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燃钢之魂 阴天神隐

第三十章 我将注视着这个国度 7000

    暴风持续的自正北方奔涌而来,夹杂着异常的炙热与金属铁腥。

    阴沉的天空被黑色云衬托着,伊斯雷尔·戴尔蒙德站在东班尔特高原中心的巨型瞭望台上,看着湿热的潮气顺着铁灰色的地平线延伸暴雨降下,泊泊小溪化作汹涌的大河,因一个冬季而干竭的湖泊也重新蓄满,积水在黑绿交杂的大地上不断扩大,枯干的树木抽出新的嫩芽。

    春天来了,但这春日却不同于以往,自南向北的暖风因数日前某位传奇的力量而倒卷,自北乌拉尔平原涌来的炽热烈风混合着湿冷的春雨,逆着千百年的规律回到了帝国中央的赫尔迦莫斯平原,它甚至还没有止步,甚至来到了西山与帝国边界的班尔特山脉。

    帝国皇帝看着雨水在自己的头顶降下,倾盆大雨击打在瞭望塔的顶棚,也击打在正在逐渐扩大的魔能基地上,被命名为‘天启’的虚空战舰生产基地地表建筑已经越来越多,它们无时无刻都在燃烧着数以吨计的魔晶石,排放出五彩斑斓的烟雾,雨水将这些烟雾击落在地,形成了一团团各色的水洼。

    魔力的彩光在地面流淌,宛如彩虹,伊斯雷尔注视着大地,注视着自己的帝国,他的目光能够扫过整个帝国的疆域,自南部要塞黑森林至极北冰原茫然海,只要伊斯雷尔愿意,他就能全部看清,无论是林中避世的德鲁伊,还是山中隐居的村民,他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唯有一点,他看不清楚。人心。

    在这样暴雨的下,大部分辛勤的小市民并不会出门,唯有那些因为特殊原因,不得不在外工作的家伙还有运送物资的商人会咬牙冒雨前行,但是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人特别喜欢这样的天气……不,他们喜欢任何一种天气,只要不是平平安安的晴天。

    伊斯雷尔能够看见,就在赫尔迦莫斯平原的南侧山区,有一队载着纯化卡曼白草粉的商队正在暴雨中赶路,四位护卫穿戴皮甲,骑着马在雨中警戒,而被保护在中央的龙车无视风雨,大步跨越崎岖的山路,朝着已经距离不远的城市跑去但就在能够远远眺望到城中灯火的时候,伴随着道路两旁的林间传来的悉悉索索声,几十个穿着散乱,武器破烂而不统一的人在哨令声中蹦出,他们大笑着朝马车冲锋,麻木的双眼眼底潜藏着疯狂。

    但凡眼前有值得一试的猎物,盗匪从不在意天气。

    登基数十年,伊斯雷尔原本觉得他对自己帝国境内的罪恶已经知之甚深,无论是勒索老人,榨取保护金的黑帮,还是压迫平民,强夺处女的贵族,他都已经见识了许多,就算是在军中,也有着压着阵亡报告,大口畅饮兵血的恶徒,对于他们,皇帝陛下也不是第一次处死,但是这一系列的行动仿佛毫无意义,拂去帝国表面的一层阴霾,却能看见更多涌动在深处的黑暗私欲、习俗、潜规则,血脉、人情、利益使然……整个制度仿佛就是孕育罪恶的温床,就算是杀了一批,还有第二批,第三批,永无止境。

    人类社会本来就不是完美的,它只是在能够延续和过得去之间徘徊,寻常的王国数百年更替一次,有着传奇的帝国也难免偶有衰败,它天生就满身疮痍,自然不可能长出出什么完美的花。

    在自己因为暗伤而只能逐步迈向死亡的那些岁月,伊斯雷尔颓废不堪,他苦笑着坐在自己的王座上,俯视着自己手下的大臣和领主眉来眼去,对兽人的战争结束了,那些因为战争而崛起的新兴贵族们自然不愿意就这样失去权力,他们贿赂大臣甚至是皇子,通过各种手段想要发起对西山或者东部平原的战争。

    随他们去好了。当初的皇帝陛下是如此想的,他没有时间一步步的去修正帝国,甚至已经懒得在意帝国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反正他已经铲除了兽人,将这个与帝国缠斗了四百年的庞然大物送下地狱。伊斯雷尔自觉自己做的已经足够多了,担得起一个大帝的名号,整个迈克罗夫大陆向前追溯几百年都没有像他这样丰功伟绩的皇帝。

