而一位精灵女子漫步在永恒之湖的湖畔,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这是一位美丽又极有特点的女子,她身着一身贴身的深绿色长袍,裙摆在湖畔的沙地上拖行,但却不染丝毫灰尘,她没有寻常精灵因为纤细身材导致的阴柔,一举一动间,反而有一种包容一切,承载万物的气质。

    伴随着她的漫步,永恒之湖沿岸的湖畔出现了种种非同寻常的异变,草木抽出新芽,沙地转为芳茵,众多动物与飞鸟出现在沿岸森林中,它们不由自主的想要亲近对方,但不知为何却不愿意靠近,只是悄悄的注视。

    自然导师,迦兰诺德少有的以人形化身行走于天地间,她凝视着永恒之湖中心,那九颗宏伟生命母树所在的方向,碧色的瞳孔中看不出丝毫感情,让人无法猜测她究竟在思考什么。

    许久之后,她才停下脚步,轻轻的摇了摇头。

    “世界……”

    这句莫名其妙的叹息很快就消失在湖畔的风中,而迦兰诺德并没有说出第二句话,不过不久后,她忽然微微皱眉,抬起右手,食指按在太阳穴上,自然导师轻声道:“莱克斯?什么事情?”

    “导师大人,拉德克里夫伯爵刚刚已经到了红杉城,他知道您在湖畔漫步,并说并不打算等您回来,所以自己过去找您了!”

    精神通讯中,有一个男声用颇为无奈和焦虑的语气道:“我们无法阻止对方……”

    “你们当然无法阻止,好了,没事,我早就猜到他会这么做。”

    自然导师微微点头,随后,她若有所感的抬起头,眺望不远处的天空,那里虽然似乎什么都没有,但却能看见,周围因为自然气息而自发汇聚而来的飞鸟忽然开始溃散,而地面之上,野兽们也开始出现骚乱,它们惊慌的互相拥挤踩踏,就像是迫不及待的要逃离此处那样。

    看见这一幕,迦兰诺德叹了口气,柔声道:“而且你们提醒的是在太晚。”

    “他已经到了。”

    话毕,迦兰诺德中断了精神通讯,一道温和的半透明光环从她的身上涌出,朝着四面八方扩散,所有陷入惶恐骚乱中的飞鸟和野兽在接触到光环的瞬间,就勉强平静了下来,开始有序的撤退,或者停留在原地,恢复因为恐惧而痉挛的身体,没有制造出更大的骚乱。

    而下一瞬,一个黑色的人影便凭空出现在了她的身前不远处。

    “有些唐突,迦兰诺德女士,但是我实在是不习惯等人。”

    驾驭着电磁浮空飞行,通过天地间异常自然气息的凝聚急速找到自然导师的乔修亚如此说道,他缓缓朝着迦兰诺德迈步,然后站在对方的身前,战士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再加上你的那些手下似乎想搞什么欢迎仪式,我不喜欢这种东西,所以直接走了,希望别介意。”

    “欢迎仪式虽并非必要,但他们只是想要表现出欢迎你的态度罢了,希望你能理解他们的好意。”

    迦兰诺德如此回复道,她打量着眼前的战士,然后轻声感慨道:“一段时间没见,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浑厚的力量,很难想象属于一个才进阶传奇没几年的新晋者。”

    “偶有奇遇。”

    简单的回复自然导师的感慨,乔修亚此时也正在打量着眼前的自然导师,以他足以洞悉微观层面的视力,即便是传奇强者也很难不被他看透。

    但乔修亚所看见的,却让他微微一愣……因为此时除了一大片纤维和叶子外,乔修亚什么都没有看到眼前的这个美丽的精灵女子,从头到尾,甚至是身上的深绿色拖地长袍,实际上都是由植物纤维以及特殊构造的树叶构成,在对方的裙摆之下,并非是精灵的双腿,而是无数如同触手一般蠕动的树根,它们扎根大地,无法看清其源头究竟源于何处。

    就好像是特意凝聚出来,用来交流的人形。

    “拉德克里夫伯爵。”

    而就在乔修亚眨了眨眼的时候,自然导师摇了摇头,提醒道:“这目光非常失礼,尤其是对于一名女性,请注意一点。”

    “抱歉,习惯性的想要搜寻本体……”

    下意识想要确定敌人本体,寻找致命一击的机会,反应过来的乔修亚注意到自己的行为的确有些失礼,于是轻咳一声,向后微微退了一步,随后他便继续道:“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弯弯绕绕,所以便直说了特意让女士您凝聚化身,邀请我前来,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协商,现在周围也没人,是否可以开始了?”

    “真不知道你是打算转移话题,还是真的就是这种性格。”

    自然导师哑然一笑,对于乔修亚如此直入主题的询问,她不禁摇摇头:“这次,是打算报答你让我们再次见到陛下(自然之父)的恩情,加上你的那位小友正好最近结婚,所以便顺势邀请你前来永恒之湖……根据最近得到的消息,这份礼物说不定正好适合你。”

    “或许有些唐突,但你大概就喜欢这种风格吧。”

    迦兰诺德只是平常的聊天的语气,但她下一瞬的动作却让一切变得不再平常自然导师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一团浅绿色的光芒开始在她的手中汇聚,乔修亚初时不以为意,毕竟以他的实力,绝大部分礼物都算不得什么,但片刻后,察觉到不同寻常的他立刻皱起眉头,认真的注视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这是……”他轻声自语道,语气带着一丝惊讶。

