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二十七章 古老神殿

    来自地底深渊的古老气息正在蔓延。

    “找的地方倒是没错。”

    一旁,使用魔法,镇压乔修亚撕裂地壳造成余波的诺查丹玛斯合上了自己手中的魔导书,他虽然并不支持乔修亚这种过于直接的举动,但他也承认,这的确是最安全最快捷的方法。

    是的,虽然看似声势浩大,但在传奇强者的力量下,撕裂部分地区的地壳其实是非常安全的举动,尤其是在出手之前,乔修亚使用威压驱散了在此地生活的绝大部分普通生物和魔兽,它们将会被引导至距离此处不远的一个空旷原野,除了一部分地底生物外,没有任何生命会因此受伤,而且早有准备的撕裂地壳,也绝对比在地底爆发足以撕裂大地的战斗要来的安全。

    “初号和辛迪加留下了标记,我只需要顺着标记的信号定位即可。”

    乔修亚俯视着自己的成果一个纵横北乌拉尔平原的巨大裂谷,他的瞳孔调试焦距,直接看向地底深处的空腔,地底数千米处发光真菌的微光对乔修亚而言清晰可见,他甚至能看见大群大群的地底蝙蝠因为受惊而飞出,仿佛一团不断上升的灰云般飞行在裂谷间。

    “说实话,乔修亚,我之前阻拦你并非是因为危险……主要是因为永久的改变一片大地的地形,会对整个生态圈带来不可逆转的影响。”

    诺查丹玛斯也注视着这团灰云,老者的目光中露出一丝怜悯,他轻声道:“这些蝙蝠在过去的岁月中一直生活在封闭的地底,它们没有对外界的适应能力,数个月内,它们便会因为环境剧变而灭绝,而迁移一大片草原生物造成的混乱也绝非一两天能够表现出来的。”

    “北贝加尔草原成为了裂谷,来自山脉的魔力之潮将不会随风飘向北方,而是在此处沉降,亦或是和地底的魔力对冲,魔力环境造成的激变将会导致无数魔兽迁移,这是一场过程长达数百年的变化,整个北地都会深受影响,而无人知晓它会带来什么结果……所以我希望你能谨慎。”

    传奇的力量是如此的恐怖,以至于能够改天换地,令沙漠化森林,令沧海化大陆……但如非必要,并没有传奇会强行改变自然的环境变迁,因为那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命自己造成,自己选择的,贸然的出手,反而会弄得更糟。

    乔修亚在安静的听完老法师的絮叨后,并没有立刻反驳,他痛快的点了点头,然后道:“我知道。”

    永久的改变一处土地的地形,自然会对当地的生物和魔力平衡造成极大的影响……比如说,那些在地底空腔繁衍的真菌和各种珍稀草药说不定都会因此而枯死,造成莫大的财产损失。

    “但这些并非不可挽回,你瞧,我们的身后便是凛冬堡和帝国皇家法师学院的精锐,这些法师,草木学者还有德鲁伊将会最大限度的防止最糟糕的事态发生,他们将会保护地底孕育珍惜草药的环境,并且从中得到珍贵的培育知识。最重要的,诺查丹玛斯,我们面对的存在值得我们冒险。”

    战士转头看向裂谷,他看见了点点的土黄色波纹正在一点一点的放大,那难以用语言描述,却带给人‘大地’‘生机’‘繁荣’之感的光芒虽然微弱,但却被乔修亚清晰捕捉。那是大地神力,来源于千年之前大地母神的伟力,乔修亚用平静的语气道:“倘若那位存在,母神的母亲苏醒,那么就不仅仅是一个北乌拉尔平原了。”

    听到这里,即便是诺查丹玛斯也不禁叹了口气,然后承认乔修亚的正确。

    的确,他们面对的存在,即便是被封印了,也足够得到这份重视,倘若是一个厌恶人类的世界意志重新苏醒,那么造成的破坏岂是区区一个草原天翻地覆能够比拟的?为了尽早判断地底的异变,乔修亚的举动不可谓不果断。

    现在也不是闲聊的时候,在进行短暂的交谈后,乔修亚便闭上眼睛,对大地神力的源头进行侦测,数秒后,他重新睁开眼睛,他找到了源头。

    “那是一个古老的地底湖泊,有三条地底河流汇入其中……表层还很清澈,但是湖泊的深处已经满是矿物碎屑和水生黏菌的尸体与分泌物,完全就是一个垃圾堆。”

    “大地神力的源头就在这湖泊的最深处。”