    但是,现在,星坠837年,3月10日。

    伊斯雷尔的双眼中闪动着神性的光辉,他的背后映出一连串的符文数据,淡蓝色的数据流如同瀑布一般涌动,仿佛正在计算,矫正伊斯雷尔注视着远在千里之外的盗匪冲向惊慌失措的商队,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于是,伴随着疯狂涌动的符文数据,他的意志化作天罚之光,令耀目的金光跨越了空间,成为了比烈日更加炙热的炎箭,千百炎箭刺穿阴云,随着雨水凭空降下,将所有盗匪在痛觉都来不及传达的刹那化作飞灰。

    看着这一幕,伊斯雷尔嘴角翘起。

    他发现自己其实还能做的更多。

    “嘶啦”不远处,剧烈的时空波动泛起波澜,伴随突兀出现在身后的幽蓝色光芒,两股令人战栗的庞大气息降临,在这瞬间,整个‘天启’生产线都停顿了一瞬,因为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魔力都因为两者的降临而冻结,不在听从使用者的号令。

    但是伊斯雷尔并没有转头。他知道来者是谁,也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伊斯雷尔知道身后的两人中有一个是他最忠实,最亲密的战友,而另一个也是最值得争取的友人。

    “诺查丹玛斯老师,拉德克里夫卿。”

    伊斯雷尔站在瞭望台的最顶端,注视着远方的一切:“我的梦想已经快要实现了。”

    “你的梦想,不是带领着所有人走出世界,走向星海的彼方吗。”

    单调而没有情感,仿佛就像是铁与铁摩擦而出的声音传来,这是乔修亚·凡·拉德克里夫的声音,圣贤的传承者,天赐的英雄,他的声音和他本人一样乏味而缺乏情调,带着能令普通人战栗俯首的恐惧灵气,他唯有战斗和家人相处时才稍微有点感情,像是一个人,而不是哪来的死神。

    “怎么,虚空战舰造出来了?”乔修亚的声音听上去颇为轻松,一他步步靠近,最后来到了伊斯雷尔的身后。对此,皇帝陛下嗤笑一声:“带着谁走向彼方?一群骗子,强盗,小偷,懦夫还有虐待狂吗?带着一群疯子走出世界,可不是我的梦想。”

    “一步登天,这样纯粹的梦我不会做,我只会慢步走向我想要的目标,即便是用尽我的一生。”

    一开始,伊斯雷尔的声音还带着些许感慨,但越到后面,他的声音就愈发坚定,直到最后,他的声音就和平时说话一样平静,但无论是谁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正在逐渐加热,沸腾,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正以这位皇帝中心扩散:“一切都应该感谢你,拉德克里夫卿,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帝国,就没有这个天启基地,就没有信息终端和魔网自然,也就没有现在的这一切和现在的我。”

    “你曾和我说过,为什么我不立刻下手去改革?因为我知道,时候还没有到,将一批人洗下去,还会有另一批人站出来,罪恶就和芦苇一样,你折断了它,来年会长的更高,强者自然会压迫弱者,正如同一个阶级必须压迫另一个阶级。”

    “那么现在,时候到了?”战士疑惑的声音传来。

    “时候到了。”伊斯雷尔缓缓点头。

    “让他看看吧,我们这些天来奋斗的成果。”

    一直沉默不言的诺查丹玛斯突然开口,他笑着站到了皇帝陛下的身侧,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根奇形怪状,由不知名金属打造而成的钢条,乔修亚能够看出,那是一根棱柱的一半,而另一侧,伊斯雷尔也从手中取出了一根同样的钢条,他从老法师手中拿过另外一半。

    这是信息终端!但是为什么这么大?!看着这一幕,战士突然反应了过来。

    而就在乔修亚明悟的瞬间,伊斯雷尔合掌,将两者合二为一,顿时,一道淡蓝色的光辉从这根棱柱的下端射出,那是完全由符文组成的数据流,其信息量之大,即便是乔修亚也无法在瞬间解析。

    能够听见伊斯雷尔平静的声音:“乔修亚,看着吧。”

    “变革的时刻到了。”