    自然导师的行动并没有被战士的惊讶所影响,能看见,浅绿色的光芒自四面八方的树林和湖泊中而来,犹如无数萤火汇聚,乔修亚凝视着这团不起眼的光芒,他从中感受到了无比熟悉的气息生命力的力量,不仅仅如此,这是最原始,最本质的生命力量。

    自然导师微笑着注视着自己的右手,她身上深绿色的长裙依次从下至上依次开始开花,淡黄色的花绽放在绿叶之间,其中涌动着肉眼可见的自然之力光流。

    而下一瞬,这些自然之力彻底汇聚在导师的手中,青绿色光芒闪动,在这一瞬间,战士仿佛看见了海洋,初始的生命在其中繁衍,海藻在浅海漂浮,随后沧海化作陆地,陆地化作山川,不起眼的微生物也随着环境急速变化节肢类在沙滩上爬行,两栖生物的始祖头一次爬出水面,原始植物的孢子在剧变的陆地中扩散,繁衍,它经历了山川崩塌为裂谷,平原上升为高原,最后,它最终形成了一片片茂密的森林,覆盖在这片千变万化的世界之上。

    一切的幻象散去,自然导师手中凝聚的光团已经凝聚到了极致,现在,光芒消散,出现在迦兰诺德手中的,却是一颗被包裹在水团中的不起眼四叶草。

    “制造生命……”

    凝视着这一株看似平凡的娇嫩四叶草,乔修亚却能感应到其中蕴含的庞大生命力,那是无论在任何地域都能扎根发言,并且成长成参天大树的活力想到此处,战士忽然抬起头,看向永恒之湖中心的那九颗如山巨树,他不由得一愣:“是生命母树?”

    “你凭空制造出一颗生命母树的幼苗?”

    “是的,算是礼物吧,毕竟你为我们带回了世界树,为了表达感谢,精灵一族上下都觉得必须送出一些贵重的事物,不然无法表达感激。”

    “这份礼物我们早就想要送给你,但是由于你实在是神出鬼没,不知什么时候才会留在迈克罗夫,直到今天,才找到了机会。”

    自然导师右手一推,这颗被包裹在水团中的四叶草便漂浮到了乔修亚的身前,她轻描淡写的说道:“虽然有一部分人一开始不是很同意,但是最后他同意了。”

    “真是令人赞叹,在这方面,你走的比我远多了。”

    接过这颗生命母树的幼苗,乔修亚感受着其中磅礴的生命能量,不由得赞叹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但我可造不出几百米高的钢铁雕像,人各自有精通的方向,不是吗。”

    听见一位传奇对自己衷心的赞叹,迦兰诺德也不禁微微一笑,她碧绿的眼眸跃动着些许不受控制的自然之力光芒,看得出来,凭空制造出一颗生命母树幼苗对她而言也并非是什么易事。稍微恢复一会后,自然导师有些戏谑的道:“听说你最近正在复制各个势力的造物,伊格尔前阵子还在怀疑,是不是你偷走了他卧室里的珍藏,而我想了想,干脆就送你一颗母树幼苗,以后想要生命树的树叶,就自己种一种吧。”

    “都说了那个雕像是意外,我又不自恋。”

    乔修亚啧了一声,他自己的那个雕像是在给领主府中所有人依次制造雕像时一不小心做出来的,但他没时间解释这种小事,战士注视着手中被包裹在水团内的四叶草,颇感兴趣的追问道:“我可不会拒绝这份礼物不过有什么种植条件吗?”

    历史上,并非没有想要偷盗精灵生命树幼苗的存在,有几次因为精灵的疏忽大意或者说,刻意为之,还真的有几个人偷盗成功了,但是那些企图栽种的人全都毫不意外的失败,他们偷盗走的幼苗虽然不至于死亡,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没办法长大,十几年的时间,也仅仅是从四叶草长成了灌木丛的地步,距离苍天巨树还有个几千年的距离。

    “很简单,生命母树不能种在土里,在根系完全发育成熟之前,它必须直接浸泡在富有生命力的水中。”

    迦兰诺德微微侧首,看向波光粼粼的永恒之湖,她轻声叹息道:“精灵花了千年时间,才将永恒之湖经营到如此地步,没有永恒之湖,生命母树也不过是一株看上去不错的盆栽……虽然母树没什么意义,但我在其中凝聚了我有关于制造生命的经验,想来对你而言,比起一颗母树更有帮助。”

    “礼物很好,我很喜欢,谢谢。”

    郑重的对自然导师点了点头,乔修亚表达自己的谢意,当然,他也知道,对方之所以对自己这么敬重也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至于生命母树的栽种,他觉得,倒是没有那么麻烦。

    富含生命力的水吗,他正好知道这么一个好地方,那里地方宽阔,全都是水,而且还富含能量,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这点并不在迈克罗夫世界。

    “看来有时间,要回血月深渊一趟了。”

    乔修亚如此想到:“想来小光的本体应该不介意多一颗树和他作伴。”

    血月深渊是已经毁灭的世界,但却并非没有转机,希莱耶世界昔日所有的能量和生命力都凝结为血月,只要血月化作太阳重生,那么世界复苏也只不过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倘若在这漫长的过程中,加上一颗精灵的生命母树,等到母树成长到一定地步后,用巨树的根系固定那些漂浮在半空中的破碎大陆,那么世界的重生肯定会加快不少吧。

    在心中安排好不久后的行程,乔修亚再次抬起头,看向正静静看着自己的自然导师,他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自然导师您邀请我来肯定不仅仅是为了送一棵树。”

    “现在,闲事聊完,是否可以进入正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