    地表裂谷撕裂了那层不知名的屏障,乔修亚的目光能够顺畅的深入更深处,他看见了在那巨大地底空腔的中心,有一个深邃无比的垂直坑洞,有神力波动从这坑洞的最深处传出,它能干扰一切魔力和精神的探查,但乔修亚只是单纯的‘看’,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坑洞中有不知道从多少年前就开始积蓄的地底污水和生物尸体,深处几乎化作粘液的重金属污水几乎没有任何生物可以靠近。

    除却一种。

    黑蛇。

    伴随着一声轻咦,在乔修亚的目光中,有千百条黑蛇正在这湖泊中游动,它们身上浮现着大地神力的光芒,将水与水中的杂物分离,重新净化为纯净的水,保持着地底湖泊表层的洁净,乔修亚还看见,这些黑蛇顺着地底河流巡游,净化河流中的杂物和垃圾,犹如最忠实的清洁工。

    “有意思。”

    乔修亚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我原本还以为这些黑蛇是护卫,没想到却是维持地底生态循环的清洁单位……这么说来,倒是不能随便杀死它们。”

    “我找到了方位,诺查丹玛斯。”

    转过头,乔修亚对老法师说道:“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我出手就是了。”

    对于乔修亚的疑惑,诺查丹玛斯撇了撇嘴,他摇头道:“坐标发给我”

    并没有在意友人的抱怨,乔修亚微微一笑,他将地底湖泊的坐标发送诶老法师,然后收敛周身不断扩散的强力磁场的引力,和对方一起逐渐降落至地表。

    狂风在身侧呼啸,诺查丹玛斯站在裂谷的边缘,他双眼中闪烁着幽蓝色的符文之光,在计算了一段时间后,老法师伸出手,对着地底湖泊所在的范围一点。

    顿时,伴随着时空被撕裂的微鸣,一道漆黑的裂缝以老法师的指尖为源,顺着他的方向无尽延伸,它轻而易举的破碎了沿途所有的泥土,岩石和矿脉,击穿了近两千五百米厚的岩层,直抵地底湖泊所在的位置。

    庞大的时空魔力缓缓散去,能够看见,一个长十五米,宽十米的光滑倾斜隧道出现在了乔修亚与诺查丹玛斯的身前,它直通地底湖泊,没有任何弯弯绕绕。

    “好了,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在释放大地神力吧……啧,这条时空裂隙不够直。”

    收回手,似乎有些不大满意的诺查丹玛斯晃晃自己的手指头,然后便直接迈步,顺着这隧道朝着下方走去,而乔修亚笑着耸耸肩,跟着对方向下走去。

    乔修亚能够在地壳撕裂出一道裂谷,是因为他的纯粹力量强,但假如是精确的对准某个目标开个孔,那么他就比不上专精于时空一道的诺查丹玛斯。

    和弯弯绕绕,不知道要走多少千米的地底隧道不同,这是一条直线,不超过四千米的距离,两位传奇强者几秒就将其跨越,乔修亚周身释放着银白色的光芒,驱散周围的黑暗,能够看见漆黑的地底湖泊。

    湖泊的表层漂浮着奇怪的油污和菌落,千百条黑蛇在湖水中游动,将绝大部分污物分解,或者搬运到岸上,环视周围,浓厚的魔力甚至在空气中释放出淡蓝色的光芒。而在湖泊周围的岩壁上,长满了大片大片的魔力水晶,纯粹的魔力堆积于此,几乎形成了一条矿脉。

    大地神力的存在为这里带来了无以伦比的生机,湖泊沿岸有着各式各样古怪的植物,各种不知道是变异还是天生如此的啮齿类动物还有昆虫在这些会自己发光的魔法植物中穿梭,倘若是阿尔瓦来到此处,一定会感觉兴奋,因为在湖边有着符合他对地底想象的巨大蘑菇与虫巢,这些在地表绝对见不到踪影的生物组成了一个奇异的生态圈。

    乔修亚撕裂地壳,还有老法师打开隧道,都没有对湖泊周围的生物造成什么影响,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固定住了周围的岩层,让它们没有因为剧烈的震动而倒塌,乔修亚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那就是大地神力的作用。

    已经来到此处,乔修亚自然不会有多少废话,他和老法师同时伸出手,顿时巨大的地底湖泊的表面就开始泛起漩涡,无数浑浊漆黑的湖水被战士抽离,然后被诺查丹玛斯传送到地表,无数黑蛇惊慌失措的从中逃离,乔修亚控制自己的力量,不去杀死这些勤勤恳恳工作了许多年的野兽,而渐渐的,伴随着湖水逐渐干竭,能够看见一条通向湖底深处的通道开始出现。

    感受到愈发汹涌的神力波动,乔修亚和诺查丹玛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直到现在,两人还没有遇到预想中的危机,没有任何因神力侵染而变得强大的野兽袭击它们,也没有任何世界意志亦或是神明留下的暗手,他们就这样顺顺利利的来到了地底深处,找到了神力的源头,这让期待着战斗的战士和疑心颇重的老法师都觉得疑虑重重,莫名其妙。

    “就这么简单?”