    顿时,这位于天启基地最中心的瞭望高塔开始震动,台顶的钢板开始旋转着向外凸起,形成了一座高台,高台的中央浮现一条深邃的通道,一束和棱柱同样的蓝光从通道最底部射出,与这‘钥匙’的光交融。

    【信息终端·编号00-00,最高管理员权限介入,开始履行一号计划。】

    【最高管理者-代号伊斯雷尔,能量波动确定,灵魂共鸣确定。】

    【计划开始】

    【愿您能如太阳一般照耀世界。】

    伊斯雷尔手中的金属棱柱已经在高强度的能量冲击下液化,但这并非是毁灭,反倒像是回复了它原本的形态,蕴含着淡蓝色光芒的银色金属在皇帝的手中翻涌变幻,犹如永不可测度的人心般莫测。

    巨大的轰鸣声传来,一切已经准备完毕,高耸的瞭望台如同有着生命一般变幻形态,在早已确认好的法阵程序运行下,三位传奇看着这巨大的魔能机械开始变形,伴随着钢铁与钢铁摩擦带来的杂音,还有魔力共振产生的微鸣,瞭望台的下半部分脱离了巨大的钢铁基地,它在庞大的魔力支撑下悬浮在半空,并且不断的朝着高空上升。

    乔修亚与诺查丹玛斯站在不变的瞭望台顶端,两人没有在意正在上升的高台,他们的目光仍然停留在这高台中心的那个人身上而就在此时,皇帝陛下摊开了手掌,他手中的液态金属开始缓缓浮起,然后在半空中急速展开,化作了一个仿佛由光芒组成的王座,伊斯雷尔凝视着这个王座缓缓落地,镶嵌在早就为它预留好的高台上。皇帝坐上了自己的王座。

    随后,他下达了自己的第一个指令:“展开全侦测镜头。”

    【遵命,至高管理者。】

    没有感情的声音以纯粹的信息语言回答着他,而下一刻,伴随着无形的能量波动扫过帝国各地的每一处,无数道光幕就这样在伊斯雷尔的眼前展开。

    满头疑惑的乔修亚睁大眼睛,他与诺查丹玛斯一起注视着这些光幕。

    赫尔迦莫斯平原尽收眼底,从永歌湖至托马斯峡谷,自塔塔罗斯高原至大埃阿斯山脉,整个帝国西北的每一个地域,每一座城市都映入眼帘,即便是山村与地底的矮人都没有遗漏,战士甚至能看见放牧鼹鼠的矮人正在挖掘一条通向地底深处的通道,而那里与另一个地底空腔只有咫尺之遥。

    南部要塞,自北地倒卷而来的湿热空气还未抵达,但阴沉的黑云已经在天空北方浮现,要塞中的军民家属正在急忙收回衣架上的一切,免得好不容易洗净的衣物被脏兮兮的雨水打湿,东南沼泽,厚实的灰色云层正在缓缓移动,就仿佛一座座云山那般,有闪电在其中穿梭,部落中的居民对此习以为常,继续自己的日常生活。

    帝国东部沿海,石湾港的海面上倒映着夕阳金色的余晖,如同最纯净的真金那般动人,海浪层层叠起,已经能看见海平线上逐渐浮现的星辉,远方的海岛上,灯塔的光芒正指引来往的商船避开暗礁,顺利前往各自的方向。

    整个帝国的每一个角落,无论是有名无名,无论是有人无人,即便是只有魔兽肆虐的黑森绝地,即便是人满为患的商业之城,都有数目众多的光幕反映着其中的每一丝变化,帝都三山圣城,莫尔莱宫之内,有银发的皇后皱起眉头,她感觉到了有熟悉的视线,但却不知道来源何处,古老的妖精之岛的城堡中,空荡荡的元素之柱上空无一物,原本驻守的妖精早已离开此地,随着某个少年在帝国各地流浪。

    陪着家人旅游的剑士,在北地山脉中乱逛的龙人少女,趁着战士不在跑到茫然海游泳的坐骑,兢兢业业完成任务的第一小队,和银发少女一起在城中闲逛,购买杂书的人工智能……熟悉的,不熟悉的,一切都在这些无尽的光幕中。

    “我并非贤者,也并非圣者,我和诺查丹玛斯知道,开启民智便是改造社会的第一步,但是在这第一步前,我必须击碎所有的阶级,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人与人之间注定有高下之分,注定有压迫与被压迫者。”

    王座之上,伊斯雷尔渐渐变得漠然,带有重重回音的声音响起,他的语气冰冷,浓厚的杀意在词句中浮现:“我想了许久,只能想到唯一一种方法。”

    “那就是我来做压迫者唯一的那一个。”

    神性的光辉在伊斯雷尔的双眼中跳动,皇帝原本深邃的瞳孔开始逐渐转变为纯粹的光此时,他的双眼完全变成了两团金色的烈火,仿佛太阳一般烧灼着所有与其对视的人,伊斯雷尔坐在王座上,注视着所有的光幕,他轻声道:“感谢你,拉德克里夫卿,你带来了魔网,带来了虚空战舰生产线,我们联手制造出了这计划的最后一步一个覆盖整个帝国的监控网络。”

    而就在这时,乔修亚也明白了,他抬起头,看向虚空,他的瞳孔中也闪动着银色的光芒,他看见了有无数道符文光链正自帝国各地升起,然后前往虚空中的某一处,那是帝国最近才刚刚完工的虚空战舰一号,伊斯雷尔将它和整个生产基地命名为‘天启’,天启号上有着一个巨大无比的核心终端,它接受散布在帝国各处的侦测法阵信号,然后转达到伊斯雷尔的王座之前。

    那时的战士还不清楚为什么他要起这个名字,但是现在,他明白了。

    “难怪服务器总是时不时的崩溃……明明有好几个传奇强者日夜加固维修,原来都是你在实验。”

    乔修亚喃喃自语道,他转过头,看向伊斯雷尔:“诺查丹玛斯肯定是你的同伙,巴尼尔和威廉他们也知道?”

    “毕竟是我出资建造信息终端,他们只是遵循职业道德,没问我在干什么罢了。”

    伊斯雷尔对乔修亚微微点头,以示隐瞒的歉意,但他随后便伸手指向光幕,轻声说道:“看啊,拉德克里夫卿。”

    “这些无处不在的罪恶。”

    顺着伊斯雷尔的话,乔修亚看向光幕,而就在此时,最表层的那些光幕镜头齐齐一变,化作了无数与之前不同的影像,而战士在看见它们的第一眼,就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不可抑制的怒火自他心头升起。

    他看见了潜藏在整个帝国之下,被繁荣的表象所掩盖的罪恶。

    那是横行于荒野深森之间,劫掠商队和落单旅人的盗匪,无数名单上的失踪者正是因他们而生,数不胜数的老人失去了他们的子女,无法计数的孩子失去了他们的父亲,一家又一家的商队因为他们而破产,千百人因此家破人亡。

    那是隐藏在和睦的笑容下,在荒野老林中队同伴出手的冒险者,他们佯装成和善的外象,带着经验不丰富,对未来充满希望的新人前往人迹罕至的野外,然后在睡梦中将他们一一杀死,他们收割着他人的梦想,丰满自己的钱袋,满手的血腥无法令他们有丝毫愧疚,只能让他们发出不屑的嗤笑。

    除此之外,还有隐藏在密室中,自以为无人知晓的贵族,已经试过了一切刺激,尝过了一切珍馐的他们心中滋生出了恶魔,在狩猎野兽和魔物已经无法满足这些人后,他们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同族,于是,每个月,每个星期,甚至每一天,某地贫民区都会失踪那么一两个少年少女,某个山村就会有一批人被蒙面的骑士掳走,他们的结局便是在城堡血腥的地下室中变成‘新奇’的材料,满足这些人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暴虐欲望。

    “贩卖人口的黑帮,调教女奴的商人,迫害平民为乐的贵族,解刨人类为兴趣的法师……他们自以为隐蔽,自以为有保护伞,所以可以为所欲为。”

    以高利贷为名,拖行着哭喊少女出家门的恶棍正在讥讽这一家的愚蠢;使用魔法药剂破坏奴隶心智,借此重塑人格的奴隶商人满脸兴奋;鞭打领地的农民,喜欢听见骨骼碎裂声的贵族畅快的呼喊着,顺带加重了手中的力道;而实验台上,不打任何麻痹药剂,只是单纯的想要看看他人极致惊恐眼神的魔法师露出了非人的笑容。

    伊斯雷尔冷漠的声音在瞭望台中回荡,坐在王座上的皇帝陛下发出了一声冷笑:“但现在,全都在我眼中帝国的法律我将审判他们。”