    乔修亚喃喃自语道:“吃饭都没这么轻松我还没出力呢。”

    “不应该啊……”

    诺查丹玛斯也冥思苦想:“怎么着也要有点陷阱,伏兵或者远古留下的神秘法阵吧?”

    但很明显,事实与挑战欲过强的战士和被害欲过强的法师想的不同,这一路就是如此简单,没有任何关卡和怪物,顺利的就和喝汤一样。

    而此时,因为绝大部分的湖水都被抽走,河流也被拦截,伴随着剩余的湖水顺着地底深处的裂缝朝着四面八方散去,这隐藏在地底最深处,释放神力的源头也逐渐露出自己的真容。

    那是一个古朴的,由岩石铸造的古老神殿。

    当它离开了深邃湖水的遮盖,完完全全的出现在空气中时,一股微弱无比的波动便以其为中心,开始朝着四面八方,整个迈克罗夫大陆扩散就在这一瞬,整个大陆之上,有无数平日并不起眼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愣在了原地。

    他们中,有的是普通的农民,有的是技艺精湛的厨师,他们有的是勇武的战士,博学的法师,有的是灵巧的盗贼,虔诚的牧者,他们有的生活在肮脏贫穷的贫民窟,在病痛中苟且偷生,有的站在王宫的高台,志得意满的俯视自己的臣民与国度。

    远方,大地神殿,白发苍苍的神殿长老坐在古朴,完全由岩石铸就的神殿之前,他闭着眼睛,似乎正在思考什么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突然,一阵微弱的波动扫过,这苍老的长老猛地睁开自己满是血丝的双眼,他站立起身,看向世界的最北端,但随后,他又疑惑的扫视周围,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

    而就在他的身下,古老的神殿正在发光,这光温润,温和,温暖,仿佛就像是一位母亲的目光。

    东部平原,海龙城旁的一座小岛,东海贤者的居所突然亮起了淡银色的光辉,所有苦修者都惊讶的离开了自己的屋子,看向位于岛屿中央的圣地。

    在贤者的居所处,原本正在屋内冥思,时不时与自己那个被传送到群星世界的精神分身联系的法伊娜同样感受到了这个波动,她原本平稳的心境被打破,复杂无比的感情波动在她的心中蔓延,法伊娜慢慢的站立起身,她走出了屋子,看向世界的北端,但很快,她再次转头,仿佛环视整个大陆。

    在贤者的目光中,有上百个光点正在熠熠生辉。

    北乌拉尔平原,裂缝的中央,乔修亚俯视着这个发光的神殿,他同样感受到了这微弱的波动,感觉到有一丝不对的乔修亚原本想要将其阻拦,但是这波动却直直的朝他而去,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

    甚至,绝大部分波动就是朝着他来的。

    乔修亚并没有躲闪,他想要知道这波动究竟是什么东西你所以战士干脆向前迈了一步,将绝大部分波动都揽入自己怀中,而就在乔修亚解析这波动中蕴含的信息之时,他忽然愣了一下,然后呆立在原地。

    随后,便是长久的沉默,战士的双目中闪动着银色的光芒,无数古老的记忆顺着钢之力的潮流翻腾,他知晓了这神殿为何位于地底深处,也知道了它为何建造,乔修亚甚至知道为何这波动会朝着自己汇聚,仿佛他就是早已预订的好的目标。

    一切的真相是如此的简单。

    “醒醒,乔修亚,是什么东西影响到了你?”

    不明所以,等待了很长时间的诺查丹玛斯看见乔修亚的身体微微一动,知道他已经从呆立中恢复过来,所以老法师连忙询问:“你发呆了十几分钟你从那波动中究竟看见了什么?”

    他并不是波动的目标,所以什么也没感受到。

    “是内乱。”

    听到诺查丹玛斯的声音,恢复正常的乔修亚的目光却黯淡了下来,他苦笑着注视着眼前的古老神殿,然后摇了摇头:“在战争之后的混乱,一场人与世界的纷争。”

    “诺查丹玛斯,这可真是出乎我们预料之外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