    他伸出了右手,凌空虚握,顿时,伴随着猛地增强的能量波动,光幕中浮现的每一处罪恶衍生之地都迎来了自己的天罚炙热的烈炎之矢自天而降,精准的杀死了所有的盗匪,所有的恶徒,黑帮的老巢众多麻木的旁观者震惊的眼中化作火海,奴隶商人的总部在天火中塌陷,贵族的宅邸在精准切割的激光照射下被大卸八块,包括贵族本身,而法师塔中的魔法师更是凭空自燃,在下一个还未被解刨的实验体不知所措的眼神中成为一地黑炭。

    无数为恶者在临死之前还在恐慌的注视上天,他们口中正在祷告,对神忏悔自己的罪恶,但是帝皇的怒火不会因为这无力的忏悔而减弱分毫,当死之人就应如枯草,在火焰中化作灰烟。

    “三十天。”

    做完这一切,突然,伊斯雷尔用提起的声调大声道:“只要材料足够,天启基地便能生产一艘二级空中巡洋舰,它能搭载四台高能魔晶集束炮,并作为中转站,承载我的力量,三十个三十天后,我将建立起一个覆盖全帝国的监控和打击网络,只要是能看见的罪恶,我就能派遣飞舰,或者直接镇压。”

    “究极的反乌托邦……”

    而这时,乔修亚却在轻声自语着这样一个词汇,因为他是用地球上的语言说出,所以无论是微笑着注视着这一切的诺查丹玛斯,还是平静的伊斯雷尔都没有听懂,就在两人露出疑惑的表情时,战士微微闭上眼睛,然后他睁开眼看向伊斯雷尔,沉声问道:“这就是你的选择?伊斯雷尔,用绝对的力量压迫整个帝国?用信息终端监控所有人?”

    “是的,这就是我的选择。”

    毫不迟疑的回答道,伊斯雷尔露出了无比坚定的表情,他睁大双眼,与乔修亚对视:“再也不会有犯罪,再也不会有压迫,盗匪将绝迹,黑帮将全部进监狱,所有虐杀平民的贵族都会被我处以极刑,任何企图谋杀的罪犯都会被我烧成飞灰我是传奇强者伊斯雷尔,我有能力这么做!”

    “这世上将不再有阶级,平民可以安心的生活,商队可以不用担心谋和和强盗,正直的人可以昂首挺胸,卑劣的人只能下地狱,这就是我所想要的!”

    乔修亚凝视着伊斯雷尔的面容:他想从中找出哪怕是一丝的私欲,但是他没有,皇帝从内到外都没有分毫私欲,他言行一致,所说既所作,没有丝毫的破绽假如这真的就是他发自内心的想法呢?

    “这是绝对的强权。”

    战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心中涌起很多思绪,乔修亚头一次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他的理智告诉他,绝对的权利将会衍生绝对的腐败,伊斯雷尔也绝不例外,但是另一方面,他却相信一位传奇强者的意志,伊斯雷尔说他能办到永远的公正,那么拉德克里夫就愿意相信他能办到。

    矛盾吗?并不,信任本身就是不讲道理的。

    “诺查丹玛斯老师,拉德克里夫卿。”

    似乎是感受到了乔修亚复杂的情绪,伊斯雷尔收缓了声调,他注视着眼前的光幕,用带着重重回声的声音道:“我知道,这种绝对的强权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是现在,我的确感受到了‘力量’带来的‘正义’。”

    坐在完全由信息终端凝聚而成的‘天启之座’上,伊斯雷尔在已经距离地面一万两千米的高空瞭望台俯视大地,俯视他的帝国,汹涌澎湃的神性之光自这位皇帝的身上涌出,伊斯雷尔缓缓闭上了双眼,一个巨大的,仿佛齿轮一般的黑色圆环圣徽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那是强权与正义之神的圣徽。

    无疆天界,某个伟大的意志微微震动。

    “神觉醒者……”祂轻声喃喃道,用复杂的目光注视着迈克罗夫世界,但随后,祂便转移了注意力,继续沉浸在融合无疆天界的过程中。

    而迈克罗夫大陆,东班尔特高原的上空,伊斯雷尔再次睁开了双眼,如同太阳一般燃烧的双目释放着令人无法直视的辉光。

    “在我所预想的那一天到来之前,我不会离开这个座位。”

    皇帝如此说道:“我将注视着这个国度。”

    “直到它成为我所想的那样。”